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58章 盛氏长桓,林栖阁事

  不多时,一身月白长衫的盛长柏走了进来,先冲着卫氏行了个礼,打了声招呼,然后才看向卫允,拱手礼道:“长柏见过卫探花!”

  这家伙固执得很,卫允上次提了,让他别叫自己探花郎,让他直接称呼自己的表字便可,可这家伙却死活不愿意。

  卫允也懒得纠正他,起身回了个礼:“今日好像不是青檀书院的休沐日吧?长柏你竟然也会做出逃课这种壮举?”

  盛长柏脸上不禁冒出几条黑线,上次在书房和卫允聊了大半个时辰的时候,卫允就时不时的调侃他两句:“近几日夫子家中有事,让我等在家自修!”

  这家伙惜字如金,能几个字说完的绝不多说,和他说话就是老半天憋不出一个屁的那种。

  盛长柏来了,王氏自然也就将卫允交给了他来招待,毕竟卫允是外男,她一个内宅妇人,自然需要避讳。

  不多时,小卫氏还没到,倒是一早就去上衙的盛紘穿着一身官服回来了,和卫允打了声招呼,盛紘便急急忙忙的跑去了后院,连官服都没有换。

  看那架势,到不像是作伪,反倒是真的担心大卫氏和她腹中孩子的安危。

  没多久,小卫氏也带着明兰赶到了盛府,不同于卫允,小卫氏也是妇人,且又是大卫氏的嫡亲妹妹,自然不需要避讳。

  卫允是巳时末刻赶到了盛府,小卫氏是午时初才到的,而大卫氏是在辰时三刻左右发作的,已然在产房之中呆了有一两个时辰了,却依旧没有消息传来,坐在前厅之中静候的卫允,难免有些着急。

  自古妇人生产,便等同于一只脚踩在鬼门关里头,虽然大卫氏已经有过一次生产的经历,但是否能够安然生产,谁也不敢保证。

  毕竟这是古代,不是科学发达的现代社会,难产了可以剖腹产,失血过多了还可以输血,自古以来,因产褥血崩而死的妇人并不在少数。

  卫允的生母徐氏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平日里徐氏的身子也颇为康健,没什么病痛,头前还生下了大卫氏和小卫氏两姐妹,也算得上是经验丰富了,可在生卫允的时候,却还是因为血崩而逝世。

  原著之中,大卫氏虽是因为胎儿过大,生不出来,被生生的拖死了,而现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事情会如何发展,卫允也没法控制。

  卫允不禁在心中暗暗想到,若是自己当初念的是医学院就好了,也不至于现在只能等在这儿,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最是磨人,五月的扬州,已经十分炎热了,盛府上空的那颗大火球,从东边慢慢挪到头顶正上空,又从正上空往西边一点点的挪动,日头渐渐偏西,未时过去了,申时也过去了,可后院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大卫氏已然在产房之中呆了将近四个时辰了,换算成后世的时间,那就是八个小时,如此长的时间,就算是铁打的汉子只怕也坚持不住了,更何况大卫氏一个柔弱的妇人。

  卫允心中的那股子焦躁之意越发的清晰,一双眼神深沉的几乎能够倒映一座大湖,在盛府的客厅孩子汇总来回的踱步,右手捏拳,一下又一下的垂在左手的掌心之中,脑袋微低,脸色阴沉的好罩上了一层阴云。

  深沉的目光,时不时的便扫向门口,两只耳朵高高竖起,时刻注意着后院方向的动静。

  盛长柏坐在一旁,看着卫允来回踱步的焦急模样,心里也有些复杂,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张口,只能坐在一旁静静的喝茶,陪卫允一起等候消息。

  毕竟那个在大卫氏肚子里头的,也是他的庶弟或者庶妹。

  有事儿刻,抬眼已经偏西,斜斜的缀在天边,绚烂的晚霞,红彤彤的云彩,已然不复炙金黄色阳光,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生了!生了!卫小娘诞下麟儿,母子平安!”盛紘的贴身小厮笑着一路快跑,冲入了客厅,穿着粗气对卫允和盛长柏道。

  “母子平安?”卫允抓着小厮的臂膀,看着他的眼睛,高声想要确认!

  小厮咧着嘴忍着疼痛,“卫相公,卫小娘诞下已安全产下一子,母子均安,刘大夫也已经看过了,卫小娘只是用力过度,暂时昏迷过去了,无甚大碍!”

  尽管卫允因为激动没有控制住力道,但小厮还是强忍着疼痛,将大卫氏的情况大概和卫允说了一遍。

  卫允这才松开抓住小厮臂膀的手,松了口气,两边的嘴角同时上扬,咧开嘴大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哈哈哈!!!”

  迄今为止,这是卫允第一次失态,纵使是上次殿试中了探花,卫允亦没有如同现在这般激动,满腔的喜悦不住的往外宣泄。

  在一旁坐着,捧着茶碗的盛长柏,在听到小厮口中的话之后,也不禁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将茶碗递到嘴前,抿了一大口。

  盛家共有三房,远在宥阳是盛家的大房和三房,分别是由盛紘父亲的大哥和三弟传下的,其余两房且先不说,就盛紘所在的盛家二房,到了他这一辈,盛老太太徐氏也曾生下一个嫡子,但却死于当时盛紘父亲的宠妾手中。

  至于其余妾室所剩下的庶子,自然也没有能够幸免,只有盛紘,受盛老天天的庇护,侥幸活了下来,成了盛家二房这一辈唯一的一个男丁。

  而盛紘的膝下,嫡出的儿子只有盛长柏一人,庶出的也只有林噙霜所出的盛长枫,虽另有两个嫡女,两个庶女,但子嗣却算是比较单薄的。

  如今大卫氏替盛紘产下一子,便是替盛家开枝散叶,立下了大功,盛家上下,除了林栖阁一系的人之外,自然都是极开心的。

  盛老太太因为林噙霜的事,被气坏了身子,一直在城郊的寺院里头吃斋念佛,调养身体,若是听到了盛家再添子嗣的消息,定然是要高兴的,说不得到时候连心病都能好上不少。

  盛老太太是盛紘的嫡母,对于她的身体,盛紘自然是极在意的,如若盛老太太哪天有什么不测,直接撒手西去的话,盛紘可是要丁忧守孝,足足三年的,如今盛紘正值事业的上升期,怎么可能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总之这些林林总总的原因加起来,造成了一个结果,盛紘对于大卫氏生下的这个儿子,很是上心,抱在怀里几乎都舍不得放下。

  “通判可曾想好取什么名字?”卫允和盛紘两人凑在一起,抱着新生儿站在大卫氏的榻前,笑着问道。

  盛紘想了想,下颌的那缕短须抖了抖,目光一闪,道:“便取一个桓字吧!”

  “桓?桓哥儿!”卫允呢喃道:“盛长桓!”随即面露笑容:“不错不错,通判果然好文采!学生佩服!”

  文采?不过就是取个名字,现在的卫允,活脱脱那种溜须拍马的小人做派,就差没在脸上堆出一脸的谄媚笑容了。

  看了一会儿长桓和大卫氏,卫允便离开了舒兰院,并没有多待,而是亲自用马车,将李大夫送回了益寿堂,并且奉上了五十两银票,作为这次出诊的费用。

  李大夫每一次出诊的费用,顶多也就是几两银子,还是大户人家大方才给这么多,一般的普通百姓,不过是几钱银子罢了。

  卫允的大方,差点没把李大夫给吓到,当场就连连推辞:“使不得使不得,五十两银子,这也太多了!老夫受之有愧啊!”

  卫允却直接将银票塞到了他手里:“李大夫尽管收着就是,今日你救了我大姐姐和外甥,卫允无以为报,只能送上些许腌臜黄白之物,聊表谢意,海王刘大夫切莫推辞。”

  说着,卫允直接冲李大夫躬身拱手一礼,表达自己的真挚的谢意。

  “不可不可!”李大夫赶忙扶住卫允,“卫相公切莫如此,切莫如此,相公是官家亲点的探花郎,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老朽不过一普通医者,如何能当相公如此大礼!”

  卫允笑着看着李大夫:“李大夫妙手回春,活人无数,学生不过比旁人多读了几本书罢了,如何能和您相提并论!”

  李大夫还要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卫允给打断了:“您可切莫再推辞,日后说不定我卫家还有许多地方要劳烦您呢,区区五十两,您尽管收下就是!”

  在卫允的眼中,医者这个职业从来都是崇高而神圣的,或许当中会有个别的害群之马,但大部分的医者,都是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奋斗在生死的最前沿,活人无数。

  这世上若是没有医者,没有他们这些大夫的话,别说什么社会发展,时代进步了,只怕过不了多久,人类数量就会因疾病的肆虐而大幅缩水。

  与此同时,不同于盛府的其他地方,一排喜气洋洋的气象,盛府后院的林栖阁之中,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主屋之中,所有的丫鬟婆子都被赶了出去,屋内,身着浅蓝色的长裙的美貌夫人,如疯似魔一般,疯狂的摔打着屋里一切能摔的东西,花瓶,茶盏,茶壶,水杯,花盆···········

  盛家的四姑娘墨兰蜷缩在床榻上,惊恐的看着如疯似魔一般的林小娘,泪水如豆子般不住的流出,沾满了脸颊,染湿了衣襟,情绪的关口被打开,就再也关不住了。

  “阿娘!阿娘!阿娘!”墨兰边哭边喊着。

  林小娘的贴身婆子周娘子站在墨兰的旁边,微躬着腰,低着脑袋,一言未发,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林小娘,不敢有半刻挪开。

  可林小娘却好似疯了般,猛然一回头,将一张颇为贵重的山水画,撕成了好几块,用那猩红的眼睛,瞪着榻上哭泣不止的墨兰,吼道:“给我闭嘴,哭什么哭!哭有用吗?哭你爹就会回来吗?现在他一门心思全在舒兰院那个贱人和她的孩子身上,哪里还记得我们!”

  墨兰被林小娘的凶狠的眼神吓得往后一缩,却是不敢继续哭了,而是磕磕绊绊的问道:“阿娘!爹爹,爹爹他不要我们了吗?”

  林小娘喘着粗气,咬着银牙,波涛汹涌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似乎是被墨兰的话给刺激到了,身体里头憋着的那口气一下子散了。

  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猩红的双目也恢复了正常,晶莹的泪水涌现,一甩衣袖,水煎就哭了出来,冲上床榻,一把将墨兰揽入怀中,刹那间,泪如雨下:“你爹爹他好狠的心,有了那个贱人,就忘了我们母女!墨儿!咱们娘俩的命好苦啊!”

  墨兰如今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哪里有什么主意,林噙霜一哭,她自然也就跟个哭了起来,母女两个抱成一团,哭的那叫一个凄凄厉厉,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