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43章 忌辰将至,母女归家

  因八月的院试和小卫氏忽然的临盆,小秦夫子便十分大方的给了卫允两个月的假期,前前后后加起来,用的也差不多了,九月底的时候,卫允便正式回到书院上课,见到了久别的同窗和夫子。

  卫允的生活,再一次回归到极为规律的节奏当中。

  早上的体能锻炼,然后打拳,练刀,拉弓训练气力,还有就是跑步去书院上课。

  过了九月,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卫家三个庄子里头的收成,也陆续的送到了稻香村。

  今年算是丰年,风调雨顺,没有天灾,而且扬州城在知府和通判盛紘盛大人的治理下,也是一片祥和安定,蒸蒸日上的繁荣景象。

  卫允名义上的大姐夫,扬州通判盛紘盛大人,原本是从六品的官衔,考绩之后,被评为优等,官升一级,从六品变成了正六品,取得了连任的任命。

  若是下一次考绩盛紘的成绩再是优等的话,那便可以直接升至五品,入京城为官了。

  卫允心中的紧迫感也愈发的强烈,若是等到盛紘带着一家人去了京城之后,那大卫氏和小明兰定然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到时候天高皇帝远的,盛府里头就算是发生什么事情,卫家这边也肯定是鞭长莫及。

  想要保证大卫氏的安全,首先一点,那就是卫允自己必须要体现出足够的实力,强大到盛紘不敢轻易得罪自己,甚至巴结自己的地步。

  到了那时,盛紘这么一个将家族的兴衰看的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人,绝对不会让大卫氏和明兰发生任何的意外。

  至于让盛紘写放妾书,卫允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大卫氏不是独身一人,她还有一个女儿,难道盛紘会放任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

  纵使是这个女儿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纵使她并不如何受宠。

  这还是卫允第一次,如此急切的想要拥有权力。

  其实真要细说起来,参军入伍,靠着厮杀搏命比起科举仕途来说,升官升的要快上许多,最开始的时候,卫允也曾经考虑过要不要去北边参军。

  可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格局之后,卫允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此方世界,南边的大周,北边的辽国,西北的西夏呈三足鼎立之势,大周西南,还有类似于大理这个小国数个,在三个大国的夹缝之间,艰难求存。

  早先三国之间也多有摩擦,战事频繁,但自从这一任的皇帝赵祯上位之后,种种政策施行下来,三国之间便也开始进入到休养生息,和平共处的阶段,边疆已然有二十多年没有打过大仗了。

  平时几国之间就算是发生一些小矛盾,偶尔发生一些皮痛肉不痛的小摩擦,大家也都是放在暗地里解决,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了,从不会影响到三国之间明面上的和谐关系。

  就连靠近边关的百姓们,似乎也习惯了这种平静安宁的生活。

  所以从军这条路子,还没开始就被卫允给否决了,没有摩擦就是没有战争,没有战争就表示机会,纵使卫允拥有一身万人敌的本领,他一个寒门子弟,又该如么往上爬。

  就像风云里头,泥菩萨替雄霸批命,说他前半生的命运是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潜水游,雄霸想要崛起,就必须的有风云际会这个前提才行,否则的话,便是雄心再高,也是枉然。

  枪杆子里头出政权,但这是一个封建的古代社会,皇命大于天,文官看资历,出身,难道武官就看重了么?

  虽然大周朝和卫允所熟知的那些历史朝代一样,皆是重文抑武,但却并没有太过离谱。

  君不见如今大周的军方之中,有将近八成的军官都是那些勋爵贵族之家的子弟么。

  而且战场之上,刀枪无眼,流矢无踪,卫允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从战场之上活下来。

  更何况,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就算是想去从军,那也得人家军队要他才行。

  所以,卫允选择了乖乖读书,参加科举,一则可以完成卫秀才的遗愿,光耀卫家门楣,二则,同样可以完成自己的目的,虽然这可过程会有一些慢,但却胜在稳妥,安全。

  毕竟,保住自己的小命这事儿,必须得放在第一位!

  至于以后的路到底怎么走,一切还有太多的未知,就让时间和机遇来做出选择吧!

  十月初三,卫允向盛府递上了自己拜帖,言明自己将在十月初五登门拜访,问盛紘是否有空。

  “这卫家的怎么忽的要上门来?莫不是来打秋风的吧!”盛府之中,王大娘子一边喝着茶,一边偷瞥了几眼一旁正拿着拜帖的盛紘,半开玩笑似的道。

  盛紘扬了扬手中的拜帖,微微笑道:“夫人多虑了,且不说如今卫家的生意做得如火如荼,自己赚的盆满钵满不说,还连带着将稻香村也带的逐渐富裕起来,就连知府大人也曾多次提及,对卫家称赞不已。

  就说卫三郎自己,今年院试之时,便已经考中了秀才,如今他才十二岁,若是潜心苦读,想必日后高中进士也不是不是没有机会,又怎会是夫人所说的,上门来打秋风的呢!”

  王大娘子差点没翻白眼:“那他突然送上拜帖,说要过府拜访所为何事?总不能是来看你我的吧!若是要看他姐姐卫小娘,为何不在拜帖之中言明?”

  盛紘将拜帖放到手旁的案上,端起茶碗抿了一口:“夫人莫不是忘了,再过几日,便是卫三郎先父的忌辰!”

  额,这事儿王大娘子还真不知道,她没事儿关心卫家干嘛,忙着和林噙霜较劲儿都来不及呢。

  不等王大娘子说话,盛紘便接着说:“卫三郎说了,他想让舒儿和明儿回卫府小住几日,一家人一起去他父亲灵前拜祭一番。”

  王大娘子放下茶碗,看着盛紘:“我当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原来就是这事儿,既然是他父亲的忌辰,那就让卫小娘回去一趟便是。”

  盛紘笑着提醒道:“夫人,还有明儿呢!”

  “六丫头?”王大娘子目光一闪,但随即便道:“夫君是一家之主,又是六丫头的父亲,这件事儿夫君自己决定便可,又何须来问我!平白的多此一举。”

  盛紘忙赔上笑脸,柔声细语的解释:“夫人是当家大娘子,六丫头虽不是夫人的亲生女儿,却是她的嫡母,六丫头是咱们盛家后宅的女眷,自然便是夫人说了算,此事就算说破大天了,也越不过夫人去,夫人若是不同意的话,为夫拒了卫三郎便是。”

  盛紘的话,让一贯没什么好脸色的王大娘子脸上露出了笑容,似羞怯似的偷偷瞥了盛紘一眼:“咱们盛府是书香门第,文官清流,怎可学那些商贾富户的做派,况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他既然想要卫小娘母女二人一同回去小住,那就让她们回去便是,左右不过几日的功夫罢了!”

  盛紘微微斜着身子凑向王大娘子,眉眼带笑的拱手道:“大娘子高义,为夫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不过寥寥几句话,区区几个动作,便将王大娘子逗得忘了他宠妾灭妻,任由妾室与当家大娘子,正室嫡妻争斗角力,甚至还隐隐压过王大娘子一头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送过去的帖子,晚饭都还没吃,盛府那边就给了答复,大卫氏和小明兰能够回来,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小卫氏若是知道了这事儿,估计得高兴坏了。

  虽然只有短短数日,等到卫父的忌辰过去之后,她们马上又要回盛府,但一家人能够短暂的团聚,就目前而言,已然足够了。

  卫允决定暂时先不告诉小卫氏,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十月初五,卫允特意向小秦夫子请了一日的假,对于卫允的请假,小秦夫子蹙着眉头很不满意,但终究还是没有拒绝。

  卫允带着小白杨,两人骑着马,身后还跟着金喜架的马车,来到了盛府门前。

  盛紘在衙门当值,并不在家,是王大娘子出面接待的卫允,卫允本以为盛紘不在,出面的会是他的嫡长子盛长柏呢,没想到却还是作为当家大娘子的王氏出的面。

  殊不知,卫允下意识的忽略了他只有十三岁(卫允生辰在八月,如今已然满了十二,入了十三,虚岁已然是十四了。)的事实,虽然古代人普遍的比较早熟,但卫允在盛府人的眼中,确实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王氏并没有刻意刁难卫允,虽然她挺看不上卫家的,但大卫氏毕竟是和她在一条船上的,是她用来笼络盛紘,分去林噙霜宠爱的重要筹码。

  而且她本身便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有些没有主见,性格上面有些莽撞冲动,说好听点就是鲁直,但心地倒是十分善良,盛府之中,盛紘几房姨娘,还有庶子庶女,除了林栖阁那位林小娘之外,其余的几个妾室都不曾被她刻意刁难。

  卫允很顺利的接到了大卫氏和小明兰,原本王氏还打算派马车送大卫氏母女二人的,知道了卫允特意带了马车过来之后,也就歇了这心思。

  出了盛府,小明兰一改之前在府里的乖巧沉闷,整个人好似焕发了新生一般,变得异常的活跃。

  一开始还和大卫氏坐在马车里头,可后来掀开窗帘,看到外边街市的热闹,看到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卫允之后,便吵着闹着也要和小舅舅一起骑马。

  大卫氏有些犹豫:“明儿乖乖的,骑马很危险的,要是不小心摔了,说不好还会断手断脚呢,明儿听话,咱们不骑马,就在马车里坐着好不好?”

  “可小舅舅怎么不怕摔呢?”小孩的话虽然天真,但却一针见血。

  大卫氏施然一笑:“小舅舅是大人了,可明儿还是个小孩子呢!小孩子怎么能和大人比呢?”说罢还伸手在小明兰的头上揉了揉。

  可小明兰终究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如今又刚从盛府那个大笼子里头出来,哪里还肯坐在马车里头。

  小丫头十分聪慧,仰着摇脑袋,眨了眨灵动的眼睛,抓着小卫氏的袖子,摇摇晃晃的撒起了娇:“阿娘!可明儿就是想和小舅舅一起骑大马,阿娘!小舅舅抱着明儿就不怕摔下来了,阿娘!好不好嘛!阿娘!”

  软软糯糯,萌萌哒的声音,可爱极了,尤其是那一幅撒娇的样子,让人又爱又怜,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自小被教导的规训便是为女子者,应当贞静贤淑,知礼守节,不轻易在外人面前抛头露面,更何况,明兰虽只是庶女,但却又是书香门第,清流世家盛府的姑娘。

  还不等陷入纠结之中的大卫氏做出选择,卫允便让金喜停了车,翻身下马,掀开车帘。

  “大姐,这又不是盛府里头,况且明丫头这才几岁,哪有那么多顾虑,她想骑马,我抱着她便是了!”

  说罢便直接张开了双手,冲着小明兰笑着说:“来,明丫头,小舅舅抱着你骑大马!”

  “允哥儿,可是·····”大卫氏话还没说完,小丫头趁她不注意,直接从她手下溜了出去,一头栽进了卫允的怀里。

  大卫氏忙探出头来,看见卫允右手抱着小明兰,左手放在马鞍上,先上左脚,然后翻身一跃,便稳稳当当的坐在了马背之上。

  小明兰直接被卫允这一手震得哇哇直叫,笑脸上面堆满了笑容,眼睛里头好似写满了小星星一样。

  接过白杨递过来的缰绳,卫允将小明兰放在自己身前,双手从小明兰的腋下穿过,在她身前握住了缰绳,也顺势将小明兰揽在了双手之间。

  “大姐姐,你就放心吧,明丫头!咱们出发了!驾!”卫允一抖马鞭,马儿便迈开了蹄子。

  小丫头学着卫允的样子,两只小短腿用力一夹,喊道:“出发了!驾!”白白嫩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激动,软糯的声音和可爱的动作,让人看着莫名的想笑。

  五人骑马驾车,径直朝着城外而去,小明兰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对街上所有新奇的事物都异常的好奇,两只眼睛就没有停过,时不时还抬手捂住了小嘴,压住惊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