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70章 心有疑虑,捉摸不透

  墨迹刚刚放干,柳存就迫不及待的将其叠了起来,和卫允说了声谢,便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带着流云一溜烟就出了卫家。

  本来卫允是没有多想的,可看着柳存这一副着急忙慌的模样,心中不禁生疑,便叫来小白杨,吩咐道:“去跟着柳存,把他今日的行程都记下来!晚上回来禀报与我!”

  小白杨虽然有些疑惑卫允为何会忽然让他跟踪柳存,但对于卫允的命令,他从来都是无条件的执行,从不会提出质疑。

  小白杨领命出了府,悄然跟在柳存和流云的身后。

  柳存方才说的那些,他的族叔过几日生辰,卫允信了,可其他的那些话,卫允现在是一句都不信。

  还说什么拿着自己的亲笔诗词,去做贺礼,什么风头一时无二,再合适不过了,都不过是这家伙的推诿之词。

  自己有几斤几两,卫允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柳存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把那首卫允亲笔所书的少年侠气给诓去罢了。

  卫允倒是要看看,今日的柳存,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把自己的手书诓了去,究竟想要做什么!

  卫家外头,宽阔的大街上,一主一仆正快步走了,前面,柳存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就连走路的步子都有些飘了。

  他的身侧,书童兼小厮的流云小声说道:“公子,您这样子骗卫公子会不会不太好啊?”

  “切!”柳存摆摆手,很随意的道:“这有什么,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不过是让他写几个字罢了,又没让他干什么,也没损害他的利益,哪里不好了!你倒是给本公子说说,哪里不好了!”

  流云面色看着神采飞扬的柳存,目光有些幽怨,戚戚然的道:“可是公子,回头此事若是让卫公子知道了,只怕卫公子会生公子的气!”

  柳存脸上的笑容一滞,眼睛一转,随即又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无第三个人知道,只要你不说,卫允怎么会知道!再说了,过几日本就是叔父的生辰,难不成他卫允还真的会去找叔父,问我究竟送了什么礼物吗?他可没这么无聊!”

  而且柳存话说的清楚,这件事情就他们主仆二人知道,柳存自己是肯定不会告诉别人的,这事儿要是泄露出去了,那也只能是从他这个书童这里泄露的。

  流云心里莫名的一颤,不知为何,一股子凉意,自脚底板窜上了脑门,看着柳存那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咬着牙憋着。

  “公子说的是,是小的考虑不周!”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身后六七丈的位置,一个身形颇为瘦小的人影,自他们从卫家出来之后,便一直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两只眼睛时不时的打量着街道两边的摊贩、商铺。

  可眼角的余光,却每隔三个呼吸,都会在不经意间,重新落在前边的主仆二人身上,锁定他们的位置。

  柳存和小流云又不是什么武功高手,警觉性可没那么高,再者说了,这里可是汴京城,天子脚下,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这里犯事儿,是嫌自己的小命活的太久了,不耐发了么!

  连着穿越五条大街,到了崇文街,柳存带着流云,没有继续往前,而是左转进入一条叫做崇文街的街道,然后又拐了一个弯儿,复行数十步,来到一座颇为大气的府邸前。

  朱红色的大门上,挂着两个黄橙橙的铜环,门的上方有一牌匾,上书“余府”两个大字!大门口挂着灯笼,灯笼之上,也写着同样的字样。

  柳存带着流云,径直走到大门左边的角门处,柳存长身而立,流云则熟练地上前敲门。

  不多时,角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见是柳存和流云二人,也不通报,十分热情的将二人迎了进去。

  小白杨看的分明,将府邸大门之上的那两个大字记得分明,走入外边繁华的大街,正巧看到街角有一个搭着棚子的馄饨摊子,便走了过去。

  摊子的老板是一对看上去五六十岁左右的老夫妻,老汉儿负责掌勺,煮混沌,老大娘则负责收拾桌子,招呼客人。

  热气腾腾的馄饨在锅里翻滚,飘散的香气,将小白杨肚里的馋虫勾了起来。

  “老板,来碗馄饨!多放些葱花和香醋!”小白杨寻了张空桌,也不介意桌面泛着的油光,大声叫道。

  带着围裙,拿着捞勺的老板应道:“好嘞,客观稍等片刻,馄饨马上就来!”

  小小的棚子下头,摆了四张方正的小桌,每张桌子配了四条长凳,此时馄饨摊里头,除了小白杨之外,还有四个客人,两个正在闷头大吃,还有两个的馄饨刚刚被老板娘端上桌。

  不过十几个呼吸之后,一碗热气腾腾,上头飘着二十多粒葱花的混沌端上了桌,放在了小白杨的面前。

  “这位大娘,和您打听个事儿呗!”小白杨拿着白瓷的调羹,在碗里搅了搅,笑着问道。

  老板娘停下了转身的动作,笑着答道:“不知这位客官想打听什么?”

  小白杨道:“不瞒大娘,小子奉主君之命,去我家主君同僚的府上回礼,方才刚从崇文街那边出来,见里边有个余府,气势恢宏,隐隐有几分不凡之象,哦!就是门口有两座石狮子的那家。

  小人随主家刚来汴京,也不知道那是朝中哪位大人的府邸,是以才想着和大娘打听打听,也好和主家汇报,我家主君在官场上行走,日后说不得便得上门拜访呢!”

  老板娘有些诧异的道:“小哥莫非会看风水?”

  小白杨讪讪笑道:“我哪儿会看什么风水,不过是看那座府邸气势恢宏大气,看的让人心底一颤,这才有此一问。”

  “哈哈哈!”老板娘笑道:“那小哥你可真是好眼光,你说的余府,乃是当朝余老太师的府邸,那可是咱们大周朝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连官家都倚重的大官儿呢!”

  “嘶!”小白杨惊讶道:“竟是余老太师的府邸!”随即便露出恍然之色:“怪不得,怪不得!”

  然后才反应过来,冲着老板娘拱手道:“多谢大娘解惑!”

  老板娘笑着道:“不过是一句话儿的是,小哥慢用!老婆子就不打扰了!需要添佐料的话,只管招呼一声!”说罢,便转身过去给老汉帮忙去了。

  小白杨这才将注意力都放到了身前的馄饨之上,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窜入鼻腔之中,将小白杨肚子里的馋虫彻底勾了起来。

  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小白杨脸上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拿起调羹,低着头,大快朵颐起来。

  ·············

  下午未时末左右,卫府,后院凉亭之中。

  卫允靠在藤椅之上,旁边放着一个低矮的桌案,上边放着一盘切成小丁的西瓜,一个水壶,一只杯子。

  立春倒是不见人影,只剩下立夏和一个新买来的小丫鬟,在旁边伺候着。

  小白杨走入凉亭,冲着卫允拱手躬身道:“主君!”

  卫允眼睛依旧闭着,淡淡的道:“回来了?事情办得如何?”

  小白杨道:“回主君,小的一直跟着柳公子,见他带着流云小哥一直往南,直至出了内城,到了崇文街,入了当今余老太师的府邸,柳公子在里头呆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带着流云小哥出来,然后又去了书局,买了几本书和笔墨,便回了柳家,小的在柳家外头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也没见柳公子再出来。”

  卫允睁开眼睛,扭头看着小白杨,道:“余老太师家?柳存这小子什么时候和余老太师扯上关系了?”

  “这个!”小白杨道:“这小的就不知道了!”

  卫允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这么热的天,你在外头跑了这么久,也辛苦了,厨房那边应该还有西瓜在井里镇着,正好,你去拿一些解解暑!”

  小白杨骤然一喜,露出个憨厚的笑容,道:“多谢主君赏赐!”

  卫允道:“行了,没事儿就下去了,作为奖励,今日就不用你伺候了,给你放一个晚上的假!想做什么就赶紧去吧!”

  白杨嘿嘿笑道:“小的哪儿也不去,就在主君身边待着!”

  卫允也不强求:“那也随你!”

  主仆二人相处多年,对于彼此的性格习惯自然也十分了解。

  小白杨走后,卫允的却发现闭上眼睛之后,脑子里头浮现的满是柳存的身影,心里暗自疑惑着,柳存那家伙怎么会忽然和余老太师搭上关系了。

  柳家和余家之间,貌似也没有什么姻亲关系啊!

  还特地拿着自己的亲笔诗词跑去余府又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余老太师看到柳存,心里头忽然生出了爱才之心,想要将其收做关门弟子?

  可是这和自己的那首少年侠气有什么关系?

  亦或者因为别的什么缘由?

  摇了摇头,摒去脑还是繁复的杂念,用竹签挑起一块儿西瓜,塞入口中,又从案上拿起一本书,翻开看了看,可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放下书,卫允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深呼吸了一下。走出了凉亭。

  一旁的立夏,忙给小女使使了个颜色,小女使立马心领神会,动作十分麻利的将桌案上切好的西瓜放入食盒之中,赶忙加快速度,跟上卫允和立夏的脚步。

  “主君这是打算去哪儿?”立夏看着卫允走的方位越来越靠近前院,不由得出声问道。

  卫允道:“心绪波动难平,干躺着也无聊,不若出府逛逛!”忽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卫允转身对立夏道:“对了,正好今日休沐,师伯应该在家,你去准备一些礼物,咱们去秦府拜访一下!”

  立夏福身一礼:“是,婢子这就去!”说着便转身朝后院走去,既然要准备礼物,那自然是要去库房挑选的,卫府的库房设在后院。

  本该是由卫府主母管理的,可如今卫允至今尚未成婚,主母大娘子的影子都看不到,小卫氏又远在扬州,府里头连个女主人也没有,着管理库房的差事,自然也落到了立春和立夏两个一等女使的身上。

  卫允素来便奉行的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行事准则,不像有些人,老想着把权利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卫允则是比较喜欢放权。

  只是这样子的话,其中自然也有利弊,好处就是卫允松快了,不用整日忙忙碌碌的,而坏处,则是一旦遇上个心术不正,心怀鬼胎的,只怕是要出事情的。

  好在,如今卫允身边的几个心腹,都比较忠心,肚子里头也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自己的小九九。

  申时二刻左右,卫允带着小白杨,提着礼物,一道去了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