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26章 时光匆匆

  把盛紘的大女儿和大女婿调到自己的身边,将盛紘大女婿袁文绍的前途握在手中,卫允还怕盛紘对小卫氏和两个外甥不好么?

  这是明谋,盛紘就算知道卫允的意图,可也只能接受!

  而且将袁文绍调去庆州之后,卫允还给袁文绍升了官,虽然只是个暂时的,可若是袁文绍真有能力的话,那这个暂时的去掉也不是没有可能。

  十一月中旬,地处西北的庆州已然是天寒地冻,鹅毛般的大雪在凛冽的寒风之中不断飞舞,打着旋儿,落在地上,树上,放顶上,石台上!

  整个大地已然是一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然则锦衣卫大营之中,每日四个时辰的操练却从未停止过,上午两个时辰,下午两个时辰,除非是下雨,若只是下雪的话,训练继续。

  士卒们虽然有怨言,但在每日一顿肉,三顿干的诱惑下,还是默默的选择了接受。

  袁文绍的生活也变得紧张繁忙,不过倒也算是十分规律,每日都会从大营回庆阳县城的家中!

  而卫允则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采购马匹的事情上面。

  如今天寒地冻的,西夏和辽国的日子可不好过呀!

  也正因为是冬天,卫允才有机会。

  冬天的漠北缺什么,粮食,草料,不论人畜,都缺粮食。

  以前为什么游牧民资屡屡南下犯边,攻打中原,自然是因为北方的冬天缺粮少食,若是再遇上个天灾什么的,连牛羊都杀光了,那就只剩下南下劫掠这么一条路了。

  中原富庶!

  这是所有漠北人心中共同的认知。

  不过自从三国立下盟约,和平建交,于边境设立互市之后,北边的生活便好过了许多,便是缺粮了,也能够从商人手中买到。

  有钱就出钱,没钱就用皮毛、牲畜换!

  盐铁乃是朝廷严格管控的东西,但越是管控,个中所隐藏的利润就越大,每年往西夏和辽国贩卖私盐,偷运铁器的人可不再少数。

  不过卫允并不大打算涉足这些,既然盐铁收到管控,那就贩粮和茶叶好了!

  北镇抚司麾下的探子有些留在了西夏和辽国,但更多的却是以商队的形势来往于两地之间,而粮食和茶叶的来源,自然是由运转司从江南地区收购了。

  如今运转司的生意越做越大,还和专司水运,势力遍布大周境内大部分流域的漕帮展开了合作。

  漕帮是江湖组织,天生就要比运转司低了一头,相比于势力错综复杂朝廷船舶转运司,丁健很明智的选择了漕帮这个江湖组织,民间机构作为合作的对象。

  虽然势力不如船舶转运司,但能够在船舶转运司的挤压下生存至今,并且发展成如今这般规模的漕帮,显然也不能小觑。

  而且最重要的是漕帮之中虽然也有勾心斗角,势力争夺,但和船舶转运司司相比,却要纯粹的多,也更容易处理的多。

  自从上次和张千重见过之后,卫允只要一到休沐的时候,就会跑去环县找张千重,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和张千重学习张家家传的武艺。

  因穿越带来的福利,卫允的力气是越来越大,如今虽然才十六岁,但一身巨力,却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若论在武艺上面的造诣,卫允虽然也自小习武,且天赋异稟,但却依旧比不过张千重这种世代将门出身,又常年在军中磨砺的大家子弟。

  但两人的切磋结果却往往都是张千重被卫允碾压。

  不过在兵器的使用技巧还有近身的拳掌造诣上面,卫允还是远不如张千重。

  卫允的辛酉刀法本就是军中刀法,简洁狠辣,且速度极快,还有卫允那变态的力气。

  简单来个比喻,如果说卫允是攻高防高的坦克,而张千重就是攻防均衡,精于技巧的战士,但卫允这个坦克的力量和速度要远胜张千重这个战士,结果就是张千重完败。

  张千重却可不是当初卫允学习枪棒的那个老镖师那种江湖把式可比的,除了一身不俗的兵器技巧之外,还有张家秘传的呼吸法门,再辅以张家秘传的汤药,可达到增强气血,外壮筋骨,内强脏腑的作用。

  虽然张千重已然超过了世间绝大多数的同龄人,可和开了挂的卫允相比,还是差了一点。

  作为英国公世子,张家的下一代家主,在知道了卫家世代单传,到了卫允这一辈,只有卫允一个男丁之后。

  出于对张三姑娘的溺爱,以及对卫允超乎常人天赋的欣赏和惊讶,张千重还特意去信和远在榆林的英国公商议,最后考虑到卫允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的特殊性,父子二人均决定将张家秘传的呼吸法门还有汤药秘方传给卫允。

  并且由张千重亲自操刀,教授卫允枪棒、以及骑射之术,助卫允能够更加全面的掌控自己的身体,爆发出更强的战力。

  准岳父和准大舅哥如此大方,卫允自然也不会扭捏,学的也异常的用工,于是乎往张千重那儿跑的自然也就更勤了!

  卫允和张千重的关系自然也越来越好,越来越亲近。

  时间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之间慢慢流逝。

  汴京城。

  丁家的一对龙凤胎慢慢长大,哥哥丁旭的性子愈发跳脱,对什么东西都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好奇心;而妹妹丁子衿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平日里惜字如金,寡言少语,但所幸脸上的笑容没有断过。

  元祐三十五年十月底,小卫氏托秦侍郎的大娘子孙氏为冰人,带着花了将近半年时间准备的丰厚聘礼,登上了英国公家的大门。

  小卫氏虽然是卫允的姐姐,可和英国公夫人之间终究还是差了辈分,好在卫允拜了个好老师,师伯母和姐姐一同出面,在礼数上算是做足了。

  英国公夫人自然不会故意刁难,两家合了八字之后,看了黄历,将卫允和张桂芬的婚期商定在四年之后的九月十二!

  也正好就是张桂芬及笄的那年。

  盛家这边,盛紘也不知是托了谁的关系,竟然将在大儒庄老先生请上门教授几个子女读书。

  齐国公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了庄老先生在盛家,便和平宁郡主夫妻俩提着礼物一道去了盛家,和盛紘说定了将齐衡也送至盛家私塾读书。

  齐国公和盛家之间终究还是有了牵扯。

  顾家那边,自从和锦衣卫合作之后,白家的食盐生意可谓是上了另外一个台阶,底下的管事对顾廷烨这位年轻新当家的轻视之心也早已消散。

  七月下旬的时候,宁远候自蜀地班师回朝,王则建立的那个什么势力,直接被宁远候的大军以雷霆之势扫灭。

  不过王则这家伙却机灵的很,见朝廷大军压境,察觉事情不对,便第一时间跑掉了,边境之地,鱼龙混杂,区区一个王则,根本无从搜寻。

  幸而也只跑了一个王则,那些被其聚啸在一处的山匪没有一个跑掉的,那些被聚拢的流民们,也被宁远候带走安置了。

  不过顾廷烨这小子却趁着宁远候班师回朝的时候,趁机溜出了汴京,跑去了庐山白鹿洞书院,原本宁远候是想派人去把顾廷烨这厮给抓回汴京的。

  可不成想,这家伙竟然破天荒的考入了白鹿洞书院,还得了一位夫子的青睐,被收作弟子!

  这一番骚炸天的操作下来,差点没把宁远候顾偃开的眼球给惊掉,而且顾廷烨因为怕被顾偃开知道自己偷跑出京去白鹿洞书院参加入学考试的事情,就连对继母小秦氏也只是说出京去散散心。

  不然的话,只怕小秦氏那边还不一定会让他这么顺顺利利的考入白鹿洞书院。

  可惜等小秦氏知道的时候,已然是宁远候顾偃开回到汴京之后的事情了,彼时的小秦氏,也只能咬咬牙,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毕竟在顾偃开的面前,她还是那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和善开明的孩子母亲。

  皇宫之中的元祐帝,自从上一次在早朝之上,文武百官的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狠狠的卖了一波惨之后,两位大相公还有百官虽然依旧不停的上书请求元祐帝早立储君,可却不再似那次早朝一样,直接逼宫谏言了。

  元祐帝还在兖王和邕王之间徘徊不定,不知道该立哪一个好些!毕竟立储可是国之大事,不可亲下定断,自然需要好好斟酌思量!

  时间就这么在思量间悄然流逝。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

  元祐三十七年初夏,大相公蔡琦于府中病逝,享年七十一岁!

  真真是举国震动,满朝文武,皆泣不成声,高呼惋惜。

  蔡大相公一生无儿无女,为官清正廉明,去世之后,除了元祐帝上次的那间府邸之外,家中竟然连一点像样的遗物都没有。

  家具是最普通的梨木,库房之中只有几石粮食,少许银两,府里的仆人只有五个,是跟了蔡大相公数十年的老管家一家。

  老管家和他的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儿媳妇!

  老管家负责管家看门,老管家的大儿子负责府里的外务,二儿子是蔡大相公的贴身小厮,负责跑腿,两个儿媳妇就负责洒扫屋子庭院,伺候蔡大相公的饮食起居。

  蔡大相公为官一生,品性之高洁,令人钦佩!

  元祐帝下旨追封蔡大相公为正一品左柱国,加封太保,位享太庙,受万民香火,后人敬仰。

  大周三大柱国,已去其一,只剩下右相韩章,以及英国公张樊。

  元祐帝在得知蔡大相公去世的消息之后,当场便昏了过去,醒来之后,悲痛欲绝,泪满衣襟!

  蔡大相公是什么人?

  是敢在早朝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抓着元祐帝的龙袍,摘下自己头顶的乌纱帽,冒着没元祐帝迁怒的危险,也要冒险进言,让元祐帝早立储君的人。

  是逼得元祐帝只能通过卖惨抹泪,博取同情来蒙混过关的“狠人”!

  蔡大相公和元祐帝这对君臣之间,除了君臣的关系之外,还是惺惺相惜,心照不宣的朋友!是知己!

  大周如今能够有如此繁荣昌盛,国泰民安的景象,蔡大相公在里头,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如今蔡大相公逝世,是整个大周的损失,是朝廷的损失,是元祐帝的损失,是百姓的损失!

  想起那个须发皆白,正义凛然,将自己的一身都奉献给了大周的老人,卫允的心里是钦佩的,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难免觉得有些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