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2章 临危不乱

  十月初,远在庆州的卫允忽然收到一封来自汴京的信,写信的人正是卫允的二姐小卫氏。

  信中言道:盛家大房的老太太卧病在床,大夫说时日无多了,盛紘和盛长柏又抽不开身,王氏帮着替几个女儿相看人家,也脱不得身。

  盛老太太便带着明兰祖孙二人坐船回了宥阳。

  卫允暗道一声不好,面色有些郁结,眉心皱成了川字,卫允记得很清楚,这一次明兰和老太太回宥阳,会在江上遭遇水贼,原剧情里头,还是顾廷烨带领漕帮众人出现,才救下了明兰主仆。

  而后流寇兵乱,祸至宥阳,也是顾廷烨出手,才救下明兰。

  可现如今很多地方都因为卫允的到来而发生了变化,天知道明兰还会不会和顾廷烨相遇,可不论如何,明兰是肯定不能出事儿的。

  卫允当即便提笔写了封信,盖上自己锦衣卫指挥使的大印,叫来白杨,让他以锦衣卫的渠道,将信送去锦衣卫金陵千户所,交给勇毅侯世子徐凌宇。

  有了卫允的催促,不过短短十日的功夫,卫允的信便从西北的延州,直接发到了位于江南的金陵,交到了金陵锦衣卫千户徐凌宇的手中。

  看着信末卫允加盖的锦衣卫指挥使印鉴,徐凌宇不知道卫允是从哪儿知道江上又水贼盘踞,劫掠过往船只的。

  但作为锦衣卫的一员,深知锦衣卫情报来源之广的徐凌宇却没有怀疑,因为据他所知,在淮南路和江南路交界的流域,确实有一伙穷凶极恶的水贼盘踞。

  而且已经做了不下一起案子,引起了两地官府的注意,不过由于那伙水贼选的地理位置特殊,两路的布政使司和都指挥使司都正在交涉。

  倒是漕帮那边,听说是因为这伙水贼的缘故,漕运生意已然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近期不少以前的合作伙伴都纷纷放弃了水路,该走陆路。

  要知道,水路可比陆路省事多了,而且途中的消耗也小,能让这些商人们放弃水路而走陆路,可见这群水贼究竟有多恶名昭著。

  漕帮依水而生,他们自己是不做生意的,只靠着自身在水上的势力,与各地的世家商贾合作,帮他们在两地之间运送货物,然后抽取一定的费用,性质就有些类似于后世的安保和物流。

  如今水运受到这货水贼的影响,走在江上,便突然被劫,不进货物丢了,就连船上的人也悉数被害,如此穷凶极恶的贼人,商人们自然都选择敬而远之,少赚点就少赚点吧,总好过人财两失,什么都捞不到的强。

  徐凌宇找来副千户张山,把信拿给他看。

  “张大人先看看,然后说说你的想法!”

  张山看过之后,神情严肃的看着徐凌宇,说道:“千户大人,此事非同小可,指挥使大人将这位盛家表姑娘视若己出,若是这位表姑娘在咱们的地界上出了事儿,指挥使大人定然降下雷霆之怒,彼时你我二人只怕·········”

  张山的话没有说完,甚至不用说完,徐凌宇已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锦衣卫虽说是天子亲卫,可这些年发展下来,卫允这个指挥使的威信也愈发威严。

  “张大人无需多言,本千户明白了,既如此,那咱们便即刻动身北上,去会一会这伙穷凶极恶的水贼吧!”徐凌宇将书信点燃,放入笔洗之中,任其燃烧殆尽,目光幽幽。

  张山拱手躬身,沉声道:“谨遵大人之命,下官这就去调拨人手!”

  ············

  夜色渐深,运河之上,数艘大船依次而行,结成了船队。

  船队的最后,一艘体型比前边的货船较小的两层大船,船上,明兰穿着一件白色的夹袄,披着一件深色披风,立于二层顶的甲板之上,欣赏着沿江的夜景。

  额,其实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清什么风景,只是·······

  “姑娘,天气冷,江风凉,咱们还是进去坐着吧,若是得了风寒,那可就不妙了!”作为贴心的小棉袄丹橘迎着寒风劝着自家主子。

  明兰道:“无碍,江风凛冽,多吹一吹,清醒清醒也好!”

  “姑娘!”丹橘面色焦急,看着一旁傻愣愣站着的小桃,轻轻跺了跺脚,急忙说道:“小桃,你别光站着啊,你也劝劝姑娘!”

  小桃一脸的茫然:“劝姑娘?劝姑娘什么?”如今的小桃,因自小便跟着明兰习武,且异常刻苦用工的缘故,身材也长得颇为高大,约莫五尺过半,站在体型较小的明兰身后,活脱脱像一座大山。

  “你!”丹橘急的又是一跺脚,赶忙抬手扶额,有些头痛。

  明兰没有转身,依旧面朝着江水,背对着两个贴身侍女,说道:“好啦丹橘,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受凉的,倒是你,又没习过武,身子骨不如我和小桃强健,如今已然入冬,江风冷冽,还是快些进去,切莫着了凉,别到时候还要小桃去照顾你!”

  “姑娘,我·········”丹橘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明兰抬手打断。

  “好啦,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放心吧,我心中的有数,若你实在不放心的话,便先回船舱里头熬几碗姜茶,待会儿我和小桃进去喝,也好驱驱身上的寒意!”

  丹橘知道明兰这个主子素来是个心里有主意的,自己犟不过她,也就不再劝说,福身一礼,道:“那姑娘切莫再外边呆的太久了,少吹些风,待会儿早些进去!”

  说罢,便快步走入船舱,替主仆二人准备姜茶去了!

  甲板上,约莫半柱香之后,明兰扭头看着小桃,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问道:“小桃,冷么?”

  小桃扶手于小腹前,端正挺拔的站在明兰身后,摇了摇头:“不冷啊!奴婢身上穿着厚着呢!一点儿都不冷!”

  说着眼睛一转,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姑娘觉得冷吗?那咱们快进去吧,可别着凉了!”

  明兰笑着转身说道:“好,咱们进去吧!”一边说一边往回走,小桃

  舱内,丹橘正坐在圆桌旁,手里拿着一柄蒲扇,身前的桌上摆着一只小火炉,炉上架着个小茶壶,壶口冒着腾腾的热气。

  “哎哟,我的姑娘耶,您可总算是回来了,我这姜茶都熬好好一会儿了!”说罢赶忙拿起毛巾提起茶壶,往茶碗里头倒了两碗,随即边用蒲扇轻轻的扇了起来。

  “姑娘稍后,待稍微凉一点儿便可以喝了!”

  虽说姜茶要趁热喝才有效,可刚刚烧开的谁敢喝,又不是铁嘴。

  不多时,在丹橘的念叨下,主仆两个将满满一壶姜茶喝的干干净净。

  正收拾着炉子和茶壶,忽然之间外边传来一道剧烈的轰鸣声,紧接着便是一闪而逝的璀璨光华自窗外掠过,明兰双目微阖,带着小桃和丹橘飞速走了出去。

  船外慌乱的呼救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还未来得及出船舱,一个神情慌乱的婆子便闯了进来,一看到明兰,就跟见到主心骨似的,忙瘫倒在地,着急忙慌的说道:

  “姑娘,不好了,有水贼劫掠,最前边的货船已经被他们得手了,方才那道声音,便是货船上的小厮点燃了油桶引起的。那伙水贼见人就杀,已然朝着我们这边过来了!”

  水贼劫掠?

  明兰目光一凝,沉声道:“丹橘跟我去祖母那儿!小桃,你回去取我刀弓来!”忽的脚步一顿,扭头对小桃嘱咐道:“不要忘了羽箭,拿到手之后立马到底下来找我!”

  小桃重重的点下头:“姑娘放心!”

  明兰将服了汤药刚刚睡下的老太太唤醒,将其和房嬷嬷送上小艇,又让众人灭了船上的灯火,悉数躲到船舱里头,自己挑武器守好门窗,不论如何也不要出声。

  自己让丹橘帮着绑上襻膊,将襦裙的裙摆扎了起来,腰间悬着长刀,提着黄杨软弓,背着箭筒,带着提着一杆熟铜棍的小桃还有拿着一个锅盖当盾牌的丹橘,以及十几个家丁船工,带上武器一道上了甲板!

  “待会儿切记不要留手,若有贼人上来,直接朝他们的要害招呼,这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水贼,我们若是心神怜悯留了手,那死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姑娘放心,待会儿来一个我敲一个,保管一敲一个准!”小桃紧了紧手中的熟铜棍,面色虽有些紧张,但眼底却隐隐有一丝丝的期待,身体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十几个拿着兵器的家丁和船工,原本十分紧张和害怕,可见明兰一柔弱女子却临危不乱,调度有方,原本紧张害怕的心竟也跟着平静了下来,紧紧握着兵器,围成一圈,和站在最前方的小桃一起戍卫在明兰和丹橘的外围。

  明兰则眼睛微眯,时刻注视着大船四周的动静。

  不多时。

  “来了!”明兰一身低呼!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家小心戒备,不要慌乱,一切听我的指令行事!”

  紧接着左手提弓,右手往背后箭囊探去,瞬间便搭弓上弦,只听得一声轻响,弓弦震动,锋利的羽箭破空而去。

  紧接着船外便传来一声惨叫,只见约莫四五丈外的小舟之上,一道黑影直接栽倒,落入江中。

  紧接着,众家丁和船工便只听得一连串的弓弦震动和羽箭破空的声音,以及四周的小船之上,一道道中箭惨叫,摔落水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