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4章 劫难之后

  身后却传来一道醇厚的声音:“六姑娘无须担心,这是金陵锦衣卫的人马,乃是与我一道来对付这帮水贼的!”

  顾廷烨这话一出,明兰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尤其是在听到锦衣卫三个字之后,明媚俏丽的脸上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一旁的小桃凑了上来,小声说道:“姑娘,是舅老爷的锦衣卫耶,定是舅老爷知道姑娘回宥阳的消息,这才让锦衣卫过来护卫姑娘周全!”

  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金陵卫所的千户徐凌宇!

  徐凌宇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明兰的身上,眼睛骤然一亮,冲着明兰拱手道:“敢问可是汴京盛家六姑娘当面?”

  明兰道:“不错,我便是汴京盛家的六姑娘!”

  徐凌宇赶忙拱手一揖,道:“在下乃是金陵锦衣卫卫所千户徐凌宇,见过盛六姑娘!”

  “徐千户客气了!”明兰福身回了一礼,正要客套客套,忽然面色却是骤然生变,惊呼道:“祖母!”随即便是一脸的慌乱,手足无措。

  顾廷烨忙道:“六姑娘放心,方才来得时候,我们已经救下了盛老太太,我已让人将其带至漕帮暂时安置,待这边的情况处理好,将残余的水贼肃清,便可着人将老太太接回来了!”

  明兰感激的看着顾廷烨:“多谢顾二叔!若是祖母出了什么事儿,那明兰纵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六姑娘客气了,我与你二哥哥乃是生死之交,此乃我应该做的!”顾廷烨如是说道。

  一旁的徐凌宇看了看遍地的尸体和四处飞溅的鲜血,还有外边正在与水贼厮杀的手下以及漕帮众人,冲着明兰道:“六姑娘不妨先退到江边,与贵府老太太会合,老人家年纪大了,这大晚上的不宜奔波,六姑娘且和老太太现在江边将就一晚,待明日一早,我等将此处收拾停当,将所有贼人肃清之后,六姑娘再带着老太太回船上来!不知六姑娘意下如何?”

  明兰想了想,却如徐凌宇所说的一样,此时天色昏暗,明面上的厮杀明兰倒是不怕,可若有贼人隐于暗中,伺机而动,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老太太年事已高,且又对明兰恩深似海,明兰怎忍心让老太太忍受奔波之苦,暗中还可能有危险存在。

  明兰点了点头:“好,就依徐千户之言,那就劳烦千户与诸位大人了!”

  徐凌宇一脸的正色,拱手道:“此乃我等分内之事,姑娘无须言谢,此时局面混乱,我这便派一队人马护送姑娘离去!”

  明兰正犹豫要不要拒绝,一旁的顾廷烨就站了出来:“千户大人所辖人马皆在围剿水贼,千户大人又要在此坐镇调度,不好亲离,不若就让在下护送六姑娘去和老太太会合吧!”

  看着一脸络腮胡子,身材伟岸高大的顾廷烨,徐凌宇有些为难,将目光投向明兰。

  明兰点了点头道:“二叔说的有理,如今全力剿杀贼人才是首要,况且二叔武艺高强,有二叔护送便足够了,再说了,明兰亦非手无缚鸡之力,千户大人只管全力剿灭贼人!”

  徐凌宇看着被鲜血染红了衣襟的明兰,又看了看她手中染血的长刀,以及地面之上的散乱的尸体,点下了头。

  “那便依姑娘所言!”

  明兰收刀入鞘,冲着顾廷烨福身一礼:“劳烦二叔了!”

  顾廷烨提刀在手,手腕反转,倒持于身后,道:“无妨!”

  明兰对着徐凌宇道:“船舱之中,还有诸多丫鬟婆子躲在里头,还望大人搜船之时莫要误伤了她们!”

  徐凌宇道:“小事一桩,姑娘放心!”

  明兰又转身对着身后的十余家丁船工说道:“你们放心,方才本姑娘的许诺依旧有效,不过此时我得先去照料祖母,尔等留在船上好生配合锦衣卫的大人收拾残局,待明日一早,我与祖母归来之后,自会履行诺言!”

  众人纷纷道:“姑娘且去,船上就交给我们了!”

  “对对对,姑娘且去照顾老夫人吧,这就交给我们了!”

  “我们相信姑娘!”

  “对,我们相信姑娘,姑娘放心去吧!”

  ……………

  此时的明兰在众家丁和船工心中,早已不再是先前的闺阁女子形象,而是威风赫赫,处变不惊的领军大将,是天降的神女。

  听着众人的话,明兰会心一笑。

  只见顾廷烨将手指置于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便见一艘快艇划开水面,自黑暗中驶来,停在船舷边上。

  明兰嗅着身上浓浓的血腥味,微微蹙眉,有心让丹橘下去船舱里头去取,又担心船上已有水贼潜入,见事态不对便藏了起来,若是碰上了,丹橘一个弱女子只怕要遭,而且就算是自己和小桃一起去,若骤然遭遇偷袭,怕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明兰和小桃虽然自小习武,但与人交手还是第一次,经验严重不足,方才之所以能够获胜,也是占了水贼轻敌,以及刚刚上船,还未能了解情况的优势,若当真面对面的厮杀起来,胜负犹未可知。

  似乎是看出了明兰心中所想,顾廷烨目光幽幽,说道:“六姑娘无须担心,如今船上多有不便,天气又冷,不适合更衣,漕帮之中也有许多女眷,待会儿上了岸之后,六姑娘可先行沐浴更衣,换女眷们的衣物!再去见老太太!”

  明兰感激的看着贴心的顾二,说道:“那就多谢顾二叔了!”

  顾廷烨摆摆手:“无妨!”

  明兰也不扭捏,直接就上了船,小桃和丹橘紧随其后,顾廷烨纵身一跃,直接跳上船头,立在船头一侧,和明兰等人相隔五六尺。

  与撑船的大汉分别立于船头船尾,明兰和两个丫鬟立于小船最中间。

  明兰盘膝而坐,带鞘长刀横于膝上,双目微阖,深邃冰冷的目光扫视着黑漆漆的江面,背后的小桃手持熟铜棍,好似一尊女门神,同样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情形。

  唯有丹橘,手里依旧拿着那个锅盖,蹲在明兰的身侧,缩着脑袋,紧张而又小心的看着四周,手心之中早已湿润一片。

  尽管心中十分害怕,可这丫头却依旧不愿离开,始终倔强的守在明兰的身侧,船头的顾廷烨见此情形,也不禁点了点头,发出一声低叹。

  老太太被安置在漕帮的据点之中,漕帮的人得了顾廷烨和锦衣卫的关照,自然便将老太太奉若上宾,最好的客房,最好的被褥,最好的吃食一一奉上,老太太原本就喝了安神助眠的汤药,方才在船上也不过是一时惊醒罢了,如今到了安定之所,药力再次袭来,汹涌的倦意如潮水般袭来,立即便又沉沉睡了去。

  只是那只手却一直紧紧握着房嬷嬷的手,在睡梦之中,仍不忘念叨明兰的名字。

  洗漱过后,换了一身寻常妇人衣物的明兰来到客房,看着老太太睡梦之中仍微微皱着的眉头,心中不由得一酸,俯身凑到老太太耳畔,轻声低语:“祖母,明儿安全回来了,祖母不用担心了!”

  似乎是听到了明兰熟悉的声音,果真没几息的功夫,老太太微蹙的眉头便已经舒展开来,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从容,嘴角轻轻往上扬,先前的郁结一扫而空。

  明兰露出笑容,一旁的房嬷嬷将老太太的手塞入被子里头,明兰小心翼翼的替老太太将被子掖好,这才如释重负的走了出去。

  屋外,顾廷烨和贴身长随石头侯在门外,还有石头的兄嫂石铿和车娘子。

  “老太太怎么样了?”见明兰出来,顾廷烨忙迎上来问,话语之间,透着些许紧张和担忧。

  明兰微笑着道:“祖母无碍,先前在船上已然服了安神助眠的汤药,如今已然睡下,不到明日早间应当是不会醒了!”

  “那便好,那便好!”顾廷烨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如此我对你二哥哥也算是有了交代!”

  所谓生死之交,便是可以交托生死的朋友,更何况别的,昔日在扬州之上共患难的经历,让顾小二和盛小二结下了一段身后的友谊。

  若是今日让盛小六和盛老太太在顾廷烨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差错,所说以长柏的开明通透,是绝不会把事情怪到顾廷烨的头上,但顾廷烨自己那关却过不去,自己好兄弟的祖母和妹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差错,顾廷烨又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

  紧接着,明兰和带着两个丫鬟,和众人一道叙话,自然也就见到了顾廷烨的那个宝贝女儿顾书蓉。

  看着和石头小桃玩的酣畅,小的异常开心灿烂的小女孩儿,明兰莫名的想到了自己,同样的庶女出身,自己却要比这姑娘幸运太多太多。

  有无微不至的生母,有关怀备至的祖母,还有一个自小便对自己异常宠溺的舅舅,还有姨母,姨夫·······

  以及一个虽然有些偏心,但对自己却还算不错的父亲!有夫子传授学识、道理,有嬷嬷可以学习针织女红,厨司技艺。

  再看看顾廷烨的这个女儿,小小年纪便随着父亲一起流落江湖,四处漂泊,居无定所,休说上学了,便是教导,只怕顾廷烨也没有太多的空闲,若是长此以往,岂非误了这孩子的一生!

  想到这儿,明兰心中莫名涌出一阵悲哀,看着火光之下,目光深邃的络腮大汉,深吸了一口气,喊道:“顾二叔,我有话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