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10章 安然无恙

  码头之上,身为扬州通判的盛紘和作为父母官的扬州知府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那船上坐着的可是宁远侯府的嫡出公子,若是在他们扬州地界上出了事儿,那可才是大大的不妙。

  便是早有谋划的盛紘,也没有料到白家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中,朗朗乾坤之下,花钱买凶,当众刺杀勋贵世家的子弟。

  今日午时,盛紘收到消息的时候,直接脸色大变,脑中瞬间闪过万千思绪,随即便立马去找了知府,将此事的前后因果,他所知道的那些,事无巨细全都说的清清楚楚,不敢有半点遗漏。

  一听是宁远候府的二公子被人买凶刺杀,知府也当即色变,连面若寒霜,立马派出了衙门里头最能打的捕头,也就是朱平,将衙门之中,所有的捕快衙役悉数喊上,又开了府库,取了弓弩,又着人去打听顾廷烨的行踪,这才紧赶慢赶的追了上来。

  这时,盛紘的贴身小厮忽然神色紧张的跑了过来,凑过去在他耳旁低声耳语了几句。

  盛紘当即脸色骤变,高声惊呼:“什么?你说柏儿也在船上?”

  声音实在太大,语气实在太过震惊,直接将所有人的目光悉数吸引了过来。

  小厮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盛紘眼睛一闭,抬手扶额,一阵眩晕感瞬间冲上脑门!

  “哎哟!”

  “通判!”

  “老爷!”

  还是小厮眼疾手快,第一时间扶住了盛紘!

  知府就站在盛紘的身侧,虽没听清方才小厮和盛紘说的什么,可盛紘的表现,和方才高声惊呼的那一句话,已经透露出了无数的讯息。

  “怎么回事!难道长柏侄儿也在那大船之上?”知府的语气之中,也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

  小厮点了点头,回道:“回知府大人,方才小的回家去,门房说今日顾公子递来拜帖,说是在船上摆了酒席,定了席位,邀我家二公子前去赴宴,以答谢昨日二公子援手之恩!我家二公子于今日午时出门,身边就带着一个贴身小厮!”

  知府的脸上也写满了震惊,“这么说,长白侄儿当真和那顾公子一同在那大船之上?”其实哪里还要再问,小厮话已然说的够清楚了,只是知府的语气之中,仍带着一丝期望。

  小厮脸色难看的沉沉点下了头。

  “哎!”知府叹了口气,看着盛紘有些恍惚的盛紘,忙上前去拉住盛紘的手臂,劝道:“盛兄,莫要担心,长白侄儿吉人自有天相,定然不会有事的,况且那伙贼人是冲着那顾廷烨去的,应当不会随意伤及无辜!”

  这话说的,便是知府自己都有些不信!只是如今之计,也只能期望事情真如他说的那般。

  “更何况朱捕头已然带人先赶了过去,定能在那群贼人动手之前,便将他们擒获,护佑长白侄儿,以及那位侯府公子的安危,你就········”

  盛紘幽幽醒转,先是一阵茫然,片刻之后,脑海恢复清明,当即便面色悲戚,眼中满是担忧,遥遥望着江水,伸手道:“我的柏儿我的柏儿啊!”

  似乎是想将盛长柏从遥远的江水中间,大船之上拉回来一样。

  知府看着盛紘一脸悲怆的样子,不由得一甩衣袖,又复叹息一声。

  和盛紘共事了六年之久,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同僚的脾气秉性,聪明机警,极会做人,做起事情也也是一丝不苟,滴水不漏。

  只不过是有一些男人都有的通病罢了,但这样的人,知府反而更加喜欢,有缺点,那才叫人,若是完美无缺的话,那就是圣人,相处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同僚是如何的看重这个聪慧的嫡长子,可如今却!哎!

  “有船回来了!”

  这时,一个正朝着江中心观望衙役忽然指着远处的江心,高声喊道。

  知府当即眼睛一亮,循着衙役所指的方向望去,赫然便见一艘大船,旁边还跟着七八搜小船,正缓缓朝着码头行驶而来。

  “盛兄,朱捕头他们回来了!”

  盛紘当即便激动地走到江边,望着江面,喃喃道:“回来了,回来了,我的柏儿呢?我的柏儿呢?”

  知府也跟着走了过去,眯着眼睛细细的观察起来。

  不多时,盛紘的小厮忽然指着大船的甲板惊呼道:“老爷,您看那不是咱们家二哥儿吗?”

  “哪儿呢?哪儿呢?”盛紘着急忙慌的问。

  小厮高兴的说道:“老爷您看,二哥儿就站在甲板上呢!和顾家公子站在一块,老爷你看,那不是少爷身边的汗牛吗!二哥儿他们还朝着咱们这儿看呢!”

  盛紘也不禁眯上了眼睛,目光不断地在甲板之上仔细搜寻,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心里悬着的一颗大石,也算是落了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色开始恢复正常。

  一旁的知府也高兴的道:“这下盛兄无须在担心了,长白侄儿安全归来,还有那位侯府公子顾廷烨,总算是没有出事儿,也算是咱们的运道啊!”

  知府大人心中的石头,也算是落了地了。

  侯府公子若真在扬州出事,而且还是被人杀害的话,那这事儿可就大了,尤其是如今宁远侯爷顾偃开,正领兵在外,替陛下驻守蜀地边境,若是此时,顾偃开的儿子在扬州出了事,那他扬州知府的官也算是做到头了,说不定不仅连头顶的乌纱不保,还会惹来宁远候的迁怒!

  如今顾廷烨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可谓是皆大欢喜啊!

  知府脸上的笑容,笑的异常灿烂。

  不多时,大船小船悉数停靠在码头上,船工搭下厚实的木板,船上之人,有次序的慢慢依次下船。

  最先下来的,自然是盛长柏和顾廷烨了。

  “柏儿!柏儿!你怎么样了?可有受伤?”盛紘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起长柏的手就开始全身四处打量起来,生怕哪里少了点什么,或者多了点什么。

  长柏没有抽出手,而是任由盛紘抓着,柔声道:“父亲莫要担心,有顾兄保护,儿子未受半点损伤!”

  早在船上的时候,长柏和顾廷烨便已经沐浴更衣,将那身被鲜血弄脏了的衣袍给换了下来,如今盛紘自然看不出半点痕迹。

  盛紘上下左右仔细的看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伤势,又得了长柏的话,这才松了口气,惊魂未定的道:“没受伤便好,没受伤便好!”

  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赶忙看向长柏边上的顾廷烨,却见知府大人已然迎了上去。

  “这位想必便是东京宁远侯府的顾家二公子了吧!下官扬州知府林泉,见过顾二公子!”

  顾二在船上休息了一阵,身体已然恢复了过来,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已经恢复了红润,脱离的身体也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近几日若是再想和人动手,怕是的考虑考虑了!

  不是说不行,只是如今顾二的筋骨还未完全长成,最好还是先休息几日,让筋骨经络都缓一缓,不过也正是因为顾二的年纪不大,恢复力强,是以也不需要用什么汤药,过两日身体自然便能完全恢复。

  顾二的身上,不见半点倨傲,彬彬有礼的冲着知府拱手躬身一礼,道:“晚辈顾廷烨,见过知府大人!”又冲着盛紘一礼:“见过通判大人!”

  “廷烨还要多谢二位大人呢,今日若不是二位大人派将朱捕头派了过去,在危急关头及时赶到,救了廷烨,只怕今日廷烨是要凶多吉少了!两位大人的恩情,还有朱捕头的恩情,廷烨没齿难忘,日后若是两位大人有什么地方能够用得上廷烨的,尽管言语一声,只要是能够办到的,廷烨一定竭尽全力,以报今日救命之恩!”

  顾廷烨的脸上,眼里,都写满了认真和坚定。

  他本是这样的一个人,固执,聪明,明是非,分黑白,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知府大人神色戚戚的道:“顾公子严重了,公子无事便好,无事便好啊!其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知府的眼底,还透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

  紧接着,知府又将朱捕头叫了过去,询问当时船上的情况,得知了顾廷烨以一己之力,还拖着盛长柏这么一个累赘的情况下,反杀了五个武艺不俗的杀手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心里也觉得愈发庆幸。

  所有的杀手共有十二人,顾廷烨独自便杀了五个,还有七个埋伏在外面,其中三个死于弓弩,一个死在朱捕头的刀下,另外的三个跳水想要逃跑,却被在小船之上埋伏的捕快们用渔网和网兜给活捉了。

  同时,知府看向顾廷烨的目光,隐隐发生了几分变化。

  宁远侯二公子顾廷烨的混账事儿,那是一箩筐都数不清楚,休说是汴京城了,便是他们这些外放的官员们,平日里教训自家子女,也都是用这个顾二朗做的反面教材。

  不成想,这么一个声名狼藉,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武艺,有这么大的胆量,竟然能够在重重包围之下,还反杀了五个训练有素,武艺不俗的杀手。

  不只是知府,就连衙门里头的那些个捕快衙差们,看向顾廷烨的目光也都带着一丝崇拜,但更多的,还是敬畏。

  大船之上,二楼船舱之中的那五具血淋淋的尸体就是证据,跟着朱捕头去了船上的捕快衙役们可都是亲眼看见的。

  还有战斗之后的一片狼藉的船舱,满仓飞溅的鲜血,散落的断臂,染血的钢刀,刀口之上的一个个豁口,那才真的是触目惊心,而且都是那位身量比成人稍差一些的年轻公子做的。

  众人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想道:不愧是宁远侯府的公子,小小年纪,便有着这一身武艺,如此骇人的胆量,若是长大了,岂非就是下一个宁远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