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29章 托付中馈(下)

  “二姐恕罪,弟媳年幼懵懂,如今又刚入卫家,初为人妇,连府内情况都不甚明了,休说接管这偌大的家业了,怕是连夫君的新妇都做的不好,不若二姐且先管着,待日后弟媳再向二姐慢慢请教!”

  张氏将账簿放入盒中,盖好盒盖,推了回去。

  小卫氏却不肯接:“怎可如此,以前三郎年幼,先是忙于读书科举,中了探花之后又在外做官,我这个二姐帮忙打理家中生意自然没什么,可如今三郎已然成婚,弟妹才是咱们卫家当家主母,是我卫家主君的正妻大娘子,家中中馈自然应当由弟妹这位当家大娘子执掌。

  我身为丁家妇,如今你夫妻二人要去庆州,暂且替你夫妻二人打理汴京的宅子和产业,已然算是僭越了,卫家家业又岂可继续由我这个外嫁女执掌,弟妹休要再说,此事断然没有商量的余地!”

  说着说着,见张氏面上仍有纠结犹豫之色,小卫氏索性把脸一板,神情严肃的直接宣布了结果,这般声色俱历,面若寒霜,身上莫名的散发出一种不容置喙的霸道气息。

  看的一旁的卫允啧啧感慨,看来这些年小卫氏的生意还真不是白做的,就这气势,已然初具气象,胜过世间绝大多数女子多矣!

  张氏也没有想到方才还是一脸慈祥和蔼,声色温柔的小卫氏还有如此威严果决的一面,不禁微微侧首,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卫允。

  看着娇妻用哀求的小眼神看着自己,模样煞是可爱,卫允会心一笑,说道:“好啦,二姐既然给了娘子,那娘子便安心接着,如今娘子依然是为夫的妻子,是卫家的当家大娘子,家中产业,本就该托付于娘子!”

  “可是我…………”张氏脸上却仍有几分犹豫之色。

  卫允微笑着缓缓说道:“如今二姐一边管着家里的肥皂生意,一边还得顾着二姐自己的熟食铺子,还得分心教导旭哥儿和子小衿,如今娘子替二姐将肥皂生意分担了出去,正是解了二姐的燃眉之急,二姐感激娘子都来不及呢!”

  张氏眨了眨眼,有些发愣。

  一旁的小卫氏也忙趁机附和道:“三郎说的是,弟妹就不要再推辞了,如今家里的熟食铺子越做越大,我正发愁精力不够,不知该如何是好呢,还有旭哥儿和子衿如今也大了,到了该进学的年纪,这里里外外的都得我一人操持,哪里还顾得过来,幸而如今弟妹嫁了过来,能将我肩上的担子分去一些,能让我轻省不少呢,我还得多谢弟妹呢!”

  张氏有些不敢确定:“家中还有熟食铺子?莫不是城中的那间卫记熟食?”

  卫允说道:“正是卫记熟食,那可是二姐的私产,如今整个儿江南地界,咱们卫记得熟食铺子可谓是遍地开花,每年都能替二姐带来数万两的私房呢!”

  “啊!”张氏小嘴微张,有些震惊的看着小卫氏,这一下子信息量有点大,张氏还没来得及捋清楚。

  小卫氏又复握住张氏的手,柔声说道:“好了,弟妹就莫要再推辞了,安心把这些东西收下便是!”

  张氏看向卫允,征求他的意见,卫允也道:“娘子安心收着吧!”

  张氏说道:“我虽和母亲学过管家理事,可从未打理过这么大的家业,我怕,我怕处理不好!”

  “嗨!”小卫氏道:“我还说是什么呢!这有啥好担心的,当初三郎把家中产业交给我打理的时候,我不也什么都不会吗,这人呐,都是从不会到会的,弟妹聪明伶俐,知书达礼,又是大家出身,见惯了世面,比我这个乡野村妇可强多了,这些事情学起来也定然要比我快!这些产业交到弟妹手上,我是一万个放心呢!”

  张氏又恢复到了那个慈祥和蔼二姐姐的模样,看向张氏的目光之中满是喜爱。

  张氏吸了口气,认真的说道:“既如此,那弟媳也就不推辞了,日后弟媳若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还望二姐能够多多提点!”

  “好好好!”小卫氏一直打量着张氏,时而看看张氏那白皙俏丽的脸蛋儿,时而顶着那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眸,时而目光往下,悄悄的瞥几眼张氏的小腹。

  小卫氏灼灼的目光根本没有半分遮掩,张氏本就聪慧通透,哪里还猜不出这位二姐的意思,可越是清楚,便越是羞怯,只怕俏脸羞得通红,雪白的脖颈镀上了一层红晕。

  侧过脸去,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小卫氏。

  一旁的卫允看着这副画面,一股淡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看着这位自己三书六礼,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娶回来的娇俏佳人,心弦莫名便是一阵触动。

  本是想向卫允求救的小卫氏,抬眼一看,映入眼帘之中的却是卫允那幸灾乐祸的可恶笑容,没来由的心里一恼,看向卫允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悲愤。

  却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极轻微的脚步声,小卫氏和张氏自然听不到,可自小习武,外加穿越福利加持而导致耳聪目明的卫允却听得分明。

  只见大门一侧,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从上到下,四个小脑袋排成一竖排,整整齐齐的伸了出来,八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朝屋里看了过来。

  从上到下,依次是明兰、子衿、旭哥儿、还有年纪最小的桓哥儿。

  见卫允朝他们看了过去,几个小脑袋当即往外一缩。

  动作整齐划一,迅如闪电,好似操练过无数遍一样。

  当然,要把最底下的桓哥儿排除在外。

  今年才五岁的桓哥儿心智未全,就连身子也有些瘦小,看到卫允正盯着自己,心里莫名一慌,手脚顿时失控,扶着门的手一松,下意识的提脚想要稳住身子,可却被门槛一绊,小小的身子本就站不稳当,这一下子更是直接往里一扑,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门外的三个大的纷纷一惊,待他们想要伸手拉住桓哥儿的时候,已经晚了。

  “桓哥儿!”

  三声齐呼,一大两小也顾不得其他,赶忙跑进来,明兰一把将小桓哥儿抱了起来,轻轻拍打着身前的衣襟,眉头微蹙,担心的问:“桓哥儿摔到哪儿了没?疼不疼?”

  桓哥儿却没心没肺的咧嘴直笑:“六姐,桓哥儿不疼,桓哥儿没哭!”

  明兰这才松了口气,笑着道:“我家桓哥儿真厉害!”伸手刮了刮桓哥儿的小鼻子,“姐姐最喜欢桓哥儿了!”

  小桓哥儿扭头对着旁边的旭哥儿和子衿道:“旭哥哥,子衿姐姐,桓哥儿摔倒了没有哭哟!”

  旭哥儿伸手拍了拍桓哥儿的小肩膀,学着卫允的模样:“嗯!桓哥儿表现的很好,以后长大了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桓哥儿脸上的笑意更浓,把目光转向子衿小姐姐,子衿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很勇敢!”

  桓哥儿小小的眼睛里头写满了高兴和激动,小脸蛋笑成了一朵盛开的绚烂花儿,脑袋仰着,散发着浓浓的自豪感。

  看的屋里的小卫氏和卫允夫妇乐开了花,小卫氏更是没有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卫允冲着四人招了招手:“好了,既然没事儿就赶紧进来吧,老在门口杵着成什么样子!”

  卫允这话一出,明兰便一手拉着桓哥儿,一手拉着小子衿,子衿还想伸手拉着旭哥儿,没成想丁旭这小子直接一溜烟跑到另一边,拉住了恒哥儿的另小手,四人齐刷刷的走到三个长辈跟前。

  明兰最先福身一礼,依次喊到:“明兰见过姨母,舅母,舅舅!”

  几个孩子都有样学样。

  “子衿见过母亲,见过舅舅,舅母!”

  旭哥儿则领着桓哥儿拱手躬身作揖,礼道:“见过母亲,见过舅舅,舅母!”

  桓哥儿则是奶声奶气的道:“长桓见过姨母,见过舅舅,舅母!”

  “好好好!都是好孩子,快坐吧!”

  明兰打量着张氏,好奇的道:“舅母生的好漂亮!跟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卫允赶忙介绍道:“这是我大姐姐的女儿,盛家的刘姑娘,大名盛明兰,,最小的那个是明兰的同胞弟弟长桓,也是盛大人的幼子!对了,盛家也在积英巷,和咱们家就隔了两户人家,有时间娘子可以跟着二姐一道去盛家串串门,顺便看看大姐姐!”

  张氏道:“明儿才是真的漂亮,小小年纪便出落的这般国色天香,花容月貌!来,这是舅母给你准备的见面礼!”

  一旁的丫鬟凝霜端来一个托盘,盘中放着一支华丽的步摇,一只玉笔,还有一对品相上佳的同心玉佩。

  张氏取出步摇,送给了明兰,玉笔给了桓哥儿,同心玉佩则分别给了旭哥儿和子衿。

  “咦!”说着卫允忽然想起怎么没看到大卫氏的人影,不禁有些疑惑的问小卫氏:“二姐,怎么不见大姐,不是说好了过几日再回盛家吗?”

  小卫氏捂着嘴笑道:“昨日宴席之后,大姐姐忽然觉得身体不适,早早便睡下了,今日一早,我差人去请大夫来瞧,你猜大夫怎么说?”

  小卫氏一脸的神秘,还卖起了关子。

  卫允心里一突,眼睛转了转,问道:“大姐姐莫不是又有了身子?”

  “可不就是嘛!”小卫氏一甩帕子,有些激动的说道:“大夫说了,大姐姐已然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先前只是因为身子浅,大姐姐又怀过两胎,这才没有什么迹象,如今这一有了反应呀,可不得了,什么都吃不进去不说,还老是吐,闻着什么都觉得恶心反胃,今日早晨只用了些小米粥便又睡了过去………”

  这一下卫允真的愣住了,完全没听到小卫氏后边说的什么。

  那边张氏给几个小家伙送过见面礼,便被小卫氏拉着说起了话,而卫允则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边。

  大卫氏不仅没有产褥血崩而死,还成功的生下了桓哥儿,如今更是成功再怀一胎,自己这算不算已经成功改变了大姐姐一家的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