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41章 宥阳县城,小店听闻

  半刻钟之后,众人登上了山谷旁那座小山的山顶,立于山巅,极目远眺,入目之处,尽是连绵的山林和层峦起伏的山脉,无有半点人烟的痕迹。

  正查看着四周的环境,林大壮的眼睛却越来越亮,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惊讶。

  最后,说出了一句让众人也纷纷惊讶的话来:“咱们竟然到了宥阳!”

  “什么?这儿是宥阳?”连卫允也忍不住惊讶了。

  稻香村位于扬州府府城江都附近,而宥阳,则隶属于百里之外的金陵府,靠近府城金陵。

  可他们竟然从青牛山横跨了近百里的距离,到了宥阳的地界,这是直接出了扬州府了啊!

  “大壮叔,你怎知此地已是宥阳?”问这话的人,是林勇进,其余众人也纷纷看向林大壮,显然,这也是他们想问的。

  如今他们所在的地方,除了山就是树,林大壮是怎么看出来这儿是宥阳的。

  林大壮伸手指着西南方的那座像一把斜躺着的长剑似的山,眼中闪过一丝回忆,道:“你们也知道,我小时候一只跟在三爷爷身边学打猎。

  我十三岁的那年,跟着三爷爷进山,在一处山岭有幸见到了一只麋鹿,我们一直追着那只鹿的踪迹,一直到了宥阳的地界,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抓到那只鹿,当时我就看到过那座山,翻过那座山,就是宥阳了。”

  “那你们是怎么回去的?”曲猎户问道。

  林大壮脸上露出一抹回忆之色,沉声道:“我记得当时三爷爷是先带我去了一趟宥阳县城,把身上带的猎物给卖了,然后又进了山,然后一边打猎一边往回赶!”

  宥阳和江都相去百里不止,若是走官道,或许还要远上一些,再入山林,边往江都的方向赶,边打些猎物,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大壮哥,从这儿到宥阳县城大概有多远?”这话是卫允问的。

  林大壮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确定的说:“这我就记不太清了,当时我们好像走了一个多时辰左右!”

  只要一个多时辰,就能到达宥阳,那就是大概二三十里左右的路程,和稻香村至江都的距离差不多,若是到了宥阳,再想回江都就简单多了。

  宥阳靠近金陵,可以走官道回扬州,也可以去金陵码头坐船,沿江而下,直达扬州府城江都。

  半晌,卫允思定之后,直接转身看着众人道:“走,咱们去宥阳!”

  “听小郎的,就去宥阳!”卫允虽然年纪不大,但在众人之中,声望却是最高的,他做出的决定,众人自然不会拒绝。

  一行人当即便转身,循着找好的方向,跨入山林之中,直奔宥阳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才翻过了林大壮所说的那座山,又走了小半个时辰,方才见到了村落,进入有人烟之地。

  林大壮自告奋勇上前问路,经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大爷指点,原来众人距离宥阳已经不远,这个村子叫做杨家村,顾名思义,村中人皆是杨姓,距离宥阳城只有十余里的路程。

  一行人加快了脚程,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赶到了宥阳城。

  宥阳只是个小县城,并不如众人预想之中的繁华。

  和作为扬州府城的江都城想比,自然要差上许多,但民风倒是不错,街面之上井井有条,并没有见到那种泼皮无赖欺压良善的情形。

  众人先寻了家铺子,将手中的狼皮都给处理了,他们先前手里头那五张保存比较完好的狼皮,八百文一张,总共得了四两银子。

  而那最大的灰白色狼皮,得了足足八两银子,若不是因为上面略有破损的话,只怕十几二十两银子也能卖的到。

  这还只是因为狼皮的颜色略微有些驳杂,若是纯白色的雪狼,那价格就更贵了,估计百两的银钱,也是能卖到的。

  其实主要还是物以稀为贵,越是罕见的东西,价格也就越贵,若是遇上出手大方的世家公子们,若是东西能够入他们的眼,给出的价格只会更高。

  卫允做东,众人在街边找了间食肆,准备尝一尝宥阳的美食,看看和江都的想比如何。

  食肆不大,名唤徐记,大堂只有放了八张桌子,长条的凳子,没有二楼和雅间,小二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

  看到卫允一行十二人,当即便笑嘻嘻的将人迎了进去,十二个人,正好坐三张桌子。

  “诸位不是咱们宥阳人吧!”小二便擦桌子,边笑着说。

  “小二哥倒是眼尖儿!”小白杨憨笑着看着小二。

  小二笑着解释:“小的是土生土长的宥阳人,对于宥阳的口音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小的也接待过不少从扬州过来跑生意的行商,几位客官的口音,和他们差不多。”

  “这小子还挺机灵,有几分眼力!”曲猎户上下将其打量了一番。

  “客官们准备吃点什么?”小二殷勤的问卫允,他早就看出来,这群人里头,虽然卫允的年纪不大,但这些人却都隐隐以他为首。

  而且光看卫允行走坐卧,喝茶说话之时的气度,隐约间竟透着几分世家公子的优雅和风度。

  能够做小二的,自然是有几分机灵的。

  似他们这种小食肆,平日里做的就是平头百姓和商客旅人的生意,价格自然也比较公道,比起那些动辄便是十几两银子一桌的大酒楼而言,便宜了不知多少。

  “你们这儿都有什么好吃的?”卫允笑着问。

  小二道:“那可多了,不是小的吹嘘,但凡是咱们宥阳地界有的吃食,咱们食肆里头都有,而且味道也不差!”

  卫允直接大手一挥:“既然小二哥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点菜了,劳烦小二哥紧着你们宥阳有名的吃食,给我摆上三桌,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你糊弄我,只想套小爷荷包里的银子,到时候别怪小爷翻脸无情哟!”

  小二忙赔笑脸:“瞧您说的,这位小爷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头,别的不敢说,您别看我们徐记食肆不大,但在整个宥阳地界上,那可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保证让诸位吃的满意,吃的舒心!”

  而且看着卫允一伙人身上带着的,不是弓箭就是长刀,还有钢叉,手斧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他可不想惹事儿。

  不多时,小二便陆陆续续送上来满满三大桌子的菜肴,荤素搭配适宜,还有甜点,有藕汤,卫允都试了一下,味道都不错,口味也和扬州那边相差不多,偏向清淡。

  也是,如今铁锅炒菜刚刚兴起几十年,自然不像卫允前世的时候已然以地域为区分,发展出了各种菜系,各色美味。

  众人刚吃没多久,便听得外边的街道传来一阵敲敲打打,喜庆至极的锣鼓声。

  卫允招来小二,询问起缘由。

  小二道:“那是咱们宥阳有名的富户盛家大房的嫡长女定亲呢!男方可是我们宥阳有名的神童孙秀才,人家可是十二岁就考中了秀才,大家都说他是文曲星下凡呢!”

  说起孙秀才,小二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得意自豪之色,喜滋滋的继续道。

  “说起这盛家大姑娘,也是个有福的,盛家家产殷实,听说李大娘子替她置了一份厚厚的嫁妆,只待盛家大姑娘及笄之后嫁过去,那就是秀才夫人了,到时候孙秀才再考上举人,那就是举人夫人了,若是孙秀才再中了进士,做了官,那盛家大姑娘可就成了官家太太。

  要说这盛家手脚也是快,孙家那边刚刚露出要给孙秀才说亲的消息,盛家就立马差人请了媒婆,登了孙家的门。”

  小二越说脸上的表情越是丰富,一副神采飞扬,好似中了进士,做了官太太的是他一样。

  “十二岁的秀才?咱们小郎不也是十二岁就考中了秀才!”十二岁的秀才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稻香村也有,而且就坐在他们边上呢。

  “对啊!咱们小郎也是秀才老爷呢!”

  小二哥顿时就被惊的呆住了,目光扫过众人,然后停留在卫允的身上。

  他面前坐着的这位,竟然也是个秀才老爷!

  “是小的眼拙,竟没看出公子竟也是位秀才老爷!”小二忙躬身表示歉意。

  盛家?

  卫允却是心中一凛,好像盛紘的祖籍就是宥阳的,今年年中的时候,盛紘和王大娘子还带着小卫氏和明兰回宥阳上了族谱。

  卫允看着小二问:“小二哥方才说的可是盛家大房?”

  “正是盛家大房!”小二哥紧接着又继续往下说:“这盛家共有三房,听说如今盛家二房的老爷带着家眷在外头做官,如今留在宥阳的,就是盛家的大房和三房!今日定亲的,便是盛家大房盛维老爷嫡出的大姑娘!”

  盛维!盛紘!那应该是就没错了,这就是和扬州盛家同出一脉的宥阳盛式。

  卫允又道:“劳烦小二哥再和我说说这个孙秀才!”

  知道了卫允秀才的身份之后,小二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孙秀才大名孙志高,乃是咱们宥阳城外五里的孙家村人氏,父亲早亡,由寡母孀居抚养长大,靠着家中几亩薄田,和替人浆洗缝补供孙秀才去书塾念书。

  这孙秀才也是个争气的,三年前,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就一举考中了秀才,是咱们宥阳年纪最小的秀才老爷,就连县里的学政大人也夸他天资聪颖,日后必成大器!”

  卫允很擅长抓住重点:“三年前?那他现在还是秀才?”

  小二哥有些不解卫允话里的意思:“孙秀才自然还是秀才!”

  “多谢小二哥了!”卫允朝着小二拱拱手。

  “不敢当,不敢当,能和秀才老爷说话,是小人的福气!”

  卫允没有再问,而是轻声一笑,挥了挥手,示意让小二先下去。

  林大壮等人不知其中缘由,倒是一直跟在卫允身边的小白杨,把头凑了过去,小声的问:“主君,宥阳盛家莫不是和通判大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卫允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小白杨赶忙把头缩了回去,不敢继续追问下去,低头扒饭,开始装起了鹌鹑。

  盛家大房的大姑娘叫什么名字卫允不记得了,但这个孙秀才,卫允却记得清楚。

  原著之中,这家伙因自己得了秀才的功名,便生出了骄傲自大之心,也不继续埋头苦读了,而是将精力都放在了所谓的诗会雅集,吟风弄月,喝酒狎妓上面去了。

  取了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却不珍惜,嫌她太过端庄,不解风情,不远与她亲近,任由他那个孀居的老母亲磋磨他妻子。

  入门数年,二人同房的次数寥寥可数,而后他和孙母却又埋怨妻子无所出,对她百般苛杂刁难,用盛家大姑娘的嫁妆,在外面养外室不说,最后还要迎那怀了胎的外室进门。

  可惜,现如今在宥阳人的眼中,这个日后行迹恶劣,品行无端的浪荡子,却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是个再好不过的良配了。

  果真是应了一句老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卫允甚至都有上门告诉盛家大房的人,孙秀才不是良配的冲动,但这个想法随即便被掐掉了。

  卫允若是真的上门去说,那才是真正的说不清楚,人家会怎么想,盛家会怎么想,孙氏一族的人会怎么想。

  只怕卫允连盛家的大门都走不出去,就会被愤怒的两家人愤怒的打死在盛家大宅里头。

  卫允只能悄悄的在心里头替盛家大房的大姑娘默哀了几分钟。

  吃过饭后,众人便去了城里的车马行,准备询问一下去扬州的花费,不想正好赶上一个小商队也要去扬州。

  原本卫允是想看自己等人能不能和他们一道的,可后来在那个商队管事一脸戒备的目光下,还是选择了自己出发。

  从宥阳到扬州,若是从山里横穿的话,近一点,八十多里左右的样子,若是走官道就稍微远了一点,足有百里的路程,若是去金陵坐船的话,那还要绕远一些,从宥阳到金陵,便有三四十里的路程。

  众人商议,最后花了二两银子,雇了两辆骡车,巳时三刻骡车离开了酉阳县城,一直到酉时末刻,天色将黑之际,才回到稻香村。

  而这个时候,朱捕头等人竟还没有从山里出来,林族长他们见到卫允回来了,心也就放下了。

  卫允直接回了卫家,而林大壮和曲猎户他们,则是被林族长和里正拉去问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