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9章 小试牛刀,二姐有孕

  盛府一行,卫家人在盛紘和王大娘子的心里都留下了些许印象。

  当然了,卫允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虽然进了青檀书院,但毕竟还是一个没有功名的白身。

  盛紘最多也就是多把自己当成一个还算聪慧的孩童,并不会多看一眼,倒是秦玉章这个夫子的分量,在盛紘心里定然有不俗的分量。

  不过在卫允还没有考取功名之前,卫允在盛府,在进士出身,如今作为扬州通判的盛紘面前,依旧没有半点话语权。

  或许在盛紘的眼中,卫允,亦或者说卫家,和他治下的那些普通百姓并无太大的区别。

  大卫氏只是个小娘,或许在盛紘心中的地位会提升那么一点点,但大体上,却依旧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小娘永远都只能够是小娘,就算是王氏不幸去世了,盛紘只会另聘闺秀为妻,而绝不会将一个小娘推到当家主母的位置上。

  不止是大卫氏,纵使是那个他爱了十多年,一直放在心尖子上,生怕收到半点苛责磨难的林小娘,亦同样如是。

  因为这便是礼法,盛紘只要还想继续做官,只要还想在这个礼法等级森严的社会风风光光的生存下去,就必须要遵守的礼法。

  说到林小娘,作为一个没有娘家可以依靠,没有兄弟姐妹帮扶的女人,能够以小娘的身份在盛府之中,和拥有偌大一个王家作为后台,又有正妻,当家主母的身份作为底气的王大娘子分庭抗礼。

  一个小妾做到她这个份上,可算是极厉害的了,不仅仅源于盛紘对她爱和纵容,更重要的是她足够的聪明,能够恰到好处的将盛紘的心捏在手中。

  大卫氏若是想要在盛家安安稳稳的生存下去,首先一点,就得站对位置,其次,就是得拥有更多的底气和话语权。

  这样的底气,要么就是来源于自己的儿女,要么就是来源于身后依靠着的娘家。

  至于盛紘的宠爱?

  盛紘的心里已经住下了一个林噙霜林小娘,又怎么会把大卫氏装进去。

  如今他宠爱的大卫氏,不够是因为大卫氏的容貌娇美,性子和善,且知书达理,从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嘛。

  大卫氏不是林小娘,纵使在颜色上面还要胜过一筹,但再美的容貌,也经不住岁月的侵蚀,再新鲜的美人,男人也总会有腻了的那一天。

  而如今盛紘这种宠爱,这种偏疼,都是有保质期的。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又是两年,卫家的肥皂生意也做得越来越大,整个江南地区,只要是稍微大一些的地方都有肥皂的影子。

  卫家的日子过得也越来越好。

  这一年,卫允十二岁,虚岁已经十三了,到这方世界也有两年多了,而且还报名参加了二月的县试。

  古人为父母亲长守孝其实细算下来是二十七个月,从卫允九岁哪年的十月份,卫秀才去世,一直到今年的大年初一,卫允已经守满了二十七个月的孝期。

  刚过完年,卫允的夫子小秦秀才就提出了让卫允报名参加了今年的县试。卫允本就打算今年下场,自然不会拒绝。

  书院出面,由书院之中的廪生同窗替卫允作保,卫允自己弄好了五童互结保单,就是取具同考的五人,写具五童互结保单,作弊者五人连坐。

  卫允便带着这两份保单,去府城的署礼房报名,填写姓名、籍贯、年龄、以及三代的履历。

  这些都是科考必须要走的流程,为的就是防止出身家不清白,冒名顶替、或者是考试作弊的现象,以维护科考的公正。

  县试是科举一途的第一场考试,府城的县试共有五场,从二月十五开始,一直到二月十九,每日一场,从黎明前点名入场,即日交卷。

  县试考的的东西很简单,基本上只要没有错别字,文章通顺便能考过。

  以卫允的学识,过的自然没有半点压力。

  紧接着便是四月的府试,只要过了府试,那便是童生了,也只有成了童生,才能真正的算是读书人,才能拥有真正考取功名的资格。

  府试有两场,分别定在了四月初九和四月十二。

  虽然知道卫允学问不差,而且他自己也是胸有成竹,但小卫氏和丁健却还是很紧张。

  有那么一句话: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的就是这夫妻俩现在的状态。

  四月初八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卫允便准备带小白杨出去逛逛,在消食的同时顺便散散心。

  可小卫氏却喊住了卫允:“允哥儿,你这是准备上哪儿去?”

  卫允转身看着他,眨了眨眼:“出去走走啊!”

  “什么?”小卫氏立马就炸毛了:“明儿府试就开考了!你现在还要出门?”

  卫允的微笑之中流露着些许无奈,摆摆手道:“二姐!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府试吗!你放心啦,我心里有数的!”

  一贯都是卫允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卫氏却罕见的没有顺从,而是把筷子往桌上一放,沉声道:“不行!今儿晚上你就在家给我好好待着,没事做的话就去书房看会儿书,不准出门!”

  额!

  卫允有些惊讶于小卫氏的反应,但转念一想,在这个时代,科举可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是寒门子弟想要出头的唯一出路。

  而且,不同于县试,府试只要一过,卫允便是童生了,卫家也就能重新回到读书人家的行列之中。

  这于无比看中卫家声明清白的小卫氏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卫允赶忙妥协道:“好好好!我听二姐的就是,不出去了,不出去了,小白杨,咱们这就去书房看书,二姐你快别生气了,好好和姐夫吃饭啊!”

  “姐夫,你别光坐旁边看戏啊,你也帮着劝劝我二姐!这可是你媳妇儿,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现在这个情形,小卫氏已经化身成为丁卫两家地位最高的人,没有之一,曾经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卫允,如今也只能默认被她爬到了头上,不敢有丝毫的违背和反驳。

  卫允说罢便带着小白杨往前院的书房去了,既然不能出去,那就去书房和小白杨下下五子棋,虐虐菜来放松放松也是不错的选择。

  小卫氏看着卫允离去的背影,心里头还是有些不放心,连吃饭的心情也没了,拿起帕子擦了擦嘴,就要起身去追卫允。

  旁边伸出一只大手,握住了小卫氏的手腕。

  “你拉我干什么?”

  丁健忙柔声道:“饭都还没吃完,你这又打算干嘛去?”

  小卫氏道:“我去看着允哥儿,别待会儿他趁我不注意又跑出去了。”

  “行啦!你先坐下,先坐下再说!”丁健也站了起来,一手握着小卫氏的手腕,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安抚回了凳子上。

  “允哥儿又不是小孩了,况且他素来是个有成算的,他既然答应你不出去那就绝不会出去的,你就放心吧,先把肚子给填饱了。”

  一旁的刘嬷嬷也走到小卫氏身侧,劝着道:“二姑奶奶,二姑爷说的是,小主君是个有心里成算的,您该相信他才是,况且您现在可是双生子的人了,就算您不想吃,可您肚子里的还是也是要吃的。”

  丁健极温柔的附和道:“娘子,现在你肚子躺着的可是我丁家未来的希望,是我们的儿子,日后我们老丁家可是要靠他来继承香火的,你可不能饿着他!”

  “什么儿子呀!这都还没影呢,万一生出来是个女儿呢?”小卫氏白了丁健一眼,脸上却出现了一缕娇笑。

  丁健粗糙的大手包裹着小卫氏雪白的小手,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道:“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那可都是我丁家的子孙,我都喜欢!难道娘子不喜欢女儿?”

  “呸呸呸!瞎说什么,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小卫氏侧着脑袋,一脸的期待,眼神里头流露着一丝叫做母爱的东西。

  丁健又道:“你要是真的不放心,就让丁香泡一壶茶水送过去不就行了!”送茶过去的时候,自然可以顺便看看卫允在做什么,也不用担心卫允多想,两全其美!

  候在一旁的丁香也忙站出来道:“奴婢这就去!”说罢,直接迈着碎步,一路小跑着出了饭厅。

  小卫氏左手顺势放到了肚子上,脑袋也跟着低着,目光顺势落了下去,手掌轻轻的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揉了揉,一脸的幸福和期待。

  小卫氏和丁健成亲也有四五年了,一直没能怀上这事儿成了小卫氏的一块心病。

  索性,几年一月之时,也就是卫允刚刚报名参加县试的那个时间段,小卫氏就幸运的怀上了。

  这还是卫允的县试成绩出来的那天,小卫氏小小的激动了一下,有了妊娠反应,刘嬷嬷是见惯了的,猜测小卫氏是应当是怀孕了。

  后面请来大夫把了脉,确认小卫氏的肚子里头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当时可把丁健和卫允高兴坏了,孩子的事情,两人可都是期待已久的。

  当天,卫允大手一挥,府上每个人都发二两银子的赏钱,庆贺小卫氏这一胎的到来。

  小卫氏这一有反应就折腾了两个月的时间,光是闻着肉腥味都想吐,而且吃东西也都存不住,吃完没多久就吐了。

  只能吃一些清淡的东西,和一些瓜果,但也不能多吃,丁健光是看着就心疼的不行,恨不能替小卫氏去遭这份罪。

  近两个月时间的妊娠反应,小卫氏原本丰满的身体直接就根缩水了似的,苗条了许多,原本圆润的脸蛋如今也变得有些尖了。

  幸好只持续到了三月底的时候,妊娠反应就结束了,肚子里头胎儿的发育也进入了稳定的阶段。

  丁健那颗一直悬着的心也才跟着放了下来,但平时的大部分时间,也都花在了陪小卫氏上面。

  那真的是小卫氏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卫允甚至怀疑如果小卫氏想要天上的月亮星星的话,丁健也会豁出去一切,想办法把它们给弄下来,送到小卫氏的面前。

  对于这个如此溺爱自己姐姐的姐夫,卫允是打心底里认同的。

  只不过怀了孕之后的小卫氏,神经变得异常的敏锐,情绪上面的波动也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