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35章 至李家坳,众人会合

  “娘子明明不想让他去,为何不再坚持一下,以允哥儿的性格,只要娘子坚持,他肯定会退步的。”

  丁健上前搂住小卫氏的肩膀,柔声问道。

  小卫氏顺势环住丁健的腰,将脑袋埋入他的怀中。

  “我知道,可我不想这样,如今允哥儿才是卫家的主君,而我却早已是丁家妇,我虽然担心允哥儿的安危,但允哥儿已经长大了,他有他自己的人生,有他自己的选择,我不能以姐姐的身份,用关心他的名义去干预他的人生,影响他的选择。”

  说着说着,小卫氏就带上了哭腔,鼻尖轻轻耸动,脑袋倚着丁健的肩膀,环着丁健腰部的手,不禁下意识的紧了紧。

  “哎!”丁健收回看着卫允远去的目光,低头看向怀中的妻子,伸手温柔的抚去她眼角躺下的泪水。

  柔声道:“是啊,允哥儿已经长大了,我们要做的是支持他,帮助他!娘子,你真好!”含情脉脉的看着小卫氏,丁健动人的目光之中,写满了温柔和爱恋。

  小卫氏仰头白了他一眼,白皙俏丽的脸颊却瞬间爬满了红晕,娇嗔道:“死相!净会说些好听糊弄我!”

  丁健咧嘴嘿嘿笑着,搂着小卫氏的手紧了紧,似乎要将其揉入自己身体里一样,好似没有听到小卫氏的娇嗔一般。

  柔声细语的说道:“娘子不用担心允哥儿的安危,这两年来,允哥每日习刀练箭,风雨无阻,从未有过间断,光以箭术而论,就算是自小以打猎为生的曲大哥,如今也不如他。

  况且允哥不是也说了吗,这次一起进山的足足有近百人,府衙还派下了官差,到时候允哥儿站在人群中间,又有一手箭术护身,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更何况,不经历风雨,怎能看见彩虹,允哥儿心里定然也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小卫氏幽幽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允哥儿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着想,可山中多豺狼虎豹,蛇虫鼠蚁,处处皆是危险,我担心·····哎!”

  这些道理,小卫氏又何尝不知,可心中的牵挂和担忧,又那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的。

  丁健轻轻拍着小卫氏的背部,“娘子多虑了,这两年允哥儿可没少跟着曲大哥他们进山,曲大哥和大壮那一身狩猎的本事,早已被允哥儿学了个遍,山中纵有虎豹,只怕也得绕着他们走呢!”

  小卫氏幽幽一叹,将脑袋埋得更深了,两只纤细的手掌交叉而握,环在丁健腰间的手臂,也不禁下意识的多用了几分力,感受着温暖的胸膛间传来的阵阵暖意,心中这才稍稍安定了几分,但那股子萦绕在心头的担忧,却始终挥之不去。

  ···········

  稻香村,林氏宗祠。

  里正三叔和老族长兄弟俩带着林大壮的等十个全副武装的青壮刚刚从宗祠出来,走出不过数十步,正准备赶去约定的地点李家坪和大部队会合。

  便看到了迎面走来,同样是全副武装的卫允和小白杨。

  “小郎,你这是?”

  里正三叔愣愣的看着背负刀弓的卫允,明亮的眼睛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将其打量了一遍,不太敢相信的问道。

  卫允施然一笑,道:“正如里正叔看到的,我打算和大壮哥他们一同进山,猎杀狼群!”

  林族长脸色一沉,急忙出声劝说道:“胡闹!小郎,可不能冲动!你可是读书人,如今又成了秀才公,况且,圣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又何必以身犯险呢!

  再说了,卫家又只你这么一根独苗,你若是去了,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你让我日后如何去和你九泉之下的父亲交代!”

  卫允迎着二人的目光,拱手躬身一礼,不疾不徐的道:“族长大伯、里正叔,还有诸位耆老长辈,我卫家虽是外姓,但也是稻香村的一员,如今有狼祸为患,威胁的不是一村一户,而是咱们家家户户,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卫允作为卫家家主,又岂能置身事外!”

  里正道:“可你·····”

  话没说完,就被卫允打断了:“允知道族长和诸位长辈是担心允的安危,但请几位放心,我的手段曲大哥和大壮哥他们都是知道的,允向诸位长辈保证,定然不会贸然行事,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卫允冲着族长几人躬身拱手礼道:“卫允心意已决!还请准备长辈能够全了小子这番心意!”

  里正三叔和老族长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哎!”老族长一甩衣袖,看着卫允,重重的叹了口气。“罢罢罢!你既然坚持,我们几个老家伙不拦你就是。”

  一旁的林大壮忙站出来打圆场道:“大伯,三伯,小郎的箭术早已出神入化,说是百步穿杨也不为过!”

  曲猎户和几个知道卫允箭术的也纷纷站出来附和。

  “大壮说的是,小郎可是凭着一把竹弓杀过五百斤大野猪的人,他的箭术,别说是稻香村了,方圆百里之内,估计都没人能比得上。”

  “当真?”族长和里正一脸的询问,神色之间,似有些不敢置信。

  林大壮等几人连连点头,“自然是真的!”

  看卫允那一脸坚定的模样,族长和里正对视一眼,便悄然扭头对林大壮叮嘱道:“待进了山,你多照顾着点小郎,保护好他,千万别让他出事儿了!”

  “大伯放心,除非是我死了,不然我绝不会让小郎出事儿!”林大壮先是正色的应道,紧接着,脸上露出个轻松的笑容,道:

  “不过大伯这回你可能说错了,到时候说不定还是小郎保护我们呢,你们说是不是啊!”

  林勇进和林勇元等几个经常跟着林大壮进山的汉子纷纷附和道:“大壮哥说的是!”

  族长脸上的沉重也严肃也不禁去了几分,摇了摇头,挥手道:“行啦行啦,别跟着起哄了,时间也快到了,咱们的赶紧过去和大家汇合才行。”

  可祠堂前边还没有离去的村民们,看到卫允和小白杨一身戎装加入林大壮他们的队伍之后,也各自都生出了各自的心思。

  大家都想不明白卫允一个秀才公,不去好好读书,准备科举,为什么要去走这种危险的事情。

  关键是卫家这就卫允这么一个独苗,若是一个不小心把小命搭在了里头,那卫家岂不就绝后了。

  这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骂不孝的,可这话,也只能是在心里头想想,卫允他们是进山杀狼去的,是为了大家着想,谁又会将这种话拿出来说!

  ·················

  李家坪,位于稻香村西南方向,两个村子中间,还隔着一个稻花村,足有二十多将近三十里的路,差不多相当于是从稻香村走到府城的距离了。

  而且山路难行,远不如大道来的轻松。

  和衙门的官差约定集合的时间是巳时三刻,可总不能让衙门的捕快衙役们等吧。

  花了半个多时辰,稻香村的众人在里正和林族长的带领下,才赶到了李家坪。

  不同于稻香村的依山伴水,李家坪附近可没有什么河流,就是在一个山坳里头,只一条小溪涧,还时不时得便会干涸,不过水井倒是有好几口,甚是甘甜冰凉。

  李家坳总共只有三十多户人家,正如其名字一样,村中以李姓居多。

  只有零星的几家外姓之人,便是当初和丁健他们一起从西北逃难过来的,住的还比较偏,在村尾那头,靠近青牛山的方向。

  上次险些遭到狼群毒手的那两家,便是仅有的几家外姓之一。

  卫允等人到了的时候,周围八个村寨的人已经来了六个,只剩下两个距离稍微远一些的村子的人还没有到。

  应该是还在往这边赶的路上,林族长和其他几个村子的族老村长们聚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

  而卫允,则带着小白杨和林大壮、曲猎户他们与其他要进山的人打起了招呼,不论如何,先混个脸熟再说。

  府城附近的十里八乡之中,村民们的生活还算过得去,府城里头也不缺挣钱的活计,是以打猎为生的猎户也就不多见。

  但因靠近大山,按着靠山吃山的风俗,也有不少懂一些狩猎常识的人,而且队伍里头还有几个是常年在山中采药,售卖给城中药铺的。

  一刻钟后,剩下的两个村子的人也到了,时间也到了巳时一刻,再过两刻钟,便是和衙门约定的时间。

  八十个全副武装的汉子,稀稀落落的分布在李家坪村口附近的阴凉处,虽然时间已经到了九月,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

  虽只是上午,头顶的那颗大火球也散发出不低的温度。

  白云悠悠,阳光夺目。

  “主君!要不要喝点水!”小白杨解下腰间的水囊,捅了捅卫允的手臂,小声问道。

  卫允背靠着墙壁,睁开惺忪的眼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渴了就自己喝,我自己带着有!”

  小白杨讪讪的收回水囊,垂下了脑袋,小声说道:“主君!我,我就是有些紧张!”

  卫允看着他,疑惑的问:“有什么好紧张的,难道我没带你进过山?以前怎么没见你紧张啊?”

  “不是,不是!”小白杨忙摆手解释“我只是有些担心,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一次也是野狼大半夜摸进村子里,把一家四口都咬死了,那家人还有两个孩子,大的才三岁,笑得那个只有一岁,都还没断奶呢!就都被狼给吃了。”

  额,卫允有些诧异,还真有野狼进村吃人这种事儿啊!而且看小白杨现在这个样子,明显是心里有阴影啊!

  唉!终究还只是个孩子!

  伸手揉了揉小白杨的脑袋,卫允柔声道:“行啦,别担心,不是还有我呢吗?还是你根本不相信你家主君?”

  “没有没有!”小白杨赶忙连连摆手,“主君的箭术已达百步穿杨之境,小的怎么会不相信主君!”

  卫允嘴角微扬,自信的道:“那不就就是了,你既然相信我,那就把心给我放肚子里头去,不过区区二十多头野狼罢了,到时候你家主君我一箭一只,给它们全宰了。”

  卫允神采飞扬的自信,明显感染到了小白杨,原本还有些垂丧的状态,立马就被扫到了脑后,脸上也跟着浮现出笑容。

  卫允刚才那番话,自然也落入了周围其他人的耳中,可人们在看到他和小白杨明显还只是半大孩子的模样后,皆是相视一笑,既没有嘲讽,也没有做出评判。

  倒是坐在小白杨身边的林勇进,凑了过来,笑嘻嘻的道:“那到时候我就跟在小郎后面,帮小郎君处理野狼尸体。”

  林勇元也笑嘻嘻的道:“我也跟着小郎!”

  “还有我,还有我!”就坐在不远处屋檐下的林光信也举手附和:“小郎,带上我!”

  卫允笑着说:“行啦行啦,等官差来了再说,先看他们打算如何安排,到时候我们再做出应对。”

  “都听小郎的!”

  “对,都听小郎的!”

  林大壮这个原本稻香村猎户的领头人,也笑着默认了这一事实,谁叫卫允不论是在箭术、武力、智谋还是背景都要远超过他呢。

  对于卫允,林大壮是真的服气,明明才十二三岁,睿智强大的却让他拍马不及,读书厉害也就算了,武艺力气也十分出众,一手出神入化箭术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两年之间,卫允曾数次和林大壮等人一同进山,虽然都是为了打猎,但目的却不一样,卫允是为了通过实战磨炼自身的箭术,而林大壮等人,则单纯只是为了赚取钱财。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林大壮等一众猎户被卫允一次又一次的惊艳到,如果说他们第一次一同进山之时,那一头五百多斤的野猪只是卫允运气好的话。

  那么之后的几次,就是卫允实力的展露了。

  只要是被卫允盯上了的猎物,就没有能够从他箭下逃脱的,其反应之敏捷,箭术之精准,让一众随着卫允进山的同伴,叹为观止。

  而且卫允很大方,每一次打猎归来,他都只会从中挑那么一两只品相好,肉质鲜美的野味,拿回家打打牙祭。

  其余的自然便都归了一同进山的众人,由他们自己去分配,这也是为何众人对他如此热切的原因。

  巳时三刻,一行十余人,皆身穿皂衣,佩刀背弓,顶着炙热的阳光,迈着大步,映入众人的眼帘之中。

  “来了!”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身,八九十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将目光投向那迎面而来的十余个官差衙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