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68章 白银千两,古琴流觞

  千春楼的宴会,卫允终究还是破了例,与刘明还有王离一起,喝了足足四杯绍兴黄酒,虽然无甚酒劲,但终究还是违背了当初卫允自己定下的,成年之前不饮酒的规矩。

  正所谓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卫允终究还只是个少年,纵使是前世,也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有些时候,难免会表现得不那么理性。

  而且太过理性,太过于苛求自己的话,人生难免会失去许多欢乐!

  酒足饭饱之后,千春楼的掌柜的又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三位大人用完膳了?吃的可曾满意?”掌柜的笑容依旧带着一丝谄媚。

  二人的目光望向此次的东道主刘明,只听得刘明道:“不错,贵楼的大厨手艺当真不错,这次的全鱼宴,我等吃的都很满意!尤其是那道莼菜鲈鱼羹,还有那道鱼脍,做的都甚是鲜美!”

  掌柜的笑盈盈的道:“三位大人满意就好,满意就好!这是小店最大的荣幸!”

  刘明的小厮取出钱袋,掏出一张百两的银票,递给掌柜的。

  掌柜的却没有接,刘明眉心微陷,看着掌柜的道:“掌柜这是何意?”语气之间,已有几分不愉之色。

  掌柜的脸色周边,慌忙解释道:“大人切莫误会,小人并无他意,只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这次就当小人请客如何?”

  “混账!”刘明直接一甩衣袖,“一码归一码,还是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那种欺行霸市,吃霸王餐的纨绔吗?还是你想贿赂朝廷命官!嗯!”

  最后一个恩字拖得老长,刘明的目光也变得如同钢刀一般锋利,射入掌柜的眼眸之中,直插心脏。

  虽然到任不过数日,但出身世家大族的刘明,身上已然培育出了几分威严之意,这一动怒,还真的有几分骇人。

  掌柜的额头立马便冒出冷汗,慌忙道:“大人恕罪,小人冤枉啊,小人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王离看着掌柜的紧张的神情,心中隐隐已然有了几分猜测,出声劝道:“刘兄何必着急,不妨听听掌柜的不情之请,再做论断!”

  刘明转头看向王离,只见王离轻轻的摇了摇头,幅度很小,眼神带着一丝让他安心的意思。

  才道:“既然是王兄替你说话,那本官就破例听一听你所谓的不情之请!”

  掌柜的忙拱手躬身道:“多谢王大人求情,多谢刘大人开恩!”

  王离道:“行了,难得刘兄肯听你解释,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说吧!”

  “是是是!”掌柜的忙道:“小人曾有幸,在三位大人打马游街那日,见过三位大人的英姿,今日又恰巧看见三位大人方才在雅间之中,饮酒赋诗,抚琴为乐,是故小人斗胆想着,不只能够用纹银千两,换取三位大人方才留下的墨宝。

  小人知道,三位大人皆是饱学之士,自然看不上这等黄白之物,若三位大人还有什么别的需求,不妨说出来听听,小人也好看看,看否做到。

  还有,请三位大人放心,小人若是拿了几位大人的诗词,便着匠人,将其裱好,就置于我这千春楼的大堂最显眼的位置,让所有前来咱们楼里吃酒的客人,都能够目睹三位大人的绝世佳作。

  不知三位大人意下如何?”掌柜的笑的谄媚,明亮的眸子之中,流转着精明之色。

  刘明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卫允,随即扭头回去看着掌柜的,话都到了嗓子眼,却又咽了回去,扭头对着卫允,眼神带着询问之色,道:“卫兄!”

  很明显,这个掌柜的是看上王离的字和卫允的词了。

  卫允微笑着站了出来,看着掌柜的,道:“掌柜的倒是会做生意,借着我们三人新科一甲的名头,替千春楼招揽生意,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刘明露出轻笑,负手而立,道:“商人逐利,自古如此!”

  掌柜的却不以为然,将目光看向卫允,眼中满是憧憬之色,“想必大人便是作出那曲少年侠气的卫大人吧!大人有何要求,尽管提便是,只要是小人能力范围之内的,小人皆可做主!”

  卫允和王离对视一眼,道:“既如此,那便将方才拿来的那架古琴,一道算在交易之中吧!”

  掌柜的一喜,忙道:“俗话说得好,宝剑赠英雄,宝马配勇将,流觞乃是南北朝时期传下的古琴,正该配大人这般高雅之士!”

  “哦?”卫允看着掌柜的,颇为诧异的道:“掌柜的这就同意了?不再想想?”

  “大人说笑了!”掌柜的谄媚的笑道:“能够被大人看上,是小人的荣幸,也是这架流觞古琴的荣幸,况且小人也已经得到了价值更大的宝物,大人尽管将其带走!”

  说罢便从袖袋之中,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银票,递了出去,只是目光,却总是下意识的朝着桌案之上瞥去。

  方才王离一字一句吟诵的那首少年侠气,可是一字不少的都传入了掌柜的耳朵当中。

  一旁的小白杨很熟练的走上前,接过掌柜的手中的银票,手法娴熟的数了数,才扭头冲着卫允道:“主君,确实是一千两,数目没错!”

  卫允点了点头,小白杨便将其塞入怀中,一旁王离的小厮也已经将流觞放入锦盒之中。

  卫允道:“既然掌柜的如此豪爽,那我等自然也不能落后,小白杨,还不赶紧将方才我和王兄的诗作取来!”

  一旁候着的小白杨立马笑道:“是,主君!”

  说罢,直接转身去了桌案前,将墨迹早已经干了的两张纸卷了起来,递给掌柜的。

  掌柜的笑脸盈盈的接过了过去,打开看了一遍:“好字!好诗!好词!”将一诗一词递给了旁边的小厮,冲着三人拱手道:“多谢三位大人,今日这顿,就算在小人头上,日后几位大人若是有暇,不妨多来我们千春楼吃酒!”

  刘明将目光看向卫允和王离两人,二人纷纷点头,刘明也就不再坚持。

  卫允冲着掌柜的拱手道:“既然钱货已然两清,那我等便告辞了!掌柜的无需相送,我等自己出去!”

  掌柜的嘿嘿笑道:“那几位大人慢走,小人就不远送了!”

  看着三人带着小厮离去的背影,掌柜的脸上谄媚的笑容才渐渐散去,目光落在旁边小厮手中的一诗一词之上,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个满意的微笑。

  小厮看着手中的两张纸,又看了看几人离去的背影,疑惑的问道:“掌柜的,那把流觞古琴,可是您花了大力气才淘换来的,就这么把它送了出去?”

  掌柜的瞥了他一眼,眼角却弥漫着淡淡的笑意,明亮的眼眸之中,泛着异样的光彩。

  边走便道:“你小子懂什么,流觞的价值虽然不菲,但顶天了也就是三四百两银子,我连一千两银子都送了出去,又岂会在意这区区数百两,况且那把古琴买回来,本就是为了送人,既然那位大人看上了,便是白送与他又有何妨!”

  说着说着,掌柜的脸上的笑容便越发的灿烂,从眼角一只蔓延至整张脸庞,目光流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儿一样。

  小厮依旧有些不解的道:“掌柜的,那可是将近一千五百两银子呀,就为了区区两首诗词,小的愚钝,还是想不明白!”

  掌柜的停下脚步,看着他道:“你呀你呀,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你还只是个小厮,而我却已经是千春楼的掌柜了吗?”

  小厮一愣,抬眼看着掌柜的那张脸,脑中开始思索,又复摇了摇头,道:“小的不知!”

  掌柜他见他眼珠子乱转,心道终究还是年轻了些,便轻声道:“且容我卖个关子,待再过几日,你便知道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了。

  还有,现在,立刻,马上,去找人给我把这两篇诗词给我裱起来,明日一早,便将其挂在大堂之上,最显眼的位置,我要让所有进入千春楼的客人都能第一时间看到它们!”

  小厮恭敬的道:“是,小的这就去办!”

  千春楼外,卫允,王离,刘明三人相对而立,王离将长条锦盒自小厮手中接了过去,走到刘明身前,递了过去。

  “王兄这是何意?”刘明看着王离,身体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王离笑道:“今日得刘兄宴请,让我二人能够尝到如此美味的全鱼宴,此琴,便是我和卫兄的谢礼,还望刘兄切莫推辞!”

  刘明道:“这如何使得,来之前咱们边说好了,今日本该是愚兄做东的,可现如今,哎!”

  卫允站出来道:“刘兄,这是我和王兄的一点心意,今日若不是刘兄相邀,我等也不回来千春楼,自然也不会有此等意外之财,况且,这架流觞古琴,轻音空灵婉转,自然应当交与合适的人手中,才能够焕发出光彩来。

  若是我和王兄拿着,只怕是要放到库房里头吃灰了,刘兄乃是爱琴之人,难道忍心看着这架古琴落到如此下场么?”

  刘明摇了摇头,看着卫允,无奈的道:“卫兄这张嘴,怕是连死人都能说活了!”

  王离深以为然的点头。

  卫允却毫不在意,看着刘明,问道:“那刘兄是收还是不收?”

  刘明伸手接过王离手中的锦盒:“卫兄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再不收,岂不显得愚兄太不识趣了!”

  “哈哈哈哈!”卫允笑道:“王兄,我看刘兄的意思似乎有点不太情愿,要不咱们还是把流觞古琴给要回来吧,咱们现在虽然不通音律,但以后也是可以学的吗,音律一道,闲来无事之时,也可用来打发时间,还能陶冶情操,正是我辈读书人心之所向!”

  王离也点头附和道:“卫兄所言极是,古时,我辈儒门子弟,学的乃是圣人文章,通晓的乃是六艺,正所谓礼乐射御书数,这“乐”之一字,仅仅只排在“礼”字之后,咱们是该好好学学,瞻仰前辈之风!”

  刘明面色骤变,忙护着锦盒道:“这可不成!送出去的东西,哪儿还有往回要的道理!”说罢,赶忙将锦盒递给小厮,吩咐道:“快放到车上去!”说罢,这才转身看着一脸调笑的二人,这才知道自己又被这两个家伙给耍了。

  脸色一阵变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冲着二人拱手道:“时辰也不早了,卫兄便先行告退了!明日再会!”

  卫允和王离也纷纷冲着刘明拱手道:“刘兄慢走,明日再会!”

  刘明的马车缓缓离去,卫允和王离相视而立,一旁的白杨,自怀中取出那叠银票,数出五张,递给了卫允。

  卫允将银票递给王离,道:“王兄,你我二人就无需客套了吧!”

  王离摇了摇头,接过银票,道:“卫兄有张仪苏秦之才,愚兄还是不自讨没趣了!”

  卫允拱手道:“如今天色也不早了,既如此,那我二人也在此分别了吧,王兄,明日再会!”

  王离亦拱手道:“卫兄慢走!明日再会!”

  不论怎样热闹的宴会,终将会有散场的时候!

  不过三人之间的友谊,却不会因为宴会聚会的结束而宣告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