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78章 后续反应

  “卫兄,真不打算现在出去?”书架旁,一身官服的刘明看着卫允,含笑道。

  卫允淡淡瞥了他一眼,表现得不疾不徐,很是沉稳,“青云兄若是有事,不妨先行一步!”

  “哟!”另一侧,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

  “这升了官就是不一样!这就忙着和咱们撇清关系了,青云,咱们还是识趣些,赶紧先走远些,免得呆在这儿没来由的惹人嫌!”

  卫允终叹了口气,合上手中的书籍,转身看着另一侧的王离,一脸无奈的道:“我说王仲明,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再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可真生气了!”

  “噗嗤!”王离和刘明,不约而同的都笑了出来,走到卫允近前,只听刘明道:“好啦好啦,再说下去,只怕子期真的要生气了!”

  王离却道:“子期也忒小气了些,刚刚连升三级,从翰林院编修直接成了从五品的侍读,一下子比咱两高出了一大截,还不许咱们开开玩笑!”

  卫允被气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这叫开开玩笑?从我回来到现在,你说说你,可有好好地说过一句话?还好意思说我小气,也不知道是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切!”

  卫允这话,可把王离给气到了,伸着手指指着卫允,一甩衣袖。“你!切!”又对着刘明道:“青云你看,这才是这家伙的真面目,你可别被他的外表给欺骗了!”

  刘明笑着摇摇头,看着这两个活宝,无奈的道:“行了行了,你俩别玩儿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把这儿再收拾收拾,等再过两刻钟,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咱们也该回去了!”

  “哈哈哈哈!”王离不禁哈哈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卫允的肩膀,道:“子期啊,这次你可逃不掉了,待会儿下衙之后,咱们约在樊楼怎样?这回的可得让你好好出出血!”

  卫允拍掉王离的手,淡淡的道:“今明两天都不成,改在后日或者再往后几日吧,反正除了今明两天,其余不论哪天随你们定,咱就定在樊楼,我请客!让你们也尝一尝宰大户的感觉!”

  王离也不介意卫允拍掉自己的手,问道:“为何今明两日不行?”

  卫允扭头看着他,道:“你以为我这个侍读是这么好当的,方才在御书房的时候,官家可是金口玉言吩咐了差事,让我回去好好想想,把详细的章程写下来,拟个折子递上去!难不成你想让我把官家吩咐的事儿往后推一推!”

  “我可没这么说!”王离下意识的往后推了一步,抬起双掌,举在胸前,连连挥舞,“还是以陛下的吩咐为重,至于这顿庆功宴,往后再推一推也无妨,刘兄,你说是吧?”

  王离精的跟只猴儿似的,赶忙把这个皮球往刘明身上踢,让他来救场。

  刘明当即附和道:“对对对,陛下的事儿才是首要,至于咱们咱们几人吃饭,之后哪天都行!总归就是咱们三人私底下吃,又没有别人!仲明你说是吧!”

  王离赶忙点头,附和道:“青云说的甚是,可千万别误了官家给的差事!左右不过吃顿饭,也不差这一两天的!”

  卫允先看看王离,又看看刘明,故意问道:“真的不差这一两天?什么时候都行?”眼中却带着玩味的笑意,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两人赶忙点头如同捣蒜,连连称是,心中暗暗叫苦,这才是卫子期啊。

  王离更是后悔,自己没事儿招他干嘛,真的是吃饱撑的!

  卫允又道:“可到时候我要是忘了怎么办?岂非辜负了两位兄台的一番美意?”

  王离道:“我俩没忘记不就行了,到时候我们可以提醒你嘛!”

  刘明化身复读机:“对对对,我们记着就成!”

  卫允又道:“可万一到时候,我要不认账了怎么办?难不成你们两还把我绑着去,亲自来掏我的荷包么!”

  他可不想就这么放过王离,谁叫他刚才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了,别人酸酸也就算了,卫允也不在意,可王离这家伙,竟然也跟着说了一下午的酸话,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说的。

  两人皆是一愣,对视一眼,刘明忙道:“不妨事,不妨事!谁请都一样!到时候换我或者换仲明请,都是一样的嘛!”

  王离赶忙附和道:“对对对,都一样,都一样!公事为重,公事为重!”

  看着这两个家伙现在的样子,卫允摇了摇头,摆手道:“行啦行啦,不逗你们的,就定在大后天晚上,还是我请,就不劳两位兄长破费了!”

  “若是时间太急的话,往后推一推也无妨!”王离小心翼翼的说道。

  刘明赶忙附和:“左右不过是一顿饭,子期无须如此在意!”

  卫允却道:“这可不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话我既然说了,那就定然要做到的!君子岂可失信于人!”

  王离和刘明对视一眼,王离忙道:“子期啊!这个,我刚刚才想起来,家里头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我就先走一步了,你自己在这儿慢慢再等一会儿啊!”

  说完还冲刘明使了个眼色,转身直接往外走去,好不容易卫允松了口,现在再不溜,留下来等着吃饭么!

  刘明也紧接着道:“子期,这个,愚兄刚刚想起来,我家里头好像也有事情要处理一下,就不陪你在这儿待了,待会儿你记得自己留意时间,可别回去的太晚了,耽误了时间,影响到陛下交代的事情!”

  说罢不能卫允回答,直接转身离去:“仲明,等等为兄!”快步朝着王离追了过去。

  卫允挥挥手,目光落在书架之上,取出一本,捧在手中,翻了开来,目光落在书上,头也不回的挥挥手道:“知道了,那你们先走吧!我再留一会儿!”

  刘明和王离的目光再次碰撞,走出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朝里看了看,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同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下回可不能继续招卫子期了,这家伙,惯会得理不饶人,只要给他寻到一点儿机会,就能把人揶揄死!王离心中不禁有些戚戚然。

  皇宫,御书房!

  元祐帝一席滚黄龙袍,头戴金冠,端坐在书桌前,身前的桌案上放着一本摊开的奏折,正聚精会神,专心致志的看着,左手旁还放这一摞批阅完的奏折!

  提起朱笔,在奏章上批阅几笔,花几个圈,写下批语,元祐帝这才放下手中御笔,将奏折合了起来,递给身侧的老太监,抬眼看了看窗匛,轻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话音之中,透着一丝疲惫。

  老太监一边将元祐帝刚批好奏折放到那一对奏折的最上方,一边微笑着回道:“回陛下,如今申时三刻刚过!御膳房那边已然做好了晚膳,陛下要不要先用一点!”

  元祐帝伸了个懒腰,口中发出一声闷哼,道:“申时三刻?都这么晚了,算了,晚膳先不用,许久没有去看荣妃了,待会儿去她那儿再和她一道用吧!”说罢,便要站起来。

  身后伺候的小太监,忙快步上前,迅速将龙椅往后移动,老太监弓着身子,扶着元祐帝的一只手,“想必荣妃现在也正念着陛下呢!”

  又问道:“坐了有大半日了,陛下要不要去御花园里走走,松松筋骨再去荣妃宫中,如今园中的紫薇花,向阳花,木槿花正值花期,开的灿烂着呢!”

  元祐帝缓步走出了御书房,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说卫允这小子现在在干嘛?”

  老太监脸上没有半点不适,丝毫没有因为元祐帝的话题突转而尴尬,从容的笑道:“想必卫大人如今不知躲在哪儿头疼呢吧!”

  元祐帝嘴角微微裂开,会心的笑容从嘴角一直蔓延到眼角,道:“头疼?我看未必,那小子可精明着呢,说不定现在正在哪儿躲着偷偷开心呢!”

  老太监道:“得陛下天恩,让卫大人连升三级,开心自然是应当的,只是奴才愚笨,有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有件事情不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语气之中,带着三分懊恼,七分平淡。

  “想不明白?”元祐帝看着屋檐之外,有些昏暗阴沉的天空,道:“何事想不明白,说来听听!”

  老太监道:“彼时殿试之际,陛下一看到卫大人的文章,顿时喜不自胜,原本是想将卫大人点做状元的,可后来却因担心过犹不及,木秀于林,怕卫大人因年龄太小,修行不够,生出骄纵之心。

  外加王状元的文章也着实不弱,三元及第可是我大周建朝以来,从未有过的,陛下这才点了卫大人做探花,为何如今却又将卫大人连升三级,如此岂不是与陛下先前的考量背道而驰了?”

  元祐帝轻笑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老太监笑道:“奴才脑子愚笨,想不明白也是应当的!”

  元祐帝摇摇头,道:“你个老货!也罢,朕就与你说说,原先朕之所以将卫允点做探花,确实是为了他好,不过照现在看来,倒是朕多虑了。

  卫允这个小猴子,精明着呢,脑子也清楚,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局势也看的透彻,最关键的是,朕发现朕是越来越很喜欢这小子了!哈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元祐帝不禁想起那天晚上,在千春楼的暗子传回来的话,再结合卫允和神似自己幼子的年龄和身形,心中莫名的涌出一阵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