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3章 身先士卒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谈,大珠小珠落玉盘。

  十息不到的功夫,明兰背后的箭囊已然空了。

  乘坐小舟而来的水贼,也被明兰射落水八九个,三四个受了伤,只有零星几箭落了空或者是被挡住了。

  “准备,水贼要上来了,都给本姑娘打起精神来,是生是死,便看诸位的了,这个时候,越是怕死,就越容易死,想活命的,就得拼命!”

  明亮的眸子微沉,明兰抽刀在手,双手握住刀柄,走到人群最前面,扭头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想活命的,就跟在本姑娘身后,随本姑娘一道杀贼,若是怕死的,就尽管先找地方躲起来,待会儿若是厮杀起来,休怪本姑娘顾不得你们!”

  冰冷而锐利的目光,沉着而厚重的气势,瞬间便将明兰的身形无限拔高,原本有些娇小的明兰,此刻在众人心中,竟仿若高山一样巍峨高大,雄伟挺拔。

  此时的盛明兰,不再是那个在深闺之中缝衣绣花,柔弱娇媚的闺阁小姐,而是一个身披甲胄,手持利刃,纵横披靡,所向无敌的女将军。

  “姑娘说打哪个,小桃就打哪个!”小桃的脸上虽不复从容,可目光之中却没有半点畏惧,紧紧握着手中的熟铜棍,一脸正色的说道。

  就连手持锅盖的丹橘,也一脸的舍生忘死:“姑娘去哪儿,奴婢就去哪儿!”

  众人见三个弱质女流都如此果决,甚至于他们都能看清楚丹橘脸上写满的恐惧,可却依旧舍生忘死,莫名的心中生出一阵羞愧,不由得纷纷高声言道:“姑娘放心,我等皆随姑娘拼死一战!”

  “对对对,我等皆随姑娘身后,与水贼拼死一搏,以求活路!”

  众人纷纷提刀拱卫在在三个女子身侧,左右展开,形成一个箭头的形状,而明兰和小桃,则处于箭头的最中心。

  “好,诸君随我一同杀敌!求活!”

  这个时候,任何的豪言壮语,都不如一个求活有用!

  “杀敌!求活!”

  “杀敌!求活!”

  “杀敌!求活!”

  众人纷纷扬刀高呼,气势震天,同时,也将马贼的视线吸引到甲板上来。

  明兰双眸微沉,目光一凝,沉声道:“此番杀贼有功者,赏银二十,缴获一颗贼首五十,若有受伤者,我盛家出钱医治,若有阵亡者,抚恤纹银百两,本姑娘以老妇人的名义作保,决不食言,此役之后,定然兑现!”

  “六姑娘威武!”

  再多的豪言壮,也不如实际的金银来的更有动力。

  “禁声!贼人以至,诸君随吾杀贼!”

  一头羊带领的狼群是也是温顺、无害的,可一头狼带领的羊群,却足以兼备狼群的凶恶、狠厉。

  此时此刻,明兰便是那头带领着群羊的恶狼。

  说话间,已然有一艘小船上的马贼,率先登上了盛家大船。

  只有五人,因为剩下都都被明兰给射翻落水了。

  可这样不及没有让水贼生出退却之心,反而愈发将其凶性激起,陆续朝着盛家大船驶来的小船,已然增加到了将近十艘的地步。

  却再此时,只听得激烈的喊杀声骤然而起,原本黑漆漆一片的江面之上,骤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只听得一声声弓弦震响,无数箭矢破空而来,铺天盖地,朝着江面之上的水贼覆盖而去。

  而大船之上,水贼与商队的护卫、仆从人已然混战做了一团,分不清敌我,不好用箭雨覆盖了。

  盛家大船这边,明兰依然带着两个丫鬟和十余家丁船工,当面迎上了第一批攻上来的五个水贼。

  “小娘皮找死!”

  “哈哈哈哈!小娘子够烈性,老子喜欢!”

  ··········

  马贼们脸上的狰狞表情,扭曲的笑容,以及那刺耳的话。

  明兰瞳孔皱缩,冷声道:“污言秽语!”

  只见小桃一个箭步越过众人疾冲向前,旋身的同时手中那根三十斤重的熟铜棍也已一记横扫千军挥出,真真是快如闪电,势若雷霆。

  水贼见小桃一女子,心中早已生出轻视之心,见一棍横扫而来,只下意识的横刀挡在身侧,旁边的几个马贼,也纷纷抽刀而出,化作匹练朝着小桃而去。

  只听得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彻响,小桃奋尽全力的一棍,直接将水贼手中的钢刀打弯,棍尾以雷霆之势,重重的砸在水贼的胸膛之上。

  原本还气势汹汹,凶恶狰狞的水贼,直接化作泄了气的皮球,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只一声呜咽,整个人便被砸飞,身子化作炮弹也一样,砸在旁边的两个马贼身上,三人撞作一团,滚落一地。

  第一个被当胸砸中的水贼已然进气多出气少,脸色苍白如纸,大口大口的鲜血伴随着脏腑的碎片喷出,被撞倒的两人也疼的筋骨断裂一般,吼得撕心裂肺,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

  剩下两个躲过一劫的水贼,乃是见势不对,就地一个驴打滚这才避了过去,可他们的身形还未站稳,便有一道刀光,一道绚丽璀璨宛若新月的刀光,直接迎头落下。

  一轮新月划过长空,当先那名水贼的头颅应声而落,徒留脖颈处喷射鲜血好似涌泉一样的尸身,无力的摔倒在甲板上,霎那间便是血流如注,染红了半个甲板。

  只见浑身被鲜血溅满的明兰双手如蝴蝶穿花一般交替,倒持长刀,手中四尺长的苗刀化作匹练,斜斜向上朝着另一个马贼撩去。

  马贼早已被吓得肝胆俱裂,只下意识的拦刀在前。

  “砰”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想起,马贼手中的长刀被磕飞,宛若新月一般的刀光,自马贼的胸前一掠而过,带起一簇血花。

  若不是在最后的时候马贼身子朝后猛然缩了回去的话,只怕这一刀,便能够要了他的性命。

  可明兰这边却不止明兰一人,还有十几个手持利刃的家丁和船工们,他们见明兰和小桃宛若天神一般,只一照面就将五个水贼打的落花流水,七零八落的,心中的对于水贼的畏惧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当即便分作两批冲了上去,五人帮着明兰,将那个长刀被嗑飞,胸前中了一刀的马贼乱刀砍死。

  另外的八人则直接跑去小桃身侧,看着小桃以一根熟铜棍打的剩下那两个马贼如同滚地葫芦一般,当即便一群人抡着刀子冲将上去,刹那之后,便是鲜血飞溅,血肉横飞,两个水贼直接被乱刀惨死。

  短短的一次交锋不过眨眼之间,战斗便已经落下帷幕。

  旁边刚爬上盛家大船的八九个水贼纷纷目瞪欲裂,举刀便要朝明兰等人杀将过来。

  却在此时,之间江面之上,一艘快艇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盛家大船激射而来,船头之上,立着一位一身披黑色大氅,身材高大雄伟的大汉,背负箭囊,一双修长无比的猿臂之上手持一张大弓。

  撑船的同样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只见其右手持刀,只一只左手操纵船桨,却依旧能把小艇驾驭的如指臂使,快若离弦之箭。

  相隔十余丈之外,那大汉便张弓搭箭,手中羽箭如流星划破长空,只瞬息之间,耳旁只有弓弦震震作响,那朝着明兰冲杀而来的八九水贼便悉数成了箭下之鬼。

  眨眼间,小艇已至大船之侧,之间那立于穿透之上的大汉手提一杆四尺朴刀,纵身一跃,大氅随风而动,好似化作一只展翅雄鹰一般,落在了大船之上。

  明兰凝目朝着大汉望去,瞳孔却是骤然收缩,惊呼道:“顾二叔?”

  来人脚步一顿,低着头,沉着牟,自黑暗之中走出:“我与你又没有亲,你为什么总叫我二叔?”

  说着话音一顿,看着明兰:“我此时这番模样你都认得出来?”

  明兰咧嘴一笑,灿烂宛若夏花,娇媚胜过牡丹海棠,“便是认不出谁,也不会认不出二叔来!”

  顾廷烨走至近前,看着明兰被鲜血染红了的衣裙,还有脸颊之上那点点血迹,不由得眉头微蹙,这才认真的打量起明兰来,只见明兰手持长刀,攀搏束着长裙,浑身的鲜血好似刚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一样,在配合那明媚艳丽的娇俏容颜,好似从地狱血海之中走出的美丽修罗!

  顾廷烨心中蓦然一动,目光扫过地面的尸体:“这些都是你做的?”

  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明兰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满地的血腥,只觉得五脏六腑之中一阵翻滚,脸色骤然一变,终于抑制不住冲至船侧,扶着扶手,俯身朝着大江吐的天翻地覆!

  看的旁边的顾廷烨先是一愣,随即便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便是方才表现的再英勇无畏,可骨子里却依旧是个未见过血腥,未体会过杀戮的闺阁女子,官家小姐!

  此时静下心来,见到一地的血腥,不止明兰,丹橘还有八九个个家丁们也纷纷脸色苍白,五脏六腑翻滚,扶着栏杆呕吐起来。

  倒是小桃恍若无人的提着她那根熟铜棍,快步走到明兰身侧,担心的问:“姑娘,您怎么样了?”

  明兰吐得肠子都青了,别说是方才丹橘煮的姜茶了,就连晚饭都吐得干干净净,小桃赶忙从怀里取出帕子递给明兰,自己则杵棍而立,警惕的看着四周。

  明兰擦了擦嘴,才冲着顾廷烨福身一礼,说道:“多谢二叔救命之恩!”

  顾廷烨摆摆手:“方才我纵使不出手,相信以六姑娘的手段,也定然不会有事!”

  明兰却摇了摇头,看着身后吐成一排的家丁和船工,“众人之中,也唯有我和小桃会些许三脚猫的武艺,其余人等,不过是凭着一腔热血罢了,若是被那群水贼缠住了,只怕我等性命危矣!”

  顾廷烨则好奇的打量着明兰:“倒是没有想到,看着柔弱文静,端庄贤淑的盛家六姑娘,竟然还有一身不俗的武艺,还能临危不乱,指挥若定!倒是让顾某大开眼界了!”

  明兰冲着顾廷烨福身一礼,道:“二叔见谅,明兰如今这番模样颇为不雅········”

  却在这时,又有四五艘小船靠了过来,明兰当即面色骤变,提刀在手,警惕的望着来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