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5章 置办产业,书童白杨

  余牙婆的手里一共有四间符合小卫氏要求的铺子,一间在城南,一间在东南位置,临近贡院,一间在府城中间,最后一间在城东。

  而且互相之间的距离都不是很远。

  最先看的是城东的那间,原先是个点心铺子,不大,但后边带了个一进的小院,作价一百八十两。

  这还只是在城东的边缘,若是再往东去一些,这价格还要贵上不少。

  然后又去了东南方向,贡院边上的那间,铺子倒是不小,比第一家大了四倍左右,但没有院子,作价一百两。

  紧接着是城南那间,也是连铺子带院子的,而且还是一个二进的院落,前边的铺子也不小,就算是开一间食肆也足够了。

  但价格上面就比较贵了,总共要三百五十两,这还是因为周围住的都是些普通人家,才只要三百五十两,要是换到了贡院那附近,或者是官宦人家聚集的城东,那怎么也得奔着四百两去了。

  最后去的是府城中间的那间,就一间小小的门脸铺子,不带院子,但有个后厨,作价一百二十两。

  府城的中间位置,也是整个府城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在这儿开铺子,不会缺少客流量,但能不能留住客人,就得看各自的手艺了。

  思衬了半晌,小卫氏咬了咬牙,最终定下了城南的那间三百五十两,带二进院落的那个。

  签订契书,按下指纹,一手交钱,一手交房契地契。

  从牙行出来之后,小卫氏的身上就只剩下十两左右的碎银子了。

  小卫氏把心一横,拉着丁健,带着刘嬷嬷和丁香,跑去绸缎铺买了三匹棉布,照着每人的尺寸各买了两双鞋底,还有针头线脑什么的也买了一堆。

  又跑去肉铺那儿买了两挂猪大肠,称了十斤猪肉,两根筒骨····

  等到所有东西都买完了之后,小卫氏的荷包里头也只剩下最后的三钱银子了。

  时间也到了正午,小卫氏拿出最后的三钱银子,带着自家丈夫和几个下人在街边的面摊吃羊肉面,大肉包子。

  下午的时候,一行人去了刚买的院子,十几个人花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把铺子连同后头的两进院子都给收拾洒扫了一遍。

  铺子里头是空空如也,但后边的院子里还有上一个主人家留下来的家具。

  可惜小卫氏今儿带出来的四百多两银子花了个干干净净,不然的话,依着她那果断的性子,今儿就得把缺的东西都给添置妥当了。

  “今儿大家伙都辛苦了,等待会儿到家的时候,我亲自下厨,做一顿好吃的,犒劳大家!”

  小卫氏站在台阶上,看着台阶下站着的众人,看着这间新到手的院子,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的,脸上洋溢着由心而发的灿烂笑容。

  丁健站在她不远的位置,看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看着微风吹过她散落的发梢,抚过她的一群,脸上露出幸福的憨笑。

  回去的时候,还是丁健架的车,小卫氏坐在丁健边上,车上堆满了东西,刘嬷嬷和丁香带着七个下人走在牛车的两边。

  回到稻香村的时候,已经是酉时了,卫允也快下学回家了,小卫氏顾不得休息,赶忙进了厨房。

  主人家都进去了,刘嬷嬷这个管事婆子和丁香这个贴身丫鬟自然不能干看着,也跟着进去打了下手。

  剩下的个婆子丫鬟还有小厮就把目光挪到了主君丁健的身上。

  丁健只能请自上长,让车把式去后院伺候牛和兔子,让粗使婆子和其中一个丫鬟打扫屋子,整理院子,又带着贴身小厮和剩下的两个粗使婆子去了丁家老宅。

  丁家的房子离卫家并不远,就在许家的隔壁,两家的篱笆院墙隔了不到两丈。

  不过丁家的房子已经有三年没有人住了,虽然丁健偶尔也会回来打扫修缮,但真的要住人的话,还是得仔细的洒扫整理一番才行。

  把三人留在了那边,丁健就回了卫家,还有最后那个要做卫允书童的小孩还没有安排。

  丁健索性让他先去把自己收拾一下,等卫允回来再让卫允自己安排。

  卫允是酉时三刻到的家,比起往常的时候要稍微晚了那么一点,主要是因为小秦夫子留了课后作业,卫允索性在书院里头把作业给写完了,才赶回家来,是以要比平时晚了两刻钟到家。

  酉时四刻,卫家才开始吃晚饭,还是卫家一家三口坐在堂屋,刘嬷嬷和丁香等一众下人都在厨房和院子里头吃的。

  吃过饭之后,小卫氏把那个所有人都叫到了前院,准备让卫允先认认人。

  小卫氏对着众人道:“这位是我小弟卫允,也是卫家的主君,我上头还有一个大姐姐!”

  “见过主君!”众人一齐朝着卫允行礼。

  小卫氏先把那个小童叫了出来,对卫允说这就是她给卫允找的书童。

  “什么?书童?”卫允惊讶的目光在小童和小卫氏身上来回流转。

  小卫氏则是一副你还不感谢我的表情:“你如今已经在书院进学了,身边确实需要一个书童伺候着。你看看柳存,再看看你那些同窗,他们哪一个身边是没有书童的。”

  卫允也不是反对,只是有些惊讶而已,看着面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小屁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主君,小的叫石头!”小童朝着卫允作了个揖,说话的口齿也很清晰。

  卫允眼睛一亮,有些诧异:“咦!你读过书?识得字?”

  小童点了点头头,又摇了摇头:“小的小时候在私塾外头偷学过几日,会几句百家姓和千字文,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不过写得不好。”

  卫允:“难怪你会作揖礼!也是在私塾里偷着学的?”普通的庄户人家根本不讲究这些,自然也不会,只有念过书或者出声大户人家的才会学这些礼仪。

  小童却摇了摇头,嘿嘿一笑道:“这不是在私塾学的,是牙行里的管事大人教的,他说咱们做下人的,看见主子们就得这么行礼!”

  卫允点了点头:“倒是有几分机灵,我再问你,你是哪儿人,为何会被卖给人牙子?”

  小童道:“小人是李家村的,去年地里的收成不好,今年春耕

  ,为何会被卖给人牙子?”

  小童道:“去年地里的时候收成不好,只撑到过年,家里就断粮了,小人的爹娘没办法,只能把我和妹妹卖了,换了粮食给哥哥和弟弟吃!能养活一个是一个!”

  身世倒是挺惨的,不过卫允可不会同情心泛滥去做圣母,只要知道这孩子不是被拐卖的就好了。

  卫允看着他说:“行,那你以后跟在我身边做个小书童吧!”有个小厮在身边,许多事情便不用自己亲力亲为了。

  小童当即朝着卫允躬身作揖,恭敬的道:“石头明白!”

  小卫氏看着小童瘦瘦小小的身形,摇摇头道:“石头这个名字有点普通,允哥儿,你给重新起一个。”

  卫允打量着小童,想了想,道:“看你又瘦又小,一看就是吃的不好,不如你以后就叫白杨吧,白杨是一种长在戈壁滩上的树,希望你日后像白杨树一样,不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也能长得高高壮壮的!”

  石头,不,白杨当即跪在卫允身前,重重的磕了个头,道:“谢公子赐名!”

  挺直了身子,额头中间出现了一小片乌青,可白杨却好似没感觉到痛一样,笑呵呵的看着卫允,认真的说:“白杨这名字好听,公子真厉害,日后小人一定认真努力,做好公子的书童。”

  “行了,你赶紧起来吧!”

  “是,公子!”

  小卫氏忙纠正道:“不能叫公子,要叫主君!”

  白杨赶忙对着卫允拱手躬身,礼道:“白杨见过主君!”

  卫允点了点头。

  白杨退到了一边,小卫氏又道:“你们一个个都自己介绍一下自己,让主君认识一下。”

  通过每个人的自我介绍,卫允也大概了解了一下如今卫家下人的构成和他们各自的履历。

  刘嬷嬷,三十三岁,丈夫病死了,没有儿女,如今是卫家的管事嬷嬷,主要负责帮着小卫氏管理家里头的所有下人。

  丁香,十五岁,打记事起就做了丫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家乡在那儿,现在是小卫氏的贴身丫鬟,职责是贴身跟随在小卫氏身边,随时随地满足小卫氏的一切需求。

  李婆子:粗使婆子,刘嬷嬷的下级,负责管家里的粗活和三个粗使丫鬟。

  三个粗使丫鬟,叫做桃花、荷花和菊花,分别是一个十二岁,两个十三岁,也都是因为家里穷才被卖给了人牙子。

  其中,桃花主要负责在家里的杂事儿,譬如烧火,洗衣打扫这些杂活儿;荷花和菊花则是主要负责帮忙制造肥皂,其他时间也帮忙洒扫,收拾。

  车把式是个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名字叫金喜,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父母都是管事,因为大宅院里头的一些阴私事儿受到牵连,被打了之后发卖给了余牙婆,可惜他爹娘身子骨不如他康健,没能扛住,半个月前病死了。

  丁健的小厮叫水生,十五岁,因为一场洪水家破人亡,只剩下老娘和水生和十四岁的弟弟木生活了下来,可惜老娘也病倒了,没办法为了给老娘抓药治病,水生便把自己卖给了人牙子,换了钱,让弟弟拿去给老娘抓药。

  对于他们每一个人的悲惨遭遇,卫允都表示发自内心的同情,但这世上入了奴级的人多了去了,谁又没有一个惨绝人寰的经历。

  若是不卖身为奴,估计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如今虽然失去了自由,但至少换来了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连蝼蚁都尚且偷生,更何况人呢。

  这是这个生产力低下的社会大环境所导致的,卫允表示自己目前还没有能力改变,所以就只能去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