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44章 罗网之议

  正月二十二,整整过去了六天,可那几个死士却仍然不肯开口。

  若不是他们身上的关节每日都要被特殊的手法卸掉的话,只怕这几个死士早已寻了死。

  城中对于贼人的搜捕力度也越来越弱,开封府那边还每日都派出捕快四处做做样子,锦衣卫这边就彻底放养了,每日当值的锦衣卫也只在自己的辖区逛一逛,连样子都懒得做了。

  所有人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

  额,事实貌似也就是如此,连一国之君的元祐帝都默认了这个事实!

  在卫允有意的提点之下,富安侯府的荣飞燕退出了对齐小公爷的竞争,甚至富安侯荣喜亲自提着礼物向齐国公登门致歉,着重表达了先前自己误会了妹妹荣飞燕的意思,这才导致了后面冒昧让媒人上门提亲的事情,千错万错,都是他荣喜的错,希望齐国公和平宁郡主不要介怀!

  荣喜将自身的态度放的极低,又是赔礼又是致歉的,把齐国公都说的不好意思了,至于平宁郡主,郡主之尊的她素来看不起荣家这等出身市井,依靠女人才得以身居高位的人家。

  可这一次,身为富安侯,手握禁军大全的荣喜亲自登门赔礼,她还是得违心的赔笑脸,装样子。

  正月二十三那日,汴京城中便传出了齐国公府的齐小公爷和邕王的小女儿嘉成县主订亲的消息;富安侯府保持了沉默!

  目前展现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富安侯府在这件事情上对邕王府服了软,认了载。

  有个迫不及待想要嫁给齐小公爷的嘉成县主在,正月二十四邕王自太庙之中出来之后,邕王府和齐国公府很快便将两个晚辈的婚礼提上日程。

  三书六礼,三媒六娉的流程都走的极快,二月二十二便是两人成亲的日子。

  而元宵灯会那天晚上荣飞燕当街遭受袭击,险些被劫一事,似乎也被世人所遗忘。

  元月二十八,南边的战事再一次爆发,原本被打的节节败退的叛军,好似一夜之间就变强了似的,攻占了荆州、长沙、常德、武昌四个州府,聚拢蛊惑民众数万。

  将朝廷的军队拦截在了黄州府和九江府一带,双方僵持不下,眼看着叛军的势头愈发强盛,元祐帝连下三道圣旨,限主将在一个月内剿灭叛贼。

  对于这种弹压起义的事情,卫允自然没有半点兴趣,但元祐帝似乎对此十分重视,还特意把卫允召进了宫。

  “微臣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召臣入宫有何吩咐?”卫允恭敬的行礼道,心中虽有了猜测,可照例还是要问上一问的。

  元祐帝合上手中的奏折,递给旁边的赵内官,“拿去给卫卿看看!”

  卫允有些诧异:“陛下,这怕是不太合适吧!”卫允如今不过是个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还没有批阅奏折的资格。

  元祐帝却道:“无妨,朕让你看,你看便是!”

  卫允接过奏折,摊开看了,随即才有些震惊的看着元祐帝,颇有些不敢置信的道:“陛下,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元祐帝沉声道:“奏折在此,岂能有假!”

  不是卫允不够沉稳,而是奏折里头的内容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些。

  “陛下,不是臣不愿相信,实在是此时太过惊世骇俗,臣不敢相信罢了!”卫允忙将奏折地还给赵内官。

  “哎!”元祐帝叹息一声,“朕刚看到这份奏折的时候,心情也同卫卿一样,不敢相信,大周承平已久,数十年来,朕打理朝政有哪一日不是兢兢业业,尽心竭力?

  可为何朕的朝堂之中,竟还会有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发生,那可是数十万两啊!他区区一个知府,家中又无恒产,上任不过六年,如何能够聚拢起这般雄厚的家财!”

  大概就是说荆州知府贪污受贿,在任之时巧借名目,横征暴敛,激起了民愤,恰逢叛军作乱,愤怒和百姓和叛军一拍即合,双方合力攻占了荆州府衙,摘了荆州知府的人头,抄了起家财,竟有将近三十万两金银,还不算其他的产业,叛军拿着这笔银钱大肆招兵买马,笼络人心,随即又以雷霆之势,迅速占领了旁边的长沙府,常德府,以及武昌府,其势正隆。

  好在后面三个州府的府衙官员们并没有遭遇毒手,如今已然暂时带着人马退到了九江府和黄州府,正和当地的团练使就地组织人手,准备配合朝廷大军弹压叛军,夺回被叛军占领的州府。

  卫允道:“人性本恶,贪念也不过是恶念的一种!”

  元祐帝感慨道:“荆州知府杨锐杨轩至,元祐十六年的进士,朕还记得,当初朕还夸过他的文章,怎么如今他却变成了这幅模样?朕想不明白!”

  卫允道:“陛下,人心是会变的,昔日的杨轩至,想必也是一位意气风发,准备大展宏图,报效朝廷的好官,只是人生在世,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诱惑,是杨轩至自己心志不坚,被迷了心窍,作出此等恶事!臣以为,此事与陛下没有半点关系!”

  元祐帝的情绪依旧有些失落,问道:“朕听说如今锦衣卫准备在各地兴建卫所?”

  这话转的突然,听得卫允心里忽然一个秃噜。

  “回陛下!”卫允道:“如今尚在筹备阶段,北地的北镇抚司已然初具规模,然南镇抚司除了汴京城的三个千户所之外,便只有在金陵的一个千户所了,臣打算以金陵为中心,向四周慢慢扩张,将大周南境悉数覆盖,尤其是四川路、贵州路和广南路!

  虽然如今吐蕃、大理、交趾等西南小国国力衰弱,远不如大周,可这几国却并不是全无战力,若是北疆战事一起,臣只怕他们会乘火打劫!”

  元祐帝点了点头:“防范于未然,卫卿此举倒是颇合朕心,只是如今朕心中还有一个顾虑,想要卫卿替朕解惑!”

  卫允忙道:“请陛下赐教!”

  元祐帝道:“卫卿以为,似杨轩至这等贪官污吏,在整个大周境内还有多少?”

  “这!”卫允面露难色,冲着元祐帝拱手躬身,礼道:“请陛下赎罪,臣不知!”

  元祐帝又是一声叹息,摆摆手道:“爱卿何罪之有,纵使有罪,也是那些贪官污吏的罪!”

  卫允不敢接话,只微微躬身,低着头。

  元祐帝又道:“南镇抚司既然要扩大规模,那朕就再交给卫卿一个差事!”

  卫允拱手道:“请陛下吩咐!”

  元祐帝道:“卫卿在各地兴建卫所的同时,顺便替朕查一查,看一看,看看朕的那些个好臣子们,究竟是怎么替朕治理天下的!”

  卫允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尽管他一力阻止,可终究还是让锦衣卫走上了这条路。

  如今还只是监察各州各府的官员,可若是再照这条路子发展下去,就真正成了检查百官的特务机构了吧!

  卫允忽然灵机一动,冲着元祐帝拱手道:“陛下,臣有一言!”

  元祐帝道:“爱卿请讲!”

  卫允道:“陛下,此事不妨交由罗网去做,南北两个镇抚司依旧如同往常一般,南镇抚司对内,负责配合各级衙门维持治安,北镇抚司对外,负责潜伏敌国,协助各地边军驻守边疆,防备敌国入侵大周国土!

  罗网原本就是陛下的耳目,如今陛下既然有此打算,不妨便将罗网自锦衣卫之中分离出去,由陛下的身旁的亲近之人替陛下执掌,替陛下监察百官,整肃朝纲!”

  “监察百官?”元祐帝微微皱眉,望着卫允:“爱卿此言········”

  “陛下!”卫允忽然一声高呼,拱手躬身,高声道:“臣如今已然替陛下执掌了锦衣卫,协助边军司对外事宜,可若是陛下执意再将监察百官之重任交与微臣,臣惶恐,臣不敢领命,臣斗胆请陛下收回成命,治臣顶撞天子之罪!”

  元祐帝先是一愣,随即目光微沉,细细一想卫允所说的话,忽的恍然大悟,若是再让卫允监察百官,权力集于卫允一身,只怕到时候,自己就会对这个手握大权的臣子生出提防之心了吧!

  想到这儿,在联想起方才卫允拒绝的话,元祐帝的脸上不禁展颜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卫卿言之有理,此事确实是朕有欠考虑了!既如此,那便依卫卿所言,先将罗网自锦衣卫之中分离出来,暂时······嗯·····”

  元祐帝眸光微沉,陷入思索之中,忽的目光扫过身侧的赵内官,脑中不由得浮现出卫允方才的那句让自己身边的亲近心腹之人掌握。

  随即便道:“便暂时先由明全管着吧,待朕好好物色一个人选,到时再让他来接管!”

  赵内官忙冲着元祐帝行礼道:“老奴领命!”

  卫允也笑着道:“陛下圣明!”眼中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

  可心底却忽然一个秃噜,看着一旁人畜无害,笑的慈祥和蔼的赵内官,心想,自己这算不算是提前把东厂给弄出来了?

  卫允冲着赵内官道:“待会儿还要劳烦派人和本官走一趟,交接罗网的一应事宜!”

  赵内官始终微笑着道:“如此,那就劳烦卫大人了!”

  ·················

  南镇抚司衙门,黑狱之中,六个死士在经历了十几日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之下,终于熬不住了,那无尽的黑暗,已然成了他们的梦魇,

  卫允反倒是不急了,依着如今元祐帝的做法,显然是想将此事揭过,卫允索性就把这六人关着,依旧每日审讯,也不着急寻根摸底的查明真相,就这么吊着邕王府那边,在他们的心里留根刺。

  而且就凭这件事儿肯定是扳不倒邕王府的,到时候他们只要推出来一个替罪羊,卫允又能说什么。

  但现在卫允却并不着急破案查明真相,就是纯粹的想要恶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