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4章 牙行之行,采买下人

  “对了二姐,这几天你和姐夫得亲自跑一趟府城!”卫允手指敲击着桌子,如是说道。

  小卫氏:“去府城干嘛?”

  如今豆芽的生意已经停了,熟食铺子还没有提上日程,买油的话,有丁健就行了,还要她去府城干嘛?

  卫允沉声道:“去买人,嗯~~~~我想想,管事的婆子要一个,二姐你还差一个丫鬟,姐夫身边也得配一个小厮,家里头还需要一个车把式!”

  丁健问:“车把式就不要了吧,牛车马车我都会赶!”

  小卫氏也附和道:“你姐夫说得对,车把式的价钱要比可普通人高出不少呢!”

  确实,就算是卖身,有一技之长在身也比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卖的价格更高。

  而买的话,这个差距可能还会被放大。

  卫允却坚持:“车把式是必须要有的,目前的话买一个就够了,但以后估计还得多买几个,至于姐夫,你还有你的事情要做,这可关系到我们家的肥皂生意,比赶车重要多了。”

  夫妻二人闻言也只能点了头。

  卫允接着往下说:“除了这些之外,还得买几个负责做粗活的,做肥皂的活就可以交到她们手上,嗯,目前就先这样吧,等以后咱们家的作坊办起来之后,再往里头添人。”

  两人还没有回过味来,卫允忽然又开口了:“对了,二姐,你买人的时候最好紧着知农事的买,以后咱家地里的活也可以交给他们去做。那样的话,姐夫就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咱家的生意上面了。

  还有一点,到时候二姐的熟食铺子要是开起来的话,势必需要人帮忙的,所以二姐,你还得考虑一下这点,若是有能写会算的那种,便最好了。”

  “允哥儿,我觉得这事儿是不是要先放一放!”丁健突然插话进来。

  卫允看着他,目光里满是询问。

  丁健接着说道:“你看啊,咱们家现在就这么大,要是把人买回来了,你让他们住哪儿?咱们是不是得先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然后再考虑买人的事。”

  卫允点了点头,会思考问题,说明这个姐夫并不如他表面看上去的这么没有城府,但嘴上却说:“姐夫,你家那三间老屋不是还空着的嘛,我去看过了,房子整体保存的挺好,遮风挡雨不成问题,而且咱家东厢那儿不是还空着一间屋子嘛!这些都可以让他们住啊!”

  小卫氏也看着丁健,说:“对啊,夫君,允哥儿不说我都快忘了,咱们丁家还有三间老屋空着的呢!”

  丁家的三间老屋,是当初丁健一砖一瓦亲手建起来的,中间一间是堂屋,东西两侧分别是丁健和已故丁父丁母的卧房,和卫家的正屋差不多大。

  周围还有一个篱笆围成的小院,几间茅草搭成的牲口棚,加起来占地也有半亩多呢。

  额,丁健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卫允紧接着就拍了板:“成,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这几天你两抽空进一趟城,把这儿事儿给办下来,对了,还有个事儿,你们去牙行的时候顺便打听一下,有没有合适的铺子,要是有的话,把铺子也一起买下来。”

  也不等两人说话,卫允紧接着道:“我要说得就这么多了,至于具体的细节,二姐和姐夫你们俩商量决定就行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去书房看会儿书,你们在这儿慢慢商量。”

  说罢,卫允就一阵风似的走了,堂屋里头,只剩下小卫氏和丁健夫妻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半晌,丁健道:“娘子,我觉得允哥儿说的挺有道理的,我们没办法一下子兼顾那么多的事情,是时候买几个人回来替我们分担一些了。”

  小卫氏本就颇为聪慧,又经过卫允那么一说,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弊。

  只是,处于年前卫家的困境,节俭的习惯使然,所以一时之间没能接受这个现实罢了。

  年前的时候,家里总共只剩下几两银子,若不是她没日没夜的做绣活,贴补家里的话,只怕卫允连去书院交束脩的钱都没有。

  而现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家里头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吃食上面基本上天天都有肉这个就不说了,如今连都要准备买下人了。

  小卫氏觉得有些恍惚,不太真实,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晚上光是蜡烛和油灯照明的话,有些过于昏暗了,而且还会伤眼睛,卫允说是去书房看书,不过是一个离开堂屋,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他们夫妻俩的借口罢了。

  说真的,卫允是真的替他们发愁啊,小卫氏和丁健成婚也有两三年,可小卫氏的肚子还是没有反应。

  当然了,卫允自然是不介意的,小卫氏如今才二十岁,再晚几年生孩子在卫允看来也是可以的。

  可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了,这里是封建礼教十分严苛的旧社会,在这里,人们的观念就是,女人就该生儿育女,传承子嗣,而且是生的越多越好。

  正常人家的女子,十五岁及笄左右成婚,十六七的时候就已经生下投胎了,二十左右的时候,都是第二胎或者第三胎了。

  似小卫氏这种成亲好几年肚子都不见有反应的,难免有些人会拿着个出来说儿,对小卫氏的名声有所影响。

  虽然现如今丁家只有丁健一个,没有父母亲戚,宗族长辈压着,他自己也说不介意,但小卫氏自己心里难免也觉得有些对不住丁健。

  卫允就是在书房里头收拾了一下东西,把笔墨纸砚和基本卫秀才留下来的游记塞到书篓里,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书架。

  卫允坐在床边,开着窗子,靠着大背椅,看着窗外夜空上璀璨的星河,静静的发着呆。

  夜景很美,星星也很好看,月亮很圆,月光很柔和,但卫允也是打心里觉得古代的夜晚很无趣。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空调,甚至连风扇都没有。

  就算夜景再好看,天上的星河再璀璨,可天天看的话,你也觉得他们就是那么一会儿事儿,没什么稀奇的地方。

  而且,作为用过天文望远镜看过宇宙星空的人,卫允实在是对星河这东西,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而且现在已经入了六月,环境开始增温,天气日渐炎热起来,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唯一用来扇凉的东西就是一把自家做的蒲扇,好在,家里还有用硝石制成的冰,取一小盆放在屋里,任由凉气肆虐,倒也还算过得去。

  至于冰鉴,抱歉,卫家没有,那东西只在上层社会当中流传。似卫家这等普通的老百姓,哪里用得起这种金贵的东西。

  而且现在还只是六月,等到了七月八月的时候,天气只有更热没有最热。

  好在,卫允从小是在农村长大,而且还服过两年的兵役,过过比现在更加艰苦的生活,也还能够接受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卫允依旧是一路小跑着去了书院,小卫氏是个果断的性子,只要是做出的决定,就定然不会拖延,于是乎夫妻俩吃过早饭就直接驾着牛车往扬州城去了。

  要买人,就得去牙行找人牙子,或者去找中人也行,但两夫妻还是觉得自己亲自去挑选才行,毕竟日后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要在卫家待一辈子的。

  虽然夫妻俩穿的都比较朴素,但却很整洁,衣服上面也没有补丁,而且小卫氏自小就跟在大卫氏和卫秀才身边读书识字。

  这些年虽然荒废了,但身上那股子若有若无的书卷气,在小卫氏有意的展露下,还是被火眼金睛的牙婆看了出来。

  牙婆热情将二人迎进了牙行,吩咐人上了茶水点心招待夫妻俩。

  “二位怎么称呼?”

  “鄙人姓丁,这是我夫人,娘家姓卫!”丁健道。

  牙婆甩了甩帕子,热情的道:“原来是丁老爷和卫娘子,老婆子姓余,二位唤我余牙婆便是。”

  小卫氏也不关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余牙婆,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我们们夫妻俩过来,就是想在您这买几个人!”

  牙行除了买人,还可以做买卖房屋铺子。

  要买几个人!

  余牙婆直接抓住了重点,“这个好说,您二位来我这儿算是来对了,您要什么样的人我这都有,上至官家小姐,管事的嬷嬷,贴身的丫鬟小厮,下至贩夫走卒,保管让您二位满意。”

  说着话音忽然一转,问:“就是不知你二位是要什么样的人?要多少?”

  小卫氏道:“管事的婆婆要一个,贴身的丫鬟也要,最好都是识字的,还有粗使婆子、丫鬟,贴身的小厮,赶车的把式,最好还是知道农事,会侍弄庄稼的。”

  听着听者,余牙婆的眼睛就越来越亮,脸上堆满了笑容,不过看到两人身上穿的以上,还是善意的提醒道:“卫娘子,不瞒您说,您要的这些老婆子这儿都有,不过您要的这些人,价格要比普通的高出不少,您看?”

  小卫氏大手一挥,很随意的道:“价格不是问题,关键是人要让我满意,让我觉得这钱花的值。”

  “好嘞!”余牙婆一喜,“那我这就差人把人带来,让您二位仔细挑挑!”

  小卫氏很平淡的应了一声,便端起桌边的茶碗,极优雅的抿了一口。

  余牙婆吩咐身边的丫鬟:“去,照着卫娘子的要求,把人都带过来,让卫娘子仔细挑一挑!”

  丫鬟欠身一礼,应了声是,便迈着小碎步,退了出去。

  余牙婆端起茶碗,冲着夫妻俩道:“卫娘子,丁相公,先喝杯茶,人马上就过来了。”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方才退出去的丫鬟便带着几个护卫,压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余牙婆十分热络的为小卫氏介绍道:“前面的一排,以前都是在大户人家做过嬷嬷的,后面的两排的下丫头也以前也是那些夫人小姐们身边的丫鬟。”

  小卫氏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正对着面前的这群人,从左到右的打量了起来。

  余牙婆又让这些婆子自己介绍自己,最后,小卫氏选了看上去三十多岁,双手粗糙,指节粗大的刘姓婆子。

  据她自己说最开始是做粗使婆子的,后来被主人家看中,一直做到了管事嬷嬷的位置,使得一些字,还会打算盘,可惜的是,主人家获罪被抄家,家产充公,她也就被送进了牙行。

  至于那群年轻的女子,小卫氏从里头挑了一个,一个以前是在官家小姐身边做二等女使的,和刘嬷嬷是同一个主家,很幸运的被分到了一起。而且这丫鬟也是个识字的,而且行事颇有章法。

  用来做小卫氏的贴身丫鬟应该是够了。

  而粗使的丫鬟婆子,小卫氏则让刘嬷嬷去挑,一则是因为刘嬷嬷和她们相处过一段时间,比小卫氏更加了解这群人,二则也算是对刘嬷嬷上任之前的一个考验。

  最后,小卫氏从余牙婆手里买了一个管事嬷嬷,一个贴身丫鬟,一个粗使婆子,三个粗使丫鬟,一个车把式,替丁健选了个贴身跑腿的小厮,最后小卫氏还替卫允选了一个九岁大,身子瘦弱,长得面黄肌瘦,但一双眼睛却透着几分机灵的小童做书童。

  一共花了七十八两银子,小卫氏从余牙婆手中拿到了这九个人的卖身契。

  最后,小卫氏又向余牙婆打听了一下铺子的事情,没想到果真有几处合适的地方。

  小卫氏当即就乐了,让余牙婆带他们去看看。

  刚刚从小卫氏手里头赚了一大笔银子,对小卫氏余牙婆自然是更加的热情,当即便取了钥匙,带着夫妻俩和刘嬷嬷还有那个被小卫氏取名叫丁香的贴身丫鬟看铺子去了。

  剩下的几个丫鬟婆子还有小厮则暂时先留在了牙行,反正卫家的牛车也在牙行寄存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