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27章 大婚之喜

  元祐三十八年,卫允政绩评选为优等,获得了升迁的机会,原本是该将卫允调往别处的,可卫允实在是太过年轻了,若是升迁太快的话,不符合朝廷以往的惯例。

  依着朝廷的惯例现在应该将卫允在庆州知州的位置上压一压,停一停的。

  可卫允偏偏又在元祐帝面前正当红,吏部的人有些拿不定主意,便问到了元祐帝的面前。

  元祐帝想了想,要说功劳,卫允的功劳确实不小,管着庆州政事的同时,还要兼顾着北镇抚司的事情而且做的还都不错。

  而且这几年北镇抚司的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元祐帝比谁都清楚,卫允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立下的功劳。

  考虑到如今北镇抚司大营就在庆州,思虑再三之后,元祐帝亲自下令,擢升卫允为陕西承宣布政使司左参议,领从四品衔,但后面还有一句,兼任庆州知州。

  布政使司的左参议不过是个挂着从四品的虚衔,而且这个职位没有定数,手中并没有什么实权,和幕僚、祭酒的性质差不多。

  元祐帝都发话了,吏部那边自然不会再有什么疑惑,卫允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不过除了吏部的文书之外,元祐帝这边,也暗中发出去一道密旨。

  一道同意改组锦衣卫的密旨。

  卫允的这位锦衣卫指挥使的官衔也从正五品升到了正四品,取消张千钧锦衣卫副指挥使的职位,改为指挥同知,领从四品衔。

  南北两个镇抚司的镇抚使则为正五品。

  镇抚使之下,十二所千户的千户皆为从五品,然后是正六品的副千户,从六品的百户,以及正七品的副百户!再往下从七品的总旗、正八品小旗,从八品校尉,以及九品的力士,还有等级最低的普通士卒。

  时间就这么慢慢流逝,转眼便又是一年!

  这一年,乃是元祐三十九年!这一年,英国公独女张桂芬及笄!这一年,也是卫家和张家商定的成婚之年!

  七月底的时候,卫允就上书给布政使方贺文,告假回汴京成亲。

  方贺文没有可以刁难卫允,而是大手一挥,给卫允批了两个月的假期。

  来回路程一个月,在给一个月的时间让卫允成亲,绰绰有余了。

  布政使司的文书送下来的时候,还附带着方贺文送给卫允成婚之礼的一整套文房四宝,端砚、湖笔、徽墨、以及几刀上等的生宣。

  八月初十,卫允将庆州事物交托杨斌和文泰,将北镇抚司交予袁文绍暂管,便和张千重以及英国公一道,赶回汴京。

  九月初八,卫允大婚。

  这一日,卫家之中锣鼓喧天,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宾客如云,喜气洋洋!

  卫允的老师秦玉章收到喜帖之后还特意从扬州赶了过来,秦家大爷夫妇俩,盛紘也带着妻儿一起到场,除了嫁给袁文绍,如今远在庆州的华兰之外,盛紘将家中的儿女全都带了过来,今年五岁的桓哥儿自然也来了。

  就连大卫氏,也早早就被卫允亲自上门接到了卫家,虽然不能在人前路面,但接到家里头自己一家人高兴高兴,也在情理之中,盛紘也乐得当这个好人。

  这一日,卫允身着大红喜袍,披红挂彩,带着一大帮子人,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自积英巷出发,前往英国公府迎亲。

  英国公府之中,已然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张桂芬,正跪在家祠之中,拜别祖先,祈求庇佑!娇俏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就连眼角处也泛着笑意。

  “姑娘,时辰快到了,该换衣上妆了!”贴身侍女有些焦急的道。

  “来了!”张桂芬笑着从家祠走出,道:“这不是还早着的吗,着什么急!”

  “哎哟!我的姑娘哟,不早了,这个时辰咱们家新姑爷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咱们还是赶紧把衣服换了,重新梳妆打扮打扮!”

  张桂芬扶手而立,淡淡的道:“赶紧走吧,抓紧时间!”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欣喜!

  此时的英国公府,也是同样的张灯结彩,宾客如云,英国公夫妇一身锦衣华服,精神抖擞的坐在首位的靠背大椅上,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新姑爷来了!”

  此言一出,厅内骤然一静,众人竖起耳朵,听着自门外大街隐约传来的唢呐锣鼓之声,眼睛纷纷一亮。

  大门处,以张千重和张千钧兄弟俩为首一大群人堵在门口。

  卫允带着柳存和梁昊以及锦衣卫的一众年岁差不多的同僚,被拦了下来!

  “早就听闻卫指使文武双全,卫指使乃是探花出身,我们这些粗鲁军汉就不考校卫指使的文采了,但素闻卫指使武艺兵法剧是不俗,咱们可不能轻易把卫指使放进去,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

  “对!不能轻易让顾指使进去!”

  “必须要好好考校考校!”

  拦门的众人纷纷起哄!张千重和张千钧兄弟两也不说话,就这么笑嘻嘻的看着卫允!十分乐见其成!

  柳存扯了扯卫允的袖子:“卫兄,既然是考校武艺兵法,那就请恕小弟无能为力了,卫兄自求多福吧!”

  卫允提了提领子,脸上带着微笑,说道:“考校自然可以,只是总得有个章程吧,若是诸位觉得不满意,一直考校下去,那可不成!”

  阶上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张千重!

  张千重道:“我等也不故意为难你,就以三次为限,若是三郎能让我们满意的话,那放你们进去自然也不是不行!”

  “好!”卫允朗声应道:“就依大哥所言!”

  卫允目光扫过阶上众人:“不知这第一题,由谁先来?”

  “我先来!”张千钧直接站了出来。

  “请二哥赐教!”

  “关中平原之地,无水无树,地势平坦,尔等率步卒五千,弓弩手三千,敌军有轻骑五千有余,皆是辽国精锐,精于骑射,不知三郎欲如何应对?”

  嘶!

  听到张千钧的问题,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没看出来了,这个平日里看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张家二公子,一上来就是大杀招。

  步兵对骑兵,而且双方兵力的差距不大,简直就是必输无疑啊!

  卫允低下头略微思索片刻,眸中精光一闪,抬头看着张千钧,朗声道:“我方五千步卒皆为重甲精锐,坚盾在外,长枪在中,三千弓弩手居于最内侧,三千弓弩手分作三批,依次轮射,箭雨不绝!

  弓弩的有效射程为二百步,且敌方皆为轻骑,我方弓弩可直接破其甲胄,其速度虽快,然二百步的距离,至少也需要五到六息的时间,军中弓弩手一息之内射出三箭乃是寻常,纵使在除去最后一息,我方弓弩手也能够射出至少十二波箭雨!”

  每波箭雨一千支箭,十二波箭雨便是一万两千支,而且这种覆盖式的箭雨杀伤力极大,至少能够除掉三分之一左右的轻骑!

  至于之后冲锋之后的战斗,轻骑对上重甲步卒,这个就不好说了,不同的军队自然也会有不同的结果。

  “好!算你过关了!”张千钧退到一旁!

  张千重还没说话,他们身后的杨五就钻了出来:“表哥,这第二题让我来!”

  张千重没有拒绝,杨五挤到张千重和张千钧兄弟两中间。

  卫允身后的众人起哄道:“杨五,你不也是咱们锦衣卫的吗,怎么跑去那边了!”

  杨五笑嘻嘻的道:“我和千重大哥乃是表亲,今日是张家表妹大喜的日子,咱们这里可没有什么上下级之分,只有夫家和娘家之别!”

  “杨五说的不错,今日是大喜的日子,无有上下之分!”杨五的话,引来了拦门众人的附和!

  “哎哎哎!”正说着,杨五忽然冲卫允眨了眨眼,随即身子往后一倒,往张千重的身上靠了过去,双手顺势拉住了张千重的一只手!

  卫允瞬间就明白了杨五的意思,直接顺势伸手将杨五往旁边一拨,最中间露出个空档来,直接纵身一跃就窜了进去!

  身后的柳存、梁昊、还有一众南镇抚司的公子哥儿们趁机一拥而上!英国公府众人坚守的城墙立时告破!

  至于剩下的两个问题,让他们自己琢磨去吧!

  紧接着便是迎出新娘,告别英国公夫妇,由张千重这位大哥背着出了门,抬上花轿,卫允翻身上马,走在迎亲队伍的最前面,敲锣打鼓的朝着积英巷而去。

  到了卫宅,新妇行过跨鞍之礼之后,然后新人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待送入洞房之后,又是一番繁复的礼节,剪发合髻,新郎、新娘,以红绿同心结绾盏底,行交卺礼,合卺交杯,永以为好!

  待这些程序都走完了,卫允便被众人拉了出去,今日可是卫允大喜的日子,不把他灌个烂醉如泥,众人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而且卫允还要拿着酒杯,一桌桌的挨个去敬酒,好在卫允喝的不是经过加工提纯的蒸馏酒,度数很低,酒劲也不大,不然这么一桌桌的敬过来,按着卫允的酒量,只怕早就被抬着进洞房了!

  一场酒宴,一只吃到华灯初上,仍未散场,卫允的脸颊早已被酒意熏得通红,走路都已经有些踉跄了!

  “老爷,慢点,新房在这边呢!”白杨扶着卫允,指着主屋的方向说道。

  卫允瞥了他一眼:“放心,你家老爷清醒的很,不过我如今一身酒气太过浓郁,你去叫人打些热水来,我先沐浴更衣,去去身上的酒气!”

  白杨扶着卫允先去了浴室,卫允虽然喝了不少酒,有些微醺,但意识还十分清醒,花了半刻钟不到的功夫,简单的洗漱一遍,换了一身衣服,酒意散去不少的卫允才回到了主屋新房。

  卫允推开房门,张桂芬的两个贴身丫鬟识趣的退了出去,并且帮忙将门给带上了。

  走至榻旁,昏黄的烛光下,看着手持却扇,轻掩面容,身披青色嫁衣,头戴凤冠的佳人,卫允不禁觉得眼前有些恍惚!

  “娘子!”带着微笑,卫允柔声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