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6章 日趋完善,稻花鱼熟

  时间如流水,匆匆而逝,从来都不会因为某些人或者某些事而停下脚步。

  书院的学子们忽然发现,不知从哪天开始,他们的小同窗卫允身边多了一个更小的书童。

  在繁华扬州城中,城南大街之上,多了一家叫做卫记熟食的铺子,每天只要路过这间铺子,人们便会不觉的被里面飘散出来的奇特香气所吸引。

  卫记食肆的卫是小卫氏的卫,而不是卫允的卫,虽然铺子和二进院子的房契上面写的都是卫允的名字,但铺子却是小卫氏的。

  铺子是小卫氏带着刘嬷嬷还有丁香一起在管,一张三尺宽的长桌台横在铺子的前头,铺子的一侧留了一个三尺宽的小过道,上面还用一寸厚的木板给盖住了。

  桌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卤制的食物,荤的有卤鸡,卤鸭,猪头肉,猪耳朵,猪尾巴,猪大肠,素的有卤香干,还有凉拌的木耳、面筋、海带、豆芽。

  因为蔬菜的时令性太强,所以素菜的样式并不多,且数量也比较少,桌上摆的大多都是荤菜,且铺子的生意异常的火爆。

  每天早上辰时三刻铺子开门,到了下午差不多未申交替之时,就都卖的差不多了。

  因为是独门生意,且味道极好,所以熟食铺子收获了一大批的回头客,而且在知道卫家开熟食铺子的消息之后,李掌柜便登门过来祝贺,试过了小卫氏做的卤味之后。

  李掌柜当即就和小卫氏商定,醉仙居每天都会在小卫氏这里定上三十斤的卤香干,用做茶点。

  一个小小的熟食铺子,每天能够替小卫氏带来十几两银子的利润。

  而家里的肥皂生意,则全权交给了丁健在管,矮坡上面那五亩地的地契,也早就写上了小卫氏的名字。

  由林族长家的二儿子林光平带着人已经将地基给打好了,因为那个矮坡并不高,海拔只比卫家这里高出一丈五尺左右,也就是大概五米的高差。

  连着三堆小山一样的青砖整整齐齐的码仔平地上,足足有二十万块,青砖一文钱三块,花了足足六十五两银子,这还是砖窑的老板去了抹去了零头之后的价格,

  还有预定的黑瓦还没有送过来。

  三堆青砖的旁边,是一堆小山一样的大木头,都是村里的青壮们进山里砍回来的,只要再稍作处理,便可以使用了。

  如今平地上几个妇人和青壮用临时垒起来的土灶,架着大铁锅,熬了满满一大锅的糯米汁,里头还掺杂了一些一些只有工匠们才知道的东西。

  这就是建肥皂作坊的主要材料。

  时值盛夏六月,天气虽然炎热,但村民们的干劲却异常的充足,一个个累的汗流浃背也不肯休息。

  小卫氏便时常带人送来降暑的绿豆汤,还是特意用冰镇过的,每天的饭食也异常的丰富,卫家每天包一顿午饭,两荤一素,还有一个蛋花汤,荤菜之中,必定会有一个肥的流油的红烧肉。

  吃得好了,工匠和村民们的干劲自然更足,干活也更加的利落。

  花了只一个月的功夫,一座占地五亩的肥皂作坊,便拔地而起。

  两层青砖垒起来的围墙足足有一丈高,那二十万块青砖还有些不够用,丁健又去砖窑那边定了十万块,才把这堵高墙建了起来。

  同时,在肥皂作坊建起来之后,丁健让人把卫家也重新修缮了一遍,原先的一进院子变成了三进的大宅子,后院变成了二进的院子,后院后边的那五分菜地也被围墙包了起来,变成了第三进的院落。

  除了原先的大门之外,卫家又分别在东北角和西北角的围墙上开了两个小门。

  七月初,肥皂作坊正式开业,稻香村村民们,每一户人家都和肥皂作坊建立起了合作的关系。

  卫家将扬州城和附近几个乡镇的肥皂售卖生意都交给了稻香村的村民,由里正林三叔还有林族长以及村中的耆老们负责管理。

  林族长和一众祖老以稻香村的名字,按户入股,在稻香村里头募集了资金,在扬州城和附近的两个乡镇里各自办了一家杂货铺子,主要是卖肥皂,还有一些村里人自己做的竹筐竹娄什么的。

  肥皂依旧是每块十六文的售价,卫家拿十五文,他们抽取一文的提成,只是没有了那基本的十文工钱。

  然后每三个月进行分成,收益之中的三成归林氏一族所共有,用于维护三间铺子的正常运行,其余七成按户平分(因为募资的时候每一户出的银子都一样多)。

  村里还和卫家进行肥皂生产链上面的合作,有的负责收购肥皂作坊所需要的用到的草木灰,再转手卖给卫家。

  有的则是为肥皂作坊提供每日熬煮肥皂之时需要的柴火,而且因为肥皂作坊的人多,所以肥皂作坊的菜蔬也是从村里头购买的。

  为了肥皂作坊的事情,小卫氏又重新去了一次牙行,找的还是上次那个余牙婆,又买一批人。

  在肥皂作坊里头工作的,全部都是和卫家签了死契的下人,不过卫家也很公道,没有压榨他们,每个人每天分到的工作并不繁重。

  还给他们开出了不菲的月钱。

  小卫氏和丁健还专程跑了一趟泰兴县,和柳县令的夫人,也就是柳存的母亲海氏,签订了合作售卖肥皂的契书。

  卫家每个月向柳家提供五万块的肥皂,价格则依旧是每块十五文,除了稻香村负责的府城和那两个乡镇之外,柳家可以将其卖到任何地方,还有卖多少,也归柳家自己定。

  卫家也借此靠上了柳家这颗大树。

  柳家是淮南大族,族中许多子弟出仕,在朝中为官,其中官位最高的一个,是柳家嫡系的二爷,柳县令的堂叔,如今已经做到了正三品的礼部右侍郎。

  更不用说朝堂之中,那些个和柳家交好的官员世家,门生故吏了。

  半个月之后,卫家向海大娘子那边交出了第一批的肥皂,足足有五万块,也从海氏的手中得到了七百五十两的银子。

  但其实卫家能够得到的真正纯润,却只有四百多两,因为卫家在这制作肥皂上面投入的成本也是巨大的。

  且先不说材料的成本,光是将生产线建立起来所耗费的庞大人力物力,就将这段时间卫家挣来的银子给彻底掏了个空。

  卫家在拿到第一个月的利润之后,便立马又开始筹备起了榨油作坊的建造。

  选址就在稻香村边上,也是背靠着青牛山,肥皂作坊半里之外的一块荒地,榨油作坊建好之后,小卫氏先是斥巨资定做了了五套榨油的设备,然后又花了大价钱从榨油作坊里请来了一位榨油的老师傅,专门负责榨油作坊的工作。

  八月中旬,榨油作坊开始购入大量的大豆,榨油作坊正式投入运行。

  自此,卫家的生意日渐趋于稳定。

  小卫氏也终于有时间开始考虑将卫记食肆扩大经营了。

  扩大经营自然是开分店了,这些卫允都没有参与,而是让小卫氏自己去处理。

  而且随着卫家食肆的扩张,所需要的原材料自然也会大大的增多,如今卫家已然不再从屠户那儿进货了,而是专门和村里人签订了契书,以市面上的价格,像他们收购鸡鸭猪肉这些原材料,为村民们又增加了一项不小的收入。

  八月十五,中秋节,书院修为,这一天,也是卫家稻花鱼收获的季节。

  一大清早,卯时初刻,卫允就带着小白杨先去了田里,解下鞋袜,卷起裤脚和衣袖,卫允在沟渠边上放上丁健新做好的竹排之后,将用来存水的小水坝挖开了。

  而小白杨则在水渠和稻田连接的位置,先是用石头和泥巴在原先放竹排的位置,挨着竹排堆起了一座小水坝,彻底将水渠和稻田隔离开。

  彻底断了稻田里头水的来源。

  两人在旁边你的水渠里头洗干净手脚,穿好鞋袜便回了卫家,正好赶上早饭。

  “二姐,姐夫,待会儿吃完饭咱们去田里捉稻花鱼呗!”卫允手里头还拿着一个吃了一半的水煮鸡蛋。

  小卫氏的吃相很优雅,瞥了卫允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今天是中秋,城里很多人,我还要去城里看铺子呢!你和你姐夫去吧!”

  丁健也跟着说:“我待会儿也有事儿!”

  卫允的目光落在丁健身上:“姐夫,你有什么事儿,肥皂作坊和榨油作坊那边不都已经正常运营了吗?”

  丁健喝了口粥,拿着调羹道:“你二姐得去看铺子,准备节礼的事情不就落到我身上了,我先在家准备,你和白杨带上几个下人去田里把鱼捉回来。

  到时候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咱们带着节礼,提上几条新下来的鲜鱼,去村里各个长辈的家里逐一拜访,岂不正好!”

  卫允把剩下半个鸡蛋丢进粥碗里头,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冷声道:“不行!你和二姐都必须和我去田里捉鱼,铺子的事情让丁香带几个丫鬟去就行了,至于节礼,交给刘嬷嬷来办,定然不会出什么差错。”

  卫允的语气之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这还是卫允第一次表现得这么霸道。

  而且,看着卫允那张冷着的脸,夫妻两个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心虚,对视一眼,夫妻二人俱读懂了对方眼神里头的一丝。

  同时咧嘴笑道:“允哥儿说的是,咱们一起去田里捉稻花鱼!”

  卫允的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了一些,拿起调羹继续吃起了粥。

  夫妻俩又是一阵目光碰撞,眼神里头皆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

  卫氏的身后,刘嬷嬷和丁香并排站着,相隔数尺,对于眼前的这一幕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一样。

  依旧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笑意。

  那是因为对于这样的画面,她们的早就已经免疫了。

  别看现在卫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小卫氏的威严也与日俱增,就连丁健,也逐渐的在摆正自己的位置,身上也多了一些让人不容忽视的威严。

  可这夫妻俩不论是哪一个,亦或者是两个一起,在卫允的面前,都有些不够看。

  卫家的下人们心里也都很清楚一点,卫家明面上做主的是小卫氏,但其实真正一言九鼎的,是他们只有十岁的小主君卫允。

  用食物链的方式来比喻的话,在卫家三个柱子里头,处在最顶层的是小主君卫允,然后是二姑奶奶小卫氏,排在最底下的才是他们姑爷丁健。

  总得来说,就是小卫氏听卫允的,丁健听小卫氏话的同时也听卫允的。

  说一句在这个时代算是大逆不道的话,只要是卫允做出来的决定,在卫家那就和皇帝老爷下的圣旨一样,拥有绝对的权威。

  并且还拥有最终解释权。

  所以下人们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三个主子吩咐下来的事情有冲突的话,首先就是要把小主君的事情办好,然后才是小卫氏和丁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