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55章 再见大姐,安排琐事

  卫允到家的第三日,卫家大摆宴席,宴请稻香村全村的父老乡亲,好酒好肉管够,流水席摆了整整三天。

  第七日,卫允带着礼物,还有小卫氏一家四口,登上了盛府的大门,虽然盛宏曾说过欢迎卫允随时登门做客,但该做的礼数还是不能缺。

  卫允早在第五日的时候就送上了拜帖,言明今日携家眷登门拜访,如今卫允上门,盛紘自然不会推脱。

  不仅如此,为此盛紘还专门和知府大人告了一日的假,专门在家等着卫允一家子上门,可见如今盛紘对卫允的重视程度。

  盛家的门房早已得了盛紘的指令,没有通传,直接就引着卫家一行人去了前院堂屋。

  刚进去,盛紘就热情的迎了上来:“是小郎和卫娘子来了!快坐快坐!”

  卫允恭敬的行了个礼,“学生见过通判大人!见过王大娘子!”

  小卫氏也福身一礼:“见过通判!见过大娘子!”

  丁健也学着卫允的样子,冲着盛紘和王氏行了个揖礼。

  龙凤胎分别抱在小卫氏的大丫鬟丁香和另外一个丫鬟春雨怀中,刘嬷嬷如今还在盛府里头照顾怀胎的大卫氏。

  “唉!”盛紘笑着道:“不必多礼,如今小郎已然中了探花,想必不日便要去翰林院报道了吧,那日后你我便是同僚,无须再行如此大礼!”

  王氏脸上也挂着灿烂的笑容,很是客气的道:“无须多礼,无须多礼!”

  “陛下宽厚,许了我等新科进士三月假期!”卫允只微微一笑:“于情于理,通判大人都是学生的前辈,且先不说学生如今还尚未到翰林院报道,仍是白身,纵使是学生入了翰林院,通判大人在官场之上,依旧是学生的前辈,学生年纪尚幼,于人情世故方面未曾通达,日后还需通判大人多多指点才是!”

  “哈哈哈哈!”盛紘哈哈笑道:“你我皆是一家人,谈什么指点不指点了,日后你我在官场之上,当如嫡亲兄弟般,互相扶持,如此我们盛卫两家,才能走的更远!”

  卫允躬身一揖:“通判大人所言极是!”

  盛紘脸上笑容依旧,“对了,清舒和明儿本也想出来等你们的,可惜清舒的身子越发重了,行动不便,我便让她们娘俩安心在后院候着!”

  卫允道:“既如此,那不如让我二姐先去看看大姐姐和明兰!不知通判大人和大娘子认为可否?”

  “自无不可!”盛紘轻轻的瞥了发妻王氏一眼,王氏便立即醒悟过来,很是热情的道。

  小卫氏带着丫鬟,抱着两个孩子,对着王氏道:“那就劳烦王大娘子了!”

  王氏道:“无妨!无妨!正巧我也要去瞧瞧卫小娘,如今她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我们老爷的骨血,是咱们盛家的血脉,可半点都马虎不得!”

  说着便带着婆子丫鬟,领着小卫氏等人径直往后院去了。

  盛紘便拉着卫允和丁健去书房叙话,临走时,还对着身侧的贴身小厮低身耳语了几句。

  书房之中,盛紘拉着卫允侃侃而谈,从读书科举,说到名山大川,各地的风土人情,还有他在各地为官之时的一些见闻。

  丁健基本上都插不上什么话,但他也不觉得不自在,反倒是在一旁竖着耳朵,听得起劲,觉得很是新奇。

  当初他们一家从陕西边境一路往东,逃至至扬州,虽然走了至少也有近千里的路,但那时候饿着肚子,连饭都没得吃了,哪里还有空去看什么山山水水,去感受什么风土人情的。

  如今乍一听盛紘说起,心中难免有几分好奇。

  盛紘正说得兴起,忽听得贴身小厮来报,说是二哥儿过来了。

  卫允顺势朝书房门口望去,只见一个年级和自己差不多大,板着一张脸的儒衫少年走了进来。

  见着盛紘,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父亲安好!”

  盛紘忙笑着给卫允介绍道:“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小郎,这位是我的嫡长子长柏。”

  又对着卫允介绍道:“柏儿,这位便是今年新晋的探花郎,卫允,也是你卫小娘的三弟。”

  卫允和盛长柏又相互见礼。

  盛紘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道:“柏儿,说起来小郎的年纪和你差不多大,如今小郎都中了探花,你可要更加努力才行啊!”

  在知道卫允中了探花之时,盛长柏就就已经很震惊了,在知道了卫允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之后,那股震惊就被催发到了最大。

  不过他速来老持稳重,心性不像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反倒是像个三十多岁的成人,震惊的表情一闪而逝,便又被深藏心底,恢复到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孔。

  卫允看在眼里,也不禁暗暗点了点头,心中对于盛长柏此人的评价,罕见的排在了前列,甚至还在其父盛紘的前面。

  如今他才十四五岁,既不是盛紘那种久经官场,见惯了世事的老油条,又不是卫允这种得天独厚,能够拥有两世的经历和记忆的幸运儿。

  却依旧能够做到如此稳如泰山,如此之快的便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妥当,若是再过得几年,他的经历再多一些,见识再广一些,到时候再用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话来形容他,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三人在书房一番交谈,卫允对于盛长柏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虽寡言少语,但往往一出口,便是一针见血,许多见解虽还透着几分稚嫩,但那都是受年龄、学问和见识所限,待日后眼界开阔,学问丰富,那便又是另外一番情形了。

  三人皆是读书人,日后盛长柏也是要科举入仕的,于是话题说着说着,又说回到了科举上面。

  盛家父子俩对于卫允年纪轻轻便考取了探花自然是十分好奇,虽然和天赋分不开,但后天的努力同样也占很大的比重。

  卫允也不藏私,将自己使用题海战术,狂刷策论的方法说了出来,紧接着又抛出应试教育的概念,把盛紘这只老狐狸说的一愣一愣的。

  紧接着卫允又十分大方的指点了一下盛长柏拿出的几篇策论,到了后面,盛长柏对于卫允简直就是惊为天人,直将其引为偶像。

  卫允虽然想去见大卫氏和小明兰,但也知道,将自己和盛紘的关系维护好,和盛家的关系维护好,彼此联系依靠的同时,又能让盛紘忌惮,这才是对大卫氏最好的保护防护。

  为此,便是些许的虚与委蛇又如何,送出一点经验又如何!卫允不是那种古板迂腐的圣母。

  更何况,盛长柏不同于盛紘,现在在他身上投资一下,说不得以后获得收获更大也一不一定。

  几人在书房里头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盛府摆了午饭,不过是男女分席。

  卫允在席上也见到了盛紘的第三子,林噙霜所出的庶子盛长枫,长相如同盛紘一样出众,小小年纪,性格爽朗,能说会道的,心思也颇为灵活,倒也是一块而璞玉。

  可惜却摊上了林噙霜那么一个生母,惯只会使些阴私伎俩,目光又短浅,把儿子的要在身边亲自抚养之后,偏生又对于这个儿子极为溺爱,几乎是有求必应,嘴巴倒是养的十分乖巧,但却少了几分实在。

  午饭过后,卫允便和盛紘一道去了舒兰院,此时大卫氏怀胎已有八个多月,绕是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裙,也依旧遮不住那圆滚滚肚子。

  随着生产的时日越发临近,大卫氏的身子也越来越重,肚子大的不方便挪动。

  “大姐姐!”一看到大卫氏,卫允的脸上就露出天真无邪般的灿烂笑容,喜滋滋的喊着。

  “允哥儿来了!快坐!快坐!”此时,大卫氏正和小卫氏坐在软塌旁,照看着在床上爬来爬去的龙凤胎,小丁旭和丁子衿。

  子衿素来是个娴静的性子,坐在榻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小表姐明兰熟练地拆解九连环。

  倒是小旭哥儿,是个闲不住的,一忽儿爬到这头,一忽儿又到了那头,爬累了就躺在榻上滚来滚去,活脱脱一只小猴子。

  “主君也来了!”

  卫允急着相见到大卫氏和明兰,进门的时候便加快了速度,盛紘走的慢些,所以才被吊在了后面。

  大卫氏见到盛紘,就想着起身见礼。

  盛紘忙疾步上前,制止道:“不用起来,你如今身子这般重,不用在意这些虚礼。”

  小卫氏也站起身,福身一礼:“通判安康!”

  大卫氏方才就已经听小卫氏说了卫允中探花一事,她素来是个聪慧的,自然也想明白了为何这些时日盛紘时常来舒兰院歇息。

  盛紘笑着摆手道:“都是自家人,无须多礼,无须多礼!”

  “爹爹!”小明兰看到盛紘,眼睛顿时就亮了,手里的九连环也不顾了,直接便跑去了盛紘身前。

  盛紘笑着低下身子,一把将小明兰抱了起来:“哎哟!我家明儿又重了,爹爹都快抱不动了!”

  “爹爹骗人!”明兰的声音清澈灵动,似出谷黄莺一般,带着浓浓的喜悦,“明儿一点都不重!”

  显然,对于盛紘这个父亲,明兰的心里还是存着依赖,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得到来自盛紘的父爱。

  卫允看着明兰,道:“咱家明丫头看到爹爹就不认识舅舅了!”说着还故意垂头丧气,唉声叹道:“哎!舅舅伤心了!”

  小明兰灵动的眼睛眨了眨,小声的对盛紘道:“爹爹先放我下去!”

  盛紘笑着将明兰放到地上,小明兰立马拖着小短腿,挪到了卫允面前,拽着卫允的衣袖,糯糯的说道:“小舅舅!小舅舅!你不要伤心了,不然明儿也会跟着伤心的!”

  卫允这才抬头看向小明兰,似妥协般的道:“那好吧,看在我们家明丫头这么乖巧懂事的份上,舅舅不伤心了!”

  随即脸上露出笑容,弯下身子,一把将小明兰抱了起来,“来,快让舅舅抱抱,看看我家明丫头是不是真的重了!”

  一旁坐在桌旁的盛紘脸上笑意更浓,对于舅甥二人之间的称呼,也没有计较的意思。

  其实若真的严格按照礼法算起来,卫允并不是明兰的舅舅,明兰的舅舅应该是盛紘发妻王氏的兄长。

  但如今卫允自称是小明兰的舅舅,盛紘却没有半点纠正的意思,似是默认了一般。

  见盛紘没有露出不愉之色,大卫氏也就歇了纠正的意思,她以前在盛府谨言慎行,生怕自己犯错,被别人抓到把柄,从而影响到女儿明兰和肚子里头还尚未出世的孩子。

  如今卫家羽翼日渐丰满,盛紘对于她和孩子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况且如今还是只是在人后,待日后还是需提醒一下明兰,在人前万万不可如此称呼。

  有些东西,别人虽然没说,但自己也要注意,也要做到让别人挑不出错处,大卫氏只是不忍心打破如今这幅和谐温馨的画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