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74章 君臣奏对,三步成诗

  天空有些阴沉,牛毛般细碎的小雨随风飘着,屋檐下的青石板,也被覆上了一层水汽。

  看着似乎是沉浸在回忆之中,一脸颓丧的元祐帝,卫允的身体几不可查的缩了缩,想要降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可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而且现在这个局面,元祐帝情绪低落,卫允能说什么,劝他不要伤心?拜托,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好吗!

  岔开话题?看元祐帝现在这个状态,这个情绪,你找他说什么?

  拍马屁卫允倒是会,察言观色什么的也学了一点儿,但年纪终究还是太小了,两辈子加起来连三十岁都不到,经历自然有些不够用。

  别说什么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一到古代就一定能够如鱼得水什么的。

  反正卫允是不信的,休说别的,光是古代繁重的礼节,卫允纵使有了原身的记忆,可真正接受起来还是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

  如今这个时候,还是乖乖的装鹌鹑好了,一动不如一静,还是等元祐帝自己慢慢调整心情,找自己问话的时候再冒头吧。

  卫允猜想着,如今储位悬而未决,近几年来,元祐帝肯定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子了,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明里暗里不知刺激了他多少回,若是心理素质不够强硬的话,只怕元祐帝早就悲伤过度,抑郁而终了。

  现在不过是心里有个心结,看不开又放不下罢了。

  可惜卫允虽然知道元祐帝的心结,但却并不知道该如何开解,毕竟死了好几个儿子的人又不是他,没有身历其境体会到当事人的感受,就贸然去劝别人不要伤心,不要悲痛的人,都是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反正卫允自认是没有这个本事儿,也没有这个资格去开解元祐帝,开解一个接连失去了好几个儿子的父亲。

  卫允索性闭起了嘴,微微躬身站立,目光始终光明正大的落在元祐帝的身上,仔细的观察着元祐帝的神色变换,心里虽然有些起伏,但大体还算平静。

  细细观察,卫允才发现,如今已经将近天命之年的元祐帝,已经显现出不符合年龄的老态,须发皆已是银灰参半,脸上已经堆积了不少皱纹,还有些许不怎么明显的老人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暮气!

  看上去竟然给人一种已经已过耳顺之年的感觉!

  哎!纵使地位再显赫,手中权势再大,终究还是逃不过岁月的雕琢,更何况,权力越大,操心的事情也就越多,越发费神。

  君不见,历史上面的那些个皇帝,有几个是长寿的,一饮一啄之间,就像是注定了一般。

  不多时,元祐帝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忽然对着卫允道:“近些时日,朕听到一则传闻,说你这位新晋的探花郎,在千春楼与人吃酒之时挥毫泼墨,作了一首轰动汴京的词,不知是真是假?”

  卫允回道:“回陛下,确实是微臣所作!”卫允有些腹诽,你可是皇帝!能不知道是真是假?

  元祐帝捋着胡须,微微笑着吟诵道:“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不过区区数十言,便将少年人的果敢豪迈,英雄侠气尽皆囊括其中,朕可是听说了,汴京城里头的那些个权贵家的纨绔们,听了你这首词之后,无不拍手称快,对你赞誉有加,争相效仿呢!

  你的词朕也看了,写的着实不错,可惜朕老了,若是朕再年轻一些,说不得也得和爱卿所说的那般,仗剑行侠一回了!哈哈哈哈哈!

  我大周对于有才之人,素来都不吝啬赏赐,卫爱卿,你说说,朕该怎么赏你才好!”能够让元祐帝龙颜大悦,给点赏赐也说的过去。

  卫允拱拱手,风轻云淡的道:“陛下,这首词乃臣少年之时,于困顿之时,有感而发,顺势而作的一篇诗词,怎敢奢求赏赐!”

  卫允本是想着推诿一下,故意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然后元祐帝在坚持一下,一来二去的赏赐不就到手了。

  不成想,元祐帝竟顺势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若只因为一篇闲时所作的诗词便大肆封赏,确实有些说不过去,说不得便会引来非议!”

  卫允一愣,眨了眨眼,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心里狂呼:陛下啊,你怎么不按剧本走啊,你这样子是会被导演骂的!

  可元祐帝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样:“陛下说的是,臣但凭陛下吩咐!”

  元祐帝看卫允这幅模样,当即便笑了,先前的愁容也尽数褪去,眼底带着一丝笑意,道:“不若这样吧,你若是在一炷香之内,再做出一首不逊色于这篇《少年侠气》,让朕觉得满意的诗词,朕便升你做翰林院侍读如何?”

  翰林院本就是清贵之地,没什么差事可做,不是整理编撰书籍,就是替元祐帝书写圣旨,除非是编写那种传世的鸿篇巨著,不然的话,哪来那么多的功劳,是以官员的升迁,全在元祐帝一念之间,皆寄于元祐帝的好恶。

  翰林院侍读?那可是从五品啊,卫允现在也不过是是个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若是这么一升官,那不是超过了三元及第的王离,至于不过区区正六品的盛紘,那就更加不如卫允了。

  卫允眨了眨眼,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试探性的问道:“陛下说的可是真的?”

  “放肆!”元祐帝龙目一瞪,一股不容冒犯的威严之气,立马透体而出,厉声呵斥道:“朕乃天子,卫卿难道不知君无戏言吗?”

  卫允缩了缩头,强忍住即将要翻的白眼,心道:方才说因为一首诗词升官不好,会惹人非议,引来诟病的是你,现在要我作一首诗词,给我连升三级的也是你,什么话都让你给说了,还好意思说我。

  可这话却也只能在心里悄悄腹诽一下,卫允可是半句都不敢说出来,就连神色,也不敢有半点表露。

  不过区区一首诗词罢了,自己不会作诗,难不成还不会抄么,反正元祐帝又不向科考那样,限制诗词的范围和类型。

  卫允当即便往前踏了一步,昂首挺胸,神采飞扬的道:“不过区区一首诗词,何须一炷香的功夫,陛下容臣考虑片刻即可!”

  元祐帝眼角带笑:“爱卿既然有如此自信,那便以一盏茶为限如何?”

  卫允拱手道:“但凭陛下吩咐!”

  “好!”元祐帝道:“爱卿做出的诗词,若是让朕满意了,朕便许你官升三级,可若是让朕不满意的话!哼哼!”

  啊?不满意还有惩罚?卫允当即就怂了!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编修多好!

  “陛下!”卫允当即脸色一变,激动的看着元祐帝道:“臣可以选择放弃吗?”

  元祐帝大手一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君子一诺千金!”随即调笑似的看着卫允,道:“怎么!爱卿这便忘了自己在那句一诺千金重吗?”

  卫允哎声叹道:“回陛下,作一首诗词不难,难的是作出一首让陛下满意的诗词,陛下乃是天子,高坐九五之上,俯瞰芸芸众生,胸中所载,乃是九州大地,万千众生,臣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又岂敢放言作出定能让陛下满意的诗词!陛下这不是故意为难臣吗!”

  “哈哈哈哈!”元祐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卫允道:“卫允呀卫允,你个臭小子,尽会说些好听的来恭维朕。”

  卫允做出个无辜的表情,顺势还眨了眨眼,将其衬托的愈发传神:“陛下说的哪里话,臣冤枉啊!臣方才所言,句句皆出自肺腑,可没有半点恭维奉承之意,陛下虽为天子,可也不能随意污蔑微臣的清白!”

  说罢还将衣袖一甩,作出一副两袖清风,义正言辞的模样。

  元祐帝伸手指着卫允,对着身旁伺候的老太监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个臭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老太监微微笑道:“卫探花聪明机警,能言善辩,此乃陛下之福!”

  作为跟在元祐帝身边数十年的近侍,老太监自然清楚这位主子的脾性,索性便顺驴下坡了。

  元祐帝却道:“对,这小子一张利嘴,巧舌如簧,也罢,朕不与你争辩,左右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你若是做不出让朕满意的诗词,朕可不会手下留情!”

  卫允露出个苦笑,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这才“十分勉强”的拱手一礼,道:“那臣只有谨遵圣命了!”

  元祐帝接过老太监递过来的茶水,掀开盖子,拨了拨,吹了吹,道:“那便开始吧!”随即便抿了一口,放在身前的岸上,一双眼睛,却始终打量着卫允。

  卫允转身,侧对着元祐帝,背负双手,脑袋微微低着,目光变得深邃,陷入思索之中,不疾不徐的踏出三步。

  “怒发冲冠,凭栏处!”忽然之间,卫允便开了口,初起之时,十分激昂,但转瞬便又落了下去:“潇潇雨歇!”。

  元祐帝心里一惊:这么快就做出来了?一旁的老太监也是一脸的震惊。

  只见卫允负手而立,脑袋微微上仰,慷慨激昂的继续吟道:“抬望眼,仰天长笑,壮怀激烈,十五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只见卫允的脸上露出悲戚之色,目光却变得低迷,莫名的让人心中一颤,沉沉的吟诵道:“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元祐帝的脸上满是震撼,空旷的御书房之中,只剩下卫允那略有几分沧桑的声音在不断回响:“燕云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词落罢,卫允却仍旧背负双手,侧身对着元祐帝,眼睛不知何时已然闭了起来,神色有些戚戚,似乎是沉寂在自己所做之词的氛围之中,久久未能自拔。

  元祐帝愣愣的望着殿中并不算高大的年轻身影,看着卫允的侧颜,目光不禁变得恍惚起来,方才卫允的字字句句,无一不落在了元祐帝的心坎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