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48章 千钧离京

  卫允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这就下圣旨了?不需要再商量一下让谁来领军吗?文武百官们不要再上演一场唇枪舌剑,然后元祐帝再力排众议,乾纲独断一回,定下此次统领黑甲军的人选么?

  不过随即卫允便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陷入误区了呀,一个不小心被刚才朝堂之上那种激烈的辩驳给带歪了,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卫,由谁领军还不是元祐帝自己说了算!

  若是在这一点上面再让别人置喙的话,那这个天子亲卫的名头到底还作不作数?

  亦或者说,谁人敢越俎代庖,提议谁来统领天子亲卫么?

  果然,元祐帝的圣旨一下,百官立时齐齐禁声。

  只听得元祐帝的话音一顿,随即朗声道:“封锦衣卫同知张千均为宣威将军,令其即日携圣旨出京,赶赴西北,统领北镇抚司黑甲军南下剿灭叛贼!户部调拨三万大军所需粮草,即日便运往南阳,令沿途州府,皆以剿匪为上,倾力相助!”

  “臣等遵旨!”阶下百官,纷纷躬身领旨。

  若是在元祐帝颁布圣旨之前,还有转圜的余地,可一旦元祐帝以圣旨的口吻金口玉言下,了命令,那文武百官也只有听从的份了。

  儒家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在臣前,而且君无戏言,元祐帝的话,便是诏令,是圣旨!

  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卫,虽然职责有所不同,但性质却等同于皇宫之中的禁卫军,不同于寻常文武官员那般需要上朝,是以张千均并不在太和殿中。

  下朝之后,翰林院当即便按着元祐帝的意思拟好了圣旨,将其送至了御书房,交与元祐帝批阅,加印。

  巳时将尽,午时未至,圣旨便已经下到了南镇抚司衙门里头,彼时张千均正在衙门当值,接了圣旨之后,先回家禀明了英国公夫人,随即便又跑了一趟卫家,和妹妹张氏话别。

  未时二刻,一身甲胄的张千均便带着二十亲卫,自西城的金耀门而出,带着圣旨和卫允的虎符金令,快马加鞭,径直奔着西北而去。

  卫允带着妻子张氏送到了城门外,看着张千均和亲卫们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原野之中,这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赶。

  马车里,张氏的神情明显有些低落。

  卫允伸出手,将张氏揽入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头,柔声道:“好了,娘子莫要担心,二哥一身本领纵是放到军中,亦属于上上之选,况且带着的还是为夫亲手组建的黑甲军,难道娘子还信不过为夫吗?”

  “妾身自然信得过夫君!”张氏幽幽说道:“只是战场凶险,二哥又是初次领兵,妾身心里有些担心!”

  “好了!”卫允柔声说道:“娘子莫要担心,虽然陛下让二哥领军有些出乎为夫的意料,不过却也无甚大碍,此次叛乱之所以到了如今这般局面,不过是因为那个谢秉德之故,此人无才无能,根本不会领兵,带着五万大军,竟然能够被数千叛军打的节节败退!”

  “数千叛军?”张氏抬头看着卫允,不解的道:“不是说叛军有数万之众吗?”

  卫允俯身看着张氏,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叛军加起来确实有数万之众,可年前数场大战,叛军被打的散的散,逃的逃,再加上各地州府的抓捕,最后逃入荆襄的不过五千之众!也许还要更少!

  后来叛军杀了荆州知府杨轩至之后,聚拢当地的绿林强盗,又以雷霆之势攻占了其余三个州府,蛊惑当地民众,充入军中,如此加起来,才不过四五万人!而且大多都是只会种地的普通百姓,能打仗的顶天也不会超过一万!

  那谢秉德手中握有江南一地的五万府军,却连这点乌合之众都打不过,还被打的节节败退,只能龟缩在九江,不敢直面叛军,当真是丢尽了武人的脸面!”

  张氏又道:“不是说这位谢秉德谢将军用兵如神,奇谋白出,连战连胜,以雷霆之势将定远的反贼击溃吗?怎么现如今到了夫君口中却是········”

  说着说着,张氏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有些惊讶的道:“莫非击溃叛军的不是这位谢将军,而是另有其人?”

  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卫允,满是好奇。

  卫允笑着揉了揉张氏的脑袋,笑着道:“娘子果然聪慧,为夫不过稍稍提点,娘子便能想通其中关节!”

  张氏展颜一笑,闭上了眼睛,双手环上了卫允的腰,脑袋贴着卫允的胸膛,蹭了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问道:“怪不得夫君如此自信满满,想必那位连出奇谋,击溃叛贼的奇人,夫君已然找到了吧!”

  “奇人?”卫允想了想,貌似顾廷烨这厮还真能配得上奇人这个说法,天子聪颖,自小顽劣,恶名传遍整个汴京,被誉为汴京三害之首,估计都能令小儿止啼。

  可就是这么‘不学无术’,恶名昭著的纨绔子弟,不禁继承了其父已故宁远侯的一身本事,甚至还青出于蓝,犹有过之。

  习文不过数年,便一路考至了会试,若不是因为幼年之时的一句话,若不是因为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大哥哥告状,只怕如今顾廷烨这厮早已中了进士,被点了翰林,入朝为官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一身的军事天赋比之在读书之上的造诣丝毫不差,刚刚参军,便在剿灭叛军一战之中立下了大功,若非遇到了一个除了霸占下属功劳之外,没有半点能力的上官谢秉德,只怕如今早已功成名就了!

  想到这儿,卫允不禁笑着道:“那人倒真称得上是一位奇人!此番有他在,剿灭叛贼不过是反掌之间,而且纵使没有这位奇人,凭着黑甲军的实力,想剿灭这伙叛贼也是轻而易举!”

  “妾身相信夫君!”张氏糯糯的道:“也不知是怎么了,自从怀了孩子之后,妾身便总是喜欢胡思乱想!”

  卫允笑着道:“女子怀胎都是这般心思敏锐,喜欢胡思乱想,情绪也异常的敏感,昔日二姐姐怀旭哥儿和子衿的时候,可把我和二姐夫折腾的够呛!”

  “哦?”张氏一下就来了兴致,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卫允,有些撒娇似的道:“还有这样的事,夫君快给妾身说说!”

  昔日那个高冷的女神,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那束在冰天雪地之中悄然绽放的寒梅,在卫允日复一日的影响之下,性子已然悄然发生了变化,或许就连张氏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卫允搂着张氏,脸上露出一抹回忆的神情,开始慢慢给张氏说起往昔自己和小卫氏还有姐夫丁健在扬州的过往。

  张氏听得认真,时不时便发出清脆的笑声,好似风中摇动的风铃,悦耳动听。

  回府之后,刚刚坐下的张氏忽然说道:“夫君,如今连二哥也领军出征去了,家中便只剩下母亲一人,妾身想着回府去住一段时间,陪陪母亲!”

  卫允这才想到如今自己的岳父和两个大舅哥都领军在外,汴京城中的英国公府里头,便只剩下自己的岳母英国公夫人独自一人。

  丈夫和儿子尽皆领军在外,以前还有个女儿可以陪在身边,现如今连唯一的一个女儿也嫁了人,偌大的一个国公府,便只剩下英国公夫人独自一人待在汴京,那又该是何等的寂寞。

  今日张千均离开汴京,岳母竟然都没来相送,定然不会是因为母子情分淡薄,只怕是因为太过于舍不得,怕儿子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吧!

  卫允如是想到。

  便道:“娘子,左右如今岳母也是一个人呆在家里,不妨咱们把岳母接过来小住,咱们家虽不如英国公府奢华,但府里头人多热闹,也能让岳母暂缓相思之情!”

  张氏点了点头:“夫君说的是,只是,以母亲的性子,只怕她不愿在咱们家长住!”张氏有些担忧的说。

  作为女儿,对于自家的母亲性子张氏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卫允却道:“这个好说,咱们卫家又没有什么长辈亲戚的,如今娘子和二姐又都怀有身孕,精力有限,后宅之事无人料理不说,便是娘子和二姐身边也没个经验丰富的长辈叮嘱照料着,女子怀孕,本就有诸多顾忌。

  咱们把岳母接过来,一则是为了照顾娘子和二姐,二则,也可以让岳母帮着娘子打理内外事务,娘子也能轻省些,三则,娘子便说想念岳母了,想时时见着,以岳母对娘子的宠爱,定然不会拒绝!”

  “夫君!”张氏看着卫允,柔声喊道!

  卫允眨了眨眼,将张氏鬓旁垂落的一丝发梢拨到耳后,神情动作皆异常的温柔小心!

  张氏的一颗心,瞬间便全都融化了!含情脉脉的看着卫允的侧脸,微微抬头在上面亲了一口!。

  随即便低下头,顺势揽住卫允的腰杆,说道:“夫君,你待我真好!能嫁给夫君,是妾身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卫允也顺势揽住了张氏,柔声道:“能娶到娘子这么好的妻子,定然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夫妻俩就这么抱着,享受着这温情的时刻!

  不知过了多久,张氏忽然抬头看着卫允,眼中隐隐的泪光闪烁,言道:“夫君,几个丫鬟里头,夫君最喜欢哪个?”

  卫允想了想,说道:“立春吧,那丫头够聪明,也够忠心,如今已然能够独当一面了,对了,说起立春我倒是想起来了,如今立春和立夏的年纪也大了,是时候该替他们找个夫家了。

  以前我也和二姐提过这事儿,让二姐帮着挑挑,可那两个丫头都看不上眼,娘子若是有时间,不妨替她们好好挑一挑!还有娘子身边的凝霜和凝雪几姐妹的年纪也不小了,娘子也是时候替她们打算打算了!”

  卫允说着正起劲,并没有注意到怀中张氏神情的变化,眼中闪烁着泪花愈发明朗,眼眶之中,已然被泪水填满,看向卫允的目光之中,更是慢慢的深情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