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30章 三朝回门

  认亲结束的很快,卫家总共才几个人,算上明兰、大卫氏、桓哥儿,还有小卫氏一家四口,总共也没有超过十人。

  三朝回门,卫允骑着马,白杨跟在身侧,张氏带着两个贴身的大丫鬟和陪嫁嬷嬷坐在一架极普通的马车之上,马车之后只有几个侍女小厮,半点都不张扬。

  英国公府,英国公夫妇早已把张千重和张千钧兄弟两撵到了门口,等着卫允和张氏的到来。

  一番寒暄之后,张氏便被母亲国公夫人拉至后堂,一股脑的问了不少问题。

  张氏握着母亲的手,柔声说道:“母亲莫要担心,女儿在卫家过的很好,夫君待女儿很好,事事都顺着女儿,顾着女儿的感受,夫君的两个姐姐也都是极良善的人,好相处,也不会端什么的架子!”

  张氏有些语重心长的道:“当初我和你爹爹之所以会应下这门婚事,便是觉得卫家的人口简单,上头没有长辈压着,两个姐姐都已为人妇,你嫁过去了之后,也就无需晨昏定省的立规矩,不用担心什么婆媳妯娌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

  忽的话音一转:“否则的话,就凭那卫三郎仅仅五品的官阶,出身寒门的身份,无论如何也娶不了我家宝贝女儿的!”

  张氏看着母亲微仰脑袋之中自得的神情,顿了顿,略微思索了一番,还是说道:“母亲,卫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可也绝非母亲口中的寒门出身!”

  国公夫人看着张氏,不解的道:“此言何意?”

  张氏微微一笑,道:“母亲可知前日二姐将卫家家业托付与女儿时,女儿有多惊讶吗?”

  张氏愈发的好奇,忙催促道:“快说快说,真是的,这才嫁出去几日,和为娘还卖起了关子!”

  张氏忙告饶:“好好好,女儿不卖关子,不卖关子了!”

  “都已经是人家的新妇了,还只知道撒娇卖乖!”张氏斥责的话语之中,却饱含着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溺爱,“还不快说!”

  “咳咳!”张氏干咳了两声,润了润嗓子,正色道:“那日二姐姐将卫家家产托付与女儿,光是家中的银票,库房之中的金银加起来母亲可知有多少?”

  “有多少?”英国宫夫人眼睛发亮。

  张氏伸出五根手指,竖在英国公夫人眼前。

  “五万两?”英国公夫人小声说道,只是语气却少了一分坚定。

  张氏摇了摇头,暗道自家母亲也要看不起自家女儿了吧,区区五万两她张桂芬又岂会那般吃惊。

  “不会是五十万两吧?”英国公夫人张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置信的说。

  张氏还是摇头。哈哈笑到:“是五百万两,而且还只是现银,黄金加上银票,还没有将家中的其他物件、产业算进去!”

  “什么!”英国公夫人嗖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难掩的震惊。

  “五百万两!”

  五百万两银子很多吗?

  很多,很多很多!

  但英国公府的所有产业若是加起来,只怕不止五百万两。

  可张氏说的是什么,是五百万两银子的现银,黄金加上银票,而且还不算宅子、物件、铺子、田庄之类的产业。

  “卫家不是寒门吗?不是说卫允的长姐昔日为了救其父性命,挽救卫家于水火,这才舍了前途孤身去了盛家做了小娘,卫家怎么会有这么厚的家产?”

  国公的夫人的话里头带着满满的疑惑,蹙着眉头,眉心之间烙印出深深的几缕痕迹。

  张氏一看自家母亲的面色不对,立马就察觉到肯定是母亲想偏了,赶忙解释道:“母亲莫要误会,事情不是母亲想的这般!”

  国公夫人目光灼灼的望着张氏。

  张氏继续道:“这些产业皆是公公仙逝之后,夫君和二姐还有二姐夫一起闯下来的家业,至今也不过十年的时间。”

  “怎么可能?”国公夫人一脸的不信:“区区十年时间,如何能够闯下如此大的一片家业,那可是整整五百万两!”

  “噗嗤!”张氏终是笑了出来,不过笑声之中却满是自豪:“母亲还真别不信,母亲若是知道卫家做的什么营生,只怕便不会再怀疑了!”

  国公夫人:“什么营生?生么营生能在短短十年之内堆积出这般丰厚的家财?”

  张氏端起茶杯,神态自若的抿了一口,淡淡的道:“大通商行的肥皂!”

  “大通商行的肥皂?”国公夫人仍就有些不信:“那不是淮南柳家还有海家的产业么?怎么又扯到卫家身上去了!”

  张氏握着母亲的手,笑着道:“大通商行自然是柳家和海家的,可供货的作坊却是卫家的,不论是如今咱们正用的香皂,还是以前的肥皂,都是出自卫家的肥皂作坊,天下间可独独只有这一家,母亲想想,光是供应香皂和肥皂,每年能够带来多少利润?”

  英国公夫人做坐了下来,摇了摇头:“我如何知道!”

  说着忽然叹息一声,一只手握着张氏的手,另一只手覆盖上来,轻轻的在张氏的手背上拍了拍,像极了小时候母亲哄自己睡觉时的模样,张氏的脸上,泛出一抹灿烂的幸福笑容。

  “哎!以咱们英国公府的权势,已然不在需要联姻来巩固地位,维持家族势力,俗话说的话,盛极必衰啊!你爹爹和大哥如今领军在外,咱们家若是再和什么朝廷大员,累世官宦结成姻亲的话,只怕会惹来无端的猜忌。

  是以官家下旨给你和那卫三郎赐婚的时候,我和你爹爹才没有拒绝,一则是因为芬儿你自己对那卫三郎颇有好感。

  二则,是因为卫三郎乃是寒门出身,没有家族势力,且他自己又是个努力上进的,再有咱们家帮扶,你们小夫妻两日后的日子定然不会太难过。

  三则,是因为卫家人口简单,上无父母长辈,下午兄弟妯娌,仅有的两个姐姐,一个在盛家做妾,一个也早已嫁为人妇,我家芬儿一嫁过去便是当家主母,正房大娘子,无需做小伏低,看人脸色行事!

  如今看来,这门亲事倒是歪打正着,结对了,这卫家的几个姐弟都是有本事的,那卫三郎又努力上进,而且还在官家面前颇受重用,算是年轻一辈之中,正当红的人物。

  你们二人如今结成了夫妻,日后还要好好相处,携手与共,濡沫白首才是!”

  听着母亲语重心长的话,张氏的眼眶不禁有些微红,些许泪光在眼眶之中闪烁着,身子下意识的冲着英国公夫人靠了过去,依偎在国公夫人的怀里,撒娇似的道:“女儿知道了,母亲,您对女儿真好!”

  国公夫人抬手轻轻的拍着张氏的背脊,柔声说道:“母亲不奢求我们家芬儿过得多尊贵体面,只求日后你和三郎能够夫妻和睦,携手共度,相濡以沫,一生无病无痛,幸福安乐!”

  国公夫人的话,句句出自肺腑,发自内心。

  怀中的张氏依然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泪水打湿了自己和母亲的衣襟。

  ···········

  三朝回门之后,卫允和张氏又在汴京呆了十日,期间,夫妇二人还特意递了帖子去皇宫,意欲拜见当今官家和皇后,叩谢圣恩。

  看到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小夫妻俩,元祐帝是打心底里高兴,一挥手又赐下无数好东西,皇后也是同样,拉着张氏单独说了会儿话,也单独赐下许多东西给张氏。

  元祐三十九年九月二十二,宜嫁娶,宜出行,总之就是一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

  卫允带着新妇张氏,还有张氏的五六个丫鬟婆子,七八个负责搬运和照顾行礼的家丁小厮,还有贴身小厮兼书童的白杨,登上了西去的大船,自汴河码头出发,往庆州而去。

  这一次不同于上次,上一次卫允是去赴任,身边虽然带着两个贴身侍女,但终究隔了一层,卫允至今并未将二女收入房中,是以在游玩之际,多有顾虑。

  可这一次却是带着新妇张氏一道出发的,小夫妻俩刚刚新婚不久,正是如胶似漆,幸福甜蜜的时刻。

  加之卫允出身后世,在男女一事之上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虽然还没来得及实践就莫名的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可卫允脑子里头那一大堆的理论知识,可不是白看白学的,如今一一用在了张氏的身上,白天在外人面前,大庭广众之下,夫妻二人自然是相敬如宾,循规蹈矩的。

  可一到了晚上,或者说到了两人独处的时间,那就·········

  刚开始的时候,张氏还觉得有些羞耻,放不开,可后来在卫允甜言蜜语的攻势之下,终究是放开了全部的心防,由着卫允放肆胡来,每次都把张氏弄得羞红满面。

  好在卫允也知道,这是在半道之上,行路途中,加上张氏初为人妇,是以才有所收敛节制,不过这一路行来,原本只要走上半个月的路程,却生生被他们走了一个月。

  在十月下旬的时候才到了庆州。

  卫允也深知这个时代女子的艰难,尤其是嫁人之后,时间大多都消磨在内宅之中,和一干通房妾室整日明里暗里的斗来斗去。

  哪里有什么外出游玩,纵览秀丽山川,风景名胜的时候,是以在卫允的有心主导之下。

  原本枯燥而乏味的旅途,生生被当成了蜜月来过,汴京地处中原腹地,自汴京一路往西,沿途的风光何其精彩,张氏出身英国公府这等世家大族,家教甚严,尤其是近些年来,和卫允定了亲之后,基本上都是足不出户的,只在家中和母亲还有嬷嬷们学习管家理事,针织女红,还有厨艺,哪里有时间,有机会看这般绚烂的风景,精彩纷呈的世界,一双眼睛,早已被深深的吸引了去。

  再加上卫允又是那般温柔体贴,浓情蜜意,还有张氏本身就对卫允有些许好感。

  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旅途,张氏的一颗心,便彻底被卫允俘获,整个人从里到外,全都彻彻底底的属于卫允。

  张氏的两个贴身女使凝霜和凝雪,还有陪嫁过来的婆子温嬷嬷,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小夫妻两愈发的如胶似漆,心里也都暗暗替张氏高兴。

  尤其是温嬷嬷,看到两人既甜蜜又和谐的生活,心里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想起三朝回门那日英国公夫人的嘱咐,心想总算是对国公夫人有了交代!

  平日里伺候张氏的膳食也愈发的注意起来,厨房用的每一道食材,都须得经过温嬷嬷亲自把关,才能端上卫允和张氏的饭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