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46章 双喜临门

  王氏的嘴巴动了动,还欲说些什么!

  盛紘却直接一个凌厉霸道的目光扫了过来,王氏心里一怵,到了嘴边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只听得盛紘沉声说道:“你没听见方才卫三郎离开之前说的那几句话么?”

  “官人是说文绍他!”王氏紧紧捏着帕子,皱眉道。

  盛紘道:“哼!知道就好,如今卫三郎在官家面前正当红,不过二十出头,便做到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那可是正四品,手里还握着天子亲卫的锦衣卫,荣宠正隆。

  如今又和英国公府结了亲,还是官家亲自下旨赐的婚,背后还有秦家这等世家支撑,他便是盛气凌人了又能如何,我现在不过区区一个五品官,便是你们王家还有那些个姻亲故旧,又有哪个似卫允这般受宠的。”

  王氏皱着眉,脸色依旧有些阴沉:“可纵是如此,他也不能………他也不能………”不能了半天,王氏的眼珠子直转悠:“不能插手我盛家的内事吧,明兰如今既然已经被老太太记在了我的名下,那她的婚事就该由我做主才是!”

  王氏显然是真的气着了,连这话都说了出来!

  “文绍如今又是在锦衣卫里头当差,带着华儿远在庆州,和咱们相隔千里之遥,卫三郎若因着咱们家的缘故是出手打压文绍,将其拘在庆州咱们华儿不也得跟着在那边吃苦。

  西北苦寒,又是边境,如今虽然久未有战事发生,但谁也说不准将来会如何,难不成你忍心看华儿一辈子都呆在那边吗?若是将来战事一起,咱们家华儿岂不…………”

  王氏顿时色变,甩着帕子,带着哭腔道:“华儿,我的华儿呀,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呀!这才…………”

  盛紘忙呵斥道:“行啦,这不是还没怎么呢吗!你就跟嚎丧似的,难不成你还巴不得华儿受苦不成?”

  “华儿是我的心头肉,我哪里忍心!官人怎能这般说我!”王氏抹去眼角的泪花。

  “唉!”盛紘忽然叹息一声道:“左右现在卫允没有直接插手明丫头婚事的意思,只说那梁晗不是良配,不愿明丫头与他家结亲而已,也算是给你我二人留了颜面了,日后你再给明丫头相看人家,还是先派人问一问卫家的意思吧,虽然卫家不是明丫头的正头外家,可血脉之间的亲情终是割舍不去的。

  这些年来卫家那边对于明丫头的看重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说到底,他们也只是想明丫头和桓哥儿过的好罢了,想来那卫允也是怕你稀里糊涂的就把明丫头给许了出去,这才上门来一番警告!唉!”

  说着说着,盛紘又是幽幽一叹。

  “吴大娘子那边娘子便回绝了吧!记得语气委婉些,莫要恶了人家!”

  吴大娘子前段时间还有些含糊其辞,可自从传出来齐衡和嘉成县主定亲之后,便开始指名道姓的给明兰送起东西来,其用意已然不言而喻!

  “夫君放心,妾身省得!”

  王氏有些冤枉的道:“明丫头的事情素来都是母亲料理的,母亲若是不同意,我又哪里敢轻易将明丫头许出去,这个卫三郎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顿威逼利诱的,妾身着实冤枉的紧!”

  “好了!此事就此打住!”盛紘眼睛微阖,深吸了一口气,柔声说道:“不只是明兰,还有墨兰、如兰如今也都快及笄了,她们的亲事也可以开始相看了,只是要劳烦娘子了!”

  提起墨兰,王氏虽有些不情愿,但看着盛紘难得的温柔模样,再加上这本就是她的事情,不禁点了头,应了下来。

  拜访了盛老太太之后,卫允和张氏又去了大卫氏的舒兰院,和大姐姐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回家之后,张氏想着身陷盛家后宅的大卫氏,不禁心里一动,对卫允道:“夫君为何不替大姐姐向盛大人讨一封放妾书,再去衙门改了户籍,把大姐姐从盛家接回来,这样咱们一家人岂非就能团聚了?”

  卫允却摇了摇头:“事情并不是娘子想的那般简单,明兰和桓哥儿皆是盛家的血脉,都是大姐姐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骨肉,大姐姐如何能够舍得下他们!”

  张氏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卫允又道:“况且如今盛家二房人丁单薄,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这般兴旺的子嗣,若是咱们将大姐姐接了回来,那势必也要将明丫头和桓哥儿也接回来!

  可盛家如何肯放手,如今为夫虽然官做的比盛紘要大上不少,可夺人子嗣这种事情,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张氏听罢也有些颓然,问道:“难道就任由大姐姐这么在盛家后宅待着么?”

  卫允笑着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待日后明兰嫁了人,桓哥儿长大成人了之后,再把大姐姐接回家来!”

  如今两个孩子都还小,若是将大卫氏和他们分开的话,只怕大卫氏自己都不愿意,等到日后两个孩子都各自成了家,到时再把大卫氏接回家。

  等日后长桓从家里搬出去单过的时候,大卫氏若是想再去跟着长桓住,亦或者是就住在卫家,都由大卫氏自己来选择。

  张氏点了点头,挽着卫允的手臂,浅笑着道:“夫君思虑的周全!都挺夫君的!”

  卫允也是一笑,顺势伸手揽住了张氏的纤腰,道:“许久未见娘子练武了,不如今日咱们去演武场过过手!让为夫瞧一瞧我家娘子的英姿!”

  张氏却道:“恐怕要让夫君失望了,妾身这段时日只怕是都不能再动武了!”

  “嗯?这段时间都不能再动武了?”卫允先是一愣,随即迈出一大步,旋身走至张氏的面前,抬手抓着张氏的手臂,正对着张氏。

  低头看着张氏的眼睛,很是认真,很是温柔的问道:“娘子可是有了?”说着,目光下意识往张氏的小腹瞥去。

  张氏羞涩的避开卫允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即便迅速低下了头,两只无处安放的纤纤玉手,与小腹前拨弄着衣带。

  卫允的眼睛放出精光,烨烨生辉,激动的道:“多久了?”

  “今日一早刚叫了大夫来诊脉,说是已经有了一个多月了!”张氏柔柔的道。

  “一个多月!”卫允喃喃说道:“那不是胎位还未稳?”随即面色骤变,望着张氏的小腹,目光满是担忧之色!

  张氏抬眼轻瞥卫允的眼睛,道:“夫君放心,大夫说了,妾身的身体甚好,腹中的胎儿很是康健,只要注意饮食,不要习武就行,不影响平日里四处走动!”

  卫允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可随即卫允的脑中闪过一副画面,面色又是一变,“那昨夜我们那般折腾,岂不是········”想起昨夜和张氏的疯狂,卫允不禁一阵后怕!

  张氏的俏脸也骤然一红,脖颈处爬满了红霞,脸颊滚烫,低声道:“大夫说了,怀胎的前三个月胎位极易不稳,一般都不能行房。

  而且妾身这是头一胎,大夫说最好怀胎期间都不要行房,待········待妾身替夫君生下麟儿之后,再········再·········”

  方才卫允也是骤然慌了,之后才想起来大夫说了张氏腹中的孩子很健康,应该是没有受到影响,这才松了口气。

  如今听到见张氏这幅娇羞的模样,不禁玩心一起。

  轻轻握着张氏的手,笑着柔声道:“娘子,再什么呀?”

  一听这话,张氏原本就羞红的脸颊不禁更加滚烫,抬眼偷偷的瞥了一下卫允,却正好看见那坏坏的笑容。

  随即心里一脑,正欲抽出手给卫允的胸口来几记小拳拳,却被卫允紧紧的握住了手腕,卫允则趁势一动,躬身将张氏懒腰抱了起来。

  张氏只觉得脚下一空,顿时一声惊呼,双手下意识的就环住了卫允的脖子。

  卫允低头深情的望着张氏的眼睛,款款说道:“娘子,你真可爱!”

  随即便仰天大笑起来!

  两人后面跟着的白杨、凝霜、凝雪、立春、立夏等一众小厮丫鬟们,脸上都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

  张氏怀孕,卫允有后,整个卫家迅速便笼罩在欢乐之中。

  卫允直接放话,家里的下人们,不分高低,每人打赏十两银子,阖府欢庆。

  半个时辰之后,小卫氏和丁健便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卫家。

  小卫氏握着张氏的手便不肯放开,目光始终落在张氏那还没有凸显的小腹之上,眼里满是欣喜和满意。

  姐夫丁健的那张憨厚的脸上也挂着灿烂的笑容。

  下午的时候,丁健让水生去海家族学外边将下学的丁旭和子衿接到积英巷来!

  晚上,小卫氏亲自下厨,替张氏熬了许多滋补的膳食。

  旭哥儿和子衿知道张氏怀孕之后,也分外的高兴。

  后面卫允索性直接将小卫氏一家留在了卫家,理由也很简单,如今张氏怀胎,许多事情做起来多有不便,小卫氏又是过来人了,既能帮着照顾张氏,又能帮着张氏管着里里外外的事情。

  小卫氏想了想,便带着一家人住了下来,子衿和旭哥儿更是高兴的不得了,相对于在甜水巷那边的新家,他们兄妹俩还是更喜欢这里。

  不过没过几天,张氏的荏苒反应还没有来,小卫氏倒是先吐了起来。

  小卫氏身边的刘嬷嬷经验何其丰富,一看到小卫氏呕吐的样子就知道不对,赶忙命人叫来了大夫,大夫把脉一看,竟是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细算起来,时间竟比张氏的还要早!

  这一下子,可把一大家子人给高兴坏了!

  妥妥的双喜临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