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34章 踌躇难定,决意进山

  卫允面墙而立,盯着墙上的铁胎弓看了半晌,才伸手将其取了下来,还有挂在一旁的箭囊,箭囊之中,放着三十支锋利的铁箭。

  那杆七十二斤的镔铁枪卫允没动,如今他的枪法只是半吊子,还是从曲猎户那儿学来的一点皮毛,要是真遇上需要动手了,那就是那镔铁枪当棍子使的。

  最关键的是,这枪太重了,又不方便携带,还不如带根哨棍来的方便。

  不过就在挂着铁胎弓的墙边靠着一张一长案,案上放着一个剑架,架上横放着一柄带鞘兵刃。

  深色的木柄上面紧紧的缠绕着一层黑色棉布,这是卫允花了五十两银子在在府城里头请技艺高深的铁匠打造出来长刀,重二十五斤,是用上等精铁锻造而成。

  样式有些类似于唐代的陌刀,但要比陌刀更短一些,刀身笔直,没有弧度,算是朴刀,光刀柄就有长一尺五寸长,刀身有三寸宽,若是不出鞘,别在腰上,别人定只会认为这是一柄大剑。

  这两年以来,卫允除了用在军队里头学来的方法训练自己和小书童白杨之外,还将前世自己家传的那套辛酉刀法和几招散手捡了起来。

  前生的卫允在十二岁之前都是和爷爷住在乡下的,从小跟着爷爷砍柴放牛,耕田种地,满山乱窜。

  卫允的爷爷是军人出身,不过很可惜没有上过战场,只是在军区里头服了几年的兵役。

  不过卫爷爷却有一身家传的功夫,在卫允家乡那一带,颇有些名望。

  据卫爷爷所说,他们卫家祖上曾在戚继光将军的手底下当过兵,杀过倭寇,平过匪患,卫家的一身武艺,便是得戚爷爷亲传的。

  除了辛酉刀法之外,原本应该还有一门拳法传下来的,据说也是卫家祖先从戚家军中学到的。

  可惜在几百年的漫长历史当中,那套拳法却是失传了,传到卫爷爷这一代,就只剩下一门几乎派不上用场的辛酉刀法和几招残缺的散手了。

  卫允的父亲自小叛逆,跟着卫爷爷学了几天之后,嫌习武太累,便死活不肯再学,卫爷爷竹棍都打断了好几根,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幸好,后来他送回来一个卫允,自小便被卫爷爷待在身边,学习散手残招和辛酉刀法,一直到卫允十二岁之后进城读初中,住了校,这才离开了爷爷。

  可卫允每日练武早已成了习惯,白天要上课,那就将时间放到早晚,从未有过懈怠,再后来,等到卫允高中之时,七十八岁卫爷爷逝世,走的很安详。

  高中时虽然读书很累,但卫允却依旧没有放下家传的散手和刀法,依旧坚持每日练习,只是时间上面自然是大不如以前。

  等卫允上了大学之后,便想追寻爷爷的脚步,去当兵,便果断报名参加兵役。

  由于自小学习刀法,长期锻炼,身体素质很好的卫允,很顺利的就通过了体检,成为了一名解放军陆军战士。

  可惜的是,时代已经变了,老一辈的那一套已经不实用了,二十一世纪是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新一代。

  热武器才是时代的主流,卫允的身体素质虽然不错,但却没有实战经验,是以也没有像小说里头写的那样突出,霸气侧漏。

  至于那些个在小说电视之中的特种兵,兵王什么的,卫允反正是没见过,两年兵役服完,卫允便回学校了。

  之后莫名其妙的便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没有热武器,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时代。

  而卫允从军队,从爷爷那里学到的一切,成了他在这方世界保命的最后底牌。

  铁胎弓在左,朴刀和箭囊在右,腰间还别着一把单侧开刃的短刀,全长不过一尺半,同样是专门定制的。

  若是再给卫允一件铁甲的话,那就是活生生的一个小军汉。

  小白杨同样背着弓箭,不再是简易版的反曲弓,而是和曲猎户的猎弓一样的软弓,腰间别着一柄三尺七寸左右的单刀。

  背后背着一个粗麻布缝制成的双肩背包,鼓囊囊的,显然里头已经装满了东西。

  “主君!给!”小白杨递给卫允的是一个牛皮水囊和一个同一样式的双肩背包,水囊里头是装满了白开水的。

  他们二人的背包里头,也已经将一些可能用到的东西,都装了进去。

  卫允接过水囊,别在腰间,对着门房道:“跟我二姐说,我和白杨出去几天,归期不定,让她不用担心,和姐夫照顾好孩子就行!”

  说罢,便带着白杨朝着村中祠堂的方向去了。

  经过两年的日复一日,坚持不懈的训练,如今的卫允身体素质早已然超过了普通的成年人不知多少。

  就拿丁健来说吧,丁健的身材高大,体格强健,就算是在普通人之中,也算是比较强壮,气力较大的了。

  但如今就算是光是以力气来论的话,却比不过卫允,卫允那一身恐怖的气力,早在数月前,便已然超出了丁健的一倍还多。

  那张原来只能用来练气力的铁胎弓,如今已然成为了卫允日常使用的硬弓。若是等到卫允长大的话,只怕再现昔年霸王之勇,亦是不在话下。

  辰时初刻,沉重的钟声在稻香村的上空回响,稻香村的百姓都汇聚到了林氏祠堂之外的平地上,林族长、林里正,还有林式一族上一位的几位长者,也都出现了。

  林族长站在石台上,对着众村民朗声道:“今青牛山中有狼群为祸,数日前,李家坪两户人家险些遇难,我们稻香村和李家坪一样,都是背靠青牛山,若是哪一日,狼群来了我们稻香村,那遭殃的还是我们自己。

  衙门已经出了公示,下了命令,由衙门里的捕头大人带队,我们附近的八个村寨,每个村寨分别出十个青壮,和衙门的人一起进山、灭狼,为我稻香村除去隐患!”

  “族长说的是,狼可是最为记仇的,咱可不能留着它们!”

  “对对对!我有个妹妹就嫁到了李家坪,听她说那天晚上若不是那家的男人正好起夜的话,只怕他们临近的两家都要进了饿狼的肚子。”

  “是啊,这伙狼群要是不除掉的话,整天吃不好睡不好的,真怕哪天它们就突然来了我们村!”

  ···········

  “安静,大家都安静!”林里正站了出来,制住了众人的议论,林族长冲他点了点头,身子轻轻的往后退了一点,将位置让给了里正林三叔。

  林三叔道:“林光增、林光信、林光武、林光明、林勇进、林勇元、林勇平、曲有财、许毅···········”

  随着林三叔念出一个个名字,台下的人群之中,十个早已全副武装的年轻汉子站到了最前面。

  林光增就是林大壮的大名。

  林三叔看着他们,道“你们十人,是我们稻香村之中最善打猎之人,今次你们愿意自告奋勇,为村中出力,老朽在这儿谢过你们了!”说罢,便朝着十人躬身一礼。

  “里正叔(三叔/三爷爷!)这可使不得!您是长辈,怎可向晚辈行礼,不是要折我们的寿吗!”

  十人脸上俱露出慌乱之色。

  林里正却抬手道:“不必多言,为了村子的平安,你们愿意亲身犯险,那就是咱们稻香村的大英雄,大恩人!”

  “里正叔,咱们也是稻香村的!”

  “对啊!里正爷爷,我们几个可都是你的侄孙呢!”

  林里正又道:“老朽已经和族长大哥以及族老们商议过了,这一次你们进山除狼,不论成功与否,都将写入我林氏族谱,记入宗祠,受后人香火!还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决定,由族里出钱,给你们每人五两银子的安家费,这次你们进山的所用的干粮,也由村里提供。

  另外,卫家也拿出了二百两银子,用来犒劳这一次进山除狼的勇士,不过这一笔钱,要和附近八个村寨以及衙门下来的官差一同平分,能分到每个人手上的应该有二两银子左右。”

  将卫家拿出来的那二百两和其他村寨的人一起平分,还是族长找到卫允,专门和他商定的此事,卫允自然明白族长的顾虑,便直接同意了!

  紧接着,族长家的老大便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白花花的银锭子,都是五两一个的,分别下发到十个汉子的家人手中。

  “那加起来不就是七两银子,都可以买一亩良田了!”

  也有些贪婪的:“那可是七两银子啊,听得我都想去了!”

  旁边随即便有人打击:“那你也得有命拿才行,我可是听说了,那群狼的数量,至少也有二十多头呢!”

  立马有人反驳:“不是说了吗,每个村出十个人,那就是八十人了,还有衙门下来的官差,加起来就有近百人了,还对付不了二十多只狼?”

  也有人说:“青牛山那么大,到时候进山了的话,肯定是要分开行动,搜寻狼群踪迹的,你以为那些狼会在那里站着等着你去杀吗?”

  人群之中,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林里正大手一挥:“行了,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那就都回去吧!”

  说罢!里正和族长没有继续拖延时间,而是带着林大壮等十个全副武装的汉子,朝着此次汇合的地点李家坪赶去。

  卫家。

  小卫氏和丁健拦住了全副武装的卫允和小白杨。

  “你真要去?”

  卫允看着小卫氏的眼睛,重重的点下了头:“卫家也是稻香村的一份子,我作为卫家家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稻香村受狼群之祸!”

  小卫氏却仍旧不愿让开:“允哥儿,你是读书人,是秀才公,难道你不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吗?”

  卫允迎着小卫氏的目光,坚定的道:“二姐,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咱们卫家的根基可都在稻香村呢。”

  见小卫氏还是不肯动,卫允叹了口气,道:“二姐!我们卫家,丁家,皆是人丁单薄,上无宗族庇佑,下无亲朋扶持,而且,我们两家都是外来户,虽与村中有利益牵扯。

  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若有朝一日,有人许给了他们更大的利益,或者是面临无法抗拒的危险,你说,他们还会如现在这般对待我们卫丁两家吗?

  所以,光是利益的牵扯是不够的,我们卫家和丁家想要在稻香村扎下根,就必须要融入他们,以利引之,以情动之,他们才会真正的把咱们两家当做自己人!”

  卫允从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别人,他相信世上善良的人更多,但世上最莫测的就是人心,就是人心,人性的善恶,也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林氏一族之中,有像林六叔那样热心快肠的好人,但也不乏那些个心存妄念之人。

  如今有族长里正还有规矩压着,自然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若是真到了出事儿的那一天,若是族长和里正先后走了,换了别人上位,谁能保证他们还能像现在一样,对卫家报以善意呢。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心思纯正的,虽然世界上好心人很多,但卫允却从来都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别人。

  小卫氏自然听得懂卫允所说的话,只是,相较于此,小卫氏更加担心的是卫允自身的安全。

  “小弟,你是我卫家的独苗,你若是出事了,让我可怎么活,我将来又有何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父亲和母亲!”

  卫允心中一动,道:“二姐,我十岁之时,只用一把竹弓,便独自一人猎杀了一头五百斤大野猪!如今我都十三了!况且我们此行足有近百人,还有衙门下来的捕快衙役,您就放心吧!”

  丁健在一旁默默的站着,眼观鼻,鼻观心,没有说话,实在是现在他也不好说什么。

  小卫氏看着卫允坚定的神情,看着那带着几分风霜的脸颊,宽阔的肩膀,深深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败下了阵,艰难的点下了头。

  道:“也罢,你想去那就就去吧!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卫允郑重的点头:“您说!”

  小卫氏看着卫允的眼睛,道:“不论何时何地,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下,你都不能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卫允迎着小卫氏目光,应道:“此事不难!我答应了!”

  既然进了山林,又哪里有什么绝对安全的地方,卫允所能够倚仗的,无非就是自身的箭术武艺罢了。

  小卫氏艰难的挪开了步子,让出了道路,目光却始终都停留在卫允的身上,始终不愿挪开。

  走出大门,迈下台阶,卫允忽然回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高声道:“二姐,姐夫,照顾好旭哥儿和子衿,等我回来再抱他们。”

  说罢,转身便走,迈着大步,从容远去。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山中虽有狼群,然卫允手中有长刀,背后有强弓,身边有近百个帮手,又何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