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73章 心有忐忑,再见龙颜

  “下官见过学士大人,见过内侍大人!”不过半盏茶之后,卫允便出现了,冲着孙学士和李公公拱手见礼道。

  孙学士还没说话,旁边的李公公就就扭着兰花指,打量着卫允,轻笑着道:“这便是卫编修啊,真真是个谪仙般的人儿,怪不得官家会钦点您去御书房随行侍读呢!”

  卫允微微躬身,拱手谦虚的道:“大人谬赞了,下官愧不敢当!”又将目光挪向孙学士。

  孙学士负手而立,淡淡的道:“既然是官家钦点,卫修撰可要好生表现,虽说官家仁善大度,可你还是要注意谨言慎行,切莫触怒龙颜!”

  卫允冲着孙学士拱手一礼,真挚的沉声道:“多谢学士大人提点,下官定然牢记于心!谨言慎行!”

  李公公甩了甩浮沉,道:“卫修撰既然已经来了,那咱家就不在这儿多留了,官家那边可还等着呢!咱家可不敢让官家久等,孙学士,咱家就先带着卫修撰去见官家了!”

  “公公慢走,恕不远送!”在大周,文武百官们和太监相处的还算不错,作为皇帝近侍的宦官们也都很识趣,虽然常年服侍在官家左右,但却从未似卫允所知道的明朝那般,出现宦官乱政的例子,倒也算是恪守本分。

  是以掌院学士孙大人对这位陛下身边的李公公,倒也颇为礼遇,不曾有过恶言、轻视。

  一路之上,走过宽阔的长廊,穿过高耸的宫墙,路过奢华的殿宇,踩过由白玉铸成的台阶,卫允的心,也随之起起伏伏。

  卫允见过两次元祐帝,第一次是殿试时候,在殿下遥遥的看了几眼,第二次是被点了探花之后,与王离和刘明一同被召去了御书房,而这一次,是第三次,也是唯一一次独自一人被召见。

  说不紧张,不激动,连卫允自己都不信,毕竟那可是一国之君,若只论地位权柄,只怕还有在后世的那些个国家领导人之上。

  尤其是这一次,元祐帝独独钦点自己前去侍读,也不知道是因为何故?莫不是因为上次在千春楼之中的那番言语?可这都过去了大半个月了,现在才发作,是不是也太慢了些?

  卫允的心中始终有些忐忑。

  “李大人,下官有个问题,有些冒昧,不知该不该问?”卫允轻声冲着身侧的李公公问道。

  “呵呵呵!”李公公掩嘴轻笑,捏着兰花指道:“咱家可不是什么大人,卫编修唤咱家一声李内官便可,无须叫什么大人!”

  卫允笑着道:“纵是内官,也有品阶,咱们都是替官家做事儿的,便是同僚,如何不能叫大人!更何况,大人乃是官家身边的近侍内官,若论尊贵,只怕是朝中的三品大院也有所不如呢!”

  这话说得,卫允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可在官场之上行走,尤其是在和皇宫里这些个身体有缺陷的太监们打交道的时候,若是还直来直去的,那才是真的傻。

  什么舌灿莲花,指鹿为马,把好话都给说尽了,给与他们最大的尊重,满足他们的虚荣心,才是和他们交好的上上之选。

  李公公脸上笑意更浓,“卫大人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只要不是什么犯忌讳的东西,咱家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卫允嘿嘿笑道,露出一嘴的白牙:“也没什么,下官这不是第一次去御书房随侍吗!也没经验,待会儿怕要是做错了或者说错了什么,惹怒了官家,就想着像李大人打听一下,在御书房随行侍读,都有些什么要注意的地方,还有就是想相大人打听一下今日管家的心情如何!”

  李公公看着卫允,几不可查的点点头道:“卫大人放心便是,官家最是和善不过的了,纵使是说错了几句话,官家也绝不会与你计较的,待会儿到了御书房,卫大人只要记得,千万不要太过拘束才是。

  官家最喜欢的,便是活泼朝气,才学兼备,允文允武的年轻人了,卫大人文武兼备,正是官家喜欢的后辈呢!

  至于今日官家的心情么!”说到这儿,李公公话音一滞,扭头看着身侧的卫允,嘴角轻轻上扬,微笑道:“这个咱家就是很清楚了!圣心难测,咱家不过是一介阉人,如何敢去揣度官家的心思!”

  额,卫允一愣,随即便露出个苦笑,“是下官失言了!多谢公公提点,下官一定谨记!不忘大人大恩!”

  说罢,从袖中掏出一个荷包,递了出去:“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大人笑纳!”

  李公公也不扭捏,伸手接过荷包,捏了捏,脸上的笑容更甚,看向卫允的目光也越发的和善,“那咱家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荷包里头装的可不是什么碎银子,而是三张二十两的银票,摸起来虽然薄,但实际算起来,可要比这么一荷包的银子厚实多了。

  似李公公这等人老成精的人物,哪里会不知道其中的区别,是以才会对卫允越发的满意。

  对于这位李公公看出自己有武艺在身,卫允倒是没怎么吃惊,因为在看到这位李公公的第一眼,卫允便知道这位内官大人,也有一身不俗的武艺在身。

  这些年和府里的老镖师修习这个世界的拳法枪棍,卫允自然也从老镖师那儿了解了许多这个世界的武道发展。

  做镖师的,最重要的自然是过硬的本事,第二重要的,就是得有一双明亮的招子,能够分得清那些能惹,那些不能惹,那些干的过,那些干不过。

  李公公的那双手虽然白皙修长,但却不同于常人的那种白皙细腻,倒像是有一层白玉渡在手上一样,宛若新生的婴儿一般,温润无暇,这是将双手练到了一定程度的表现。

  行走之间,几乎都听不到这个老太监的脚步,若不是卫允离的比较近,加之自身也是耳聪目明,六识敏锐的话,还真察觉不出来,就连呼吸,也异常的绵长,一呼一吸之间,所花费的时间,至少是常人的两倍以上。

  对此卫允倒是表现得很淡然,也没太大的兴趣追究,以前那些小说电视剧里头,别说是皇帝了,就连那些个世家大族的公子们,哪一个出门身边不是跟着一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有些暗地里还有他们爹娘长辈派出去的暗卫随行保护呢。

  其实就算没有李公公的话,看过电视剧的卫允对于元祐帝也算是有几分了解的,这是一位真正仁慈和蔼的帝王,想想剧中那个冒死也要替其将血书和兵符送出宫的小宫女,想想那些个纵使元祐帝已然驾鹤西去,却依旧惦记着他的恩情,惦记着他的得恩德的太监,官员们!

  想想剧中的新帝,迫于无奈,为了稳定朝局,只有将元祐帝的发妻,如今的曹皇后,彼时的曹太后请去,垂帘听政,弹压朝中一切不和谐声音的举动。

  便可以看出元祐帝究竟是怎样的得人心,卫允之所以问李公公,不过是因为对于未知的不确定罢了,电视剧毕竟只是电视剧,而不是现实,可这个世界的人,都是有血有肉,有灵魂有思想的,卫允不敢保证,他们和自己所知道的一模一样。

  所谓的先知先觉,不过是比别人多掌握了一些信息罢了,人心思变,世事无常,小心无大错,相较于那些个认为自己是穿越者,就看不起土著,抱着天老大他老二想法的,卫允觉得还是谨慎小心些为妙,不然的话,再过几年,怕是自己的坟头草都有四五尺高了。

  卫允被一路带着到了御书房,经过通报之后,被唤了进去,终于见到了当今官家,一国之君的元祐帝。

  此时的元祐帝,穿着一身常服,头戴金冠,须发皆意识银灰参半,手中拿着一本奏章,端坐在鎏金的桌案之后,正全神贯注的看着。

  长长的桌案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文房四宝,笔架,笔洗,还有好几方砚台,都是极珍贵的物件儿,边上还堆着有厚厚的两摞奏折。

  桌案旁边,还站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太监,身材中等,手里抱着一柄浮尘,微微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微臣翰林院编修卫允,参见陛下!”纵使是再不情愿,但在元祐帝的面前,卫允还是得双膝跪地,伏身磕头,行了个参拜大礼。

  元祐帝微微一笑,轻声道:“爱卿免礼,平身!”目光不在落在手中的奏折上,而是朝着卫允看了过来,从头到脚上下打量着。

  “不愧是朕的探花郎,果真是一表人才!俊朗不凡!”元祐帝捋着胡须,眯着眼睛,面带浅笑的道。

  卫允浅浅的笑了笑,似乎认同了元祐帝的话一般,自信的挺着胸膛,目光清明的看着元祐帝。

  元祐帝的目光有些深邃,望着卫允的眼睛,问道:“爱卿不怕朕么?”

  卫允拱拱手,微微躬身,脑袋微抬,迎着元祐帝的目光,道:“怕?陛下此言何意?臣不知为何要怕陛下?”

  “哦?”元祐帝的眼神有些玩味:“往日那些新晋的官员,只要是见了朕,没有不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就连咱们那位赫赫有名,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在朕这御书房当中,也是谨小慎微,言语之间多有拘束的,你当真不怕?”

  卫允迎着元祐帝的目光,微微一笑,轻松的道:“臣不知其余同僚为何如此,但臣是陛下的臣子,是拿着陛下给的俸禄,是替陛下,替朝廷办事儿的。

  容臣说句粗俗些的话,臣和陛下之间,或许还能算是雇佣的关系,陛下给臣发俸禄,臣就替陛下办事儿,钱货两清,只要臣的差事做的好,让陛下觉得俸禄没有白给,没有浪费。

  臣是在不知道臣为何还要害怕陛下?说句冒犯的话!难不成陛下是什么洪水猛兽,择人欲噬的妖魔鬼怪,会挖人心肝,害人性命不成?”

  “哼!”元祐帝目光一凝,重重一声闷哼:“是朕太过和善了么?你竟然敢将朕比作洪水猛兽,要么鬼怪!不怕朕降罪与你吗?嗯!”眼底却泛着一丝一样的光芒!

  卫允当即便拱手作揖,躬身礼道:“陛下乃是千古难寻的仁德圣明之君,胸中自由沟壑万千,是非黑白,取之善恶,怕是早已有了计较,又何必在此调侃臣呢!”

  “哈哈哈哈!”元祐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卫允,道:“好啊,好啊!”随即却又摇了摇头:“可惜就是年纪小了些!”

  卫允心中一凛,抬头看着元祐帝,沉声道:“陛下此言,恕臣不敢苟同!”

  “哦?爱卿有异议?”元祐帝素来便不是个独断专行的君主。

  卫允长身而立,言道:“古有甘罗十二岁为相,臣虽不才,比不得甘罗,但也想学一学甘罗的志气,替陛下分忧!”

  元祐帝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看了卫允良久,才叹息一声,道:“爱卿今年才十五吧?”

  卫允道:“回陛下,再过月余,臣便满十四了!”

  元祐帝想了想,道:“如今是元祐三十四年,那爱卿是出身于元祐二十年了,元祐二十年啊,朕的平安也是在那一年出生的!哎!”说完又是重重一叹,已然露出老态的脸庞上,露出几分疲惫和颓然。

  一旁的老太监脸色一变,露出一丝担忧之色,焦急的道:“陛下!”

  “朕无事!”元祐帝抬手制止了老太监的接下来的话:“只是心中忽然生出几分感触罢了!”抬眼看向身前的卫允,目光愈发的复杂,“若是朕的平安没有夭折,如今也该是爱卿这般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