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59章 重回汴京,出城避暑

  一旁的周娘子却悄悄地送了口气,哭了好,哭了好,总比一直砸东西来得强,虽然东西不是自己的,但她作为林小娘的贴身嬷嬷,和林栖阁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自然不希望看到林小娘平白浪费这么多的东西。

  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就方才林小娘砸了、撕了的那些东西,加起来怎么也得有好几百两了,光是想想,周娘子就觉得肉痛。

  过了片刻,看着母女俩的哭声低了许多,周娘子这才低声劝说道:“小娘和四姑娘切莫伤心了,如此岂不是正合了别人的意,那卫小娘不过是运气好,生了个儿子出来。

  可小娘莫要忘了,主君对枫哥儿可是极疼爱的,眼下咱们最重要的,就是好好教导枫哥儿,待枫哥儿日后有了出息,考了功名,做了官,到时候替小娘挣个诰命回来。

  至于卫小娘的那个儿子,等他长大还有十几二十年呢,小娘大可不必将其放在心上!”

  林噙霜止住了哭声,梨花带雨的柔弱模样当真是给人一种莫名的怜惜感,也难怪盛紘对她如此迷恋,爱情自然是一部分,可更多的,或许就是这幅惹人怜爱的模样。

  “雪娘,你说我若是·······”林噙霜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杀意。

  “万万不可!”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娘子给打断了:“此时万万不可,若是事发,只怕会连累到三哥儿和四姑娘,小娘三思啊!而且葳蕤轩那边可一直在旁边盯着咱们,正愁找不到咱们的错处呢!

  小娘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的局面,可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犯糊涂,让葳蕤轩那边抓住咱们的把柄!

  虽然卫小娘刚刚替主君添了个儿子,一时之间受宠也是难免的,可主君的心一直都是在小娘身上的,待过些时日,小娘再用些手段,将主君笼络回来就是了!”

  林噙霜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儿墨兰,脑中又浮现出长枫的身影,想起自家儿子的出色容貌,终究还是狠不下去这个心,豁不出去。

  就连在原著之中,林噙霜都只能通过用一些珍馐美味,无数的补品,于无声无息之间,悄悄将大卫氏腹中的孩子悄悄喂大,然后支开盛府里头那些个懂得接生的婆子,以此来达到对大卫氏下手的目的,不敢留下半点证据。

  仗的不就是盛紘对她的宠爱,不就是自信别人找不到半点和她有关的证据,便拿她没有半点办法,盛紘也会下意识的选择偏向他。

  她费尽了心机,才挤开了王氏,执掌了盛府的中馈之权,可现如今,不论是在人手还是在吃食上面,却都没法对舒兰院动手脚,分明大权在握,却偏生拿一个和自己争宠的卫小娘没有丝毫办法,这该是何其的让她愤恨和不甘。

  而且如今大卫氏已然平安产下麟儿,若是对其下手的话,那就是残害子嗣,这个把柄若是落到王氏的手中,到时候别说中馈之权,只怕就连盛紘给的那些产业都保不住。

  一想到王氏,林噙霜的目光瞬间就变得锋利起来:“王氏那个蠢货,为了分去紘郎对我的宠爱,竟不惜将卫小娘那个贱人弄进府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当真是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眼看着林噙霜的火气又要起来,周娘子赶忙嗤笑道:“那王氏不过是个蠢货罢了,如何能斗得过小娘,如今她连官家权都丢了,身上只有一个当家主母的空衔,整个扬州官眷,那一个不在背地里笑她!小娘何须将她放在心上!”

  林噙霜也笑了:“你说的不错,王氏的确不足为虑,不过她身边的刘嬷嬷,倒是个聪明人,也难怪王家老太太要把她们一家子送过来帮衬王氏,雪娘,你平时多留意着点那个刘嬷嬷。”

  周娘子终于彻底的将悬着的心放了下去,福身笑道:“奴婢遵命!”

  不得不说,这个周娘子的虽然不如林噙霜有手段,但却占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好处,知道眼下林噙霜最重要依靠的是什么,最该抓住的是什么。

  屋外,所有的丫鬟都弓着身子,低着脑袋,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目光却时不时的往入口的地方瞟去,耳朵却高高竖起,听着屋里传来恶毒的咒骂声。

  这些个丫鬟们早就习以为常,自从当年大卫氏进了盛府之后,因绝美的容貌,如水般温柔的性格分去了主君部分的宠爱之后,这种情况在林栖阁经常会上演。

  自从去年大卫氏,也就是卫小娘有了身子之后,这种剧情上演的也就更加频繁。

  只不过,以前都没有像今日这般“惨烈”,这般“疯狂”,恶毒的咒骂持续了足足半柱香的功夫,屋子里头能砸的东西也都被砸了个干干净净,原本那些颇受林噙霜喜爱的字画,也被撕了好些。

  直把丫鬟们吓得心惊胆战,生怕被暴怒的主子将火气撒到自己身上,受无妄之灾。

  片刻后,安抚好林噙霜母女的周娘子走了出来,招呼几个丫鬟进去收拾残局,几个丫鬟看着遍地的狼藉,纷纷下意识的咽了口气,心里虽然震惊,但面上却依旧没有半点变化,也不多嘴,只静悄悄的收拾着屋子,处理林噙霜肆虐过的“战场”。

  五月十二,是扬州通判盛紘第三子盛长桓的洗三礼,因长桓只是个庶子,是故并没有大操大办,只邀请了卫家的人上门。

  五月十五,卫允带着小白杨和几个小厮丫鬟,带上不少箱笼,坐上了北上的官船。

  六月初四,卫允抵达汴京,入住了积英巷的卫府。

  初五,卫允提着礼物登上了秦府的大门,拜访秦家大老爷,如今的户部左侍郎,卫允老师秦玉章的嫡亲长兄。

  秦大爷看到卫允,倒是颇为高兴,还问了一下扬州那边,秦老太傅和秦玉章的近况,卫允一一作答,然后又和说了一些最近朝中的近况,提点了卫允几句。

  卫允又被秦大爷留着在秦府里头吃了个晚饭,才回了盛府。

  初六,卫允带着小白杨和立春立夏两个丫鬟去了汴京郊外的温泉庄子,元祐帝给的假期是三个月,要到六月十五卫允才去翰林院报道,在这之前,他打算去温泉庄子里头好好休息休息,白天避避暑,晚上泡泡温泉,偶尔若是来了兴趣,还可以就在庄子边上的林子里头打打猎。

  而且如今差不多也到了冬小麦收获的季节,正好可以去庄子里头看一看,督促一下那些庄头,至于城里的铺子,如今都差不多成了流水线的形式,立春这个掌柜的也不用时时刻刻的盯着,只需要定期的去巡视一番,和立夏核对一下账目就可以了。

  两匹高头大马,再加上一辆简单朴素的马车,缓缓的驶出了汴京城。

  “主君,天热太阳大,要不进马车坐坐吧!”立春掀开帘子,瞥了一眼头顶刺目的火球,感受着空气中至热的阳光,关切道。

  卫允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的道:“不了,外边就挺好!”

  立春叹息一声,放下了布帘,缩回了马车里头,和小姐妹立春说起了私房话。

  此时距离汴京城已有十余里,官道之上来往的人流,也比城门口附近要少上许多,夏收就在眼前,百姓们都忙着侍弄田地,出来行脚跑商的人并不如寻常农闲时节来得多。

  不过偶尔来往的马车倒是不少,且装饰都颇为奢华,应当是出城进香参拜,求道祖三清庇佑的。

  汴京中遍地都是勋爵显贵,文武百官,这些个权贵、官宦之家的主母姑娘们,闲着没事儿就总喜欢上上香,礼礼佛,拜拜三清真人,要么就是求姻缘,要么就是求庇佑。

  是故汴京城郊,自然不会缺少道观佛寺,城西的三清观,城南的广安寺,便是这些道观佛寺之中名声和香火最为鼎盛的。

  卫允的温泉庄子,就在汴京的西边,卫允想要去庄子里避暑,就必须得绕过三清观才行。

  相隔数里,便隐约能看见三清观的轮廓,那是一片极庞大的建筑群,占了几乎小半座山麓。

  袅袅的轻烟在道观的上空冉冉升起,山巅残存的白色云雾,罩住了小半的建筑,云雾漂浮,山麓和建筑皆是若隐若现,给人一种仙境的既视感。

  正行间,忽的前方不远处快来一阵骚动,丫鬟、小厮们的大叫,马儿的嘶鸣声,混做了一团!

  细细听来。

  “不好了!这马发狂了!”

  “快让开!快让开!”

  ··········

  幸好,如今时辰尚早,前来进香的车马也并不多,行人们也纷纷远远的避到路旁,生怕那匹发了疯的马儿给波及了!

  卫允眉头微蹙,目光越过车马人群,锁定在两百步开外的一辆正在飞速疾行华丽马车之上,车夫用力拽着缰绳,隔得太远,看不清面容,但想来必定是惊恐地。

  马儿勾着头,似是发了疯似的,不管不顾,任凭那车夫如何抽打拉扯,硬是不为所动,只铆足了劲儿撒开蹄子,往前狂奔。

  卫允腰腹用力,运至双腿,正要猛夹马腹,甩鞭驱马前去救场,却只见疾行的马车之中,布帘忽的被掀开,一道浅蓝色的影子自车厢之中窜了出来,如轻巧的燕子一般,一跃便到了马背之上。

  马儿自然感受到了背上传来的触感,眼中的红意越发盛了,速度骤然降了下来,前蹄高高扬起,仰天发出一声唏律的长鸣。

  马上那女子却丝毫不见慌乱,左手一转,将缰绳缠在腕上,右手之中的马鞭高高扬起,重重落下,带起呼啸的破风之声,叭的一声,抽在了马臀之上。

  马儿吃痛,当即又是一声痛呼,迈开蹄子,继续奔了起来,摇晃的马车再一次被拽走,免于一场骤然急停导致的车祸。

  卫允不知那女子是如何操作的,但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开始有意识控制马儿减速,待马车从卫允身边驶过之时,速度已然降了下来,又行出十余步,马背之上的女子便猛扯缰绳,停住了马车。

  “娘!快下车!”

  女子扭头对着车厢喊道,胯下的马儿依旧不安分的原地踱步,时不时的轻跳几下,鼻腔之中,吐着粗气。

  车帘被掀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端庄夫人,窜了出来,也不待侍女帮扶,自己便一跃跳下了马车,随即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婆子,两个同样身手不错的丫鬟。

  见车厢空了,女子这才如释重负的翻身下马,手中握着的缰绳却依然没有松开,不过是从开始的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

  “福叔,先把马儿解下来!”

  被叫做福叔的便是驾车的车把式,一个四五十岁左右,须发皆已银白的老军汉。

  那个制住了发狂的马儿,停下了马车的女子,竟只是个十一二岁上下的少女,一身浅蓝色的箭袍,明明是个女子,却做着男子的打扮,偏生不但没有半点的别扭之处,反而倒像是那身男子箭袍,本该她穿的一般,甚是合身。

  面容有些清冷高傲,眉宇之间,隐隐透着几分英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