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42章 终于到家,轻松惬意

  “我的主君耶,您可算是回来了,您出去的这几日,二姑奶奶担心的是成天成天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可把咱家二姑爷给吓坏了!”冲卫允抱怨的是管家于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

  卫允一边将背后的弓箭还有朴刀取下,一边冲着于伯翻了个白眼:“我说于伯,不用说的这么夸张吧!”

  管家于伯话音一滞,接过卫允的刀弓,递给身旁的小厮,尴尬的干笑了两下,“老奴怎敢夸大其词,糊弄主君,二姑奶奶是真的担心主君,主君既然回来了,还是赶紧先去后院看看二姑奶奶吧!报个平安,让二姑奶奶放心才是!”

  “行行行!我知道了,这就去看我二姐,于伯,你先去忙吧!还有小白杨,你也不用跟着我了,先回去休息,今晚不用你伺候了!”

  小白杨恭敬的躬身拱手:“是!主君!”

  老管家看着风尘仆仆的二人,以及走远了的卫允,一把拉住准备开溜的小白杨,“你个臭小子,跟着主君一跑就是这么多天,快让我看看受伤了没有?”

  小白杨咧嘴嘿嘿一笑,并未反抗挣开于伯的手,道:“于伯,您也不看看,我小白杨可是主君的书童,一直跟在主君身边,怎么可能会受伤嘛!”

  说着就把袖子卷了起来,露出胳膊:“您看看,您老仔细看看,哪受伤了!没有的事儿!”

  露完胳膊,又原地转了个圈,连着跳了好几下!

  于伯仔仔细细的将小白杨打量了一遍,板着的脸这才有了几分松懈:“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好,行了,你把东西都给我吧,我把主君和你的这些东西一道送回去,你先去后院洗洗。

  哦,对了,厨房那儿留的有饭,你洗过之后就先去用饭吧,出去这么多天,肯定饿坏了吧,用过饭就直接回去休息吧,折腾了这么多天,肯定也累坏了!主君开恩,今夜让你小子不用伺候,你就趁着这机会回去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可不要忘了时间!”

  “您老人家对我可真好!”小白杨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得嘞,那这些东西就交给您老了,不瞒您说,小子这肚子,可早就饿扁了!”

  说完顺势把背后的软弓和背包,还有腰间的单刀解了下来,一股脑的塞到管家于伯手里,一阵风似的跑去厨房找食儿去了。

  于伯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嘴里却骂骂咧咧:“这个混小子,跟在主君身边那么久了,还是没个定性,看来还得好好调教调教才行。”

  旁边的小厮接过于伯手中小白杨的刀弓,笑着道:“说不定主君就是喜欢白杨小哥这跳脱的性子呢?”

  于伯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卫允一副正经八百,严肃的像个大人似的模样,可实际上卫允却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

  想到这儿,于伯觉得自己真相了:“还真有这个可能!行啦,咱们也别在这瞎猜了,非议主家可不是咱们该做的,赶紧把东西给主君送回去!”

  小厮抱着总共五六十斤重的两对刀弓,加快脚步,越过了管家福伯,径直朝着卫允的山阳居去了。

  “二姐,姐夫,我回来了!”

  人还没进门,卫允的声音就到了,小卫氏和丁健一人怀里抱着一个,正在院里的凉亭坐着乘凉。

  旁边站着几个丫鬟,手里头拿着团扇,轻轻的扇着,亭中还燃了驱蚊虫用的香。

  听到卫允的声音,小卫氏先是一愣,随即便想起身,但站了起来,脸色一阵变换,然后一声冷哼,又重新做了坐了下去,侧过身子,背对着月门那边。

  可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朝月门的方向瞥去。

  丁健看着的分明,想笑却又不敢笑,只能憋着,小卫氏不说话,他自然也不敢应声,便努力把注意力都转移到怀里的旭哥儿身上去,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伸出手指刮了刮旭哥儿的小脸蛋,旭哥儿冲着丁健乐呵呵的咧嘴直笑。

  卫允风一般跑了进来,几乎就是瞬息之间,便进了凉亭,看到正在逗弄双胞胎的夫妻俩,会心一笑:“二姐!姐夫!我回来了!”

  小卫氏头微微抬起,横了他一眼,露出一丝温怒:“哟,咱们卫家的小主君还知道要回来啊!怕是再过几天,连自己家大门口朝哪儿开都给忘了吧!”

  阴阳怪气的一阵呛口,随即便又挪回摇篮之中的小子衿身上。

  卫允求助的看向丁健,丁健耸耸肩,给出一个让卫允自求多福的眼神,卫允无奈,都说孕妇和刚孩子之后的女人最是敏感,最是不讲道理,如今算是见识了。

  腆着笑脸走到小卫氏身边,蹲在小子衿的摇篮边,一只手扶着摇篮,微微仰着脑袋,看着小卫氏。

  “二姐······”姐字拖得老长,眼睛眨巴眨巴的,可怜兮兮的看着小卫氏,竟是撒起了娇。

  旁边候着的刘嬷嬷和丁香赶忙捂住嘴,憋着笑,装作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镇定模样。

  丁健则是赶忙低下头,不去看姐弟二人,全心全喜逗弄旭哥儿去了,可两只耳朵总不能封起来。

  小卫氏原本就心软,尤其是现在做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母性光环的加持下,这个特点更是被放大了好几倍。

  在卫允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注视之下,小卫氏终究还是败下了阵,用包含担忧的目光看着卫允,似感慨般的道:“你看看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天,也没个音信回来,人都瘦了,也晒黑了。”

  忽的小卫氏脸色一变,蹭的一下从石凳上弹了起来,急道:“快给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卫允觉得小卫氏对于瘦这个字的涵义和自己所知道的似乎不太一样,不过他可没傻到现在和小卫氏争论这个。

  笑着说道:“没受伤,一点儿伤都没有,二姐!你还不知道我吗,壮的连老虎都能打死,别说区区几头狼了,便是来几头老虎,我几箭过去,也把它们全给杀了!”

  “瞧把你能的!杀了几只野狼就以为自己多厉害了,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想着杀老虎!”小卫氏狠狠瞪了卫允一眼,拉住了他的手,把卫允拽了起来:“快站起来我看看!”

  “行行行!让您放心!”不过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卫允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就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个圈,就差没跳起来,跑到院子里头打两套拳给小卫氏看了。

  “二姐你看,我真的一点事儿都没有!”说着还撸起了袖子,露出里头两只白皙的手臂。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仔细细的把卫允打量了一遍,小卫氏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这么晚才回来,肯定还没用晚饭呢吧?”

  卫允摇头:“还没呢,我这不是怕你和姐夫担心,一回来就先跑过来看你们了!哪儿还顾得上吃饭!”

  小卫氏伸出手指,按着卫允的眉心推了一下,带着笑意道:“你个臭小子,就知道说些好听的来哄我开心!”

  卫允嘿嘿一笑,也不反驳。

  小卫氏扭头对着身边的刘嬷嬷道:“嬷嬷,去厨房吩咐一身,赶紧给允哥儿弄点吃点,多弄些,让他好好补补,这才几天没回来就瘦了这么多,深山老林里头肯定连顿像样的饭都吃不上,哎!你说你,没事儿非要去遭这份罪做什么!”

  卫允自动过滤了小卫氏的碎碎念,心里头感动的同时,头也难免觉得有些痛。

  没办法,母亲早逝,大姐为了给父亲治病不得不与人为妾,身为二姐的小卫氏,从小就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卫允拉扯成到现在。

  刘嬷嬷欠身一礼,道:“是,大娘子!”说罢便攥着帕子,走出了凉亭,往后厨去了。

  卫允赶忙道:“二姐,姐夫,那我先去回去洗洗,换身衣服,待会儿再来陪你俩说话!”

  小卫氏这才注意到卫允身上穿着的,是他每次出去打猎穿的那种粗布麻衣,虽然收拾的挺干净,但还是有几处地方都被划破了,眉头一皱,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心疼。

  好在在宥阳的时候,卫允已然找地方洗澡换了衣服,不然的话,只怕光是那一身的味道,就能够把两个小家伙给熏哭了。

  见卫允仍站着不动,忙笑声呵斥道:“还不快去,杵这儿干嘛呢!”但话语间的那股关切,却怎么也藏不住。

  丁健也笑着道:“允哥儿快去吧!”

  “好嘞!”卫允笑着应了,快步离开了凉亭,往他的山阳居去了。

  山阳居内,两个丫鬟立春和立夏早已收到了卫允回来的消息,等在了院中。

  “恭迎主君回府!”两个小丫鬟冲着卫允福身一礼。

  立春道:“主君可要沐浴更衣?浴间的东西婢子们都已准备妥当了!”

  “那就先沐浴更衣!”

  那些个穿越之后不习惯别人伺候洗浴,非要自己洗的,卫允表示很不理解,难不成都有强迫症?

  反正他自己是挺享受的。

  两个姿色不错的小丫鬟,娇嫩的小脸之上浮现出醉人的红霞,柔软灵活的小手搓去卫允一身的疲惫,舒爽之极。

  泡澡之前,卫允在搓洗身上泥垢的时候,立春小姑娘有些诧异的问:“主君,您这是去泥地里打滚了么,怎么身上这么脏?”

  卫允虽然在宥阳洗去了一身的血腥,换了衣物,但这五六日积累下来的泥垢却没有搓洗干净,而且卫允平日极其重视个人卫生,几乎从未出现过如此多的泥垢堆积在身上。

  是以立春这小丫头才会如此惊讶。

  卫允看着她的眼睛,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家主君我何止是在泥地里打滚,还在里头打架了呢!小丫头,下次要不要带上你一起啊?”

  立春这小妮子立马就闹了个大红脸,原本满肚子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搓完身上的泥垢之后,便是去两个丫头准备的浴桶里头泡热水澡了,刚躺下不久,卫允就靠着浴桶闭上了眼睛。

  三四十度左右的热水不断地刺激体表的毛孔,那股子暖洋洋的舒适感,一下子就将卫允体内的疲惫尽数洗去。

  泡着泡着,卫允就差点睡着了。

  还是立春叫醒了卫允,说是厨房送来了吃食,问卫允要不要吃一点。

  卫允早就饿极了,怎么可能不吃。

  在立春的服侍下,卫允换上了一层柔软的里衣,没有穿中衣,而是直接在外头套上一件深色的外袍。

  不只是立春,卫府里头的其他所有知情的人,都很好奇为什么自家这个明明只有十二岁的小主君,本该是肆意挥霍青春的年纪。

  却偏偏迥异于同龄人,喜欢穿深色的衣服,喜欢板着脸扮成熟,喜欢做出一副大人的模样。

  这些发生在他这个年纪身上,本该看起来很别扭的事情,却偏偏让人觉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好像本该就是那样的。

  “愣着干什么?”卫允眨了眨眼,看着发呆的立春,目光落入她的眼眸之中。

  立春赶忙将卫允的腰带绑好,将外袍整理了一下,“主君,好了!”

  “嗯!”

  卫允转身,迈着大步,走出了浴间。

  经过小卫氏的特别嘱咐,卫允原本简单的晚饭就变成了一桌丰盛的大餐,炖猪蹄,烧鸡,红烧鲤鱼,藕夹,还有一碗红烧狮子头,每一个都足足有拳头大小,足足有四个。

  这是家里剩的肉太多没有吃完,都给我端过来了吗?卫允真的很想找二姐问问。

  “二姐还真是贴心!”卫允强撑着小脸,对着桌旁的刘嬷嬷笑道。

  刘嬷嬷掩嘴一笑:“这是大娘子特意吩咐的,主君记得多吃一些,老奴就先告退了!”说罢,冲着卫允福身一礼,退了出去。

  “主君想先吃哪个?”立夏笑着拿起了筷子,看着架势是想给卫允布菜。

  卫允拿起筷子,道:“行了,我自己吃就行了,你要是饿了,挑几样拿去和立春分了!”

  立夏忙摇头:“多谢主君,婢子和立春姐姐刚用过晚饭了!”同时也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

  卫允这人就是如此,虽然并不介意别人伺候,但是吃饭这事儿吧,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动手,想吃什么直接夹什么,大快朵颐的还舒服一些。

  立夏和立春都在卫允的身边伺候一年多了,自然知道卫允说一不二的脾性。

  用过晚饭之后,将残局交给立春和立夏两个小丫头收拾,卫允又跑去了小卫氏和丁健的院子,去看两个小外甥了。

  分别了五六天,卫允着实有些想念这两个又可爱又萌萌哒的小家伙。

  一边逗弄两个小家伙一边和小卫氏还有丁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直到戌亥之交,龙凤胎都没了精神,沉沉的睡了过去之后,卫允这才依依不舍的回了自己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