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45章 盛势凌人

  热门推荐: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之后,卫允便对那六个死士彻底放弃了,任由梁昊自己去审,去查,去抓人!

  而他自己则全然不再管此事,将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了和张氏的小日子上面,每天忙着促进夫妻感情,延绵子嗣而辛勤耕耘着。

  至于大理寺少卿的公务,卫允只是个少卿,正四品而已,又不是九卿之一的大理寺卿。

  古谓掌刑曰士,又曰理,故名大理寺,掌刑狱案件审理。

  卫允虽然是大理寺少卿,但其实只是大理寺卿的助理,如果将大理寺卿比做经理的话,工作性质介于副经理和秘书之间,或者说两者兼备。

  再说了,大理寺之中还有一应官员处理事物,若是事事都要亲力亲为的话,那卫允还这么幸幸苦苦往上爬干嘛,不就是为了指挥别人做事,而不要自己亲自动手。

  是以卫允在大理寺的差事一点都不重,整日里悠闲的很。

  而锦衣卫那边,在卫允的特意安排之下,罗网也系数回到了元祐帝的手里,由元祐帝身边的赵内官统领,李内官具体负责。

  简而言之,就相当于恢复到了以前卫允未接手之时的模式,其中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几年在卫允的领导下,罗网的规模大肆扩增,以当初的五个小堂口为据点,向四周扩散,如今罗网眼线已经遍布整个汴京城,大大小小的茶楼酒肆,青楼妓馆之中,甚至于某些官员家中的仆役,都有罗网的成员。

  天罗地网,无孔不入。

  这本是源自于卫允前世的一部动漫之中的帝国杀手组织,其实力和规模已然达到了空前的地步。

  如今大周的罗网虽只是一个情报机构,却也颇有几分天罗地网,无孔不入的意思在里头了。

  而且在卫允的有意无意之下,将罗网限制在了汴京之中,并没有如同锦衣卫那样朝着各州各府辐散!

  最最最关键的是,如今罗网的密切关注对象是兖王和邕王!

  元祐帝对卫允宠信是不假,但卫允的身份摆在那里,中间终究还是隔了一层,有些事情,做起来难免会有些束手束脚的。

  如今把罗网还给元祐帝,一则是表明自己的决心和立场,二则就是把这个麻烦事儿推回给元祐帝,让他自己去头疼吧!

  ……………

  盛家!

  明兰一身浅白长裙,外边套着裘衣大氅,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有些出神。

  “姑娘,外边风大,还是不要开窗了!”小小年纪就已经晋升管事婆的丹橘有些担忧的道。

  同时手里拿着一件雪白披风,披在了明兰的肩头。

  明兰浅笑道:“无妨!”话语间虽然尽量压抑了情绪,可还是不免有一丝失落流露。

  “姑娘!”丹橘刚想说些什么,旁边就传来小桃那咋咋呼呼的声音,“姑娘,刚烤好的栗子,热乎着呢,姑娘快尝一尝!”

  小桃手里捧着个浅口阔弧的小碗,万众盛满了烤的焦黄,零星之处还带着点点焦黑的板栗。

  被小桃用刀切开了一个个小口,那股淡淡的板栗清香四散而出,明兰闻着板栗的清香,忽然想起了卫允常说的几句话: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都顺心如意,长路漫漫,总会有些磕磕绊绊,笑着面对,从容处之,人生路远,若只因一件事情就伤春悲秋、整日期期艾艾,寻死觅活的,岂非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明兰忽然心思一动:不过是一段未竟的姻缘罢了,错过了便是错过了,自己这般小女儿姿态又是作甚,世上美好的事情千千万,怎能因这样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就如此颓丧,岂非让那些关心自己的人跟着担心吗?

  脑海之中,闪过温柔而又不失严厉的生母大卫氏,慈祥和蔼的祖母,聪明可爱的胞弟桓哥儿,对自己宠爱有加的舅舅卫允,愈发沉稳的丁旭表弟,可爱活泼的子衿表妹,还有对自己同样疼爱的姨母和姨夫········

  明兰的俏丽的脸蛋之上忽然浮现起一丝微笑,拿起一个板栗,拨开了外壳,露出里面的果肉,放入口中轻轻嚼动。

  热乎乎,粉扑扑的果肉带着一丝丝碳火炙烤的焦香,刺激着味蕾,一瞬间,明兰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绽放着璀璨恍若星辰的光芒,心中所有的郁结一扫而空,因得知齐国公府和邕王府结亲的消息之后而失落的情绪,现在想想,似乎也没什么。

  明兰直直的看着小甜,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一双眸子里头似乎倒映出了整个星空。

  “姑娘!姑娘!”小桃唤了两声,见明兰没有应声,依旧是那么直直的看着自己,便问旁边的丹橘:“丹橘姐姐,咱们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傻了?”

  “呸呸呸!休要胡说八道,咱们姑娘好着呢,你才傻!傻小桃!”丹橘眨了眨眼,虽是这么说,可目光却不免有些担忧的望着明兰。

  确实,瞧着明兰现在的样子,直直的看着小桃,只一个劲儿的在那‘傻笑’,叫也不应,似乎…

  忽的,明兰动了,两只手都伸了出去,一只手一边,捏住小桃圆圆的脸蛋,极开心的道:“傻小桃,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一旁的丹橘的担忧也悉数褪去,笑脸盈盈的看着笑容灿烂的明兰,小桃则赶紧护着手里的板栗,免得掉了,也跟着露出嘿嘿嘿的傻笑。

  虽有些不明所以,但姑娘开心,小桃就开心!

  没心没肺的小桃嘴里还吃着板栗,如是想到。

  主仆三人跑去小火炉边上,一边烤着炉火,一边吃着香喷喷的板栗,欢声笑语再一次充斥在暮苍斋的每一个角落。

  不多时,一个丫鬟走进了暮苍斋。

  “六姑娘,卫三爷和张大娘子来访,大娘子让姑娘带着七公子一起去前院接见!”

  明兰嗖的一下蹿了起来,激动的惊呼道:“舅········”可随即便意识到了这是家里,赶忙改口道:“卫家叔父过来了,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收拾一下,待会儿便把桓哥儿带过去!”

  和两个丫鬟玩闹了一会儿,又吃了不少的板栗,明兰身上粘了不少的板栗粉末,自然需要收拾打扮一下,才能出去见人。

  小桃和丹橘赶忙帮着明兰收拾起来,拍去身上的板栗粉末,洗手净面,重新上了一下妆,系好披风,才带着几个小丫鬟朝着舒兰院而去。

  接了正在练习写字的桓哥儿,姐弟两手牵着手,朝着前院花厅而去。

  花厅之中,盛紘和王氏坐在首位之上,盛紘在左,王氏在右,卫允和张氏则坐在盛紘的左手边。

  明兰牵着桓哥儿走进去,冲着众人纷纷见礼,然后坐在王氏的右手旁。

  方才卫允和盛紘正说到盛紘调任工部,在卢老尚书手底下当差的事情。

  见明兰进来,卫允脸上的笑容就愈发盛了,“这才几日不见,明丫头就出落的愈发明艳了!”

  “叔父过誉了,明兰不过蒲柳之姿,如何能配得上明艳二字!”

  在盛家,在盛大娘子面前,在盛紘的面前,明兰不敢也不能叫卫允舅舅。

  卫允又考校了几句桓哥儿的学业,桓哥儿也都一一作答,话音虽然稚嫩,但基础却颇为扎实,虽不如他姐姐明兰那般天资聪颖,却也不差,尤其是自小被大卫氏带在身边亲自教养,性子被教的颇为沉稳,说话做事都有理有据,虽不似长柏那般少年老成,但在这个年纪来说,已然算是比较出色的了。

  “桓哥儿虽然年纪不大,但却颇有几分盛兄的风采!”卫允不声不响间,既捧了长桓,又恭维了盛紘!

  盛紘自然极为开怀,捋着胡须,脸上满是笑意:“长桓这孩子被他生母教的极好,我是很满意的!”

  卫允道:“说来桓哥儿今年也有七岁了吧!”

  盛紘道:“不错,说起来再过数月便是桓哥儿的生辰了!”

  卫允道:“桓哥儿这个年纪也到了该进学的时候,不知盛兄是否替桓哥儿找好了书塾?”

  卫允对明兰还有长桓如此关注,岂会不知如今长桓正在京郊书院之中进学!

  不过盛紘又不是王氏,转眼间就明白了卫允话里的意思!道:“长柏的新妇海氏的娘家在京中设有族学,前几日将将才定了下来,待明日便送桓哥儿去海家族学进修!”

  “海氏族学?”卫允有些差异,随即便是一喜:“说来也巧,卫某二姐家的两个外甥,旭哥儿和子衿也在海氏族学之中进学,桓哥儿若是去了,彼此之间还能有个照应!”

  盛紘道:“如此说来,这几个孩子还颇有缘分!”

  盛紘何尝不知卫允托人将两个外甥送去海家族学的事情,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让长柏托儿媳妇将长桓送入海氏族学之中了。

  卫允忽然话音一转,似感慨的道:“说来卫某倒是颇为羡慕盛兄,膝下儿女成群!”

  盛紘道:“三郎如今还年轻,不着急!”

  卫允道:“盛兄言之有理,只是卫某有一事不解,不知能否请盛兄替卫某解惑?”

  盛紘眼底微光一闪,暗道:正戏来了。

  “三郎但说无妨!”

  卫允道:“近些时日,卫某听说那永昌伯爵府的吴大娘子三天两头便来贵府拜访,各种礼物也送个不停,卫某冒昧问一句,不知盛兄是否有与永昌伯府结亲打算?”

  卫允目光灼灼,直视着盛紘!

  盛紘还没说话,一旁的王氏就忍不住开了口:“也不知卫大人从哪儿听来的消息,都是些没影的事儿,永昌伯府的吴大娘子是个热心肠的,听说我家几个女儿待字闺中,都到了该说人家的年纪,便想着替我家几个女儿相看相看!”

  盛紘撇了一眼王氏,心中一叹:这个蠢妇人,还真当别人都看不出来她的打算不成。

  对着卫允道:“如今永昌伯府适婚的孩子里头,只有一个六郎梁晗!那梁晗我也亲自见过了,品貌端庄,仪表堂堂,又颇有几分才学!是个不错的年轻人!若是吴大娘子有意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忽的话音一顿,看着卫允问道:“听三郎话里的意思,莫非是这个梁六郎有些不妥?”

  卫允道:“盛兄莫要误会,卫某与那梁六郎又没有交情,如何知道他的人品才学,不过嘛,不管那梁六郎人品如何,才学优劣,卫某认为,永昌伯府都不是良配。”

  说着,卫允的话音一顿,看向盛紘旁边的王氏,诡秘一笑:“至少,不是明丫头的良配!”

  眸中精光一闪,看的王氏心里一突!

  王氏的脸色先是一松了,但随即就沉了下去,不过她还算知道轻重,没有当场发作。

  便是盛紘的脸色也有几分不愉,沉声说道:“明丫头养在母亲膝下,她的亲事自有母亲替她张罗,哪儿轮的到我们夫妇来管!”

  卫允却道:“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盛兄若是硬要把明丫头嫁给谁,只怕贵府的老太太也只能听之任之吧!”

  没有去管盛紘夫妇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卫允继续说道:“盛兄看人的眼光卫某还是钦佩的,像盛兄的大女婿袁文绍就很不错,允文允武,素有成算,如今以千户之身,暂领着北镇抚司镇抚的头衔,坐镇庆州的北镇抚司大营,卫某对他很是满意,近些时日正在考虑要不要将其头衔前面的暂领二字去掉!”

  卫允站了起来,冲着盛紘夫妇拱手一礼,道:“好了,这话了说了许多,今日登门,还未拜会贵府老太太呢,不知可否让明丫头和桓哥儿替我夫妇二人引路?”

  盛紘勉强露出个笑容:“明儿,还不快领你卫叔父去见你祖母!”

  明兰哪里还敢多待,忙带着长桓冲着盛紘夫妇行了个礼,随即便牵着长桓的手,走在前头,领着卫允和张氏往寿安堂而去。

  看着卫允夫妇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王氏终于憋不住了,一巴掌拍在桌案上,顺势一扫,桌上的茶盏便飞了出去,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他卫允这是什么意思,仗势欺人吗?我盛家自家女儿的亲事,何时轮到他一个姓卫的在这儿多嘴多舌了?难不成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可明兰那丫头的正房舅舅了…………”

  王氏再也抑制不住,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嘭!”一声巨响,王氏正咒骂间,身子不然一个踉跄。

  “够了!”只见盛紘忽然拍案而起,脸色阴沉,目光闪烁着,冷声道:“你是当家大娘子,是我盛紘的正房妻子,是盛家的主母,不是市井泼妇,这般样子做给谁看呢?啊!”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