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49章 会试落幕,备考殿试

  而卫允则没有对于自己则没有这么高的要求,而且现在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大卫氏已然怀孕,林小娘那边定然是坐不住的。

  是以卫允的当务之急,就是在这一次的春闱之中脱颖而出,以进士的身份,来赢得盛紘的重视,从而提高大卫氏在盛家的地位,在盛紘心中的比重,以保证其安全。

  而且卫允很清楚自己优点和缺点。

  相较于这些本土的读书人而言,经史子集倒是还好,但诗词歌赋这一类的考试项目却是他的弱项,反而相对于占比比较重的策论,才是他擅长的东西。

  与其花费大量的时间消磨在这些经史子集和吟诗作赋上面,卫允觉得还不如专攻自己擅长的策论,如此虽然可能最后的得到的名次不会太高,但也不会低。

  依着秦玉章的推算,以卫允策论的实力,再加上他大哥短期速成班的帮助,怎么也会排在中上游的位置,若是卫允发挥再好一点,说不定还能成绩还会再高一些。

  二月初,卫允忽然想起了小卫氏嘱咐自己的事儿,此行前往汴京,若是在京城附近有合适的田庄,只要价格合适,不是太离谱,就不要由于,直接出手买下。

  本来一开始卫允都快忘了还有这一茬了,可偏生柳存那家伙三天两头登自己的门,说是和卫允探讨学问,帮助卫允温书备考,实际上是这个家伙在京城除了卫允之外没有什么别的朋友。

  在京城柳家之中,和他年龄相仿的那些他嫌别人太幼稚,比他大一些的他又和别人玩不到一块去,幸而还有个卫允的存在,国子监的课程又不紧,这家伙便三天两头的往卫家跑。

  本来卫允是想把找田庄这事儿拜托秦府管家去做的,毕竟已经麻烦了他那么多次,也不在乎再多这么一次两次的了。

  没成想这时候柳存撞了上来,成天成天的往卫家跑,为了给这家伙找点事做,让他不至于“太闲”,卫允索性把找庄子这事儿丢给了他。

  反正柳家在汴京也算是颇有几分实力,办起这件事儿来应该不会太麻烦。

  柳存得了卫允的嘱托,那是真上了心的,先是在国子监里头托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窗帮忙打听,又吩咐了家里的管事们帮着寻摸探问。

  然后自己也带着书童流云开始满汴京的乱窜,替卫允相看打探是否有合适的庄子售卖。

  如此三管齐下,按理说效率应当是挺高的。

  可惜的是,在汴京城这种地方,不论大小,只要是在售卖的庄子那都是抢手得很,且先不说那些个朝廷大员们,就光是汴京城里的那些武勋权贵,公侯世家们,就差不多把汴京城附近除了皇庄之外的庄子都给包圆了。

  房子,土地,还有手艺传承,这些都是根植在人们内心深处的东西。

  想要从这些个权贵们的指头缝里头扣一点东西出来,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这可不是你光有钱就能办到的事儿。

  不过这事儿既然交给了柳存,那卫允是定然不会再过问了,最多就是在接收之后,跑过去看一眼自己的产业。

  至于里头的麻烦,就让柳存这家伙去头疼吧!

  柳存忙着满汴京的乱窜,卫允也没闲着,每日不仅仅坚持着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武艺箭术练习,还有强度极高的科举应试强化训练。

  只有那些个什么文会呀,同窗,同乡之间的聚会之类的,卫允统统都没有参加,如今他的时间本就有限,又怎么可能将其花在这些没有什么用处的事情上面。

  时间就在紧张和忙碌之中一晃而过,二月初八如期而至,三年一度的春闱也正式开始,会试的地点在汴京城东南方向的礼部贡院之中。

  前来汴京参加会试的各地举子,加起来足足有一千多人,早已将汴京城大大小小的客栈、驿馆都给住满了。

  会试的流程基本与乡试无异,考试的内容也相差无几,前来赴考的举子们需要提前一日进入入场,进入到分配好的号舍之中,只是出题的考官变了,考试的地点由全国各路换到了一国之都的汴京城而已。

  自然相对应的竞争也更加的大,这可是全国性的考试,一千多个举人前来参加,但最后能够被录取的,虽然没有定数,但基本上每一届都在一百到三百多左右。

  想来这一次的会试,应该也相差无几,况且在会试之后,还有一场真正决定考生们各自命运的殿试在等着。

  而且春闱会试乃是汇聚了整个大周所有的英才,其中不乏有实力雄厚之辈!虽然江南民风长盛,人才辈出,但其他地方也不一定没有天才。

  卫允的号舍位置还算不错,自从院试之后,粪号便一直和他没了缘分,因此表现得还不错,属于正常发挥。

  二月初八入场,一直到二月十七日晚间考试结束,二月十八一早,贡院大门开放,参加考试的举子们才能够离开贡院。

  贡院开放的那天,情形和乡试那日的基本相差不大,卫允的身子强健,虽然也觉得有些许的不适,但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贡院之内的空间太过狭小,有些憋闷罢了。

  刚出贡院,卫允便看到了前来接他的柳存和小白杨。

  “主君!主君,这儿呢!这儿呢!”

  小白杨看到卫允,当即便欢快的跳着挥起了手,因为此时出贡院的人多,也就没有挤过去,而是等卫允走出来之后,才迎上去将卫允手中的竹篮接了过去。

  柳存也顺势贴了过来:“考得如何?”

  卫允嘴角含笑:“正常发挥,未有波澜!”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这才不枉我特意请假过来等你!”

  卫允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呵呵!自己偷懒就偷懒,还拿我当挡箭牌!还不赶紧说实话!”

  柳存扯了扯嘴角,愤愤的看着卫允:“你竟然怀疑我?哼!”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直接转过身去,侧身对着柳白,纸扇啪的一声打开,呼呼的扇起了风。

  “哎哎哎!”卫允喊道:“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不会真这么小气吧!”卫允凑了过去,伸手搭在柳存的肩膀上。

  柳存肩膀一抖,可惜,并未能如愿的将卫允的手甩掉,只是把脑袋扭了过去,不看卫允,道:“看来你是真的没事儿,还有力气在这儿调侃我!”

  卫允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么,不过区区一个会试罢了,还能如何,便是现在有大虫出现,你信不信我也能几拳就把它给打死!”

  卫允扬了扬拳头,意气风发的道,目光却悄悄的撇向了旁边的柳存。

  果然,卫允这话一出,柳存噗嗤一声便破了功,随即便干咳一声,扭过头来看着卫允,正色道:“就你?”

  两只眼睛上下打量着卫允不过五尺出头的身高,摇了摇头,露出个鄙夷的神色,“还几拳打死大虫,就你这小身板,怕是都不够人家一口吃的吧!”

  卫允嘴角上翘,露出个轻松灿烂的笑容,道:“走,去樊楼,今日我请客!”

  一提起樊楼,柳存的眼睛就变了,就更闻见了鱼腥味的小猫儿似的,口中的唾液分泌,下意识的吞咽几下口水。

  卫允悄悄瞥了他一眼,心道:小样,就你这样的还和我斗,不够我一只手捏的。

  接下来的日子,卫允又开始变身宅男,每日不是在家里疯狂刷题,就是锻炼身体,练拳,练刀,练箭,练枪。

  总之就是由内而外,从精神到肉体,双重的锤炼,虽然很累,但卫允却很享受这种感觉,卫允竟觉得隐隐有些找回了前世奋战高考的感觉,这无疑是另外一个意外的收获。

  期间柳存也曾数次登门,但见卫允在专心备考殿试,也便识趣的不再打扰,数次皆是来去匆匆,除了替卫允找来不少往昔殿试一甲的文章之外,上门的次数也日渐减少,生怕扰了卫允的安静。

  秦家那边,秦大爷也时不时的派人过来看望,将卫允送去的几篇策论加以批注修改,再送回来。

  时间慢慢来到了三月初五,也是会试张榜的日子,今日贡院之前定然是人山人海,卫允心中早已有了准备,一大清早便打发了小白杨前去看榜。

  自己却在家弄了个火锅,让厨房片了三斤多的羊肉,准备了如香菇、木耳,白菜萝卜等诸多配菜,自顾自的在家涮起了羊肉火锅。

  虽说大早上的涮火锅有些奇怪,但此时此刻,也只有火锅才能够抚平卫允心中波澜起伏的心绪了。

  本来以为自己依然足够沉稳,但真正到了这种时候,卫允才发现,原来他也不过俗人,会紧张,会彷徨,会忐忑,会期待,会激动,会不安。

  吃着火锅,卫允的脑海之中又是放电影一般,出现一幕幕的场景,出现一个个熟悉的人。

  二姐姐,二姐夫,好动的旭哥儿,安静的小子衿,在盛府之中的大姐姐,小明兰,还有大姐姐腹中尚未出世的那个孩儿!

  一时之间,千头万绪,就连美味的涮羊肉,滋味儿也变得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