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9章 宥阳之事

  卫允看着眼前的自家外甥女,强忍着一巴掌呼过去的冲动。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嘛?

  不等卫允找出答案,耳旁便传来几声急呼:“舅舅!舅舅!舅舅!”

  卫允顿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目中略带几分疑色的明兰,轻轻嗯了一声。

  “舅舅,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卫允苦笑着道:“事到如今还能怎样!”

  “嘻嘻嘻!”明兰伸手挽住卫允的手臂,脑袋倚在卫允的肩头笑嘻嘻的撒娇道:“我就知道,舅舅对我最好了!”

  “行了!”卫允一耸肩,抽出被明兰环着的手臂,没好气的说道:“都这么大的姑娘了,还这么不知收敛,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舅舅!”明兰跺了跺脚,扁着嘴,一副我哭给你看的模样。

  虽然明知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是装的,可卫允还是心头一软,直接告饶:“好好好!是舅舅说错话了,舅舅给你赔不是,我家明丫头怎么会嫁不出去,日后上门求取的青年才俊定然犹如过江之鲫一样!让我家明丫头到时候把眼睛都给挑花了!”

  “舅舅!”明兰通红小脸一鼓,羞涩之中带着几分懊恼的喊道。

  卫允摇了摇头,似感慨的道:“你还真是我的好外甥女,就会给我出难题!”说着便伸出手指,在明兰的眉心轻轻一摁。

  “那舅舅到底答不答应!”明兰道。

  卫允苦笑:“我家宝贝外甥女都发话了,我这个舅舅敢不答应吗!”

  “嘻嘻嘻嘻!”明兰顿时喜笑颜开:“我就知道舅舅对我最好了!”

  又是这句,您就不能换换花样么?卫允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这事儿其实要真算起来还得从好些年前说起,当时卫允随着众人进山猎狼的时候,在归程之际路过宥阳,见到了彼时刚刚定亲的队伍。

  当时卫允还曾想过要不要去破坏一下宥阳盛家大房大姑娘的定亲礼呢,后来怕被盛家和孙家的人当成出言不逊的恶徒当场打死,就没有多管闲事。

  可现在,卫允后悔啊,要是当初他的勇气再多那么一点点的话,那卫允也不会现在这么为难了!

  也不知道明兰那丫头心里到底是咋想的,这种事情竟然也找上了卫允!

  明兰要是知道卫允此时的想法的话这绝对会大呼冤枉,天可怜见,她本是想带着盛淑兰来找张氏的,可水谁她哪里知道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张氏没碰见,倒是撞上卫允了。

  更巧的是方才明兰灵机一动,她这位舅舅的锦衣卫里头不就有大把大把的资源么!资源放着不用就是浪费,这事儿怎么成!

  于是乎…………

  却说年前那一日,明兰还在宥阳,大房的盛长梧成婚还没几日,盛淑兰便因受不了孙秀才将一身怀六甲的青楼女子迎进门,还让她这个正房娘子去伺候,一怒之下便跑回了盛家。

  不料孙秀才母子却追上门来不依不饶,抓着盛淑兰成婚数年无子的短处,又说她善妒不能容人,张口便是休妻。

  而且来的还不只是孙秀才母子二人,还有孙氏一族的耆老尊贵们,光看那架势就知道今日这事儿是断然无法善了了,而且就算今日作罢了,那明日呢?后日呢?

  如今已然撕破了脸皮,盛淑兰还如何在孙家过的下去,孙秀才母子又是那种惯会做乔拿捏,顺着杆子往上爬的厚颜无耻之徒,这些年不知用这招从盛家大房这里敲诈了多少银钱产业。

  可为了盛淑兰的名声和幸福,盛淑兰的母亲李大娘子每每都是又送铺子又送田产,明里暗里的银钱是送了又送,委曲求全的想要平息孙家母子的怒火,以求他们待自家女儿好一些。。

  可殊不知这世上有些人的心最是贪婪无耻,不知半分收敛,终究还是闹成了今日这般,两家撕破脸皮的局面。

  明兰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当即便被气的先是脸色通红,随后化作铁青,起伏的胸膛之中已然孕育着汹涌的怒火。

  和淑兰的妹妹品兰商量了一会之后,随即便将护卫她的那一旗锦衣卫的总旗叫了过去。

  锦衣卫出手可不会向明兰那般温和,那名总旗可是勇毅候府出身,原先乃是世子徐凌宇的亲卫,宰相门前三品官,这话可不是随意说说的。

  那名总旗直接带人杀到了孙秀才外室所在的青楼,把绣春刀往老鸨的桌上一摆,直接给了她两个选择,是想安安稳稳开着青楼,还是想得罪勇毅候府,被化作飞灰。

  勇毅候府可是开国勋贵,累世荣华,如今虽然没落了,但那也只是相对于汴京的其他勋贵而言,且不说在江南,就说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上,勇毅候府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勋贵之家,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就先府尊对勇毅候府也是礼敬有加。

  那老鸨也算是见惯了世面的,可看到那名总旗身上隐隐透着的几分铁血之气,已经那冰冷如刀的目光,便知此人绝非是在开玩笑。

  若是勇毅候府当真追究起来,便是这家青楼背后的东家也束手无策!

  那到时被推去出的还不是自己?

  想到此处,老鸨顿觉遍体生寒,当即便将那女子的奴籍文书取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奉给那位总旗,但心中仍有几分忐忑,便又将那女子的情况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有了那女子的贱籍文书,孙家的耆老们也都无话可说,顿觉理亏,纷纷调转了枪头,开始指责起孙秀才来,可盛淑兰多年无出也是事实,盛淑兰和孙秀才的和离进行的十分顺利。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又急转直下,得了明兰的首肯,在锦衣卫的一手推进之下,孙秀才刚刚迎进门的那名青楼女子,直接以一碗汤药药翻了孙秀才母子,将孙家的一应钱财细软悉数卷走,和孙母的侄儿“双宿双栖”去了。

  孙母和孙秀才自然是痛骂那女子和孙母的侄儿,还跑去衙门报了案。

  衙门那边权力搜寻那对野鸳鸯,可却半点踪迹都找不到,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对也鸳鸯刚出宥阳县城,便被人用麻袋套住,直接活埋在了一颗大树底下,一应金银细软也被明兰发话,赏给了办事儿众人。

  孙秀才依旧如同往常一般潇洒挥霍,不知进取,可就在一次去青楼结账之时,摸遍了全身也找不到半文铜钱,本想要用东西抵押,可却被那说是赝品,青楼的打手一拥而上。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孙秀才得右臂和两条腿直接被打断。

  青楼的打手们常年从事这个行当,自然知道下手的分寸,只断了孙秀才的手脚,却不伤及其性命。

  孙母带着孙秀才去衙门告状,可县官一听说孙秀才是因为狎妓却没有银钱结账,才被青楼的打手殴打至此。

  当即便令人将其叉了出去,又去信给教谕,没过三日,孙秀才功名被革的便传了出来。

  孙秀才被打当天,青楼的老鸨便不幸染了重病,没几天就咽了气,撒手人寰。

  孙秀才和孙母求告无门,便将怒火悉数撒到了盛家的头上,亦或者说是盛淑兰的头上,在城中大肆散播关于盛淑兰的流言。

  盛淑兰刚刚与孙秀才和离归家,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其中的关窍,虽然如此,可盛淑兰的名声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受到损伤。

  女子最怕被人议论,尤其是盛淑兰这种和离过一次的妇人,和离表面上虽然说着好听,可实际上,谁家会愿意娶一个和离过的妇人,便是当事人愿意,只怕他的亲族长辈们也绝不会允许。

  而且因为孙秀才母子散播那些污秽流言的缘故,虽然盛家第一时间出手制止了,可流言已经散播出去了,效果已然形成了,盛淑兰甚至还在家中寻过死。

  盛家大房的老太太,也是淑兰的祖母,也因此被气的昏厥了过去,自此便缠绵病榻,连起身都做不到了,没几日便撒手西去。

  恰逢此时有流寇流窜至宥阳,于大老太太出殡那日,与送殡的队伍在城外碰上,流寇可不管是红事还是白事,直接便冲上来想要劫掠!

  好在锦衣卫早已在宥阳四周有了部署,虽不能将宥阳守卫的如同铁桶一般,但守住各处出入的要到,掌握宥阳四周的情形还是能够做到的。

  而且金陵那边也早有消息传来,说是可能有一股流寇逃窜入了宥阳地界,让宥阳的锦衣卫们小心提防,保护好明兰和盛老太太的安危。

  是以出殡这日,送殡的队伍之中多出了许多身披白棱,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

  可由于流寇出来的突然,明兰和小桃又没有带兵刃在身,送殡的队伍骤然遭遇冲击,一时之间乱做了一团,隐于送葬队伍之中的锦衣卫只能先分出部分人手守在明兰和老太太的身边,紧紧护着两人。

  其余人抽刀迎了上去,和袭来的流寇战成一团。

  却在此时,顾廷烨再一次领兵杀了出来,手中一杆铁枪如游龙横空,不过短短几息的时间,便和锦衣卫配合着将流寇悉数斩杀,随即便驱马领兵继续往前追击。

  可自那之后,明兰的这位大姐姐就有些心思郁结了,一直以为是自己害死的祖母,整日恹恹的无精打采,好似丢了魂似的。

  可把盛维和李大娘子给愁坏了,恰逢此时盛老太太提出要带明兰回京,品兰忽然提议不妨让姐姐淑兰随着老太太和明兰一同去汴京,换个地方、换个环境也许能够舒缓心情,解开心结呢!

  盛维和李大娘子商议片刻,都觉得品兰的这个提议不错,如今宥阳城中关于淑兰的流言虽然被压了下去,可这事儿是没法杜绝的,不若先让淑兰随着明兰和老太太去汴京散散心,待时间久了,流言慢慢平息了之后再回来,而且汴京那边有老太太和盛紘照应着,他们也放心。

  是以盛淑兰的去向就这么拐了十八个弯之后,到了汴京城!

  而明兰这次带着淑兰和如兰登门,就是想要邀张氏一同去卫家在城外的温泉庄子的,可惜张氏不在,却迎头撞上了卫允。

  这丫头也不知道咋想的,看到卫允之后,突然便想让卫允帮着盛淑兰寻一个人品端庄,性子和善一些的夫家!

  卫允哪里做过媒人,可明兰都求到他这儿,就算是再难,也只能硬着头皮暂时先应下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