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85章 汴京来信

  张千钧早已得了元祐帝的授命,再加上先前卫允对他母亲和妹妹的援手之恩,是以他对卫允这位指挥使所下达的命令,执行的是分外认真,对于这些小崽子们的要求,也异常的严格,没有半点懈怠。

  不过不得不提一句,虽然锦衣卫的训练强度很大,但相应的,提供的伙食也异常的丰盛,早餐每人一大碗粥,很浓很稠的那种,还有两个鸡蛋,其他的素菜包子则随便吃。

  午饭和晚饭则是三菜一汤,一荤两素,汤是煮的很稀的面汤,不过若是再配上大白馒头,和红烧肉还有咸菜以及一味新鲜的时令蔬菜,那便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时令的蔬菜,也并不限于一种,或是豆角,或是莲藕,或是冬瓜,或是南瓜,看采买的视当日的情况而定,而且卫允还特意交代过了,每日都得换着花样来,不用连续几天都是同一种。

  不过这样的伙食,对那五十个从京郊大营抽调而来的老卒或许算是极丰盛的了,可是在那群吃惯了珍馐美味,佳肴珍酿,嘴巴何其挑剔的纨绔来说,却是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

  可每日那么大强度的训练,身体消耗掉了大量的能量,还没到饭点儿,众锦衣卫们一个个就跟饿死鬼上身似的,饿得不行不行的,哪里还能顾得上伙食有没有以前的好。

  等到开饭的时候,那真的是一个吃的一个香,一个吃个比一个多。

  若不是背后有元祐帝支持,只怕光这一百多张只进不出的嘴,都能把卫允个吃穷了,幸好这样的封闭式训练最多只有三个月,到时候就算是花费的多了一些,元祐帝应该也不会太过计较。

  只要在训练结束之后,锦衣卫的运行进入正轨之中,让元祐帝尝到甜头,知道锦衣卫能够为他带来的好处就行了!

  没办法,如今锦衣卫衙门都还没弄好,元祐帝还在斟酌应该把锦衣卫的衙门安插在哪儿才合适呢。

  而且除了这些在大营里头训练的新人之外,锦衣卫想要运转,自然还需要一大批的人手辅助,上上下下,要的还不少,这些都得元祐帝去头疼。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一嘴,锦衣卫除了成熟完善的功勋奖励制度之外,还有一个另类的规定,若是功勋值一直低迷,连续三个月都没有涨幅的话,会被警告一次,若是再过两个月,也就是总共半年的时间没有涨幅的话,就会被剔除出锦衣卫。

  这条制度,也是为了防止那些借着锦衣卫的名头,无所事事,混日子的人。

  太阳东升西落,眼见着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夜晚在不知不觉间,降临了尘世。

  天边挂着一轮半残的月亮,微弱的月光下,璀璨的星河挂在天际,一颗颗绽放着微光的星辰,相互映衬,接连成片,汇聚成河,形成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月光下的锦衣卫大营之中,一排排整齐的房屋之中,亮着微黄的烛火,月华如水,如皎洁的匹练一般,穿透窗纸,洒入屋内,将窗杦的轮廓于形状,倒映在地上。

  原本应该万籁俱静,悄无声息的美丽夜晚,却被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哀嚎,打破了这份美丽的宁静。

  “哎哟!你轻点!疼!”

  “哎哟哟!我的娘耶,你就不知道轻点儿吗?”

  ················

  高强度的体能和技能训练,带来的是肌肉的剧烈酸痛,纵使是已经坚持了十多日,可每一日下来,浑身上下,从骨头到筋肉,就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的。

  肌肉酸涩,胀痛,筋骨劳累,精神疲惫,就连哀嚎抱怨的声音里头,都透着一股有气无力,每天晚上用完晚饭,洗漱完回到宿舍之后,这样的哀嚎声便开始响起,并且一直持续至少半个时辰左右。

  如今在锦衣卫大营之中,最受欢迎的不是饭堂的红烧肉,也不是每天中午不限量的冰镇绿豆汤,而是每隔三天定时下发的药酒。

  这是卫允向元祐帝申请之后,元祐帝吩咐太医特意调配出来的药酒,用料虽然不是顶尖,但效果却异常的好,见效也非常快。

  擦完药酒之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依着这些年轻人身体的恢复能力,第二天一早醒来,保管又能生龙活虎!

  ···············

  扬州江都,盛家!

  “祖母,祖母!”

  寿安堂,原本的安静被打破,小明兰举着一个信封,一路从寿安堂的门口跑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同样笑容灿烂的小小桃。

  快跑带来的呼吸急促,气血升腾,都掩不住小明兰脸上的笑意,眼底的开心。

  “哎哟!六姑娘这是怎么了,什么事儿这么高兴!”房嬷嬷慈祥的笑着说。

  盛老太太却故意板着脸,小声呵斥道:“真是越来越没姑娘家的样子了,估计一里外都能听见她的声音,哎!她再这样子下去,日后可怎么嫁出去!”

  “六姑娘如今才八岁,老太太担心这个,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房嬷嬷道。

  盛老太太却道:“俗话说的话,三岁看老,更何况这丫头都八岁了,再过几年,就得说人家了!”

  这时,小明兰带着小小桃,手里头拿着一个信封,乐滋滋的跑了进来,额头上已经有细碎的汗珠渗出来了,呼吸也颇为急促。

  走到老太太跟前,举着信封道:“祖母!你看,小舅舅又给我回信了!”

  老太太当即便露出个慈祥又不失和蔼的笑容,柔声道:“哦?卫三郎的信,快拆开念来听听!”

  小明兰当即点头,拆开信封,拿出里头厚厚的十余页纸,摊开念了起来:

  明兰吾甥:见信如晤!来信已阅,吾在汴京甚好,有师伯关照,官家提携,同僚帮扶,如今已官至翰林院侍读,汝不必担忧,虽相隔千里,吾对汝母女甚是挂念,不知汝之学业进展如何!另,武艺可曾落下,汝需谨记,每日勤加练习,不可懈怠。

  待明年尔入京之时,为舅定要好好考校于汝,望汝莫要让吾失望!

  闲话少叙,汝回信之中所书之答案,无错漏之处,吾心甚慰,作为奖励,此次更新之章节有五,还望汝再接再厉,莫要骄傲!

  另,此次更新章节之后,附有此番数术新题,望尔仔细解答!

  ················

  第一张信纸,写的东西并不多,不过寥寥近百字。

  明兰倒是没什么,对卫允升官也没什么感触,反倒是对这一次更新的五章西游记,还有更新之后附带的数学题兴趣更大。

  而老太太,却被卫允心中所言,已官至翰林院侍读,给震惊到了。

  卫允高中探花,被封为翰林院编修,老太太也只稍稍的惊讶了一下,可现如今不过七月下旬,算算时间,卫允回京的时间才不过一个多月。

  若是在除去信件往返所耗费的时间,那不就是说,卫允在入职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连升三级,从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做到了如今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

  这样的升官速度,着实震撼到了老太太。

  作为一手将盛紘抚育长大,延请名师教导,送去参加科举的嫡母,还有勇毅侯府独生嫡女的出身和见识,盛老太太比谁都清楚,京官升迁的难度。

  盛紘也是进士出身,虽只是个二甲,但也不算差了,而且还有昔日盛老太爷留下的人脉,做官十余年,如今也不过是个正六品的扬州通判。

  虽说明年升官去汴京,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两相一对比,个中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而且这样子的擢升,只能是元祐帝亲自提拔,才有可能!

  卫允心中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盛老太太却已经能够猜到,卫家的这位三郎,如今在官家的心中,定然占据着不轻的位置。

  看来是时候再一次敲打敲打那位盛家二房的当家主君了!

  “祖母!祖母!想什么呢?”小明兰推了推老太太的手臂,歪着脑袋,一脸好奇的问。

  老太太这才回过神来,拍了拍明兰的小手,笑着道:“没什么,明儿念到哪儿了?”

  一提到卫允的信,小明兰立马就笑了,献宝似的道:“刚刚把第一页念完,祖母,现在到了西游记的时间哟!”小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再加上那圆嘟嘟,肉乎乎的小脸蛋,看上去甚是俏皮可爱。

  盛老太太立马就来了精神,问道:“那还犹豫什么,快些念,快些念!”自从偶尔看到卫允写给小明兰的信上附带的西游记知州,老太太就变成了一个忠诚的西游迷!

  此时,远在江都府衙处理公务的盛紘,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虽有些许疑惑,却也不甚在意!继续将心神放在眼前的政务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