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66章 相谈甚欢,意至酣处

  “今日是来喝酒的,说这些作甚,今日咱们只叙叙闲话,不谈国事,不谈国事!”

  刘明端起酒杯,打着圆场。

  方才卫允也不过是有感而发,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观点给说出来而已,不过卫允还是有一点小小私心的。

  原著之中,盛家的三郎长枫不过是和几个官员的公子在一块儿饮酒狎妓,不过是席间的言谈之中,谈及了储位之争,并且明确的表示更加的看好兖王罢了。

  几个少年人席间的酒后之语,不知怎的,便传入了元祐帝的耳中,在次日下朝之后,元祐帝便差人将盛紘唤去宫中,足足晾了一日一夜之后,才去见他。

  只把红狼给吓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就没停过,又是着急,又是害怕的,可偏偏却又没有半点办法。

  最后若不是明兰在私塾课上说的那几句话点醒了他,说不得盛紘就得载个大跟头,元祐帝虽然仁善,或许不会将盛紘罢官贬黜,但定然也会失去圣心,日后若是还想再进一步,怕是难上加难了。

  是以,虽只是有感而发的一番话,但若是能够传入元祐帝的耳中,卫允自然也是极开心的,这种无声无息之间,便拍出去的马屁,才是境界最高的。

  况且入了官场,又哪来那么多的磊落光明,只要不是有意谋害他人,无缘无故的损人利己,越过自己心中的底线便可。

  卫允从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别人,也从不介意自己的手段是否光明,行事是否磊落,只要俯仰之间,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心便可。

  卫允放下筷子,冲着二人拱手道:“冒昧失言,扫了两位兄长的兴致,是小弟的不是,还望两位兄长见谅则个!”

  王离道:“卫兄这就见外了,咱们三人私下里说话,哪有那许多顾虑,畅所欲言才是正理。”

  刘明也道:“王兄所言,正是愚兄心中所想!卫兄不必多虑!”

  “多谢二位兄长体谅!”忽的卫允眼睛一转,看着王离道:“王兄出身陇右,相比对于秦风,永兴军等路的情形甚是熟悉,我与刘兄皆出身江南,于西北的情况倒是不甚了解,王兄不妨和我二人说说,然我等也开开眼界!”

  刘明眼睛一亮,看着王离附和道:“还望王兄不吝赐教一二!”眼神里面写的尽是好奇和期待。

  王离也不扭捏,当即便应了下来,三人喝着小酒,吃着美味的全鱼宴,一个说,两个听,时不时的还插上那么一两句,聊起了西北之地的风土人情。

  关内三川之地,自古便是富庶之所,如今虽然整个大周的财力多半都是出自江南一地,可三川之地的重要性,却也从来不容忽视。

  延州之外,朝廷在榆林一带常年驻有大军,意在防备西北的西夏,虽然如今两国之间,多年未有战事,昔日曾关闭的互市这些年也陆陆续续都重新开了起来。

  丝绸之路也重新焕发出了生机,商人们源源不断的将大周境内的丝绸,茶叶,以及粗盐美酒,贩至西夏乃至比西夏更加遥远的西域诸国,唤来珍馐玉器,琥珀玛瑙,以及牛羊马匹等等诸多中原之地少见的稀罕物件。

  一来一去之间,谋取暴利。

  然西北之地,民风甚是彪悍,关内尚且好说,有朝廷法度可以管控,有驻地军马威慑,但关外之地,尤其是两国的边界之处,因是敏感地带,两国皆有些束手束脚,便导致了马贼横行,盗匪肆虐,滋生出无数祸事,杀人越货,劫掠商队,不过等闲罢了。

  在那漫漫黄沙之下,不知埋了多少枯骨,聚集了多少枉死的冤魂。

  王离目光幽幽,举着酒杯,微微仰着头,回忆着道:“想我王家,在陇右虽不是数一数二的世家大族,但也算是实力中上的家族了,可每年派出关去的商队,十次之中,至少有四五次皆有所损耗。

  三年前,我王家麾下的一只商队,护卫加上管事儿小厮统共有将近百人,算得上是比较大的商队了一般的小伙马贼见了都是绕道走,商队出关而去,一路向西,不曾想十天之后,竟完全失去了踪迹,之后连续月余也都没有消息,于是家中赶忙派人前去打探,屡次无果,直到四个月后,家里才得到消息。

  原来那支商队还尚未踏入西夏境内,便被一伙穷凶极恶的马贼伏击,整支商队将近百人,全军覆没,唯有管事儿身边的一个小厮,身受重伤,被埋在死人堆里,却侥幸未死,被另外一只过路的商队救起,将养三个多月才能下地,这才赶回陇右报信。”

  嘶!

  “近百人的商队,竟然全军覆没,只逃脱了一个小厮?”

  王离苦笑道:“马贼凶狠,能够走脱一人,已是侥天之幸!若不是这个好运的小厮,只怕我们至今仍寻不到那只商队的踪迹!”

  “不曾想在如今的繁华与承平之下,竟是这般血腥!”刘明瞪大了双眼,有些惊魂未定的道。

  “既然如此危险,那为何还要出关?”刘明这话问的确实有些蠢了。

  王离道:“哪有那么简单,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是其中有利可谋,便会有无数的人舍生忘死,前赴后继!”

  卫允一侧的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刘兄,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世人往往只看到了成功之后的风光荣华,却下意识的忽视了成功的道路上堆积的累累血骨,血海尸山,又或者说,人们已经被那刺眼的金山银山迷了眼睛,前面纵使是刀山火海,他们不会退却。”

  王离与刘明二人对视一眼,眼神在半空之中交会。

  看来他们的这位同僚,年级虽然比他们小上许多,但这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只怕如今波橘云诡的朝局,看的也是异常清楚。

  二人相视一笑,心中皆已了然,王离冲着卫允道:“如今三年一次的吏部考核将近,不知卫兄有何打算?”

  “打算?”卫允诧异的看着王离:“不知王兄此言何意?”

  王离轻声道:“卫兄既看的如此透彻,又岂会不知,如今储君之位未定,兖王与邕王明里暗里不知交锋了多少次,难不成卫兄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成??”

  刘明也笑着看着卫允,期待着他的回答。

  卫允放下筷子,反问道:“王兄既有此问,那想必是已有决断了?不知王兄是打算支持兖王还是邕王呢?”

  王离摇摇头道:“在下不过一个小小的翰林院修撰,官不过从六品,手中又无权无势的,夺嫡争储此等大事,在下可没有那个胆子参与,不瞒卫兄,只待这次考核一过,在下便要谋求外放,出京做官去了!”

  “外放出京?”卫允有些惊讶,看了看王离,又看了看刘明,问:“刘兄也有此意?”

  刘明点头道:“不瞒卫兄,眼下的汴京,已然成了是非之地,我刘家不想攀什么从龙之功,在如今的情势之下,外放要远比留在汴京,更加的合适!”

  难怪,难怪在原著之中这二位的名字从未出现过,原来都早已将此时汴京的局势看的分明,谋求外放,去外地做官了。

  卫允道:“如此说来,咱们三人倒是想到一处去了!”

  “哦?”刘明惊讶道:“原来卫兄也早有此打算!”

  卫允道:“在下虽不如二位年长,阅历和经验自然也无法和二位相比,但却也知晓,为官之道又岂是那般简单的,早在上任之前,在下便早已有了外放的打算!

  如今的汴京城,表面上看着平静,暗地里却不知道该是如何的波橘云诡,明争暗斗,两个王爷之间的较量,我们这些个初入官场的愣头青,如何能够在这种泥潭之中生存,最好的办法办事抽身而去,待到大事落定之后,再谋求回京吧!”

  刘明道:“卫兄所言,正是我等心中所想,从龙之功虽然诱人,但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况且我等如今还年轻,日后还有数十年的光阴,又何须急于这一时半刻!”

  三人的目光在半空之中碰撞,无形的虚空之中,似有火花溅射,三人的脸上,皆露出会心的笑容。

  “来来来,王兄,满饮此杯!”

  “哈哈哈!干!”

  男人之间,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观念,便能引起共鸣,便能换来一段友谊。

  三位新科进士,翰林院新贵,同为一甲的年轻人,在面对如今汴京城暗流汹涌的朝局之下,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条道路。

  来自天南海北,不同地区的三人,此时此刻,竟绽放出难得的默契,三人之间的关系,瞬间又因为这短短的几句话,拉近了许多。

  推杯换盏之间,三人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和真挚,昏黄的烛光下,爽朗的笑声在雅间之中回响,空气之中,弥漫着鱼肉的清香。

  一时之间,这次宴席的氛围也被推到了最顶点。

  不知不觉间,卫允也被两人忽悠着,破例陪着他们喝了三杯,三杯醇香的黄酒入腹,三人又在席间论起了诗词歌赋,刘明善音律,抚琴弄萧皆是信手拈来。

  王离善书,一手王友军的楷书已然得了三分神髓,三人唤来小二,要来笔墨纸砚,洞箫古琴。

  王离是何人,那可是大周立国以来,第一也是唯一一位三元及第的大才子,如今酒至正酣处,想要提笔,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直接把千春楼的掌柜给惊动了,这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精明的千春楼掌柜又怎会拒绝。

  挂着灿烂的笑容,四十多岁,身材中等的掌柜的拱手进入了包间,冲着几人道:“不成想竟是几位大人在此,底下的人眼皮子浅,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几位大人多多见谅!”

  显然掌柜的已然认出了三人的身份,怎么说也是一道打马游街的新科一甲。

  “掌柜的客气了!”

  掌柜的谄媚似的笑道:“笔墨纸砚皆已备好,楼内库房之中还存有一柄上好的古琴,草民已差人去取,尚需一时片刻,还望几位大人稍候一二!”

  刘明道:“古琴?不忙不忙,我等并不着急!”

  掌柜的笑着拱手道:“多谢大人体谅!今日能得三位大人莅临,我千春楼当真是蓬荜生辉!

  那草民就不打扰几位大人的雅兴了,草民告退,几位大人慢用!”

  “既然刘兄的琴还未送来,不若王兄先行动笔,让我等开开眼界如何?”卫允看着王离,嘴角泛着笑容。

  刘明也道:“卫兄所言极是,素闻王兄极擅书法,为兄也早想见识一番了!不成想今日竟有这般运道,哈哈哈哈!”

  王离一甩衣袖,直身而起,“敢不从命!”

  “书平,磨墨!”

  “是,公子!”

  小厮熟练的走到桌案前,倒入些许清水,拿着墨条,细细的研磨起来。

  王离长身而立,来到桌案前,屈膝跪坐,上身挺直如松,右手执笔,左手撸起右手的衣袖,目光瞬间就变得深邃,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子难言的韵味。

  提笔,沾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