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38章 夜栖崖洞,变故突生

  雨越来越大,好在那处山洞距离不远,不多时,众人便悉数多了进去,不过跑在后边的,身上的衣服也都湿了大半。

  众人寻来一些被雨水打湿了柴火,将各自的“木盾”拆了,用来当柴火,先将火生了起来,将柴火和湿了的衣服,一起放在火边烤。

  湿了的柴火可不容易点燃,而且还会形成浓烟,崖洞的空间虽大,但若是烟雾太浓的话,显然不行,索性如今狼群已灭,这简易的木盾也可有可无了。

  懂得剥皮的猎户们便聚在一起,将那三十多头狼开膛破肚,将狼皮都给剥了下来,先进行简单的硝制。

  如今还在山里,条件简陋,材料也不够,没有办法好好硝制,只能先简单的处理一下,使其不至于腐烂变质,待出山之后,再进行进一步的加工。

  而狼肉,则成了众人的口粮。

  众人也不怕血腥味会传出去,从而将一些大型的动物吸引过来,且先不说外头现在大雨滂沱,所有的气味都被大雨阻隔。

  就算是血腥味传了出去,可众人加起来可有近百人,纵使是遇上老虎豹子什么的,也是不惧的。

  众人齐心协力,火很快便生了起来,火堆旁边,也堆满了一堆堆的湿木柴,围成了一圈,只待将这些木柴表面的水分烘干一些,便可以添入火堆之中了。

  若是空旷的地方湿木柴倒是可以直接丢进火堆里,可这是一处山洞,虽然并不深,但湿木柴一放上去,必定会催发大量的浓烟,烟雾浓郁到一定程度可是会呛死人的。

  更何况谁也不想给自己找罪受,不然也不会首先把“木盾”给拆掉当柴火烧了。

  狼肉的口感还不错,有些像狗肉,又有几分驴肉的味道,可惜这里条件简陋,只能放上了香料,刷上豆油,烤着吃了。

  若是有锅和足够的调料的话,炖上那么一大锅,那味道,估计比狗肉差不道哪儿去。

  一顿饱餐之后,三十多只狼也去了将近一半,这些狼的体型虽然都不小,但剥了皮,去除内脏之后,剩下的纯肉真的没有多少,里面还有许多是骨头。

  再加上众人数日的疲惫,连日的赶路,搜寻,还有方才那一阵紧张的厮杀,早已耗去了体内绝大多数的能量。

  如今狼群已灭,一个个都毫不克制的大快朵颐起来,这可是狼肉,在某些穷困的人家里头,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荤腥。

  三十多头野狼,每一头的除去皮毛和内脏之后,还剩下大概三四十斤左右的肉。

  众人平分下来,每个人都分到了大概十斤左右,当然了,其实是按头分给各个村子,然后由各个村子内部自己分配。

  而三十六张野狼的皮毛,则是按照谁杀的就归谁来分配。按理说,卫允应该分到九张,但他只从中去了六张品相较好的,剩下的三张稍微破损一些的,就送给了林大壮他们。

  这场大雨,持续了足足一个多时辰,雨势才渐渐变小,等于彻底停了之后,天也黑了下来。

  众人只能在这个山洞再待上一晚,等次日天晴,再往回赶。

  主要是因为如今天色灰蒙蒙的,既无星辰也无月亮,大晚上的,在山林里头根本就没有办法辨别方向,若是一个不小心走错了,那可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了。

  还不如等天亮之后,在循着众人来时的路往回走。

  是夜,自然还是要人守夜的,不过如今进山才五天,自然轮不到稻香村的人。

  夜色渐深,众人都相继睡去,卫允也不例外,今日的厮杀他可是出了大力的,且时时小心观察环境所耗费的心力也丝毫不少。

  不一会儿,浓浓的倦意便如潮水一样涌来,和小白杨将弓箭,长刀都放在身边,将背包充作枕头,主仆二人躺在火堆旁,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

  “啊!”

  “啊!”

  寂静的夜空之中,忽然响起两道连续的惨叫声,叫声刚刚想起,却又戛然而止,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打断了一样。

  卫允当即便惊醒过来,第一时间将刀和箭囊背在身后,将长弓拿在手里,锐利的目光迅速扫过崖洞周边,可惜除了一片漆黑之外,便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

  山洞里头沉睡中的众人也纷纷惊醒。

  “发生什么事了?”

  “是狼!”

  “好大的一只狼!”

  “好像是一头灰白色的狼!”

  ······

  今夜守夜的是王家坳的人,说话的正是值夜的三人之中唯一逃过一劫的一个。

  听到他的话,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狼不是都死了吗?怎么还有?”

  “对啊,今天那三十八头狼,没有逃掉一头!全都死了!”

  “你们说,会不会是狼的鬼魂来找我们报仇来了!”

  此话一出,人群之中,便传来一片倒吸亮起的声音。

  “胡说八道!”朱捕头立马大声呵斥。紧接着,便又是一道惊呼声响起!

  “啊!不好了,二狗和驴蛋死了!”

  什么?死人了?

  卫允带着稻香村的人敢忙凑过去,赫然便看见两个汉子浑身鲜血的躺在地上,脸色发白,低声的哼哼唧唧的,嘴里吐着鲜血,眼看进气多出气少了。

  “这不是还没死呢吗?那个王八蛋胡说八道!”朱捕头的手下,一个四十多岁的捕快上去查看了一下两人的情形,剑两人分明还有气,只是受了重伤昏迷了过去。

  “这么重的伤势,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根本就就不活了!”说话的就是方才那个喊两人死了的汉子。

  这是,王家坳的领头人,王勇也站了出来:“驴蛋,二狗,是我对不起你们!”

  朱捕头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厉声道:“先别急着哭丧,有会治伤的没,有就赶紧出手,不然待会儿他们两个就真的要死了!”

  方才那个直呼二人死了的村民忙悻悻的躲到人群之中,低下了脑袋,不敢接话。

  李家坪的领头人道:“捕头大人,我们这些泥腿子,哪里有会看伤治病的哟,平时我们受点小伤,出点血都是用嘴吸一吸,随便抹点草药就完事了!可这两人的伤势太重了,恕我们没有办法。”

  朱捕头没理会他,直接伸手连连指向几人,道:“你,你,还有你,不是经常采药,知道药性吗?”

  那几人脸色立马就白了,慌忙解释道:“捕头大人,您可不能害我们啊,我们是认识一些草药,但也仅此而已了,我们可不会治伤瞧病!”

  朱捕头气急,这人要是真的死了,虽说不会出什么大事,但他心里难免会有些不爽,留下根刺。

  “不如让我来试试!”这时,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一个尚且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

  也顾不得其他了,再拖下去,两人直接就会因为失血过多直接死亡,卫允拨开人群,走到二人的身前,蹲下身子,小白杨和林勇元忙举着火把照明。

  朱捕头一看是个半大孩子,本想呵斥几句,但见卫允查看伤势却没有丝毫不适,表现的异常沉着,便不由得把到了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这不是稻香村的卫小郎吗?”

  “什么卫小郎,是卫秀才,今年刚刚中的秀才!”

  “什么?竟然是秀才老爷,山里头这么危险,秀才老爷为什么会和我们一起进山?”

  “这我哪儿知道!要不你去问问秀才老爷?”

  “算了算了,人家可是秀才老爷,是文曲星下凡,我可不敢!”

  ················

  周遭的人虽然说的七嘴八舌,但朱捕头却听得真切,并且第一时间就剥离出其中的重要讯息。

  没想到还是个半大孩子的卫允竟是个秀才,心里就更加的震惊了,秀才可不同于那些童生,已然是有了功名的,更何况,卫允的年纪,怎么看也才十四五岁左右。

  “行啦,都给我安静!”朱捕头虎目一扫,无形的威严之气,霎时间便将众人给镇住了。

  卫允则是查看起两人的伤势来,两人身上的伤势剧是被动物的牙齿和爪子造成的。

  一个是肩头靠近脖子的位置被咬了一口,伤口见骨,鲜血直流,不过还好,没有直接咬中脖子,不然的话,这会儿肯定直接咽气了。

  还有一个,一条手臂被直接撕了下来,胸口位置也被抓了好几道极深的血痕,鲜血不停的在往外冒。

  必须都得马上处理,不然的话,这两人绝对只有死一个下场。

  卫允头也不回,喊道:“酒!纱布!”小白杨赶忙从背包里取出酒囊递给卫允。

  卫允先倒出一点烈酒,将纱布浸湿。

  然后抬头看着林大壮和曲猎户道:“大壮哥、曲叔、光信哥、勇进,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痛,你们一定要按住他们,不要让他们乱动!”

  “成!小郎你尽管动手!”

  四个大汉,分别按住两个伤者的上下躯体。

  四十度左右的蒸馏酒,已然可以杀死绝大部分的细菌,用来给伤口消毒,差不都也够用了。

  酒水倒入伤口之中,两个还在昏迷之中的人立马就就被痛醒过来,口中发出痛苦而低沉的吼声。

  幸而卫允早早便让人将他们按住了,继续用赶紧的细棉纱布将伤口清理一遍。

  两个刚刚醒过来的伤者,立马又被痛的晕了过去。

  那个断了手臂的最是麻烦,整条左手,应当是被那只独狼深深给咬断的,鲜血流出来跟泉眼里头涌出来的水差不多,止也止不住。

  有些高明的大夫可以凭借银针刺穴替人止血,但很明显卫允并不会,而且这里条件简陋。

  卫允便只能用麻绳将其大臂处的动脉紧紧绑住,然后再用药处理伤口,卫允又让小白杨取出金疮药,撒在两人的伤口之上,然后用早已备好的消过毒的干净纱布,将二人身上的伤口包扎起来。

  那个大半只断手了的,光纱布肯定是不够的,还有五六层上好的棉布,用滚水烫过,消过毒,包裹在伤患处。

  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堪堪将那人的血止住,但还是时不时的有鲜血渗透棉布,不断地往外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卫允和小白杨这次带出来应急的医疗物品,除了都已经全数用光,两瓶金疮药,都倒在了两人身上那狰狞的伤口上。

  “这就好了?”看着站起来吐了口气的卫允,朱捕头将信将疑的问。

  卫允摇了摇头:“伤口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血也算是暂时止住了,只是,他们两个能不能熬过去,还得看运气!”

  “这是为何?”

  卫允沉声说道:“他们两个受伤太重,失血过多,今夜必定会发热,若是能熬过去,自然还有得救,若是熬不过去,那就····”

  只有死翘翘了!

  “而且就算今夜熬过去了,还需要找大夫重新处理一下伤口,尤其是那个断了手的,他的伤势太重,我的方法只能暂缓血液流失,却不能阻止血液流失,也不能治愈!若想保命,必须得找大夫尽快处理!”

  朱捕头看了看崖洞外入目的一片漆黑,叹了口气:“哎!事已至此,咱们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现在的情况,山林里头路都看不清,根本就没法往回赶,尤其是这两人还不好挪动。

  说罢,卫允便对着王勇道:“诸位,既然你们是一个村的,那伤者就劳烦你们照料一下了!千万不要随意挪动,变得崩裂了伤口,再度失血!”

  卫允又将一些细节说与了他们听,让他们隔一刻钟左右,就将绳子松一松,让血液流通,伤口处的肉不至于坏死,然后再绑上,只是就是那个断手的家伙就要受些折磨了,能不能熬过去,还得看他的运气。

  王勇赶忙朝着卫允躬身致谢:“我替驴蛋和二狗谢过秀才老爷的大恩大德!”

  卫允冲他微微颔首,便准备带着稻香村的人拨开人群,回到他们的区域。

  “等等!”朱捕头叫住了卫允等人,将几个村寨的领头人都聚在了一起,本来这种场合卫允是不应该出现的,但朱捕头既然知道了他秀才的身份,心中早已将卫允放到了和他同等的高度。

  紧接着,守夜的队伍发生改变,不再是由任何一个村落单独负责,而是每个村子都要出人,每两个时辰换一此人,每次每个村出两个人,增加巡夜的人手和力度。

  刚刚出了那样的事情,众人对此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他们巴不得巡夜的人在增加一倍呢,大不了就是一半人守上半夜,一半人守下半夜,反正从这回去也就一两天的功夫。

  要是走的快的话,说不定明儿一天就能走出青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