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100章 庄内闲话

  十月底,吏部考核结果出炉,虽然和卫允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过却不妨碍卫允关注这次考核的结果。

  扬州通判盛紘,被评为优等,授承直郎,官升一级,待来年三月,将手中诸般公务交接清楚之后,便调入汴京。

  看到吏部那边下来明确的消息,卫允心中不禁隐隐期待起来。

  元祐三十四年的冬天,卫允便在忙碌和期待之中,悄然来临。

  如刀般的北风,呼啸着奔腾而来,卷起彻骨的冰冷,专往人脖子,衣领,袖口等地方钻,寻隙而入。

  天空之中,不知是从那一日开始,便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北风依旧呼啸着,雪花在半空之中打着旋儿,飞着,舞着,似乎是在向世人展示它那妙曼的舞姿。

  天气冷得,就连黄河渡口都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偌大的汴京城,似乎是被盖上了一层雪白的棉被。

  苍茫天地,一片银装素裹。

  汴京郊外,农庄之上,一个须发皆白老汉,戴着斗笠,顶着风雪,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袄,外头还披着一件蓑衣,手里拿着叉子,踩着厚厚的积雪,朝着远处的牛棚走去。

  “老头子,小心点,北风吹得厉害,别冻着了!”

  门口的青布帘子被掀开,紧闭的房门也跟着打开,探出一个包裹着白巾的脑袋,几缕银色的发梢自白巾边上漏了出来,隔着漫天的风雪,对着手持叉子的老汉喊道。

  老汉头也不回,高声应道:“知道了,放心吧!天冷风大,你赶紧回屋去,把门关上,可别走了热气!”

  其实不用老汉提醒,老妪便飞速的将脑袋缩了回去,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放下了帘子。

  老汉就住在后院,距离牛棚并不远,没走几步便到了,进了牛棚,解下斗笠和蓑衣,将上面挂着的雪花掸掉,挂好。

  这才拿着叉子走进牛棚,将角落处堆放的一摞摞干草用叉子叉下来十几摞,一手抱起一摞,夹在腋下,走到铡刀旁,开始切起了草料。

  老汉的年纪虽然大,但手却很稳,眼神也异常的专注!一刀接着一刀,草料被切得很碎。

  老汉刚开始没多久,牛棚关着的门再一次被打开,进来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

  “爹!”汉子见到老汉,张口便喊。

  老汉切草的动作一滞,看着年轻汉子,有些疑惑的说:“你怎么回来了,早上管事儿的不是说主家今日会过来,让你去帮着照料马匹么?”

  汉子笑着走到近前,取过来几个竹筐,用手将切好的干草一捧一捧的抱入框中,道:“主家出去打猎了,管事儿知道牛棚的活儿多,怕您一个人顾不过来,这不才让我赶紧回来给您帮忙来了吗!”

  老汉虽然须发皆已银白,面容也透着苍老,手上的老皮也皱巴巴的,但却异常的有力,切草的动作丝毫不慢。

  “咱这位新主家仁善,知道俺们这些泥腿子做活辛苦,便又给买牛,又给买驴,还见了风车,修了新的水渠,不知省了俺们多少力气,逢年过节的也从不吝啬赏赐。

  俺们虽然身份卑微,却也得有良心,也得知道感恩,咋没什么本事儿,就这一身力气,只会侍弄田地,但俺们可不能学那些没良心的白眼狼,偷奸耍滑,好吃懒做。

  如今主家用得上咱们,是咱们的福气,你可得主家的马匹伺候好了,不然,你老子我可饶不了你!”

  汉子脸上露出个憨厚的笑容,道:“爹,您就放心吧,您说的这些儿子都知道,儿子保管把那些马儿当祖宗一样好生伺候着,绝不让他们出半点差错!”

  老汉扬手一巴掌排在了汉子的后脑上,汉子疼的龇牙咧嘴,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扭曲了,抬手揉了揉脑袋,不解的问:“爹,你打我做什么!”

  老汉眼睛一瞪,汉子立马就怂了,虎虽老迈,但余威尚存。

  “哪有你这么编排自家祖宗的,你给老子小心点,在新主家面前别乱说话,小心你那张臭嘴冲撞了主家还有主家的贵客!”

  汉子小声的道:“我就在马棚里头伺候伺候马匹,哪里有机会见到主家的贵客,爹,您多虑了吧!”

  老汉又是一眼瞪了过来,厉声道:“小心无大错,你个臭小子给老子记住了!”说着扬手又是一巴掌。

  不过这回,中年汉子却早已有了提防,一闪身跳到一旁躲了过去。

  “臭小子,你还敢躲!”老汉提腿就要追过来!两眼瞪的好似铜铃一般。

  中年汉子忙抬手连连摆动,求饶道:“爹,爹,俺的亲爹哟!儿子知道错了,您老就别生气了,别和儿子一般见识,儿子记住了,记住了!”

  “哼!”老汉这才收了手,继续握着铡刀,一下又一下的切起了草。

  汉子也跑过来帮忙,屋外风雪依旧,屋内,一片和谐!

  “对了,爹,我听管事儿说前几日庄子上来的那几个贵人,就算是在汴京城里头,也是数得上号的大人物,爹,这汴京城里头的贵人这么多,要不您老猜一猜,咱们庄子上的那几个贵人是哪家的?”

  刚歇了没多久,汉子便又忍不住开了口,和老汉说起了自己的见闻,还煞有介事的让老汉猜。

  老汉没有说话,依旧自顾自的切着手中的干草,只是目光却有了些许变化,两只耳朵不禁竖了起来,握着铡刀的手也不禁紧了几分,手背之上,青筋凸显。

  汉子见老汉没有回应,也不在意,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儿一早,俺听管事儿们说起一嘴,说那两位贵人,是英国公张家的公子和小姐呢,那可是咱们汴京城里头,除了皇族之外顶顶尊贵的人了,管事让庄子上的下人们都好生伺候,万万不可怠慢!

  爹,您知道吗?那可是英国公家的啊!儿子听人说,英国公他老人家领兵驻守边疆数十年,保卫我大周··········”

  说着说着,汉子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一道黑影,然后脸颊一疼,身子翻转,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其掀翻在地。

  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看到一只鞋子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放大,鞋子很旧,底早已被磨平了,看鞋子的做工,怎么这么像自己老娘的手艺。

  汉子还没回过神来,老汉便一脚踹了过来,紧接着便是无数脚。

  边踢还边骂骂咧咧的道:“老子踢死你个龟儿子,让你不要乱嚼舌根,让你不要多嘴,你偏不听,与其让你这么去找死,还不如老子直接把你给打死算了!也落得清静!免得连累了家人!”

  “啊!”

  “啊!爹!别打了!”

  “老子打死你,你个龟儿子!老子踢死你,让你不听话!”

  “爹,您别打了,我听话,我听话,我不多嘴了,我再也不多嘴了!”

  汉子连连求饶,老汉这才住了手,大马金刀的坐在木凳上,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却依旧怒视着汉子。

  汉子连忙又是发誓,又是赌咒的,这才息了老汉的怒火,可等管事儿在让人来叫的时候,老汉却没有让汉子出去,而是自己戴上了斗笠蓑衣,亲自随着来人一起去了。

  ···········

  庄子的另一处。

  卫允和张千均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了下人,一道朝着屋子里走。

  解下大氅,用丫鬟端来的热水简单的擦洗了一下手和脸,又喝了几口热气腾腾的汤茶,两人这才齐齐呼出一口长长白雾。

  “定是今日出门没看黄历,竟然连一只猎物都没有看到!”张千均一脸不甘的抱怨道。

  卫允则道:“看这漫天的风雪,想必那些野物也都寻暖和的地方躲了起来,不到饿极了是绝不会出来觅食的!况且咱们也没有走多远,空手而归也属正常,你就别抱怨了!”

  “哎!”张千均叹了口气,望着窗外飘飞的雪花,有些幽怨的感慨道:“本还想着,亲自打几只狐狸貂儿回来,剥了皮给芬儿做一件皮袄的,如今却空手而回,别说狐狸貂儿了,便连野鸡野兔也的毛也没见到一根!哎!”

  “二哥哥这般哎声叹气是做什么!”

  一道空灵清脆,宛若出谷黄莺,悦耳舒适好似溪涧山泉一般的声音,自屋外传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