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64章 祖母震惊,三人相约

  小明兰走到老太太身边,将小桃怀里的木盒接了过去,递给老太太,糯糯的道:“祖母,给您!”

  “给我?这里头装的什么?”老太太有些疑惑的接过木盒,放到腿上,拉开锁扣,掀开盒盖,只见里头躺着满满当当的一沓银票。

  老太太目光当即一凝,立即便将盒子盖了起来,冲着房嬷嬷使了个颜色,房嬷嬷当即便心领神会,对着在旁边候着的丫鬟们道:“你们都先下去吧,老太太和明丫头有些私房话要说,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是!”几个丫鬟福身一礼,依次退了出去。

  房嬷嬷走到门口,将门关了起来,走回到老太太身侧,点了点头。

  老太太这才重新打开盒子,取出里头的银票,翻了翻,都是一百两一张的银票,别说二十两了,就连五十两一张的都没有,老太太细细数了一下,足足有二百多张,厚厚的一沓,加起来,至少也有两万多两银子。

  明兰不过是个八岁的孩童,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老太太惊讶的看着小明兰,随即脸色一沉,拿着一沓银票,严肃的问道“明丫头,你和祖母说实话,这么多的银票是谁给你的?”

  明兰眨了眨眼,迎着老太太的目光,理所当然的道:“都是小舅舅给的呀,小舅舅说可说了,这是都是给我以后当嫁妆压箱底的!祖母,我悄悄告诉你,你可不能对别人说哟!”

  小丫头压低了声音,一脸的神秘:“小舅舅说了,让我自己藏好,连阿娘和爹爹都不让我告诉呢!”

  老太太看着小明兰不过四尺的身高,脸上还透着几分婴儿肥,长得倒是十分可爱,可模样还没完全长开呢,竟就有了这么厚的一份嫁妆压箱底,心里已然有了波澜。

  不料明兰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小丫头看着老太太,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头写满了纯净,一本正经的道:“小舅舅还说了,这只是一部分,待他去汴京替置办一些产业,等爹爹升官去了汴京,便把它们都交给我来打理。

  日后等我长大了,说了亲事,便都充作我的嫁妆,小舅舅说,阿娘入盛家的时候,家里头连个像样的嫁妆都没有。

  小舅舅说,我是阿娘的女儿,是他的嫡亲侄女儿,待日后我嫁人的时候,定要给我备上十里红妆,将我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呢!”

  明兰那软软糯糯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如此的震撼心灵,让人无法忽视。

  十里红妆哪有那么简单,本来依着老太太对卫家的了解,显然是不太相信他们能够凑出十里红妆的,可现在看着盒子里的两万多两银票,在结合这段时间在府里听到的风言风语。

  心中忽然觉得,十里红妆对于卫家而言,或许也没有太大的难度吧!

  老太太盖上盒盖,拉着明兰的手,牵到自己身旁坐着,揉着明兰的小脑袋道,温柔慈祥的笑道:“看来咱家明儿是个顶顶有福气的!”

  “祖母,这些银票就先放祖母这里,祖母来替明儿保管吧!”小丫头歪着头,凑到老太太耳畔,细声细语的道:“祖母要是缺钱了,可以先拿去用哟,让房嬷嬷多买些肉,小舅舅说小孩子要多吃肉才能快快长大呢!明儿可想长大了!”

  这话说的,把老太太唬的一愣,老太太伸出手指,在小丫头的额头上轻轻按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你个鬼灵精,原来是自己嘴馋了想要吃肉!放心,祖母有钱,还不至于到用自家孙女儿嫁妆的地步!”

  又冲着旁边的房嬷嬷道:“你可听见了,咱们家明丫头要吃肉,要吃好吃的!”

  房嬷嬷笑道:“奴婢听见了,待会儿奴婢就去吩咐小厨房,让她们多多的准备些好吃的肉食,给咱们六姑娘好好的补一补!”

  小丫头当即笑脸如花,灿烂的好似太阳花,开心的道:“祖母,孙女可是习武之人哟,小舅舅说了,咱们习武之人就是要多吃肉,多吃饭,才能长力气,才能拉得动弓箭,使的动刀枪!”

  老太太宠溺的看着小丫头,调笑似的道:“哦?祖母竟没看出来,咱们家明儿竟也是个习武之人,难不成我家明儿是打算长大之后当个女将军吗?”

  小丫头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说道:“孙女才不要当什么女将军呢,女将军要上战场杀敌,小舅舅说上战场很危险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死人,孙女才不要死呢,孙女要像祖母一样,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

  “哈哈哈哈!”老太太不由得掩嘴笑了起来:“好好好!那咱们祖孙俩就一起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

  “可是不当女将军话,明儿还练武做什么?”老太太似乎喜欢上了和明兰说话。

  小丫头顺口就到:“自然是强身健体,保护自己呀!”

  老太太道:“咱们出门,自有家丁护卫随行保护,哪里还需要你自己动手!”

  小丫头却摆摆手,道:“不对不对,小舅舅说了,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世道艰难,且世人对咱们女子又多有苛求,若是咱们再不想办法强大自身,那就只有沦为鱼肉,任人宰割了!孙女可不想成为案板上的鱼肉,孙女可是要和祖母一样长命百岁的!”

  “哈哈哈哈哈哈!!!”老太太没忍住一把将小明兰抱了起来,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眼里写满了溺爱。

  帮老太太捏腿的房嬷嬷,看着笑容灿烂的老太太,活泼可爱的小明兰,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

  汴京,翰林院。

  下午下衙时分,卫允终于从书库里头走了出来,正准备回家。

  王离和刘明却迎了上来,王离道:“卫兄倒是好雅兴,整日泡在书库里头,两耳不闻窗外事!”

  卫允微笑道:“左右闲来也是无事!不如多读些书!”

  翰林院的日子悠闲得很,加上卫允等人又是新人,许多事情还不能直接丢给他们做,这才导致了这么一个结果。

  刘明道:“卫兄此言大善,左右此时我等也是无事,不若多读些书,翻阅典籍,也能在上官眼中留些好印象!”

  卫允道:“不知二位同僚特意在此等候在下可是有何吩咐?”

  刘明道:“我等入翰林院也有三日了,都未曾有过聚会,今日我和王兄商议,不若咱们今日便去千春楼吃酒小聚,不知子期以为如何?”

  两人皆将目光投向卫允,卫允无奈摇了摇头,道:“二位兄长如此盛情相邀,卫某焉有不去之理!”

  王离和刘明相视一笑,王离道:“我就说嘛,卫兄断然不会拒绝!”

  刘明抿嘴笑道:“还是王兄有先见之明,佩服佩服!”

  卫允看着二人道:“我等还在此地逗留作甚,若是去的晚了,怕是连雅间都找不到!”

  王离道:“卫兄放心便是,刘兄早已在派人在千春楼定了席位,咱们二人只管带着肚子过去便是!”

  “哦!”卫允诧异的看着刘明,拱手一礼道:“刘兄大气!小弟佩服!”

  千春楼可是汴京城排名前几号的娱乐场所,丝管乐器,美酒佳人应有尽有,自然也会汴京城出了名的销金窟,吃一顿饭的花费,都够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了。

  果真不愧是世家大族出来的,一个个的荷包里头都鼓得很。

  刘明笑着说道:“不敢不敢,既然说定了,那咱们待会儿就在千春楼会合!”

  王离附和道:“如今差不多也快到酉时了,咱们便约在酉时三刻如何?”

  卫允道:“我没意见!”

  刘明道:“那便依王兄所言,咱们酉时三刻,在千春楼见!到了千春楼,两位兄台只管报刘某人的名字!”

  三人拱手道别,都各自朝着自家府邸的方向赶去。

  如今还只是临近申时末刻,距离酉时三刻足足还有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三人回家沐浴更衣的了。

  小白杨早已牵着马儿,出现在了翰林院的大门外,一见卫允出来,这小子脸上当即便露出个憨厚的笑容,牵着马儿走到正门的位置。

  “主君!”小白杨将马儿的缰绳递给卫允。

  卫允点了点头,结果将身,应了一声:“辛苦了!”一脚踩着马镫,纵身一跃,翻身上马。摘下官帽,抱在手中,对着门前的二人道:“刘兄,王兄,小弟就先走一步了,待会儿千春楼见。”

  王离看着街角驶来的马车,朝着卫允道:“卫兄慢走!我二人的马车也来了!”

  卫允也不矫情,两腿一夹,驱马便走!

  刘明看着卫允和小白杨起码离去的背影,对着王离道:“卫兄年纪虽小,举止之间却有几分武人的豪迈之气!”

  王离也不禁点头,深以为然的道:“卫兄年纪虽小,可为人处世却半点都不见稚嫩,想当初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家中被父亲管束着呢!”

  刘明也道:“此事缘由,我或许知道一二!”

  “哦?”王离侧首看着刘明,“愿闻其详!”

  刘明却摇了摇头,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翰林院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王兄若是有兴趣,你我二人再找个时间如何?”

  看到身后大门上挂着翰林院的大匾,王离这才恍然,冲着刘明拱手道:“是在下疏忽了!”

  正巧,两家的车把式赶着马车一前一后的停在了二人面前,刘明笑着拱手道:“王兄,待会儿千春楼见!”

  王离道:“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二人分别上了马车,车把式手中的长鞭扬起,落在马上,马蹄迈开,车轮滚动,驶离了翰林院所在的大街。

  积英巷,卫家。

  卫允带着小白杨还没进门,门房便迎了上来。

  “主君,今日下午晌的时候,英国公府便派人送来了许多礼物,领头的是个管事,说是为了感谢主君前些日子的援手赠马之恩!

  还有白杨小哥的坐骑也被一道送了回来,还有一匹黑色的小马驹,如今都安置在马厩里头!

  那管事儿还说了,本该是英国公亲自上门答谢的,可惜近日西北有军情传来,英国公无暇分身,待日后西北情况稳定,英国公回京的时候,定然亲自登门拜谢!”

  “英国公府?”卫允的脑中忽然浮现出那日飞马驱车,英姿飒爽的少女,驻足沉声道“小马驹?”

  门房道:“那位管事说是英国公专程派人从北地送过来的呢!”

  卫允失笑道:“倒是有心了!”对那个不同于那些大家闺秀,柔弱女子的少女,卫允的印像倒是不错。

  “告诉立春,准备些礼物做回礼,过几日你亲自送去英国公府!”卫允对着小白杨吩咐道。

  小白杨拱手应道:“是,主君!”

  如今正是熟食铺子生意红火的时候,立夏在铺子里头看着,立春倒是在家。

  “主君下衙了!”刚进前院,一身杏黄长裙的立春,面带灿烂笑容的迎了上来,冲着卫允福身一礼。

  卫允微微一笑,道:“今日英国公府都送来些什么好东西?把我家立春高兴成这个样子!”

  立春忙掩嘴笑道:“主君,那英国公府是真的富庶,主君不过帮了她们一个小忙,便送来十二匹上好的锦缎,十五件成色上等金银玉器,还有五套上好的笔墨纸砚,啧啧啧,真不知道那国公府里头整日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是不是连吃饭用的碗碟都是金子做的!”

  说着说着,立春的眼睛便越发的明亮,漂亮的眼眸之中,写满了一种叫做期待的东西。

  卫允眼底闪过一丝调笑的神色,“就连樊楼都用金银器,何况这些累世荣华的勋贵之家。”

  卫允直接借用了原著之中王大娘子的话,只是语气之中,却不似王大娘子那般理所当然,而是多了几分审视,嗤笑,以及,以及意味深长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