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56章 教导明兰,大姐发作

  卫允将小明兰抱了起来,放在腿上,抬头看向大卫氏身侧立着的刘嬷嬷,问道:“大夫可曾来把过脉?”

  刘嬷嬷道:“得王大娘子做主,请了城中的妇科圣手,益寿堂的李大夫来过好几次了,大姑奶奶胎养的极好,只待时日一到,便可临盆了!”

  卫允听着点了点头,想来这应该是盛紘的手笔了,以王氏的脑子,只怕巴不得林噙霜那贱人出手对付卫氏,到了那时,她不就有机会出手,将盛府的中馈之权自林噙霜的手中夺回来。

  不管盛府内宅之中那些妻妾如何勾心斗角,只需盛紘的还看重大卫氏,那不论是大卫氏还是明兰,亦或者是大卫氏肚子里的孩子,暂时都是安全的。

  如此,到也算是不枉费卫允辛辛苦苦做的这么多吧!

  在舒兰院里头呆了约个大半个时辰,卫允和小卫氏便准备告辞了。

  临走之际,卫允做出一个纠结的表情,对着盛紘拱手一礼,道:“通判大人,学生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该不该说!”

  盛紘心里一秃噜,但面上却是浅浅一笑,道:“何须如此见外,小郎但说无妨!”

  卫允看了看坐在床上,肚子圆滚滚像个大球似的大卫氏,道:“如今大姐姐身子重,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临盆了,不好出府,学生身为外男,自然也不好时常出入盛府内宅。

  你我两家的关系虽然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但就怕有心之人以此大做文章,须知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呀!如今学生新晋探花,年底便是三年一次的考核,通判大人又欲明年升官入京,我们两家便如同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的飘萍一般,出不得半点马虎!”

  盛紘捋了捋胡须,眼中有一缕精光闪过:“小郎此言有理!”

  卫允又道:“官家鸿恩,给了学生三个月的假期,下月下旬左右,学生便要北上汴京,去翰林院上任了,所以学生想着能够将明兰这丫头接去家里住一些时日。

  一来,是想让她代替我大姐姐于父亲灵前祭拜,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二来,是想满足一下学生的私心,我卫家人丁本就单薄,所以学生想趁着赴京之前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和家里人多团聚片刻,还望通判大人应允!学生感激不尽!”

  说罢,卫允直接朝着盛紘拱手作揖,躬身一礼。

  盛紘只稍微考虑了片刻,便同意了卫允的请求:“也罢,既如此,我便成人之美!小郎尽管将明儿接去卫家小住,至于夫人那边,便由我去说吧!”

  卫允当即面露狂喜之色,朝着盛紘连连感谢。

  大卫氏便赶忙差人帮小明兰收拾东西,盛紘则是把小明兰提到一边,开始了耳提面命的叮嘱各项事宜。

  小丫头点头如捣蒜,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卫允则趁着这个时间,找刘嬷嬷问起了这些日式大卫氏在盛府之中的处境。

  刘嬷嬷笑着说:“得通判大人和王大娘子开恩,在咱们舒兰院里头辟出了一间小厨房,平日里咱们院里头的吃食都是自己做的,食材也都是采买的管事送过来的,有时二姑奶奶也会遣人送来一些!

  王大娘子那边还着人送来了好几个丫鬟和粗使婆子!”

  刘嬷嬷不紧不慢的将如今舒兰院的近况一一说了。

  卫允道:“如此便好,如今大姐姐身子重,还需嬷嬷用心照顾,小心看护,嬷嬷也是过来人,二姐让嬷嬷过来,定然也是相信嬷嬷,我大姐姐和她腹中的孩儿,就劳烦嬷嬷多多费心了!”

  刘嬷嬷想了想,眼中露出挣扎之色,最后一咬牙,又道:“说来这事儿本不该和主君说,可老婆子憋在心里又觉得难受,不吐不快,还望主君见谅!”

  卫允抬手笑道:“嬷嬷有事但说无妨!”

  刘嬷嬷道:“主君别看如今大姑奶奶的日子过得舒坦,老婆子刚来那几日,这个府里头的那些管事下人,仆役婆子们,都是些惯会捧高踩低的货色。

  见我们大姑奶奶只是个小娘,又没什么依靠,便依附着府里头那个林小娘的意思,克扣月钱吃食、衣料炭火那都是常事。

  后来老婆子便自作主张,将此事告知了二姑奶奶,二姑奶奶那边便时常差人送过来一些东西,大姑奶奶的日子才没有那么难看。

  好在后来此事被王大娘子知道了,便告诉了通判大人,通判大人大怒,着人责打了那些刁难舒兰院的管事仆役,也是因为此事,通判大人才着人专门在院里头辟了一间小厨房出来!”

  卫允目光微闪,沉声道:“此事便到此为止吧,嬷嬷也不用多想,这毕竟是盛府的家事,咱们家是姓卫的,也无权过多干涉,且看着吧,只要咱们卫家一日不倒,那大姐姐的日子便只会越来越好!”

  说着话音忽然一转,压低了声音道:“不过,还得劳烦嬷嬷平日里多注意一些,这些个大宅院里头的阴私手段层出不穷,如今大姐姐和她肚子的孩子是重中之重,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此事就只能让嬷嬷多多费心一些了!”

  刘嬷嬷忙道:“主君放心,老婆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是在大宅院里头做过许多年的,眼睛亮堂着呢!定然将大姑奶奶照顾的妥妥当当的!”

  “有嬷嬷在,我自然是放心的!”卫允满意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对了,大姐姐身边的那个小蝶,嬷嬷觉得怎么样?”

  刘嬷嬷道:“小蝶姑娘是个忠厚老实的,也没什么其他的心思,对大姑奶奶也足够忠心!主君是想··········”

  卫允点头道:“既如此,那就劳烦嬷嬷多提点提点她,再挑出几个忠心能用的,一道调教了,嬷嬷毕竟不是盛家之人,日后还是要回咱们卫家的,到时候大姐姐身边也需要几个忠心得用的人!此事便劳烦嬷嬷了!”

  刘嬷嬷福身一礼,沉声道:“老奴记下了!主君放心便是!”

  卫允道:“那就先这样吧,嬷嬷先去忙!若有什么事情,着人去回家通报一声便是!”

  “是!老奴告退!”告退自然不是退下,而是回到大卫氏的身边,照看大卫氏去了。

  说实在的,当初卫家能够买到刘嬷嬷,当真是捡到宝了,原本就是在官宦人家的当家主母身边做管事嬷嬷的,能写会算不说,见识也不低。

  对于后宅那些个妻妾们之间的勾心斗角得争宠,使绊子,下套,栽赃嫁祸什么也算是见惯了的。

  把她放到大卫氏的身边,也算是对大卫氏安全的一重保障。

  一盏茶之后,小明兰那边也收拾停当了,一家人便出了盛府,坐上了卫家的马车,回稻香村的卫家老宅去了。

  自三月十二的殿试之后,等到十五放榜,再到觐见元祐帝,受封官职,打马游街,琼林宴等零零总总的一共花了卫允不少的时间,一直拖到三月下旬,卫允才坐上商船赶回扬州。

  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在路上,再加上前面连续几天的忙碌,直到如今四月中旬才登上盛府的门。

  卫允共有三个月的假期,那就是六月中旬便要去翰林院报道,但肯定得提前一些时日动身,不能把时间卡的太紧,如今已然是四月底,所以卫允必须在五月中下旬左右就得动身北上了。

  在扬州约莫还能待个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是不知道能否赶得上大卫氏临盆。

  毕竟古代不似现代,没有那么多先进的设备,无法准确地预估妇人的产期,最多也就是估算出来一个大概的时间。

  当然,或许也有那种能够靠把脉就推算出准确时间的神医,不过卫允从来没有见到过罢了。

  小明兰被卫允接去卫家,可不是享受去的,而是卫允决定,要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头,传授给小明兰一些基本的保命手段。

  第二天辰时一刻,卫允就拉着小明兰和她的贴身丫鬟小桃开始基本的锻炼,卫允也不强制要求她们非要运动到什么程度,就只是带着两个小丫头满院子的乱窜,直到把两个小家伙都累的气喘嘘嘘,大汗淋漓。

  然后就手把手的教她们打起了军体拳,刚开始小明兰还有几分兴趣,但练久了,难免有些懈怠,毕竟怎么也是官家的小姐,虽是个不受宠的庶女,但平时也算是锦衣玉食,吃穿不愁,不需要自己动手的。

  最后还是卫允提出,若是她们学的让他满意的话,下午就带他们出去抓泥鳅!

  一提起抓泥鳅,小明兰那两只大眼睛便如同璀璨的星辰一样,瞬间就亮了起来,当即便喜滋滋的吵着要和卫允学拳。

  别看两个小丫头年纪小,但学起东西来可半点都不含糊,军体拳虽说简单,但也不是一学就会的。

  两个小丫头里,明兰的身体有些柔弱,并不如农家出身的小桃健壮,但她的脑子却很灵活,继承了大卫氏的聪慧,记性也好,学起来上手极快。

  小桃虽然看着愚笨,但骨子里头却有一股子韧性,毅力要远胜娇生惯养的明兰,而且态度极好,学习起来十分专注,虽不如明兰聪慧,但卫允却认为小桃要比明兰更加适合学武。

  而且明兰的体格有些较小,身体不如小桃健壮,小桃出身农家,自小便是干活长大的,被卖入卫府之后也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力气自然也要比明兰这个大小姐大上许多。

  总之二人各有各的优点,而且在学武上面,都比较有天分。

  卫允觉得小桃的性子和郭靖有些类似,但却有不似郭靖那般圣母和迂腐,只是自己没有主意,缺少主见,习惯了依靠明兰。

  到了午时左右,两个小家伙已经将一套军体拳学个了三分之一,当然,只是记住了招式,能够模仿出来,距离真正的学会,还差着好几个春秋呢!

  吃过午饭,待午时过去,小明兰从午睡之中醒来,卫允便按着上午得约定,带着两人去了田里,如今正值四月中旬,秧苗还在秧田里头茁壮的生长,许多农田都是刚刚耕过,有些已经从水渠里头引水进去浇灌了。

  但还是有些尚未耕过,还处于干涸的状态,而且小河边上还有好几处小池塘,池塘边也堆积着淤泥,还有水渠的一部分地段,都可以挖到泥鳅。

  卫允和小白杨将柚子大小的小竹娄绑在小明兰和小小桃的腰上,带着换上粗衣的主仆二人,兴高采烈的出了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