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44章 齐聚老宅, 两只泥猴

  从府城江都到稻香村不过三十里的路程,花半个时辰的功夫,也就到了。

  “小舅舅!小舅舅!哪一个是咱们家呀?”

  “明儿看到前面那座最大的房子没有!”

  “嗯嗯,看到了!”

  “那就是咱们家了!”

  马背之上,卫允和小明兰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队伍慢慢走到卫家的大门前。

  一旁的小白杨当即下马,第一时间便快步跑过来,先将小明兰从马上抱了下来,待卫允下马之后,才将其塞回卫允怀里。

  旁边的大卫氏也在丫鬟小蝶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主君回来了!”门房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厮,唤作有福。有福是去年才来卫家的,一直呆在稻香村老宅这边做门房,并未去过府城,是以从未见过大卫氏和小明兰,也不知道二人的身份。

  “这是我大姐姐,还有她乖巧可爱的女儿明兰,旁边的是我大姐姐的贴身侍女小蝶姑娘,记住了吗?”卫允指着大卫氏和明兰道。

  “小的记住了,小的有福见过大姑奶奶、见过表姑娘、见过小蝶姐姐!”

  大卫氏施然一笑,轻声道:“小哥儿无须多礼!”

  卫允问道:“有福!我二姐和姐夫他俩没出门吧?”卫允将怀里的小明兰放下下来,牵着她的小手,马儿已然交给了府里的家丁。

  来福笑着回道:“回主君,二姑奶奶和二姑爷都在家,今日一早桃花姐姐还从作坊里头回来,专程去拜见了二姑奶奶,如今还尚未离开!”

  昔日的促使丫鬟小桃花,如今已然在肥皂作坊里头做到了管事的位置,为人踏实肯干,且勤奋好学,这两年一边学着读书写字,一边跟着小卫氏和刘嬷嬷管理肥皂作坊,是个上进堪用的。

  “大姐!走吧,别在这儿站着了,咱们进去!”卫允抱着走到大卫氏的身侧,笑着道。

  小明兰在卫允怀里挣扎着道:“小舅舅,放我下去,我要自己走!”

  “好好好!咱们明丫头长大了,可以自己走了!”卫允躬身将小丫头放到地上,牵住了她的一只小手。

  小明兰抬起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大卫氏的手指,脆生生的道:“阿娘!明儿要牵手!”

  大卫氏微微颔首,笑着握住了小丫头小手,卫允走在最前面,和大卫氏并排牵着一脸新奇的小明兰,小蝶和书童小白杨紧随在三人之后。

  卫家老宅这边,小明兰还是第一次回来,大卫氏上一次回来老宅这边,还是卫秀才过世的那次。

  如今的卫家老宅,已然是一处占地两亩多大宅院了,不复先前只有一进小院落的简陋模样。

  看到大卫氏和小明兰,小卫氏的情绪是异常激动的,尽管在月前双胞胎满月的时候,姐妹二人已然在府城之中见了一面。

  但那时候有那么多人在,且大卫氏作为妾室,不方便在外面久留,因此两姐妹也没什么说话的机会。

  如今在卫家老宅这边见到大卫氏,恰好又即将迎来卫父的忌辰,小卫氏那里还猜不出来大卫氏这次回来的意思。

  “你这孩子,去接大姐姐也不知道提前告诉我一声!好让我提前有个准备!”小卫氏埋怨着卫允。

  卫允挑眉笑道:“准备什么?这样子不好么,给二姐来个惊喜,对不对啊,明丫头!”

  小丫头认真的点着小脑袋:“小舅舅说得对,要给姨母一个惊喜!”

  看到小明兰,小卫氏的心都快化了,赶忙上前将小丫头抱了起来,贴着小脸蛋儿亲热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将小丫头放了下来。

  大卫氏负责安抚:“好啦,你就别怪允哥儿,他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卫允嘿嘿笑着:“还是大姐姐懂我,不想二姐姐,成天就知道鸡蛋里挑骨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好像不论我做什么都不能合她的意。”

  说着就唉声一叹,看救星似的望着大卫氏:“还是大姐姐对我好,这次您回来了,我的苦日子也算是熬到头了!”

  这话说得,气的小卫氏嗖的一声站起来,扬起巴掌就要往卫允身上打,口中还喋喋骂道:“你个臭小子,还敢编排我!”

  可卫允多精,小卫氏还没起来,他就嗖的一声窜到丁健身后去了,探出个脑袋道:“大姐姐,你看二姐姐,您还不赶紧管管她,不然你聪明又乖巧的弟弟就要惨遭她的毒手了!”

  “乖巧,你哪里乖巧了,我看你是三天不打,现在都能上房揭瓦了是吧!啊!”

  小卫氏是又气又笑,“恶狠狠”的瞪着卫允,大卫氏赶忙站起来,拉住了她的手,柔声安慰道:“二妹妹,好了好了,你就别和这只小猴子计较了,咱们去看旭哥儿和子衿,不理这只小皮猴!许久未见这两个小家伙,我这心里想念的紧!”

  “哼!”小卫氏闷哼一声,转脸看着大卫氏就露出了笑脸,拉着大卫氏走到双胞胎的小床边坐了下来,两姐妹便自顾自的说起了育儿经之类的话题。

  丁健露出个憨憨的笑容,揉了揉后脑,显然也是极开心的。

  卫允忽然觉得自己的衣袖被人拽住了,扭头一看,原来是明兰这个小豆丁。

  “小舅舅,你是小猴子吗?”卫允脸一黑,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小明兰,俯下身子,看着小丫头的眼睛,一脸正经的摇了摇头,说:“不,小舅舅是大猴子,明丫头才是小猴子!”

  “明兰不是小猴子,明兰是小女孩儿!阿娘说了,明兰是阿娘的宝贝女儿!”小丫头看着卫允,一脸认真的解释。

  卫允露出灿烂的笑容,伸手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

  自己这个外甥女还当真是可爱的紧啊!

  “明儿,小舅舅带你出去玩好吗?”卫允眼睛咕噜噜的乱转,看着小丫头略显的有些瘦小的身量,不知打起了什么鬼主意。

  一听到出去玩,小明兰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跳了起来连连应道:“好啊好啊!明兰最喜欢玩了!”

  卫允当即就牵住了小明兰的手,对着里屋喊了一声:“大姐姐,二姐姐,我带着小明兰出去走走!”

  说罢也不等两人回答,脑袋凑到小明兰的耳旁,轻声道:“走,咱们出发!”

  “出去玩了!”小明兰当即迈出了自己的小短腿,拉着卫允的大手,飞一般似的出了屋子。

  “这丫头,被惯的愈发没规矩了!”大卫氏眉头微蹙。

  小卫氏忙宽慰道:“大姐姐,这儿是咱们自己家里,又不是那个规矩繁多的盛家,更何况明儿在府里一直被你拘着,她今年不过才五岁而已,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天性跳脱些也是难免的。

  更何况你和明儿在家又留不了多久,终究还是要回到盛府那个大笼子里头的,就让她尽情的玩几天吧!”

  “哎!”大卫氏叹息一声,看着小卫氏:“是我着相了,二妹说得对!我只是担心她这性子一旦放开了,就收不回去了,到时候回到盛家,惹出什么事儿来,怕是会授人以柄,哎!”

  “我知道,我都知道!”小卫氏眼中泛着泪花,看着大卫氏,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带着哭腔道:“大姐姐,这些年,苦了你了!”

  千言万语,尽数化作一句。

  大卫氏摇了摇头:“苦倒是不苦,盛府的日子比起以前要好过的多,吃穿不愁,最多也就是受些气,我不理会就是,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明兰那孩子,她是个极聪慧的,可偏生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是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却展现出过人的聪慧和才华的话,便犹如三岁小儿,怀抱黄金招摇过市,只会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小卫氏也是低声一叹,目光流转间,流出担忧之色,有些东西,不需要说的太透,自然便能领会。

  ················

  屋外,小明兰歪着脑袋问卫允:“小舅舅,咱们玩什么啊!”

  卫允想了想,现在这个天气,去游泳也不合适,小明兰年纪小,身子骨也并不强健,万一着凉了可就糟了。

  忽的,脑中灵光一闪,卫允眼睛一亮,道:“有了!”

  “有什么了?”小明兰还是一脸的懵懂。

  卫允咧嘴一笑,道:“自然是有好玩的!小白杨,去取几个竹篓,咱们今儿捉泥鳅去!”

  “好嘞!”

  小白杨风一阵的跑开了,捉泥鳅可是小白杨的最爱,既喜欢捉泥鳅的过程,也更喜欢在捉完之后,享受美味。

  小明兰则是一脸的问号:“小舅舅,什么是泥鳅?咱们要怎么捉泥鳅?”

  卫允打量了一下小明兰身上穿的小裙子,脸上露出个坏坏的笑容,就是不知道待会儿他们回来之后,大卫氏和小卫氏会不会对他来一个混合双打。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啊!

  在大周,人们对于泥鳅和黄鳝这两种东西吃的都不多,而且大多都是一些底层穷苦的百姓才会把它们摆上饭桌,那些个上层的勋贵世家可看不上这些在淤泥里头生存的小东西。

  不多时,卫允和小白杨便带着小明兰到了目的地。

  “小舅舅,泥鳅在哪呢?我怎么看不见?”小明兰看着开阔的农田,旁边堆积着淤泥的水渠,可就是没有看到卫允所说的泥鳅,心中自然被好奇填满。

  卫允拉着小明兰走到田里,寻出一个泥鳅洞,便用竹片做成的小铲子一铲一挖,一条指头大小的泥鳅便被翻了出来,卫允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它,塞到腰间的竹篓里头。

  小明兰在一旁捂着嘴巴,一脸震惊的看着卫允,卫允将竹篓递了过去:“看,这就是我们要抓的泥鳅!”

  “这就是泥鳅啊!”小明兰不禁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一副好奇宝宝似的把手伸进竹篓里,拨弄了两下那只泥鳅,一脸的跃跃欲试。

  “小舅舅,小舅舅,明兰也要抓泥鳅,明兰也要抓泥鳅!”

  “好好好!”卫允笑着安抚道:“小舅舅这就教你怎么找出泥鳅藏身的窝!”

  卫允便将如何辨别寻找泥鳅的方法一一告诉了明兰,小丫头听完之后,立马就拿着小竹铲满世界的找了起来。

  她人小,力气也不大,只能用双手握着铲子,一点一点的挖。

  “小舅舅,你看,我抓到了!”小明兰双手紧紧地捏着一只小拇指大小的泥鳅,笑得异常灿烂,根本没有在意她那白嫩的小脸蛋和乌黑的头发上沾的污泥。

  卫允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明儿真厉害!”话刚说完,下丫头手里的泥鳅身子扭动,不停的挣扎,直接便从小丫头的手里滑了出去。

  小丫头当即便扑了下去,可惜泥鳅实在是太过滑溜,小丫头反应虽然快,但终究还是慢了一筹,那只刚到手的泥鳅,再一次钻进了淤泥里头。

  卫允见状,本还想安慰一下,免得小丫头苦恼。

  没曾想小丫头却是个执拗坚强的性子,泥鳅跑掉了,既不哭也不闹,而是继续按着卫允交的方法找了起来。

  卫允笑着走过去,手把手的叫了下丫头几个抓泥鳅的技巧,小丫头咬着银牙,转身投入了抓泥鳅的大业,偌大一片田里,到处都有小丫头留下的痕迹。

  可怜小丫头直接就从一个金尊玉贵,养尊处优的官家小姐,变成了一只小泥猴,浑身上下,从头发到脸蛋,从小裙子到裤脚,全都是泥巴,像是在泥巴地里头滚了好几圈似的。

  三人在田里挖了一下午的泥鳅,连午饭都没回去吃,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了,卫允才拉着依依不舍的小明兰,把竹篓交给了小白杨,这才回了家。

  卫允本来是想着先把泥猴一样的小明兰带去洗漱,换身衣服再去见两个姐姐的,没成想这两人见他们许久不回,心里头担心,便到了门口去迎。

  一开始见到小明兰的时候,两人是半点都没认出来,但跟在卫允身边,被卫允牵在手里的,且身量于明兰相差无几的,除了大卫氏的宝贝女儿,盛家的六姑娘盛明兰之外,还会有谁。

  装作没有看到两个姐姐那足以将烈日冰冻的眼神,卫允打了声招呼,便直接溜回了自己的院子,根本不给两个姐姐发作的机会。

  至于小泥猴,就让两个姐姐自己去头疼吧。

  想着他们看着小泥猴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心中定然又是母爱泛滥了,可抱又不是,不抱又不是,心里头那个焦急哟。

  想想就觉得开心。

  卫允泡在浴桶里头,脸上浮现出幸灾乐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