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8章 盛紘露面,家人团聚

  须臾之后,一个三十出头,容貌俊逸,下巴蓄了一小撮长须的中年帅哥走了进来,若是让道卫允先前的那个时代,这就是妥妥的老干部,老腊肉啊,不知道会迷倒多少无知的少女。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盛家二房的当家主君,时任扬州通判的盛紘盛大人。

  王大娘子立马起身迎了上去,笑着道:“官人回来了!”厅内的丫鬟婆子们也纷纷朝着盛紘行礼问安。

  卫家三口也纷纷齐声,跟着行礼参见。

  盛紘笑着和王大娘子做到了诸位之上,看着小卫氏,道:“原来是卫娘子,想必这二位便是丁郎君和卫小郎了吧!”

  小卫氏福身一礼,道:“通判慧眼!”

  就连小卫氏,盛紘也只是上次她来盛府看望卫小娘的时候见过一面,至于卫家的其他人,盛紘打心里头是半点都不在意的。

  但,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足了,不然怎么符合他老狐狸的称号。

  “还站着干嘛,坐吧坐吧!”盛紘微微仰头,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抬手示意三人坐下。

  这时,一旁的王大娘子对盛紘道:“夫君想必还不知道吧,如今城里头风头无二那家卫记食肆正是卫娘子家里开的!”

  “哦!”盛紘不过略略将眉稍一挑,并没有给出再多的反应,不过区区一间食肆罢了,这样的铺子,盛家的名下不只有多少,还有宥阳老家那边,专门从商的盛家大房在,卫家的食肆,便是生意再好又能如何,根本就吸引不了盛紘。

  王大娘子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的笑容,接着道:“还有允哥儿,如今可是在青檀书院读书呢!想必日后科考定然不成问题了!”

  这话一出,盛紘的眼底终于闪过一丝惊讶,目光挪到卫允身上,问道:“哦!允哥儿如今在青檀书院读书?不知拜在了那一位夫子的门下?”

  纵使是在青檀书院之中,不同的夫子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卫允应道:“回通判,是小秦夫子!”

  这一下子盛紘眼底的惊讶终于藏不住了,看着卫允,道:“可是秦老·······院长家的幺子秦玉章?”本来盛紘是想说秦老太傅的,可又怕卫允一个小孩子不知道,便说了秦老院长。

  卫允点了点头,问:“大人识得小秦夫子?”

  “哈哈哈哈!”盛紘大笑,道:“玉章不喜科考仕途,却独爱山水风光,偏生老秦大人拿他没有半点法子!”

  卫允目光一闪,道:“小秦夫子的两位兄长都在朝为官,秦老太傅乃是昔日的天子之师,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上下,小秦夫子入仕与否于秦家而言,已无太大影响。”

  盛紘看着卫允的眼睛,问:“此话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玉章所说!”

  卫允眨了眨眼,一脸的无害,道:“是学生自己想到的!”

  盛紘看向卫允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隐约间多出了一丝欣赏的意思:“玉章是个有才学的,允哥儿既然有幸拜入他的门下,就该好好读书,莫要辜负了这份机遇!”

  卫允躬身拱手,深深一礼:“多谢通判提点,学生记住了!”

  盛紘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对着一旁小卫氏道:“相比允哥儿也有许久未见到舒儿了,卫娘子既然来了,不如带着允哥儿去后院看看舒儿和明兰!”

  小卫氏忙道:“多谢通判,民妇正有此意!”

  王大娘子便差人引着小卫氏和卫允去了后院,而丁健,因是外男,又不似卫允那般年纪小,自然不好出入盛府内宅,故留在了前院,陪盛紘说话。

  盛府是一座极大的宅院,占地极广,亭台楼阁,雕栏画栋,虽没有极尽辉煌,但处处都透着一分精致。

  这么大的一座宅子,若是没有个几千两银子,是绝对拿不下来的。

  大卫氏在院子在盛府的西边,叫做舒兰院,其中的舒字,便是取自卫清舒之中的舒。

  可见盛紘对于大卫氏,目前还是颇为喜爱的,可男人是最喜新厌旧的,也不知道盛紘的这份疼爱还能持续多久。

  其实大卫氏的性子并不适合做小娘妾室,她的目光长远,聪明机警,且知书识礼,心地善良,并不适合在这大宅院里头个那些小妾通房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倒是更加适合嫁入普通人家,做一个掌家的正妻,可惜因缘际会,概莫如是。

  几人刚进舒兰院,便看到院子里头,一个三岁左右,扎着两个小髻的小丫头,穿着单衣和小丫鬟在院子里头跑来跑去的嬉戏。

  “这便是明丫头了吧?”小卫氏问引路的丫鬟。

  丫鬟点头:“娘子说的不错,这便是六姑娘!”紧接着便朝里喊道:“卫小娘,卫娘子和卫小郎过来看你了!”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浅蓝色罗裙,略施粉黛的佳人便从廊下走了过来,看着从月门旁走进来的小卫氏和卫允,大卫氏的眼眶里头立马就被泪水给占据了。

  “二妹妹,允哥儿!你们怎么来了?”

  “大姐姐!”

  小卫氏和卫允激动的喊着,小卫氏快步走上去握住大卫氏的手,眼里也泛起了泪花。

  “家里最近在城里买了个小院,我们想趁着中秋节来城里住几天,顺便来看看你和明丫头!”

  卫允也微笑着柔声喊道:“大姐姐!”

  大卫氏喜极而泣:“哎!允哥儿又长高了!”说着伸手在卫允的头上揉了揉,眼中满满的全是关怀和激动。

  卫允笑着道:“这些日子家里情况好了许多,二姐每日都给我做许多吃食,怎么能不长个!”

  大卫氏激动地握着小卫氏的手,看着卫允:“好!好!好!长高了好,都好!都好!”

  这时,三岁的小豆丁也跑到大卫氏的身边,小手抓着大卫氏的裙摆,抬头看着这个眉眼间和自家娘亲有几分相似的陌生妇人,眼里满是疑惑。

  大卫氏弯下身子,将小豆丁抱了起来,道:“明儿,这位是娘的妹妹,是明儿的姨母!还有这位,是娘的弟弟,是明儿的小舅舅哟!”

  大卫氏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妾,卫家的人也不是明兰的正头外家,但,激动之余,心里却又迫切的想要让自家女儿和弟弟妹妹相认!

  小豆丁倒是一点都不怕生,立马就喊起了人:“姨母,小舅舅!”

  “哎哎!明儿真乖,真懂事儿!来,给姨母抱抱好吗?”小卫氏的眉眼之间,立马就填满的笑容,明亮的眼睛里头绽放出一种叫做母爱的光辉。

  卫允也走上前来,脸上堆满了笑容,柔声道:“小舅舅也想抱抱明儿呢!”

  小豆丁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忽儿看看卫允,一会儿又看了看小卫氏,不知该选择谁了。

  过了半晌,小豆丁忽然道:“明儿先给姨母抱抱!然后再给小舅舅抱!”小豆丁立马从她娘亲的怀里拱了出来,冲小卫氏伸出了手。

  看的姐弟三人齐齐笑出了声。

  小卫氏脸上的笑容越发显得慈爱,伸手将小豆丁揽入怀中,忍不住在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上连亲了好几口,随即一旁的大丫鬟丁香立马就识趣的送上来一个绣着荷花的荷包。

  “这是小姨给明儿的礼物,明儿可要拿好了哟!”

  “嗯!”小豆定一脸认真的点头,接过荷包紧紧的抱在手里,没错,是两只手一起抓着。

  “别在院里站着了,进屋里坐坐!”大卫氏又对着身后的丫鬟道:“小蝶,去准备些茶水点心!”

  进了屋里,姐弟三人围坐在桌边,天气有些炎热,小卫氏便将小豆丁放了下来。

  丫鬟搬来一张小杌子,小豆丁便学着大人的模样,坐在小杌子上,一脸正经的听几人说话。

  大卫氏屏退了众人,舒兰院里的丫鬟婆子只留了一个小蝶在屋里伺候,小卫氏这边倒是一直带着刘嬷嬷和丁香。

  姐妹两个开始唠起了家常。

  小卫氏把家里头这几个月以来,从卖豆芽到做肥皂,一直到现在建起了肥皂作坊,翻新并扩大了卫家老宅,还在城里头开了熟食铺子,买了院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绘声绘色的都和大卫氏说了。

  大卫氏听得很是连连点头,很是欣慰。

  半晌后,小卫氏说起了卫允:“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听了肯定高兴。”

  大卫氏竖起了耳朵。

  小卫氏道:“允哥儿考进了青檀书院,现在已经在书院里面读了半年多的书了!”

  大卫氏一惊,喃喃道:“允哥儿竟考进了青檀书院!”随即便将目光挪到卫允的身上,语重心长的道:

  “允哥儿,你既有幸入了青檀书院,那就该奋发图强,积极进取,认真读书,日后替家里考上举人,考上进士,完成父亲未竟的心愿,光耀我卫家的门楣!”

  卫允很是谦逊:“大姐姐放心,允知道轻重!”

  大卫氏点了点头,小豆丁却忽然冒了出来,走到卫允的身边,仰着小脑袋看着卫允,糯糯的问:“小舅舅,书院是什么?明儿也要去!”

  卫允站了起来,弯下身子,挽住小豆丁的腰,一把就把小豆丁举过了头顶。

  “明儿要读书的话,舅舅说了可不算,这事儿还得问你阿娘和爹爹!”

  小豆丁被举得高高的,当即就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说的话,银铃般的笑声带着极浓厚的感染力。

  大卫氏笑着道:“我已经开始在教明儿背千字文了,这丫头记性好,也聪慧,不过十几日的功夫,就已经记住了许多字!老爷也说了,等日后家里的几个姐儿再大一些,就专门请一个夫子来家里教几个姐儿读书。”

  不论是大卫氏还是小卫氏都被卫秀才教的很好,只是卫秀才的时间毕竟有限,而且后来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教导卫允上面。

  所以两姐妹虽然知书达理,但读过的书也并不算很多。

  两姐妹又说起了话,卫允便抱着小豆丁去了院里,和小豆丁嬉戏了一会儿。

  两个约莫在舒兰院里头呆了半个时辰左右,便告辞离开了,毕竟大卫氏只是一方妾室,两人也不好在盛府逗留太久。

  不过临走的时候,小卫氏还给大卫氏留下了一个荷包,荷包里头装的有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和大概二十多两左右的碎银子,还给她留了话。

  万一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差人去城南大街的卫家食肆带话。

  若不是如今家里的钱都用在了肥皂作坊和榨油作坊上面,小卫氏定然不会只留下区区七十两的银子,大卫氏在这深宅大院里头,若没有电傍身的银子打点仆役下人,只怕日子不会太好过。

  一家人从盛府离开之时,王大娘子还送了不少的回礼,有自家厨司做的几盒月饼,还有一些盛家自家庄子上产的水果,还专门差人送来了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本盛紘亲自批注的春秋。

  当然了,还说了许多客套的话,这些就不一一列举了。

  出了盛府,一家三口便直接回了南城大街的卫宅,小卫氏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

  还取出了一小壶丁健新研究出来的稻花酿,夫妻两个都喝了一点,卫允因为还没成年,喝酒不利于身体发育,所以就只能把心思都扑到了桌上丰盛的菜肴上面。

  大快朵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