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40章 深山幽谷,黑夜幽狼

  半个时辰之后,卫允等人竟循着零星的血迹走出了密林,来到一处隐蔽的小山谷前方。

  说是山谷,其实真说起来,只能算是两座矮山只见的夹缝,宽度不到两丈,因是深夜,火把的照明力度有限,稍微隔着远些便看不真切,火光也延伸不了多远,黑漆漆一片,众人的心都莫名的有些沉重,似乎山谷里头藏着一只择人欲噬的凶兽一般。

  而那零星的血迹,便是一直向着黝黑山谷的方向延伸而去的。

  众人站在山谷前边,微弱的火光驱散浓浓的黑暗,十余双目光尽皆落到卫允的身上,等着他的决定。

  此时,众人带来的火把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现在每个人手里头拿着的,便是最后的了,若是这几根烧完,那今日的追踪,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永远不要在黑夜之中,和野兽厮杀,因为黑夜,是野兽的世界,是属于他们的领域,他们的能力,会被无限的放大。

  不过此时距离天亮应该也没有多久了,若是进了山谷还找不到那头独狼,那就等到天亮之后,再继续循着痕迹血液追踪。

  不过卫允和林大壮、曲猎户三人,都一致的认为那头野狼应该就在山谷之中,毕竟它已经受了伤,他们一路追踪过来,走了差不多也有十几二十里的路了,一头中箭负伤的独狼,跑这么远应该也差不多力竭了。

  “小郎,让我和大壮走前面!”曲猎户沉声说道。

  “曲大哥说的不错,小郎,我们这些人里面,就数你的箭术最好,我和曲大哥走在前面,你在后面可以随时支援我们!”

  卫允点了点头,二人分析的很对,在场众人,除了卫允之外,若只以战力来说,确实是他们二人最高,身高力大,且经验丰富,纵使是遇上危险,也能够比其他人更快的做出反应。

  小白杨虽然经过两年的训练,但年纪终究还是太小,身体没有长成,气力不够,还比不上常年打猎的林大壮和曲猎户。

  林大壮和曲猎户走在最前面,一手拿着铁叉,一手高举火把,其他人以分作两排,斜着往两边扩散,形成一个箭头一样的阵型,一队五人,最中间和最后边的人分别拿一支火把,卫允和小白杨则搭箭上弦,站在中间。

  依旧是类似于白天那样老套的阵型,但只要不是对付野猪这种具有强大冲击力,能够瞬间击破众人阵型的大型动物,这种老套的阵型还是很实用的。

  这一点,在白天对付狼群的时候就已经试验过了。

  微黄的火光驱散了近处的黑暗,光芒落入这处山谷之中,山谷两侧是均陡峭的山崖,生长着许多藤蔓之类的之物,光线有限,崖上的情况就看不清了,只余下黑漆漆的一片。

  走出去不过三丈多,便遇上一个转角急弯,卫允的精神时刻紧绷着,目光锐利如剑,手中铁箭早已搭在弦上,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仔细的探听着山谷之内的情形。

  林大壮和曲猎户一左一右,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同样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情形,手中铁叉紧紧握着。

  忽然间,一道劲风直接从拐角处的阴影中扑面而来,首当其冲的便是站在右边的曲猎户。

  一团黑影,凌空有五六尺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跃而起,速度堪比离弦的利箭,扑向了曲猎户,转瞬之间,便至曲猎户身前。

  那泛着幽寒光芒的利爪,那獠牙狰狞的狼口,若是真的让他落到了曲猎户的身上,即便不死也是重伤。

  “小心!”后边的人也反应了过来,一脸惊骇的提醒道,可他们话刚出口,厮杀便已结束。

  曲猎户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猎户,他的反应很快,不慌不忙往后右脚直接往后退了一步,沉腰下跨,将手中铁叉末端杵地,右手握着铁叉的前半部靠近叉子的位置,斜指前方。

  目光几乎凝成一线,身子贴着铁叉蜷缩起来,左手之中的火把,也在第一时间脱手而出,朝着黑影甩了过去。

  这些动作看起来多,但实际超过不过一瞬间的功夫,曲猎户的反应,着实不俗,不过卫允的动作却更快。

  独狼扑来之际,卫允手中的弓弦便立马松开,弓弦震动,锋利的铁箭,呼啸着破空而去,不过瞬间便到了独狼的身前,自其下颚而入,直接没入腹中。

  铁箭之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便将独狼直接掀翻。

  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林大壮目光一凝,闪电般贴着地面纵掠了出去,直接跨越了丈余距离,手中铁叉瞬间甩出,直接插入倒地独狼的腰部,将其钉死在地上。

  都说狼是铜头铁尾豆腐腰,林大壮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认准了狼腹的位置,并且出手精准,可见其实力着实不俗。

  呼!

  曲猎户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说实话,方才看到黑影的那一刹那,他做出的反应纯粹是下意识的,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常年在山林间打猎的身体直接给出的反应。

  也幸好,卫允的反应快,林大壮的反应也快。

  其他几人刚刚反应过来,小心二字刚刚脱口而出,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

  众人举着火把围了过去,等看清楚狼尸的时候,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大的一头狼,竟比起白天那些还要大上将近一半!”这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这体型,都快赶上大虫了吧?”

  “成年的大虫可不止这么点大!”曲猎户笑着说。

  “这头狼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又有人问。

  可这个问题,谁也给不出答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卫允连穿越这种事情都能接受,更何况区区一头大狼。

  寻常狼的体型最多也就和白天他们杀的那些差不多,比普通的成年猎狗稍大一些,可这头狼的体型,却要比白天的那些还要大上将近一半,让人不惊讶都难。

  林大壮低下身子,抽出铁叉,顿时,大量的鲜血从伤口涌出,林勇进也跟着蹲下身子,看着独狼腹部的伤口,颇有些遗憾的道:“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狼皮!”

  林大壮立马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个臭小子,可惜什么可惜,要是连命都没了,你要狼皮还有什么用!而且这皮子破损并不算严重,若是能够好好处理一番,还是能够卖上好价钱的!”

  除非是用钝器,或者是陷阱绳**来的猎物,不然寻常打猎哪里会有那种完好无缺的皮子。

  林勇进忙嘿嘿的讪笑两声,丝毫不敢顶撞,林大壮不仅仅是狩猎队的领头人,辈分也比林勇进高,是他的族叔,长辈教训晚辈,在正常不过了。

  这头独狼,身上的伤口共有三处,一处在左后腿,一支铁箭,直接贯穿了整条后腿,直到现在还不断有鲜血从伤口渗出,应该就是卫允第一箭射中的位置。

  “嘶!若不是小郎先射中了这一箭,只怕方才的那一扑,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劫后余生的曲猎户,有些庆幸的拍着胸脯,赶紧的看着卫允。

  “小郎,多谢了!”

  卫允笑着应道:“本就是我提议大家出来猎杀这头独狼的,曲大哥何须和我这般客气!”

  林大壮拍了拍曲猎户的胸脯:“曲大哥,这么扭扭捏捏的作甚,还是赶紧先把狼给处理了,忙活了大半夜,大家伙儿可都饿了!”

  “对对对,大壮哥说的是,曲大哥,还是赶紧先把狼尸处理了再说,这么好的狼皮,可别浪费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话。

  第二个是在下颚,直接被卫允近距离一箭贯穿进去,只剩下半尺多的箭杆在外面。

  还有一道就是腰腹位置林大壮最后的那一叉,。

  致命的伤口因该就是卫允的第二箭和林大壮的一叉。

  曲猎户抽出腰间的短刀,道:“我来把皮剥了!”

  众人上去帮忙,不过半刻钟的功夫,便将一张灰白色的狼皮剥了下来,用粗盐粗粗硝制了一下,防止腐烂。

  卫允并没有制止他,而是转身对着林大壮道:“稳妥起见,咱们还是顺便把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若是安全的话,咱们就在这儿生火扎营的!等待天亮!”

  “小郎说的是,我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走走走,咱们几个拿火把的,到附近照一照,顺便捡点柴火过来,烧一堆火,这样就算有什么猛兽,应该也不会接近了!”

  大火无情,野兽们大多都是惧火的,这是烙印在它们血脉之中的记忆,这也是人类防备野兽的手段之一。

  山谷的空间并不大,再往里稍微走一些,便有一个小水潭,也没有什么别的野兽,安全上面至少能够确定了。

  因白天刚下过大雨,所以捡来的柴火都有些湿,并不容易烧,好在众人还有火把,三只火把撑在一起,先用细小的树枝搭在周围,不过盏茶的功夫,那些微湿的树枝便都燃了起来,然后在往里加入一些大一点的柴火。

  一堆篝火,便在这个狭小的山谷之中燃了起来。

  此时,曲猎户也已经将独狼的皮剥了下来,银灰相交的皮毛煞是好看,不过上面那几个细小的伤口,也降低了它的价值,商人逐利,这些个小小的不足之处,肯定便是他们压价的地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众人看着那几个豁口,纷纷摇头晃脑的说可惜可惜,不然绝对能够卖上大价钱。

  卫允笑着道:“诸位愿意冒着危险和我一起来追杀这头独狼,那我也不能太小气,这张狼皮就归诸位了,到时候卖来的钱,便由大家一起分了吧!”

  众人知道卫允的性子,也知道卫家富庶,并不缺这一张狼皮的钱,便都笑着接受了。

  “追了这么久,想必大家也都饿了,小白杨,还不赶紧把肉给烤了,慰劳慰劳一下大家伙!”卫允笑着说道。

  “来了,主君,刚刚处理好!”小白杨和曲猎户一人提着一头,用一只婴儿手臂粗的木棍,将处理腌制好的狼肉整个穿了起来,放在篝火旁早已经搭好的木架上。

  “今儿个,我小白杨就给诸位露一手,来个烤全狼!诸位且瞧好吧!”

  众人也纷纷笑道:“对啊,小白杨,你那个什么调料,多多的撒,还有香油,光是想想我就流口水了!”

  “馋的你,跟八百年没吃饭似的!”

  “你不馋,你不馋有种待会儿别吃啊!”

  “我为什么不吃!你不吃才对!”

  ··········

  小白杨笑着从背包里头把几个装着调料的竹筒都拿了出来,说道,“几位大哥,这调料可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要恰到好处!”

  卫允也跟着说:“小白杨说的不错,勇进啊!这放调料就和做菜放盐是一个道理,要是今日你家只炒一斤肉,你媳妇儿却往里头放一斤的盐,那这肉还能吃吗?”

  “一斤盐?她要是敢放一斤盐看我不揍她!”林勇进怒目圆瞪,挥了挥自己砂锅大的拳头。

  一旁的林勇元撞了他一下:“行了你,揍什么揍,我看是嫂子揍你才对!”

  “勇元说的对,勇进可没少被他媳妇儿拿着扫帚追着打!”林大壮丝毫不嫌乱,反而火上浇起油来了。

  “谁不知道,勇进在他媳妇儿面前,乖得跟小猫儿似的!”

  看着一个个乐此不彼揭自己伤疤的同伴,林勇进当即脸就黑了,可却拿他们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抱着手,偏着头,重重的哼了一声。

  直惹得众人哈哈大笑!空旷的山谷里头,众人的欢声笑语在不断的回响。

  狼肉还才烤到一半,天空之上就泛起了鱼肚白,待到狼肉的香味飘满整个山谷之时,天色已然大亮。

  卫允拿着一只狼腿一边啃,一边打量起这个山谷来。

  两边是陡峭的山壁,高度大概有十几丈左右,山谷的中间有一个小水潭,水潭长宽皆只有丈许左右,但一段是贴着右侧山壁的,应该是山壁之中流出来的地下水。

  山谷并不长,约莫只有二十多丈左右,也就是六十多米的样子,山谷里头还有不少狼群留下的痕迹,昨天他们斩杀的那群狼,应该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不然的话,那头独狼也不会一路逃到这里来。

  应该是认为这里比较安全的缘故。

  吃完狼肉,众人便商量着回去了。

  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确认他们自己的位置,昨夜他们摸着黑在山林里头走了一个多时辰,根本就分不清方向。

  虽然还能够循着痕迹走回去,但至少也要确定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万一要是有更近的路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