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20章 布政使司(第三更!)

  汴京,卫家!

  丁健成天成天的往外跑,忙着运转司的事情,如今雪花精盐的生意越做越大,锦衣卫大营后面的制盐作坊也愈发的忙碌,从早到晚,升腾的炊烟就从未停歇过。

  汴京城里的市场算是基本饱和了,可汴京之外,开封府之外,大周十五路,那些个世家大族,士绅巨富又有多少。

  可若是仅仅只凭运转司如今的实力,想要把精盐送至大周各地的话,还力有未逮。

  丁健想出了个办法。

  说起来,这个办法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受到了卫家肥皂生意经营模式的启发。

  昔日,卫家何其弱小,就连想把肥皂生意做至扬州府全境,尚且有些困难,更别说将生意做到如今这个规模,遍布大周全境。

  既然肥皂生意可以和柳家合作,借助柳家的势力,那么为什么运转司的精盐生意不能和别人合作。

  运转司自己虽然没有渠道,但却有世上独一无二的雪花精盐,这便是运转司最大的本钱。

  丁健很清楚,只有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才能够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如今雪花精盐在汴京城的名气,一时无两,银子跟天上掉下来的似的,不断落入运转司的口袋里。

  眼红的人多了去了,可因着锦衣卫的关系,却又不敢乱来!

  而丁健要做的,就是待价而沽!

  与人合作做生意,看的不仅仅对方提供的价钱高低,还看对方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这是卫允曾经说过的话,丁健深以为然,一直铭记在心。

  丁健很忙碌,小卫氏同样也没有闲着,虽然铺子和庄子不需要她亲自打理,可旭哥儿小子衿兄妹俩,却一直是小卫氏在亲自照顾。

  尤其是现在元祐帝刚刚下旨,替卫允和英国公张家的姑娘赐婚,小卫氏当即便开始张罗起聘礼来。

  女方可是英国公独女,英国公府乃是整个大周除了皇室之外,最最顶尖的勋贵世家,聘礼若是太薄了,岂不显得卫家不重视这门亲事。

  只是卫家的底蕴终究还是太浅了些,这世上真正的好东西,都在那些世家大族的私库里头藏着,寻常人便是有钱,也没地方买。

  小卫氏正为这事儿发愁,不成想那日颁旨的李内官又带着一群小内侍,抬着几个箱笼,登上了卫家的大门。

  似乎知道小卫氏正在为这事儿发愁一样,元祐帝直接命贴身的赵內官从内库里头,挑了三箱子比较贵重的物件赐给卫家,充入送给英国公府的聘礼之中。

  小卫氏哪里经历过这种待遇,当即激动的差点晕了过去,遥遥朝着皇宫的方向跪拜,对元祐帝这位“圣明”的天子千恩万谢。

  压箱底的东西有了,小卫氏的心也就放了下去,不过为了慎重起见,还是特意提着厚礼去了秦府,拜访秦大爷的大娘子孙氏,托孙氏帮着搜罗一些其他的珍贵物件。

  前前后后,一共忙活了三个多月,统共花出去三万多两银子,才将给英国公家的聘礼准备妥当。

  然后又是挑选良辰吉日,又是和八字的,一直拖到了十月份,也就是袁文绍和明兰的大姐姐华兰快要成亲的时候,才将下聘定亲的日子定了下来。

  ——时——间——线

  却说另一边,卫允带着白杨还有两个贴身侍女,在洛阳呆了两天,便置办了两辆马车,两匹骏马,出发继续西行,从陆路走官道往陕西路的长安府而去。

  途中,先是去了函谷关瞻仰了一下这个昔日战国时期,发生过无数次大战,为秦国扫清六国,建立大一统政权奠定了基础的雄关。

  而后顺着黄河一路西去,途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潼关,不过在潼关却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入了华阴地界,过华山,经渭南,然后才入了长安府。

  陕西路的布政使司便坐落在长安城之中。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一提大周区域划分和行政制度了。

  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大周朝的行政等级划分为了三级;汴京就是中央第一级;然后将全国按区域划分为十五路,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的省,也就是第二级;最后就是第三级的府、州以及县,等同于现代的县市一级。

  区域划分虽然类似于历史上的宋朝,但行政等级划分,却和明朝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每一路皆设有都、布、按三司,共同治理地方,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避免权力过于集中于地方上的某一人之手,出现类似于唐末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割据一方的情况。

  三司分别是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

  其中都指挥使司是每一路的军事总机构,隶属于兵部,负责各路境内的所有军事。

  承宣布政使司则类似于现代的民政总机构,省政府办公厅。

  而提刑按察使司是则是司法总机构,类似于现代的省公安厅和检察院的综合体。

  不过锦衣卫独立于六部之外,直属元祐帝,是以卫允无须去都指挥使司报备,兵部那边也早已经和各地的都指挥使司都打过了招呼。

  而且最关键的是,陕西路西北地区与西夏交界,驻有重兵,是以陕西的都指挥使司虽然将衙门设在了长安城,可最高长官都指挥使却是由坐镇榆林的英国公他老人家兼领着的。

  也就导致了长安城里的都指挥使司名存实亡,只有一个空壳子。

  卫允可还没有做好去见未来老丈人的准备,而且现在英国公知不知道元祐帝赐婚的消息还说不准呢!

  还是先缓一缓,等再过些时日,酝酿酝酿,确定汴京那边的消息传到英国公耳朵里再说。

  不过承宣布政使司,卫允还是要去的,毕竟如今卫允除了是锦衣卫指挥使之外,身上还兼着庆州知州的职位,隶属于陕西承宣布政使司麾下。

  于情于理,卫允都得先去长安府的陕西承宣布政使司报道,拜见如今的上官。

  五月十二,卫允才慢慢悠悠的踏入长安府。

  当天下午,在城里的酒楼用过午饭之后,卫允便带着吏部的文书,直接去了承宣布政使司衙门!拜访如今的顶头上司,陕西布政使方贺文!

  说起这个方贺文,经历还真有几分传奇。

  方贺文今年六十四岁,出身寒门,乃是先帝时期的进士,虽只在二甲之列,却考入了翰林院,成了庶吉士。

  后来先帝薨逝,元祐帝即位,先太后刘氏垂帘听政,方贺文出身寒门,无强大的家族支撑,又无伯乐提拔,勉强留在汴京也不过是虚度光阴罢了,于是便选择了外放。

  先是去西南偏僻之地做了个小小的七品县令。

  花了六年的时间,做到了从五品的泉州知州,而后遇上了元祐帝亲政,朝堂之中,人员大幅调动变迁,方贺文也一次被调往延州任知州,看似是平调,可延州乃是直辖州,在级别上,和府等同,手中权力不可同日而语,也算是升了官。

  三年之后,方贺文因政绩出色,被擢升至正五品,获得了连任的资格,不成想就在方贺文做延州知州的第四个年头,西夏忽然大举东进,五万大军直逼延州。

  彼时守在西北的还不是英国公,而是郑老将军,当时的郑老将军,正值壮年,正是最巅峰的时候,先是在榆林一代,率军和西夏大军数次野战,互有胜负。

  而后西夏增兵,郑老将军率军退守延州,坚守了一月之久,直至朝廷增员大军赶到,西夏大军只能选择退去。

  而在这一个多月期间,郑老将军大军的后勤粮草辎重,皆是由方贺文这位延州知州调度的。

  郑老将军因为这一战,成功奠定了他的声明,而方贺文,也在这次的大战之中崭露头角,展现了极强的执政、应变能力。

  于是乎三年任满之后,先是调取了京兆府当知府,又六年,官至陕西布政使司左参政,然后一直留在了陕西承宣布政使司,做到了如今陕西布政使的位置,官阶也升到了从二品,手握实权,统领陕西路所有政事。

  “下官新任庆州知州卫允,参见布政使大人!”布政使司衙门内,卫允恭恭敬敬的朝着方贺文行礼道。

  方贺文今年六十四岁,须发已然是银黑参半,一身紫色公服,面色威严,不怒自威。

  “免礼!”方贺文放下正在批阅的公文,打量了一番卫允的,笑道:“卫大人比本官想象之中还要年轻许多!”

  方贺文看着严肃,可真正说起来话,却又显得颇为随和,并没有什么架子,似乎就是在和一个普通的晚辈交谈一样。

  卫允不卑不亢的道:“下官初入官场,年纪又轻,许多东西都不太懂,日后还需大人多多提点!”

  方贺文道:“卫大人谦虚了,卫大人的名头,本官可是如雷贯耳啊!官家钦点的新科探花,上任不过月余,便被提拔为翰林院侍读,成了官家跟前的红人,而后又替官家被任命为锦衣卫指挥使,以文官之身,兼领武职。

  如今入朝不到一年,便从七品的编修做到了如今的五品知州,庆州虽是州属,却下辖八县,与普通的府相差无几,啧啧啧,卫大人这般履历,着实令人惊叹!”

  说着还啧啧点起了头!

  卫允报以一个不失礼数的微笑,说道:“大人过誉了,下官从未有过治理地方的经验,治理地方,无异于纸上谈兵,难免会有疏漏之处,日后下官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还望大人能够不吝指点!下官在此谢过大人了!”

  方贺文捋了捋胡须,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看着卫允正色道:“庆州乃是边疆重镇,治下有环县、镇原、华池、庆阳、合水、正宁、顺化八县。

  其中,环县与镇原皆与西夏接壤,环县境内,驻有五千西北军,由英国公世子张千重将军坐镇!虽不似延州那般,为三川要塞,却也是边防重镇,卫大人如今新任庆州知州,还需厘清个中厉害才是!”

  卫允连忙郑重的冲着方贺文拱手躬身,恭恭敬敬的礼道:“多谢大人提点!”

  到底是文官出身,将庆州的情况大致告诉卫允之后,方贺文又考校起了卫允的才学,留卫允说了会儿话,然后才命人将庆州知州的官印交予卫允,带着卫允在布政使司衙门里头逛了一圈,一一见了其他上官。

  待卫允离开布政使司衙门的时候,已然是半个时辰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