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99章 着手落子

  回到南镇抚司衙门,卫允丢下一句:“让梁昊来见我!”便匆匆进了内堂。

  梁昊来得很快,几乎和卫允是前后脚,卫允才刚刚坐下没一会儿,他就出现了。

  “大人如此匆忙找下官来,不知有何要事?”

  听了传信之人描述的情形,心思细腻的梁昊,当即便猜出了卫允定有要事,不然绝不会如此,是以他一进门,也不和卫允过多的寒暄吹捧,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卫允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让你去调查的那些事情怎么样了?”

  梁昊立在案前,一身崭新锦衣卫千户外袍甚是光鲜亮丽,将其衬托的颇具几分威仪。

  “回大人,除了漕运之外,其余之事已然悉数调查清楚!”

  “且一一道来!”卫允没有半点诧异,若是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弄不清楚,那他还费心费力的搞什么锦衣卫,弄什么南镇抚司。

  梁昊长身而立,脸上虽无甚表情,但那双眼睛,却洋溢着异样的神采:“给户部外围看场子的,是南城的林大虎,这林大虎原本只是个泼皮,没什么本事,可他却有个姿色颇佳,正值二八年华的妹妹,名唤林巧儿。

  而这位林巧儿,嫁给了邕王妃陪嫁的一位管事,宰相门前三品官,这个林大虎便借着邕王府的名头,聚拢了一大批的泼皮,将户部外围看场子的活儿给揽了下来。

  而后又是招兵买马,又是扩张势力的,聚拢了一股不小的势力,占据了大半个南城,赌坊,暗娼,几乎什么都沾,加之其出手阔绰,好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竟给他混了个赛孟尝的名头。”

  卫允目露不屑之色,不过是和邕王府的一个管事儿攀上了亲,借着邕王府的名头,又把这户部外围这么大的肥差,竟然还只占据了半个南城,可见此人的能力,着实一般。

  梁昊接着说道:“户部名下那些移库卸粮的差事,则是由城东一个叫老把头的人揽着,明面上此人只是个普通的商人,经调查,实际上此人和兖王府有着不菲的关系,不过这个老把头素来深居简出,他和兖王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下官还没查出来!秦大人恕罪!”

  卫允挥挥手:“无妨,短短几日,便能查出这么多的东西,你也是用了心的!”

  梁昊脸色纬编,悄悄抬眼瞥了一下卫允,这才继续道:“下官有负大人期望,关于漕运一事,内里有多个类似于漕帮这等江湖势力以及朝廷官府之中多方势力纠葛,其中利益牵扯,关系错杂,下官至今尚未厘清其中干系!下官办事不利,请大人责罚!”

  说罢,直接单膝跪地,拱手举过头顶,低着头,朝卫允告罪。

  卫允也不禁眉头微蹙,目露诧异之色,面色微沉,目光变得深邃,沉声道:“此事我早有预料,只是没有想到个中竟有如此多的纠葛,民间、朝廷、还有那些个所谓的世家大族们,呵呵!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似乎是自言自语的低喃之后,目光扫向梁昊,道:“起来吧,此事不是你的错,这里头的复杂程度,以南镇抚司现在的力量,查不清也属正常!”

  梁昊这才松了口气,恭敬的道:“多谢大人体谅!”

  “不过!”卫允却忽然话音一转,神情严肃的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下一次,不论遇上多么棘手的事情,我都不希望再看到方才的情形,梁千户,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梁昊神色一凛,忙道:“请大人放心,下官势必竭尽全力,肝脑涂地,绝不然大人失望!”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可两条腿的人哪里都是,少了他梁昊,还会有周昊,吴昊,李昊补上来。

  可他梁昊呢?千辛万苦,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谋得了锦衣卫的差事儿,还遇上了卫允这么一个开明的上官,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要这么眼睁睁的让其溜走?

  梁昊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与其换个地方,到军中去拼死拼活,想尽办法东山再起,还不如就在锦衣卫之中,几日前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如今却已经是从六品的千户。

  如今锦衣卫正值飞速发展的关头,同僚们都卯足了劲儿想要在卫允面前露脸,想要立功,若是在锦衣卫里头,在这群公子哥儿堆里都比不过别人,难不成去了军中,就能够比得过了?

  要知道,军中可不比锦衣卫,就算是久未经战事的京卫之中,说不定也是藏龙卧虎,不知有多少武艺高强,精通兵法的人才。

  哪里像如今的锦衣卫这般,除了北镇抚司那边从京卫大营那边抽调而来的精锐之外,南镇抚司现在的这些人手,以前一个个都是些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公子哥儿。

  若是连这些人都比不过,他梁昊又有什么资格去军中和其他更强的人比,又有什么资格出人头地,又有什么资格入他父亲永昌伯的眼,替他生母挣去荣耀。

  咬着牙关,梁昊心下发狠,誓要做出一番成绩。

  卫允不知道梁昊心中所想,也不想知道,略一思索,眼睛微微一眯,深邃的目光立马变得锐利如刀,冷哼一声,道:“管他里头有什么纠葛,我只一刀砍过去,把他们的手脚悉数斩断便是,户部外围的这些利益,只能是我们锦衣卫的!”

  “梁昊何在!”卫允长身而立,长袖一甩,厉声喝道。

  梁昊一步迈出,抱拳朗声应道:“下官在!”

  “今令尔暂代南镇抚司镇抚,统管南镇抚司上下所有事务,尔可敢领命?”卫允看着梁昊的眼睛,目光灼灼。

  “前面纵使是刀山火海,又有何惧,下官敢为大人效死!”梁昊咬着牙道,眼眸流转着坚定的神采。

  “话不要说得太满!”卫允的目光透着几分意味深长:“你可要想清楚,若是坐上了镇抚之位,那便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梁昊抬眼看着卫允,坚定的道:“下官已经思虑再三,考虑的十分清楚,所谓富贵险中求,这世上又哪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能够加入锦衣卫,能够被大人看中,已然是上天对下官的眷顾,剩下的东西,若是下官不去争取,难不成还等着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说到最后一句,神情之中已然透着几分自嘲。

  卫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那自今日起,便令尔暂代南镇抚司镇抚一职,一应事务,由尔自行决断!

  就以这次户部外围的这些差事作为考校,腊月之前,本官要看到梁千户送上来的答卷,能否更进一步,全在梁千户一念之间!”

  梁昊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卫允话里这意思,不就是说只要这一次自己差事办得好,日后更进一步,去掉镇抚前面的暂代二字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想到这儿,梁昊当即便感激的冲卫允行礼道:“多谢大人提拔之恩,下官永世不忘,定全力以赴,不让大人失望!”

  卫允转身看着窗外,背对着梁昊,抬手轻轻挥了挥,“下去做事吧!”

  梁昊忙恭敬的道:“下官告退!”微微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大门之外,梁昊抬头看着远处,目光变得锐利而坚定,左手按着腰间悬着的绣春刀刀柄,长袖之下的右手,却用力的捏成了拳头,手背之上,条条犹如蚯蚓一样的青筋凸起盘踞,嘴角轻轻上扬,脸上透着飞扬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