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03章 君臣商议

  虽然是自家庄子,但如今庄子里头住着的,可是张家的姑娘,虽然外人不知,但卫允却还是坚持不肯在庄子上多待。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那个嘴碎的,不小心或者是酒醉之后说了出去,那张桂芬的闺誉若是受了损,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汴京城那些个所谓的官眷贵妇们,平日里整日闲的没事做碰在一处的话,不是聊聊这家的八卦,就是谈谈哪家的热闹,谁都不怕事大。

  英国公一世英名,英国公府高高在上,可越是这样,就越有话题性,越能勾起人们心中熊熊的八卦之火。

  因此,卫允并没有在庄子上留宿,辞别张千钧兄妹二人,便在当天伴晚时分,带着白杨匆匆赶回了汴京。

  如今南镇抚司那边虽然有梁昊主持,对户部外围的差事接受也异常的顺利,怎么说锦衣卫头上顶着的,可是天子亲卫的名头。

  而且南镇抚司衙门里头的那一个个,出身各个勋爵世家,几个汴京城的地头蛇罢了,焉敢和锦衣卫对着干。

  没见原先在汴京街头横行无忌,神鬼皆避的各家纨绔们,如今一个个规矩的不像话么!

  他们是活腻歪了,才敢和锦衣卫对着干。

  而且他们将消息传去背后的靠山那边,希望能够得到靠山的支持,可最后却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锦衣卫的接手很顺利,几乎没遇到什么阻碍,可这些差事不是光接手就可以了的,你还得派人去办,而且还要办好了。

  幸而,如今的南镇抚司已然扩展到了一个千户所的规模,而且这群公子哥们,最不缺的就是三教九流的关系,他们说一句话,自然有无数的人抢着帮他们跑腿。

  移库,卸粮这些差事又没什么难度,只要有把子力气的都能干,而汴京最不缺的,就是在底层挣扎着讨生活的穷苦人。

  只要兜里有钱,还怕找不到人来做事吗?

  利诱若是不行就威逼,难不成还真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和锦衣卫作对不成,难不成当锦衣卫头上的天子亲卫名头是摆设!

  如今户部外围的所有差事,除了漕运之外,皆已入了锦衣卫的囊中,而现在梁昊正在忙的,就是漕运这一块。

  户部掌管的是天下的钱粮,是以漕运自然也是遍布全国各地,不过这一块蛋糕太大,其中的利益纠葛,遍布大周全境,个中所牵扯到的势力,太过复杂。

  以锦衣卫现在能力,想要把这么大的一块蛋糕给吃下去,自然是难于登天,不过如果仅仅只是把汴京周边的漕运利益握在手中,却也可以好好谋划一番。

  虽然这么做很有可能会得罪一批人,可富贵险中求,利益永远都是伴随着危险的,蛋糕就那么一块,你分一块儿,我占一块。

  可新来的怎么办,锦衣卫初立,虽然折腾出了不小的动静,可在那些个真正权势通天的人眼中,还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用来威慑那些纨绔子弟,稳定汴京治安,改善风气!

  但要真说起来,锦衣卫,或者说南镇抚司衙门在那些个真正手握大权的人眼中,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衙门罢了,若不是背后站着的元祐帝,谁会把锦衣卫放在眼里。

  就如同巨人和蚂蚁一样,在蚂蚁眼中,巨人就是整个世界了,可在巨人眼中,锦衣卫不过是一只可以随手碾死的蚂蚁罢了。

  然则,成千上万的蚂蚁之中,总有那么特立独行的几只,想要看一眼巨人眼中的世界,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飞上高空,站在巨人的面前,和他面对面的掰掰手腕,角角力。

  锦衣卫要发展,就势必会要侵占某些人的权益,这是必然的。

  ···········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新年,宁远候领兵去蜀地也有数月了,可依旧没什么有用的消息传回来,元祐帝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已然有些忐忑。

  御书房中,元祐帝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如同一片片鹅毛一样飘飞的雪花,一双眸子,好似深山幽潭一般,让人看不见底,捉摸不透。

  “哎!卫爱卿,你说说蜀地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宁远候去了这么久,也没个准信儿回来》”

  元祐帝的目光依旧看着窗外,有些漫不经心的问。

  卫允微微躬身拱手,回道:“陛下,没有消息传回来难道不好么?”

  “此话怎讲?”元祐帝扭过头开,看着卫允,微微蹙眉。

  卫允微笑着道:“宁远侯爷奉命戍卫边境,调查成都知府在奏折之中所上报的边疆忽现异动一事,细算下来,已有数月之久,却仍旧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回,不正是表示如今边疆平稳,尚未发现有异常之处!”

  元祐帝先点了点头,可眉心之间的印痕却仍未散去,言道:“乍听或有几分道理,然边疆之事,绝容不得有半点马虎!事情真相究竟如何,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绝不能有半点轻视之心!”

  卫允忙道:“陛下说的是,是臣浅薄了,思虑不周!”

  元祐帝却道:“无妨,朕倒是希望卫卿一语中的,是朕多心了,否则的话,只怕是又要有一番折腾了!”

  吐蕃境内势力如今早已是一盘散沙,昔日强大的吐蕃王国,如今也四分五裂,诸侯割据,各自为政。

  若当真像成都知府担忧的那般,要么就是吐蕃境内出现变故,如今四分五裂的局面即将被打破;要么就是有外部的势力介入,那么这个外部势力的心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如今天下三分,周边还有许多小国盘踞,占据地利之势,倒也不是那么容易覆灭的,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就怕牵一发而动全身呐!元祐帝的担忧,也不无道理。

  卫允笑着道:“陛下不是早就定下了让北镇抚司派人往蜀地一行,助宁远候探清此次事件背后的真相嘛!不若臣择日便让人出发,好早日将此事查探清楚,免了陛下的担忧!”

  元祐帝却有些犹豫:“北镇抚司成立至今,未足半年,当真有有此实力,能够将此事查探清楚?”

  卫允笑着道:“不论北镇抚司是否有此实力,于陛下而言,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纵使是北镇抚司无功而返,于陛下而言,也无甚大碍,反之,若北镇抚司当真查出了什么,与陛下而言,岂非意外之喜?”

  元祐帝听着点了点头:“说的倒有那么几分道理。”

  卫允又道:“况且北镇抚司成立了这么久,又不似南镇抚司那边,协助开封府和五城兵马司,维护汴京治安,每日除了训练便是训练,如今北镇抚司已然有了两个千户所的规模,若是再这么白养着他们,臣又如何对得起陛下给臣的这份信任。

  如今正好拿此事让他们去练练手,顺便就当是替陛下练兵了,检验一下这数月以来训练的成果!”

  元祐帝蹙着的眉头终究还是散去了,颇有兴致的看着卫允,道:“听卫卿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对北镇抚司似乎颇为自信呐!”

  卫允拱手道:“回陛下,北镇抚司乃是臣和张大人一手训练出来的,臣对其自然要多几分自信,若是连臣都不相信他们的话,又如何敢在陛下面前,讨要这份差事!”

  “你呀你!”元祐帝负手而立:“也罢,既然你对北镇抚司如此信任,那朕便信你一回,你安排下去,择日便将人派出去吧!”

  卫允一喜,躬身拱手道:“多谢陛下信任,臣定不让陛下失望!”

  元祐帝忽然话音一转:“对了,上次卫卿不是说想要外放做官吗,不知可否有想去之处?”

  卫允先是一愣,随即脑中出现的第一的地方就是禹州,禹州团练使赵宗全,日后的太子,元祐帝驾崩之后,他便是皇帝。

  如今先去禹州做个知州,在这位未来的皇帝面前,先混个脸熟,把关系给搞好了,尽量打入禹州势力的内部,换取他们的信任。

  最好是能够在未来的那场大变之中,如顾二那般,混一个从龙之功,那日后就无须担忧什么前途难测,未来堪忧了,直接就是青云直上,富贵荣华了呀!

  稳稳当当,没有半点风险,啧啧啧,想想就有些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