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50章 会试张榜,柳存登门

  约莫巳时三刻左右,小白杨便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浑身汗流浃背,背后的衣衫都被打湿了,紧紧的贴着皮肉,胸膛不断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累极了。

  但那张稚嫩的小脸上,不但没有半点疲惫,反而写满了激动和兴奋,如太阳花一样灿烂的笑容,堆满了一整张小脸蛋。

  “主君,主君,好消息,中了,中了!”还在大门外的大街上,小白杨便忍不住的高声喊了起来,脚下步伐没有片刻停顿,风一般的越过大门,朝着前院而去。

  小白杨激动的高喊着冲进来的时候。

  卫允正风轻云淡的从铜锅之中夹起一片羊肉,放入身前的调料碗中,拌了拌,又复夹起,放入嘴中,细细的咀嚼起来。

  “主君!”小白杨的话还出口,就被卫允一个眼神吓得又咽了回去,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低着脑袋,捏着手,站在卫允的身边,十足就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可怜样。

  “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有什么事情慢慢说,白杨啊,作为我的书童,你也是时候该学着成长了!别老这么一惊一乍的!”卫允依旧没有放下筷子,而是伸到桌上的铜锅里头搅了搅,再一次夹起一片羊肉。

  “白杨知道了!”

  卫允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可以说了!”

  白杨刚才所有的委屈和不满瞬间就消散一空,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喜滋滋的道:“主君,您中了,考了第七名呢!”

  第七名,参加殿试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卫允的眼眸轻轻颤动,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成绩比卫允自己预期的要高了一点,但高了总比低了好,说明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下去吧,别打扰我吃火锅!”卫允仍旧自顾自的吃着涮羊肉。

  小白杨看着桌上热气热气腾腾的铜锅,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菜式,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双手捂着肚子,脸色顿时一变,装作可怜兮兮的看着卫允。

  “行啦!”卫允道:“后厨早就把你那份准备好了,饿了就快去吃吧!”

  小白杨立即满血复活,直接原地蹦了起来,大声叫了起来,卫允当即送上一个锐利冰冷的眼神,小白杨立马就焉了,恭恭敬敬的朝着卫允拱手作揖,躬身一礼:“多谢主君!白杨告退!”

  卫允这才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下去。

  入乡随俗,卫允虽然待小白杨极好,但小白杨终究是奴籍,是不能上桌和卫允一起吃饭的,这要是在深山老林里头一起打猎,活在在外从军的时候倒是无所谓,但在京城,在卫府之中,在诸多下人的眼里,却不能这么做。

  没有规矩便不成方圆。

  “哈哈哈哈哈!!!!”

  白杨刚刚走,卫允便克制不住的大笑起来,什么仪态也顾不上了,筷子随意的丢在桌上,拍着大腿,狂笑起来。

  “中了,我中了!哈哈哈哈!第七名啊!哈哈哈哈···········”

  “竟然真的中了,我都做好了下次再考的准备,竟然真的中了,啊哈哈哈哈!”

  “不行不行,不能激动,平常心,平常心,卫允,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会试吗,值得让你这么兴奋吗!不能激动,不能激动,深呼吸,对对对,深呼吸!”

  幸好两个大丫鬟忙着铺子里的生意,如今也不在家,小白杨也被打发走了,这才没人看到卫允如今的这副模样!

  可激动的心情又哪儿是说平复就能轻易平复的,笑了约莫半刻钟左右,卫允这才停了下来,重新拿起筷子,喜滋滋的吃了起来,连味道较之先前,都觉着要好上数倍!

  将在院外候着的两个小丫鬟叫了进来,又让她们去厨房端来好几盘新鲜的羊肉和配菜,留下她们在旁边伺候。

  没过多久,柳存也登门了,门房对柳存这张脸早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再加上卫允之前也特意提过,若是柳存登门的话,不用通报,直接放他进去便是,是以柳存畅通无阻的进了卫家的大门。

  还没跨进月门,柳存就闻到了空气之中那一缕若有若无的香味,一进院子便看到卫允正坐在八角亭底下,身前的石桌上放着火锅,拿着筷子正涮着羊肉,这家伙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就等饿极了的野狼见到肉一样,两只眼睛瞬间就瞪的老大,唾液腺不自觉的分泌出无数的唾液,咕噜噜的被柳存咽了下去。

  “你这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呀!”

  也不等卫允说话,直接就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盯着桌上的铜锅和满桌的羊肉以及菜蔬,不停的吞咽口水,搓着手掌。

  “去给柳公子拿一副碗筷!”卫允冲着丫鬟吩咐道。

  亭子一角便放的有食盒,盒子里头装着好几副碗筷,原本只是为了防止卫允不小心弄掉筷子,或是想换另外口味的蘸料准备的。

  不曾想卫允还没用上,竟先给柳存这家伙用了。

  嘴馋的柳存,丫鬟那边还没帮他把蘸料调好,就迫不及待的从锅里夹起一片羊肉就往嘴里送,呲溜呲溜的让羊肉在嘴里打滚,却怎么也不肯吐出来,纠缠了片刻,才将其嚼了几下,直接就咽了下去。

  “呼呼!好烫!好烫!”吃完这家伙才后知后觉的拿起旁边的温水漱了漱口,但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慢,似乎生怕一个没看到,卫允就把锅里的羊肉都吃完了一样。

  习惯了他这副吃货模样的卫允倒是没什么,倒是一旁伺候的两个小丫鬟,见柳存这么一个浊世的翩翩公子忽然画风突变,成了个没有半点形象的吃货,想笑却又不敢笑,只能强行憋着,小脸通红。

  “卫允,不是我说你,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面吃这么好的东西却不叫上我,真不够意思!”柳存一边吃还不忘抱怨卫允没有叫他。

  卫允白了他一眼:“我不够意思?那你别吃了,现在就回去吧!”说着直接用筷子拦住了柳存伸向铜锅之中的筷子,看着柳存的眼睛,很认真的说。

  柳存立马秒怂,“别别别!我的错我的错,是我口不择言,是我胡说八道,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计较了啦!”

  “切!”卫允松开之前还不忘用力推了一下柳存的筷子,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再继续阻拦柳存夹肉的动作。

  这家伙半点没有做客人的样子,见锅里的肉快吃完了,便又让丫鬟帮着往锅里添肉,加菜,好似是在自己家一样,半点都不客气。

  这顿火锅一直吃了两顿饭的功夫,直把柳存的肚皮吃的硬生生鼓了一大圈,才堪堪放下筷子,结束了这场战斗。

  喝着丫鬟送上的茶水,卫允看着柳存,问道:“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国子监吗?又跑过来找我干嘛?”

  柳存吃的舒坦了,也就不计较卫允的态度了:“今日不是会试张榜了吗!先生给我们放假了,我一大清早就让流云去贡院外头候着了,不错呀你卫允,竟然得了第七名!我还以为你会在三四十名开外呢!恭喜恭喜啊!”

  说着说着便朝卫允抱拳道起了贺。

  伸手不打笑脸人,柳存好心上门来道贺,卫允自然不会冷着脸,两人便就这次会试聊了起来。

  其实大多都是柳存在说,卫允在听,只是偶尔也会发表一两句自己的见解,插两句话。

  “我本以为这一次会元定然是刘明的,不曾想竟半道里杀出个陇右王离,生生把刘明给挤到了第二位,着实是可惜。”

  柳存说的刘明,正是这一次江南东路的解元,才学过人,积累雄厚,且家世不俗,其所在的刘家在金陵也算上是举足轻重的。

  对于刘明,卫允自然也是知道的,今年二十三岁,早已成家,听说连孩子都有好几个了,善音律,通晓经义文章,是个真正多才多艺的世家公子,在江南一带颇有才名,算是那些个世家子里头顶顶出类拔萃的那种。

  “陇右王离?这是何许人也?为何从未听过,和已去王老太师的王家可有关系?”姓王,又是出身陇右,难免卫允会把他和盛紘的正妻王氏的娘家联系在一块。

  柳存却摇了摇头:“并无关系,王老太师出生寒门,而这个王离,却是出身陇右世家,听说他在乡试之时,便考中了解元,这一次又中了会元,若是在殿试之上,再被他夺得了状元,那可就是三元及第了!这在本朝还从未有过先例,莫非这王离要当真能完成如此壮举?”

  三元及第啊!那可是所有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啊!大周开国六十余年,还从未出现过三元及第的人,这个王离若是做到了的话,那必定是要被载入史册之中的。

  两人的眼里难免都写满了震惊,还有一丝莫名的情绪。

  两人说着说着,柳存忽然话音一转,道:“我差点给忘了,你让我打听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卫允眨了眨眼,我让他打听事儿了?我怎么不知道?但卫允会表现出来吗答案肯定是不会的,在柳存的面前,卫允可是要保持自己高冷形象的。

  卫允端起茶碗,抿了一小口,若无其事的道:“说说看!”

  柳存也不疑有他,“距离汴京城不足五十里,有三百亩的田地,其中一百五十亩是上等的良田,一百二十亩是中等田,还有剩下的三十亩,全是旱地,可以种些瓜果蔬菜什么的。

  田边上还有个两亩多的湖,倒是不用担心灌溉的问题,旁边还挨着有一座山,靠着田地那一片的山坡上面种了些果树,对了,山上还有一座别院,别院里头还有一个温泉呢!”

  卫允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有别院?还有温泉?”

  柳存点了点头,道:“对啊,就是价格上边有点贵,要价八千两,不过我想着你应该会喜欢,便让牙行暂时先不要对外售卖,等你这边决定了再说。”

  这个价格确实贵了,京郊的田地虽然贵,但上等的良田也不过是十五六两一亩罢了,五百亩的上等良田,也不过卖到七八千两银子,这个庄子的田地只有三百亩,主要的价格,应该都集中在了那别院和那个温泉上面了。

  而且五十里的距离,距离汴京已然算远的了,难怪只要八千两银子,想必这个也是原因之一吧。

  “要不咱们过去看看?”柳存试探性的问。

  卫允想了想,反正复习的也够久的了,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了,而且殿试将近,出去一趟正好放松一下心情,调整状态。

  “走,现在就去,若是合适,今日就把它给定下来!”卫允揣上银票,便和柳存出了门,先去了牙行,然后一行人一同出了汴京,朝着温泉庄子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