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8章 夫妻夜话

  书房之中的一番云雨,直接门外候着的四个丫鬟,也纷纷羞得俏脸通红,低着脑袋,眼底写满了尴尬和羞涩,不敢与其余的姐妹对视。

  半个时辰之后,洗完了鸳鸯浴的卫允,神清气爽的将裹在厚厚的裘衣大氅之中的张氏抱回了主屋。

  熄了烛火,贴身的女使也退去了稍间,床榻之上,卫允搂着张氏,盖着厚厚的被子,却没有入眠。

  “娘子有什么事情想和为夫说吗?”卫允柔声说道,但被子里的一手,却不并没有那么安分。

  张氏脸上的红霞虽然退去了不少,却依旧有着残留!

  忍着羞涩,张氏说道:“夫君,在书房之中终究不好,书房乃是读书的所在,是神圣之地,似今夜这般事情,日后还是莫要再出现了。”

  被窝中,卫允正在游走的手忽然一顿:“好,为夫知道了,既然娘子不喜欢,那便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嗯!”张氏轻轻的应了一声,脸上的潮红又起,赶忙捉住了被窝里卫允那只作怪的手。

  卫允也不挣扎,任由张氏握着,“娘子,为夫说的可不是这件事情!娘子难道就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想和为夫说吗?”

  “其他的事情?”张氏想了想:“没有了!”

  “唉!”卫允幽幽一叹,探首在张氏的脸颊轻轻一吻,言道:“这几日观娘子眉宇之间,似有一股郁结之气经久不散,娘子若有什么心事,千万莫要一个人憋在心里,为夫很乐意听一听娘子的心事,说不定为夫还能帮娘子出出主意呢!”

  卫允却没有注意到,张氏的原本刚刚平复了不少的脸颊,瞬间便又是一片潮红,心跳骤然加快,便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没……没有……妾身……这几日心情甚是不错!”张氏强忍着心虚,声音有些弱弱的说道:“夫君怕是………怕是看错了吧!”

  卫允抬手捏了捏张氏的琼鼻,温柔的说道:“还敢狡辩,你这个小骗子,连话都说不转了,竟还敢狡辩说没有,还不快快从实招来,否则的话,为夫可要祭出家法了!”

  被中,卫家的家法往前动了动,张氏只觉得浑身恍若触电一般,连忙告饶:“好好好!妾身投降,妾身说了!”

  卫允施施然一笑,搂着张氏的手紧了紧,方才那只钻出了被窝,捏了捏张氏琼鼻的手顺势往下一挪,光滑的指腹抵在张氏的下巴上,卫允挑了挑眉,微微俯身望着张氏的眼眸,目光深情而温柔,满是宠爱。

  柔声道:“这才对吧,这才是我家那位温柔可人,举世无双的娘子!”

  “夫君!”张氏探出手一把将卫允的手捉了回去:“冷!”

  卫允也不脑,伸手便将张氏往怀里拉,下巴顶着张氏的额头,道:“这样就不冷了,娘子快和为夫说说吧!”

  张氏好似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说道:“那日至柳编修府上,妾身见到了柳编修的夫人余大娘子,柳编修和余大娘子成婚不过大半年,如今余大娘子腹中的胎儿便已有了四个多月!”

  说着说着,张氏的语气忽然一遍,有些自责的道:“可妾身和夫君成婚都快两年了,这肚子却依然没有半点动静,夫君和姐姐们都待妾身极好,可妾身却不能替夫君传宗接代,替卫家延绵子嗣,妾身心里觉得愧疚,是以这几日有些郁结于心,累得夫君担忧,是妾身的不是!”

  卫允一愣,他还以为张氏是因为什么事情这才连续数日都有些心情不好,郁结于心呢,没成想竟是因为这个。

  可下一刻,卫允忽然反应过来这是在古代,这是封建社会,不再是那个熟悉的二十一世纪了,在这里,女子若是不能替夫家延绵子嗣,那是要受人指点的,若是再过得几年,张氏还是怀不上孩子的话,只怕就会主动帮卫允张罗着纳妾收小娘了!

  到时候就算张氏不情愿,只怕她的父亲母亲也会劝她帮着卫允纳妾,卫家可是数代单传,卫允这一辈也只有卫允这么一个男丁,若是张氏既不能生育,又不肯帮卫允纳妾的话,只怕连着英国公府都要受人指点了!

  张氏速来聪慧,定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心里纠结难定,是以近几日才会这般郁结。

  卫允笑着紧了紧搂着张氏的臂弯,柔声道:“我还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原来就是因为这个!”

  张氏却不这么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子嗣乃是家族根本,岂能轻视!说来也怨妾身这肚皮不争气,成婚这么久了,还不能替夫君怀上子嗣!”

  也怪不得张氏这般说,若是卫允大肆收取通房妾室,冷落张氏也就罢了!

  可自打两人成婚之后,卫允几乎是夜夜都歇在张氏房中,连通房妾室都没一个,除了张氏来月事的那几天不太方便之外,其余的时候…………

  少年知髓,干柴烈火,两人几乎夜夜欢娱,不知节制。

  加上卫允自穿越之后,身体好似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滋润,不仅仅力量、速度、耐力都远超常人之外,就连在房事的能力和需求上,也异常的强悍!

  两人的欢愉,时常是以张氏的弃械投降,连连告饶而落幕。

  可时至今日,两人成婚已然有一年半之久,张氏却依旧没有怀上,由不得张氏不多想啊!

  “夫君,明日我准备回一趟娘家,让母亲从太医院里头请一位擅长妇人内科的太医帮着瞧瞧,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卫允将脑袋凑至张氏耳畔,轻声说道:“娘子勿要多虑,娘子的身体康健着呢,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之所以没有怀上,可能是缘分还没有到的,若是缘分到了,自然便会怀上的,咱们无需强求!”

  张氏却依旧坚持:“还是看看的好,免得因为妾身的缘故,耽误了卫家的香火传承,那妾身的罪过可就大了!”

  卫允柔声道:“那便依娘子的,待改日为夫陪娘子一道回娘家,让太医也替为夫看看,也许是为夫的问题呢?”

  卫允说着说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怀中的妻子似乎有些安静的过分了。

  不由得俯首往下一看,正迎上一双眼泪汪汪的目光,泪水在眼眶里头打着转儿,灿若星辰一样的眸子当中,饱含深情。

  卫允还没反应过来,一粉嫩的红唇便凑上来。

  口中忽然窜入一物,卫允瞪大了眼睛,惊呆了。

  小巧灵活的舌头叩开牙关,缠上了另外一条同类。

  卫允抱着张氏的双手愈发的紧了,好似恨不能将其揉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一样。

  许久,唇分,张氏有些意乱情迷的望着柳白,直直的看着柳白的眼睛,软软的香舌掠过唇瓣,胸膛还在因为方才激烈的亲吻和急剧起伏,鼻腔之中,强烈的气流流转。

  一双玉臂不知何时已然环上了卫允的脖子,媚眼如丝的道:“夫君!妾身想尝一尝夫君的家法了!”

  “娘子可知自己是在玩火?”卫允的目光开始变得炙热!

  张氏轻吐兰香,媚眼如丝的道:“那妾身今夜便要化身飞蛾!瞧瞧能否扑灭夫君心中的滔天大火!”

  话音刚落,微微仰首,美目微阖,长而疏的睫毛轻轻颤动,已然将唇瓣送了上去!

  “轰!”

  火山喷发,炙热的火焰自胸膛爆发,瞬间便将卫允的双眸填满,随即便蔓延至全身,朝着怀中未着寸缕的家人汹涌而去!

  窗外,鹅毛般的大雪飘飞,呼啸的寒风自极北之地而来,带着彻骨的寒冷,拂过银装素裹的人间。

  西稍间住着的贴身女使们,也被那一声声恍若梦吟一般的闷哼声刺激的满脸通红,索性这样的事情一年所以来早已屡见不鲜,虽心中羞涩,但早已习惯了的女使们还是沉沉睡去。

  次日满面春风的卫允依旧早早起床,一番晨练之后,慵懒的张氏才从睡梦之中醒来,沐浴更衣,用过早膳之后,夫妻俩便相映往英国公府而去。

  只有几日假期的英国公和国公世子张千重早已在初五那日便又动身西去了,英国公府里也就只剩下张千钧和国公夫人了。

  到了英国公府,知道了夫妻俩的来意之后,国公夫人便立即派人拿着帖子,去请太医院中于妇人内科最拿手的太医。

  一个时辰之后,须发皆已银白的太医捋着胡须,微微点头道:“大娘子气血通畅,中气十足,脉象平稳,并无大碍!”

  一旁的国公夫人急道:“那为何芬儿成婚一年多,却一直未能怀胎?”

  老太医松开诊脉的手,看着国公夫人道:“女子怀胎本就看缘分,并不是说怀就能怀的,况且张大娘子还年轻,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可是!”国公夫人捏着帕子,一脸的焦急。

  张氏却松了口气,对着太医俯身一礼,说道:“小妇人谢过王太医,只是劳烦王太医再替我家夫君看看!”

  王太医笑着道:“自然可以!”

  张氏对着身侧的凝霜耳语了几句,小丫头便跑了出去,不多时,便将卫允带了进来。

  盏茶之后,老太医的眉头紧缩,看着卫允一脸的好奇:“奇哉!老夫行医数十年,从未见过似卫大人这般旺盛的气血!”

  一旁的张氏神色分外紧张!

  卫允微笑着看着王老太医:“王太医,除此之外,还有何问题?可否回影响子嗣?”

  老太一抚须笑到:“卫大人放心,您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气血旺盛对延绵子嗣不仅没有任何坏处,反之还会促进子嗣传承,贤伉俪之所以至今未有子嗣先,想来是缘分还未至,待缘分一到,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卫允冲着张氏眨了眨眼,好似在说:看吧,我就说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看过大夫大夫之后在,张氏一直悬着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