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02章 张家兄妹(下)

  “不过千钧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三姑娘还是得尽量少出门,减少受风的可能才是!否则的话,便是再好的灵丹妙药,也治不好三姑娘的病!”

  卫允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女,不禁劝说道。

  一提起张桂芬的病,张千均的脸色就变的异常严肃认真,连连点头看着少女,郑重的叮嘱道:“卫兄说的是,芬儿,还是要以身体为重,等你的病好了,你想去哪儿二哥哥都不拦着,可现在外边天那么冷,又是刮北风又是下大雪的,你这要是万一再着了凉可怎生是好,难不成你真的想担心死二哥哥不成!”

  也许这个精灵般的少女是目前为止,世间唯一一个可以让铁汉一样的张千钧,露出现在这种无奈复杂表情的人了。

  张桂芬浅浅一笑,紧了紧揽着张千钧臂弯的手,俏生生的道:“好啦!好啦!二哥哥,妹妹知道了,以后妹妹一定乖乖听二哥哥的话,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张千钧看着少女的眼睛,有几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言当真?”

  张桂芬微笑着道:“自然是真的,难道二哥哥连自家妹妹说的话都不信了么?”说着,还学着卫允露出个伤心委屈的表情。

  张千钧立马告饶:“信,我信,怎么会不信呢,只要是芬儿说的,我都相信!”张千钧立马保证。

  张桂芬即刻转悲为喜,两边的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了脸颊两侧那两个浅浅的酒窝,俏皮可爱的道:“我就知道,还是二哥哥对我最好!”

  说罢,松开了挽着张千钧的手,信步走进里屋,坐在宽大的靠背大椅上,端起身侧小桌上的茶碗,轻轻抿了一小口。

  卫允憋着笑意,这姑娘现学现用倒是挺厉害,转眼就把自己刚才对付张千钧的招儿给学了去。

  张千钧摇着脑袋,走到卫允的身侧坐下,冲着卫允道:“舍妹顽劣,让卫兄见笑了!”

  卫允却不以为然,微笑着道:“哎!千钧此言差矣,卫某倒是认为张三姑娘性子直爽,活泼可爱,虽然性子迥异于的大家闺秀,但却要更加招人喜欢!”

  这话卫允可不是无端方式。

  如今的张桂芬,不过才十一岁,在加上在家中备受宠爱,一家人都将其当宝贝一样呵护备至,是以性子之中,难免还带着几分尚未褪去的稚气。

  别家的姑娘学的是什么,琴棋书画,管家理事,性子也都是温柔恬静的,可张家这位三姑娘呢,自小便随着父亲和两位哥哥学习弓马刀枪,十八般武艺虽不能说是样样精通,但也颇有几分造诣。

  骑术和箭术更是不弱于寻常男子;性子爽朗,落落大方,只是有几分清高自傲,目下无尘。

  张千钧面露笑容,颇为自豪的道:“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

  一旁的张桂芬却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责怪的望着张千钧:“二哥哥,哪有你这般在人前夸自家妹妹的!”

  张千钧却不以为意,“我家妹妹本就世间难寻,夸上两句有何不可,我还嫌夸得不够呢!”目光之中,神采飞扬。

  张桂芬偷偷的瞥了一眼卫允,只觉得脸颊滚烫,不用想,定然已经是羞红一片,赶忙抬起双手,掩住面容,遮住脸上的红霞。

  卫允哈哈笑道:“你们兄妹的感情可真好!”忽的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眸之中,流连着一缕回忆的神采,却是想起了远在扬州的两个姐姐,还有她们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卫允的小外甥和小外甥女!

  “哎!若是二姐一家也肯来汴京就好了!”

  不知为何,看着张千钧兄妹俩,卫允忽然有些怀念在扬州和二姐以及姐夫一起生活的日子,不自觉的发出感慨。

  张千钧看卫允一脸的回忆,不禁说道:“既然卫兄如此想念卫家人,为何不将她们接来汴京呢,卫兄的宅子那么大,却只住了自己一人,未免太空旷冷清了些!”

  卫允轻轻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道:“我又何尝不想,奈何故土难离啊!”

  况且,卫家的祖坟在稻香村,父亲卫秀才和母亲徐氏,也合葬在祖坟之中,逢年过节的,总得有人去上坟烧纸,祭奠祭奠不是!

  这可不是后世交通发达的二十一世纪,除了汽车火车之外,还有更快的高铁的飞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横跨大半个疆域。

  卫允也只能寄希望于小卫氏,看她什么时候能够想通,到时再将小卫氏一家都接到自己身边来。

  原本因为张千钧一句话而羞红了脸的少女,如今也已经恢复了过来,挡着脸的双手放了下来,不过在那白皙的脸颊上,还残存着些许红晕。

  少女眨了眨眼,有些好奇的问:“听说卫三哥哥出身寒门,父母早亡,由姐姐姐夫抚养长大,送入扬州的青檀书院读书,而后才展露天资,被玉章先生看中,收入门墙,悉心教导,之后更是一路披荆斩棘,自县试一直到殿试,最后高中探花,不知这其中可有误传?”

  张千钧脸色有些不愉:“芬儿,女孩子家家,怎么能随便打听别人的家事!这也太不像话了!虽说卫兄和哥哥的交情好,可你毕竟是个女孩子!”

  虽说张千钧和卫允交好,但卫允可是实打实的外男,而且还是正当年,尚未成家的那种,少女的举动,已然有些越界了!

  卫允抬手劝道:“无妨,这里左右也没有外人在,况且张三姑娘这个年龄,好奇些也属正常,千钧你就不要一惊一乍的了!这又不是在外头!”

  张千钧摇摇头,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少女。

  少女冲着张千钧吐了吐舌头,做出了俏皮的表情,说道:“还是卫三哥哥对我好!不像二哥,就知道凶我,哼!”

  当面对卫允的时候,却又变成了那个人畜无害的可爱表情,“卫三哥哥,你还没回答芬儿的问题呢!”

  卫允微笑着说道:“大体于张三妹妹说的相差无几!”

  少女的两只灿若星辰一般的眼睛,骤然镀上了一层璀璨的亮光,嘴巴微张,瞪大了眼睛,瞳孔皱缩,惊讶的道:“哇!我一直以为只是传闻,没成想竟然是真的,卫三哥哥,你可真厉害!”

  少女看向卫允的目光之中,多了几缕崇拜的色彩,眼角的余光扫到一旁的张千钧,然后瞬间脸又耷拉下去了,板着脸,轻哼一身,置气道:“哼!比二哥哥厉害多了!”

  张千钧却好似没有看到少女的置气一样,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卫兄确实厉害,允文允武不说,还精通练兵之道,我确实不如卫兄多矣!”

  一开始,是因为对张桂芬和英国公夫人的援手之恩,才让张千钧这个铁汉对卫允有不少好感,可后来,卫允先是拿出了特意为锦衣卫制定的一系列训练方法,而后又极其大方的掏出了自己‘家传’的辛酉刀法,无私的教给了所有人。

  然后将锦衣卫一分为二,分别建立了南北镇抚司,甚至于将目光直接着眼于如今成鼎立之势的三国之上,不,应该说从一开始,卫允建立的北镇抚司的目的,就是为此。

  张千钧这位四肢十分发达,武艺高强,头脑却有些简单的汉子,对于卫允一系列的手段和措施,已然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甚至于隐隐在卫允的身上,看到了几分昔日英国公调兵遣将,指挥若定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