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50章 荆襄之战

  二月二十二日,袁文绍命风字营三千轻骑为先锋,以雷霆之势,攻入荆州府。

  同日,张千钧亲自带领的火字营和山字营,进入到德安府和武昌府的交界之处,在当地德安府衙和都司配合之下,尽量遮掩行踪,再加上邓涛亲自带着风字营的轻骑作为斥候,一时之间倒也没有被反贼发现!

  同时,各地锦衣卫全速运转之下,黑甲军意欲联合九江兵马,声东击西,共击反贼的书信,也送至驻扎在九江府的大军之中。

  没有送去领军大将谢秉德的面前,而是直接送到了如今已然被谢秉德重新请回军中的顾廷烨面前。

  九江军营,大帐之中!

  顾廷烨将信将疑的打开信件,一番下来,脸上不由得便浮现出震惊的神情。

  看完信后,抬眼看着眼前这个身穿寻常士卒衣甲的军汉,顾廷烨目光深邃,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你们是怎么知道本将军身份的!”

  自从已逝的宁远侯顾偃开仙逝,顾廷烨又发现了曼娘的欺骗,紧接着儿子被曼娘带走,顾廷烨追出京城之后,便一直用的都是白烨的化名,便是参军之后,也一直都是用的白烨的名字,顾廷烨这三个字,从未对旁人明言。

  军汉不卑不亢的道:“锦衣卫自有锦衣卫的渠道!小人不过是一个跑腿的,将军何必多问!不过请将军放心,锦衣卫对将军的身份不感兴趣,只想和将军合力剿灭反贼!”

  顾廷烨目光扫过信件之后的落款,眼中有精光流转,沉声道:“好,你回去禀告你们张将军,此事本将军应下了,明日辰时,九江大军便会开拔!”

  军汉一喜,笑道:“多谢将军!卑职告退!”说罢,便拱手躬身,退出了顾廷烨的大帐!

  “石头!”

  “公子!”布帘被掀开,同样一身甲胄,身形壮硕的石头走了进来。

  顾廷烨道:“吩咐下去,待会儿把斥候都派出去,今晚让大家都好好休息,明日辰时,咱们大军开拔!”

  石头问:“公子,咱们这是要去打武昌吗?”

  顾廷烨摇了摇头:“不,咱们去打长沙!”

  长沙?

  石头虽然不解,却没有再问:“是,小的这就吩咐下去!”

  ·············

  次日一早,由谢秉德所领,原本龟缩在九江府的五万大军一改先前的龟缩之势,只留下了五千人马驻守九江。

  其余四万五千人马直接开拔出城,往西而行,一路之上,斥候不断来回,绕过了叛军主力所在的武昌府,朝着实力相对薄弱的长沙府而去。

  于二月二十三日晚上,九江三万大军抵达长沙府的浏阳县城,乘着夜色直接展开猛烈的攻击!可惜叛军的反抗异常激烈,九江大军连战五日,直到二月二十八日,才攻下了浏阳县城。

  九江的三万大军对浏阳展开攻击的时候,远在荆州的袁文绍也开始挥军进攻荆州,黑甲军可不是九江那些缺乏训练的府军,虽成军不过六年,但日日不是训练便是剿匪,便是与西北军的精锐相比,也丝毫不差,尤其是山字营和火字营,更是犹有过之。

  袁文绍命风字营的三千轻骑分做三队,分别往宜都、枝江、以及长林三县而去,不用攻城拔寨,只要不断袭扰,拖住当地盘踞的叛军,不让他们有机会救援即可。

  而袁文绍则和林字营的指挥袁晓一道,率领六千人马,猛攻荆府的门户荆门县,不过一日功夫,便将荆门拿下。

  而后又花了三日,分兵前往周遭三县,陆续将三县悉数收复!

  荆州府境内叛军立时闻风而动,放弃周边各州县,收拢兵力,悉数汇聚在荆州城内,准备据城而守,等待武昌境内的叛军主力回援。

  可惜的是,荆襄之地虽也有平原,但更多的是丘陵山川,地势复杂,不利于骑兵纵横驰骋,而且叛军据城而守,骑兵在攻城上面的用处,还不如林字营的步兵!

  袁文绍便将三千轻骑抽调一千出去,化整为零,分散至荆州全境,一边充当斥候,一边进入那些叛军已然弃守的州县,建立临时的衙门,重整秩序,安抚民众。

  剩余两千轻骑充作弓弩手,配合林字营的步兵进行攻城,压制地方的羽箭,不慌不忙的朝荆州城推进。

  三月初五,袁文绍率领八千大军陈兵在荆州城外。

  城内汇聚而来的叛军足足有一万有余,不过其构成也是鱼龙混杂,有强盗山匪,也有水贼流寇,还有许多是被蛊惑而来的普通百姓。

  而且他们的装备也很简陋,除了从各州各府的府库之中得来的老旧军械之外,就是一些锄头铁叉什么的了,有的还在腰间别着柴刀和菜刀。

  那些精良的装备都装备在了武昌府的叛军精锐的身上,起义之前就准备的军械甲胄,弓弩箭矢,还有顾廷烨离开之后,和谢秉德带领的大军酣战几场的缴获。

  可纵是如此,城墙之上的叛军们看着城外刀枪林立的黑甲军,脸上也看不见半点恐惧和害怕,甚至隐隐还有一股子狂热。

  若是卫允在这儿亲眼看到这些叛军的话,只怕会抱怨一句邪教害人呀!

  荆门一战,林字营六千士卒,在攻城之时损失了一百余人,还有一百余人重伤,三百多人轻伤,如今能够动用的人马还有五千五百有余,再加上两千风字营的轻骑,总共七千五百余人,若是直接攻城的话,只怕损失不会小。

  区区一个只有近千叛军的荆门都让黑甲军损失了一百多人,四百多人失去战力,更别说如今城墙更高,也更加坚固,叛军人数更多的荆州城了。

  ··············

  三月初一,在浏阳城下留下一千多具尸体的九江大军,留下了一千人马收拢残局,便直接带着两万多人朝着府城长沙逼近。

  三月初二,得知荆门失守,荆州府境内的叛军汇聚在荆州城据城而守,而浏阳县城亦落入朝廷掌中,而且朝廷的大军马不停蹄的朝着长沙城而去的消息。

  远在武昌府的叛军主力终于憋不住了,将近四万人马的叛军主力终于走出了武昌城,兵分两路,一路有将近三万之众,自武昌一路顺江而上,朝着长沙府而去。

  还有一万人马则直接往西,朝着荆州府赶了过去。

  叛军也不是不想先解决一路,然后再对付下一路,可朝廷的大军攻势太过迅猛,而且荆州传来消息,荆州方向忽然冒出来的这一路人马人数虽然不到一万,但战力却远非九江的那群所谓的朝廷大军可比,竟然只用了一日便攻破了荆门县,吓得荆州境内的叛军只能弃守其他州县,退至荆州城,据坚城而守!

  若是让他们攻下荆州,然后在南下和如今长沙府境内的数万朝廷大军会师,将叛军困在武昌府,彼时,朝廷大军为刀俎,叛军为鱼肉,岂非只能任其宰割。

  三月初二晚,反贼两路大军离开武昌已有数十里,让斥候密切注视武昌叛军动向的张千均终于开始行动,连夜出兵,一万五千兵马直接攻向武昌。

  主力刚刚撤离,武昌城中只剩下一千精锐和数千老弱,又有早已潜伏在武昌城中的锦衣卫暗探从内接应,于夜半之际,杀上城楼,夜开城门,将张千均率领的黑甲军迎入城中,与城中残余的叛军展开巷战。

  叛军先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随即又和装备精良的山字营迎面撞上,又有手持弓弩的火字营从旁协助,叛军哪里是对手,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一夜过后,武昌易主,城中叛军皆被肃空,张千均还在城外留下三千风字营的轻骑截杀那些跑出武昌城,四散逃逸和意欲给叛军报信的叛军。

  还在往长沙和荆州而去的叛军主力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大本营已然落入了黑甲军之手。

  长沙府。

  九江的两万八千大军在谢秉德的带领之下,连续五日猛攻长沙城,可城内的叛军抵抗却异常的激烈,一个个好似都舍生忘死一般,拼着同归于尽也丝毫不惧,甚至还有抱着攻城士卒一起调下城墙的。

  额,再加上谢秉德这人实在没什么才能,好在他的副将还算不错,颇有几分本事。

  连续五日的时间,九江大军便损失了将近两千人,还有重伤轻伤的失去战力的约有四五千人,两万八千大军也只剩下两万可战之兵。

  三月初五,叛军的三万大军行至洞庭,云雾缭绕的洞庭湖上,却忽然杀出了近人马,湖底还有水鬼凿船,湖面之上,无数火箭铺天盖地朝着叛军的船队而去。

  叛军被打的猝不及防,阵型被顾廷烨率领的大军自中间截断,叛军军心直接大乱。

  而后顾廷烨亲自领军,朝着反贼头领黄渊杀去。

  辽阔的洞庭湖,当即就变成了修罗场,厮杀声震天响,水面之上火光四起,火势滔天,血流漂橹,将原本澄澈的湖水,都染成了红色。

  反贼的头领黄渊见势不对,直接带着亲军乘坐小船想要逃跑,可还没等他们划到岸边,就被顾廷烨提前埋伏下的漕帮汉子们从水里推翻了小船,将其生擒至顾廷烨的面前。

  湖上的大战持续了大半日,才落下帷幕,叛军只剩下不到六七千人,丢盔卸甲,逃至湖中,被顾廷烨带着大军一路驱赶至岸边,悉数看押了起来。

  其实顾廷烨领着大军真正杀死的叛军不过四五千人,剩下的不是因为慌乱踩踏而死,便是被烟熏火烧弄死的,在水中因为力竭溺水而亡的也不计其数。

  同时,叛军的往荆州区的一万大军,刚刚赶至江陵境内,便被后边追过来的张千均赶上了,双方进行野战,山字营往前边一摆,叛军的箭雨甚至连山字营的甲胄都破不掉,两千重盾营杵在前边,六千火字营以轮射覆盖叛军所在。

  还有三千轻骑一分为三在外游荡,伺机而动,随时侵扰叛军。

  不过两个时辰,一万叛军便被杀了大半,其中大多死于火字营的箭雨之下,其次是负责侵扰、驱赶和追杀的风字营轻骑,只有小部分死于山字营之手。

  剩余的数千叛军,不是窜入山林之中,便是就地缴械投降!

  三月初七,清理完战场的张千均领军赶至荆州城外,与袁文绍会合,初八,黑甲军猛攻荆州城未果,损失数百人,张千钧顿时大为心痛,于是便改变策略,对荆州城围而不攻,以山字营的重枪队守住荆州北门,将三千风字营分做两队,守在东西二门之外。

  命袁文绍率领一开始的三千轻骑,加上林字营和半数的火字营,迅速南下,和顾廷烨的大军会合,扫荡长沙府和常德府!

  三月底,荆州,常德,长沙,武昌四府之地的大鼓叛军悉数不是被剿灭,就是被擒获,落入叛军之手的四府之地悉数收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