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6章 再寻柳存

  元佑四十年腊月二十,卫允带着大娘子张氏一同自庆州离开,往汴京而去。

  同月,元祐帝终于做出了决定,命宗室诸子之中年纪最长的邕王替天子祭祀承天,告慰满天神灵!

  虽然元祐帝没有直接下诏将邕王封为皇储,立做太子,可明里暗里透露的意思,都是立邕王。

  祭祀承天这么重要的事情,历来便只有皇帝和贵为储君的太子才有资格,而皇帝忙于政务,祭祀承天又极耗时间,是以祭祀承天的人选便只剩下身为储君的太子了。

  而现在元祐帝让邕王去祭祀承天,其用意已然不言而喻,想必不日立嗣的诏书便会下来。

  满朝诸公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大相公韩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仰天长笑,朝着皇宫的方向拱手作揖,大呼三声陛下圣明,声音之洪亮浑厚,震落树梢积雪无数。

  邕王自然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邕王一系的人马,也是也是一片得意洋洋,兴高采烈的模样。

  可另一边的兖王府,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模样,往日里蹦哒的最欢,替兖王四处拉拢朝臣,奔波游走的邱家,如今也跟着失声。

  好似认了命一样。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旁人卫允不知道,可卫允自己,却是万万不信的,以精明强干,能力出众著称的兖王会甘心将那触手可及的九五之位拱手让给邕王那个老色鬼。

  那可是至尊之位,是天底下最最尊贵体面的位置,是万万人之上的位置,明明已经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了,又岂能让其与自己擦肩而过、拱手让人。

  那个所谓邕王,兖王名义上的兄长,明明各方面能力都不如兖王,可偏偏却因为比兖王年长了半岁,还生了一大堆的儿女,便越过了兖王,成了储君!休说兖王了,只怕是任谁坐在兖王的位置上,都会心有不甘!

  …………

  卫允是腊月下旬到的汴京,而且在回汴京之前,就已经将庆州的事物都交接妥当了,每三年一度的考核早在十月底就已经完成了,十一月中旬左右新的任命文书也下来了。

  卫允也从陕西布政使司的从四品左参议,升任大理寺右少卿,领正四品衔。

  是以这才提前便将差事交接妥当,免得来年还得往庆州跑。

  回京之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皇宫拜见元祐帝和曹皇后,然后还要将交好的各家一一都拜访一遍。

  第一个去的依旧是秦家,然后才是英国公府,还有柳家和盛家,以及原先卫允在翰林院的几个同僚,昔日的上官。

  人情往来嘛,总得有往才有来。

  小卫氏和丁健也早早的汴京置办了一处宅子,是一处五进宅院,在城南的甜水巷,周遭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都是些中下层的百姓,五进的宅院在甜水巷里头也算是比较大的宅院了。

  原本小卫氏是只想买一座三进院落了,还是丁健劝小卫氏说,现如今三进的宅院虽然够用了,但若是以后呢?等旭哥儿和子衿长大了以后,自然都要各自分开住,而且两人最近正打算再要几个孩子,替丁家开枝散叶,传承香火,繁衍子嗣呢!

  小卫氏最后还是被丁健个说服了,在甜水巷调了一座最大的五进宅院,买了下来,写的还是丁健这个一家之主的名字。

  还在城外置了田庄,城里买了铺子,已经开始在替儿子女儿谋划将来了。

  如今小夫妻两正因为旭哥儿进学的事情烦着呢!

  如今旭哥儿已经九岁了,原本是在京郊的书院里头上学,可京郊的书院在便是在汴京里头也只能算是最普通的书院,更遑论整个大周了,那些真正厉害的书塾和夫子,都在那些世家大族的私塾里头。

  这事儿小卫氏和丁健可没有半点路子,只能把这事儿丢给卫允来解决了。

  关于书塾的事情,卫允着实有些头痛,心中想着,看来也是时候开始网罗一些人才,成立卫家自己的书塾了,否则的话,老是要去麻烦别人也不好!

  秦家自然也有族学,可惜秦家的大本营在扬州,尤其是随着秦老太傅在扬州开办了青檀书院之后,族学之中的大部分师资都转移到了青檀书院,如今秦家的族学,主要是为了让族人启蒙开学,真正想要科举入仕的秦氏族人,都在青檀书院之中进学。

  如今旭哥儿和子衿的启蒙阶段早已完成,自然得找一个实力不错的书院,让他们兄妹俩能够学到相应的知识。

  想着想着,卫允便想到了柳存那家伙。

  淮南柳家在整个大周,都算得上是大族了,乃是为数不多世代簪缨的清流人家,而且柳家的家教甚言,族中子弟也多有出息,这里头柳家族学可谓是功不可没。

  年初二,卫允带着大娘子张氏,提着礼物登上了柳存家的大门。

  柳存的父亲也在三年前调任鸿胪寺少卿,带着大娘子海氏入了汴京。

  额,自从柳父和海氏入了汴京之后,柳存的小日子自然就没有以前过的那般滋润了。

  柳家。

  柳存十分热情的把卫允和张氏迎了进去,卫允也在堂中见到了柳存的大娘子余氏,也就是余老太师的嫡长孙女余嫣然。

  “这位想必就是弟妹了吧!”卫允笑着冲余嫣然打招呼。

  “哈哈哈”柳存笑着介绍道:“正是贱内余氏!”又对着余氏介绍道:“娘子,这位便是为夫经常和你提起的卫子期卫允,是为夫的好友兼同窗,这位子期的大娘子张氏!”

  挽着妇人发髻,一声浅绿色宽松衣裙,肚子有些微微隆起的余嫣然起身冲着卫允和张氏福身一礼:“妾身余氏,见过兄长、嫂嫂!”

  “哈哈哈!”卫允大笑着拍着柳存的肩膀:“柳小胖,听到没有,你家娘子已经替你认下了我这个兄长,日后记得在兄长面前恭敬些,莫要忘了礼数!”

  柳存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看着余嫣然叹息道:“娘子,你这次可真是害苦我了!”

  其实柳存要比卫允年长半岁,奈何两人从十岁开始便厮混在一块,偏生卫允自从觉醒了意识之后,身子跟开了挂,吃了药似的,蹭蹭的直往上窜。

  两人认识之后,柳存的身高就从来没有比卫允高过,是以两人便在兄弟长幼这个问题上谁也不肯退让。

  柳存自然是说什么长幼有序,有礼法可循,可关键卫允不是土著啊,卫允脑海里的意识来自后世,尤其是后来两人的关系愈发密切,卫允也曾不止一次的打趣过柳存,让他直接认自己做兄长得了,日后有自己照着他,保管他一路顺风顺水,事事心想事成!

  柳存这厮出身大族,家教甚严,尤其是对于礼法的重视程度,那更是到了一个极深的地步,再加上少年人好脸面,怎么肯向一个年龄比自己小的人叫兄长,是以两人才会在这个问题上面互不相让,僵持不下。

  可如今,柳存的大娘子余嫣然的一句话,直接把柳存将近十年的坚守,一朝打破。

  余氏一脸的茫然,随即眉头微蹙,面露惊慌之色,急道:“相公,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

  柳存顿时脸色就变了,一个箭步冲上前扶住余氏,柔声安慰道:“娘子切莫惊慌,为夫不过是和娘子开个玩笑而已,娘子莫要担心!”

  一旁的张氏见状也赶忙上前握住余氏的手,白了柳存一眼,随即便怜惜的望着余氏的眼睛,柔声说道:“弟妹切莫和他们一般见识,咱们姐妹二人去旁边说话,别管他们两个”

  说着当着柳存的面,就把余嫣然给拉走了,去了旁边的偏厅说话。

  两人身后的丫鬟婆子也紧随其后,去了偏厅,偌大一个花厅,便只剩下卫允和柳存两个大眼瞪小眼,随即两人的脸上便不约而同的露出苦笑。

  偏厅之中,侍女搬来一个圆凳,两女便拉着手面对面的坐着。余氏身怀六甲,自然是坐在垫着软垫和皮毛,变得的十分软和舒适的雕花靠背大椅之上,

  张氏坐着侍女搬来的圆凳,握着余氏的手,虚心的向其请教起怀胎的经验和体悟。

  没一会儿,偏厅处便传来了两女欢畅的笑声,也不知是说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这头,柳存看着卫允,问道:“说吧,特意过来找我想干嘛?”

  卫允说道:“我就不能过来看看你么,这怎么说也是大过年的,过来给咱们柳编休拜年不行吗?”

  “切!”柳存差点没翻白眼:“我还不知道你,就你肚子里头的那点花花肠子,我早就琢磨透了,有事儿就赶紧说,磨磨唧唧的,像个妇人!”

  卫允摇了摇头,这要是平时,他早虎躯一展,怒目瞪了过去,可现如今,只能乖乖的认怂了。

  “你还真说对了,我这次来,还真有事儿找你帮忙!”

  柳存一脸若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你看看,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你卫子期就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成成成!”卫允失笑道:“您老人家目光如炬,我心里这点小算盘哪里能去逃过您老人家的法眼!”

  柳存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睛,一脸的享受:“这话说的我爱听!”

  柳存藏在长袖之中的拳头紧了紧,强忍住上前爆锤这家伙一顿的冲动,又复松开,说道:“这不是旭哥儿和子衿都到了进学的年纪,遍数整个汴京,有哪家的书塾能比得上你柳家!”

  “所以你就想着找我看看能不能把旭哥儿和子衿弄进我柳家的书塾是吧?”柳存看着卫允,一脸的调笑。

  卫允点了点头。

  柳存却忽然话音一转:“可惜这次你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卫允蹙眉,不解的问:“此话怎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