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92章 提拔下属(上)

  如今锦衣卫南镇抚司的名号,在汴京城,也算是打响了,汴京大街上的治安和风气,比起锦衣卫成立之前,简直完全变了个模样。

  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元祐帝金口玉言,那时自然没有人敢去触怒龙颜,挑战元祐帝的权威,在如此风口浪尖之际,还傻傻的不知收敛。

  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元祐帝那边没有继续提及,而锦衣卫还在京郊的大营里头训练,众人只知锦衣卫之名,却不见锦衣卫之人,心中的防线不禁有了松动。

  于是乎,在锦衣卫正式成立的一个多月之后,也就是元祐三十四年,八月下旬左右,几个浪荡子凑到了一块儿,骑马出游,一时兴起没控制住,在城内纵马驱驰,撞倒了几个百姓,毁了几个摊子,丢下几锭银子之后,便扬长而去。

  这也是往常他们一贯的做法,向来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他们,怎会去在意几个平头百姓的伤势死活,丢下银子已经算是恩典了。

  可这次却不一样,开封府尹收到消息之后,当即便着人去勘察问询,安抚受伤的百姓,多方面打探,了解事情的缘由经过,确认了肇事的人员之后。

  第一时间,便派出了衙役,在汴京郊外将几个正在游山玩水的纨绔抓了个正着,也不带回开封府衙门立案审问,而是把人连着记录着事情经过的卷宗一块儿直接送去了锦衣卫。

  卫允那些天正愁没什么东西立威呢,毕竟锦衣卫已经成立了,若是不弄出点动静来,怎么把锦衣卫的名头打响!

  正巧,几个纨绔便自己送上门来了。

  彼时,锦衣卫的南镇抚司衙门已经被元祐帝赐了下来,里头的其他地方虽然还在改建,但作为重中之重的诏狱小黑屋,也就是黑狱,却在卫允的要求之下,第一个完工了。

  这几个不知道轻重的愣头青也算是赶上了。

  不过他们也算幸运的,虽然伤了人,但因躲避的及时,那几个伤者的伤势都不算太严重,卫允现将其关入黑狱之中,然后着人去通知他们的家人,先去安抚那几家伤者,该赔偿的赔偿,该道歉的道歉。

  三日之后,再带着罚银去锦衣卫把人领回家!

  彼时卫允在京郊锦衣卫大营里头训练这批人手的同时,除了刚开始的这几个,开封府那边,又陆陆续续的送去好三四个敢学着他们几个一块儿吃螃蟹的家伙。

  对于这些送上门的银子,啊呸,对于这些送上门来找收拾的家伙,卫允可不会手软,狠狠的从他们身上刮了一笔,不对,是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

  让他们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再黑狱之中不断的忏悔,不断地求饶,不断地保证,自己以后绝不再犯,当真是求爷爷告奶奶的。

  可锦衣卫规矩森严,又岂是说说的,说关三日就关三日,谁来求情也没用。

  当然了,在招待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倒霉鬼的时候,卫允自己肯定是不会出面的,这种恶人怎么能自己去做,当然是让南镇抚司的百户梁昊去做啦。

  怎么说梁昊也是永昌伯府出身,虽然只是个庶子,但终究也是勋爵之属。

  卫允自己则是躲在锦衣卫大营里头,美其名曰监督北镇抚司训练,实则不过是为了躲麻烦。

  卫允原本的意思是想让梁昊带着笑脸,带着热情去欢送这几位替锦衣卫带来数千两银子收入的“好孩子们”的,可梁昊这厮出面倒是出面了,可全程冷着脸,说话也凉飕飕的,跟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从小就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享受惯了的公子哥儿们,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磨,三日黑狱下来之后,都快不成人形了,嘴里说着胡话。

  原本‘欢迎他们下次再来’这话,怎么也是句客套话,可从梁昊这厮嘴里一说出来,直接把几个纨绔们吓得身子直哆嗦,一个胆子小一些的,当场直接就哭喊了出来,而梁昊原本冷着的脸,更加黑了。

  那几个纨绔的长辈们,面色自然也不可能好到哪儿去。

  可心里纵使不甘,纵使觉得丢了面子,纵使愤恨,他们又能如何?

  锦衣卫不归任何衙门统辖,直接向元祐帝负责,为天子亲卫,也不受任何人的辖制,他们难道要去元祐帝面前哭诉。

  说自己家儿子侄子犯了事儿,被开封府尹送去了锦衣卫,关押了三日,受了莫大的苦楚,然后再求元祐帝给他们做主么?

  别开玩笑了,锦衣卫这事儿就是元祐帝整出来的,还想跑去元祐帝面前说理,怕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哟。

  最后只能掉了的牙往肚里咽,认了载。

  自那之后,那几家的子弟,纷纷跟变了个人似的,便是出门喝酒狎妓,招猫逗狗啥的,也带足了小厮仆役,为的不是仗势欺人,横行霸道,为的是在他们主子喝醉之后,能够及时的制止自家主子作出一些过激的举动,少惹了许多祸事。

  那些个原本对锦衣卫还有些怨念的长辈们,竟因此对锦衣卫生出了些许好感。

  如此一个多月下来,等到锦衣卫的南镇抚司正式投入运行的时候,汴京城的治安竟然变得分外的好。

  往日里那些个策马在大街上横行无忌的勋爵世家的公子哥儿们,纷纷跟从良了似的,虽然他们的生活依旧不怎么检点,虽然依旧浪荡,但对于底层的百姓,却没了影响。

  因为这个,汴京城的百姓对锦衣卫的印象直接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有些畏惧胆颤的同时,还带着尊重。

  就连以两个大相公为首的文官清贵们,也不禁对于锦衣卫夸赞不已,数次在早朝之上直呼元祐帝英明,锦衣卫于整肃汴京风气一事上,居功至伟。

  那个被他们看作幸运儿的卫允,也悄然以另外一种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不再是以前年轻,稚嫩,而是能干,务实,可堪一用。

  这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

  京郊,锦衣卫大营。

  “参加指挥使大人!”负责守备大营的锦衣卫见卫允来了,赶忙恭恭敬敬的见礼道。

  卫允点头嗯了一身,问道:“张指挥使在何处?”

  那锦衣卫忙道:“回大人,副指挥使正带着兄弟们在后山操练呢!”

  卫允打量着他,和声道:“好好干!”然后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往大营内部走去。

  那锦衣卫恭敬的道:“大人慢走!”

  不得不说,纵使是京郊大营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老卒,也是良莠不齐,好坏参半的。

  你说他们能力不强?不,能力都比较突出,能够算得上是精锐,能够被张千钧这么挑剔的人选出来的人,能力怎么会不强。

  但是说他们良莠不齐,好坏参半这话也不假,不算污蔑了他们,一般有本事的人都比较骄傲,自信,卫允是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罢了,成天就只会吟诵一两句之乎者也,再说两句酸诗罢了。

  况且大周的军制便是如此,文武相合,互相搭配,武将练兵,统兵打仗,上阵杀敌,文官则负责后勤,政务等一切辅助工作。

  不过大周军制一般都是以武将为主,文官为辅。

  然而锦衣卫却完全倒了过来,让卫允这个小文官当了指挥使,而张千军这个英国公府嫡二子,世代将门出身的武将统领,却只做了副指挥使。

  说心里不酸,那是不可能的,但这是元祐帝的命令,连张千均自己都接受了,他们这群小小的兵卒子能说什么。

  还能去替张千均鸣不平吗?以什么理由呢?张千均的手下,锦衣卫的一员?可卫允才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他们面上虽然对卫允保持着足够的尊敬,从未有过一句僭越的话,可暗地里,却没少表现出对这位指挥使大人的怀疑。

  一个‘文弱书生’如何领导他们一群只知道厮杀的莽汉,这不就是让一只温顺的羊领着一群凶恶的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