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1章 家中琐事,劝说二姐

  次日,卯时二刻,也就是五点多钟的时候,曲猎户,林大壮,许老三,林勇进,林勇元五个人就已经到了卫家门前。

  五个人都没有立即敲门,而是看到厨房的烟囱上有炊烟冉冉升起之后,林大壮才敲响了卫家的大门。

  此时小卫氏在厨房烧火做饭,丁健正往后院的牛车上面搬豆芽,卫允在院子里头锻炼。

  因此给他们开门的是卫允,并且将他们引进了院里。

  五个人先和卫允打了遍招呼,然后便直接开门见山问起了丁健。

  卫允道:“姐夫在后面搬如意菜,肥皂我们一早就准备好了,都在堂屋的桌上放着呢!”

  卫允将他们带入堂屋,此时,堂屋正中的桌子上面,放着五堆整整齐齐的肥皂,都用草纸包裹着,用细麻绳绑好了。

  “都是六十块一堆,曲叔,大壮哥,你们都点一点!”

  几人纷纷表示不用点了,各自选了一堆,一块一块,小心翼翼的放入他们带来的竹篓之中。

  趁着他们装肥皂的过程,卫允又问:“对了,曲叔,你们是打算分散去卖,还是一起?”

  却猎户笑着答道:“自然是像货郎那样,分散着去卖,我们刚才来的时候都商量好了,每个人负责一片区域!”

  卫允又道:“嗯,你们都说定了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曲叔,大壮哥,如果没有卖完的话你们可不要傻傻的不知道回来,我姐夫说了,申时三刻的时候,他驾牛车在城门口等你们,到时候大家一块儿做姐夫的牛车回来。”

  这时,将豆芽全部装车的丁健听到声音走了进来。

  “都弄好了吧,弄好了就把东西搬到后院的牛车上去,放好了就过来吃早饭,吃完饭大家伙一块儿坐牛车进城。”

  几人纷纷都说他们已经吃过早饭,不需要再吃了,丁家大手一挥,直接说吃过了就再吃一次。

  丁健知道他们说的早饭不过是一碗半饱的稀粥,今天他们可是要带着肥皂在城里叫卖的,饿着肚子可不行。

  卫家的早饭不算丰盛,却也不赖,粘稠的白粥、水煮鸡蛋,外加每人两个韭菜鸡蛋馅的大包子。

  把饺子馅用来包包子,也只有小卫氏了。

  五个人都只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个包子,剩下的一个都选择用草纸包起来,踹到怀里。

  水煮鸡蛋他们是一个都不肯吃,都推说吃饱了。

  最后还是丁健在吃完饭后强行一人手里塞了一个水煮蛋。

  吃过早饭,卫允看家里的柴火剩的不多了,便换上粗麻衣,拿上柴刀,背着新做出来的简易版反曲弓,和装了不到二十支竹箭的箭筒出了门。

  大清早的,村民便陆陆续续都出了门,上山砍柴的,准备下河去捞鱼的,去荷塘里头采莲挖偶的,扛着出头去翻旱地的,放牛的,还有背着篓子打算去山里头采野菜枞菌的。

  卫允出门不久,小卫氏也提着一个竹篮出了门,如今天气越来越热,她打算去地里看看油菜的长势,回来的时候顺摘点新鲜的菜。

  卫允在林子里头逛了半个多时辰,才找个一个兔子窝,卫允当即就笑了,搜了半天把附近所有兔子洞都堵了起来,只留下一个。

  然后解下粗布做成的外袍,扎成一个简陋的麻袋。

  然后看了一大把树杈子,找来几把碎松枝和干草,捆了起来,用石头和土封住部分洞口,开始点火。

  塞在动手,新鲜的树叶和树枝可没那么容易点着,大量的浓烟被卫允扇向兔子洞内。

  身形一闪,跑到最近的另外一个洞口,取出提前堵上的石头,不到半盏茶,一道灰影便窜了出来。

  卫允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抓住了灰兔的耳朵,闪电般塞入塞入简易的麻袋之中,然后将袋口踩在脚底。

  几个呼吸后,一只略小一些的灰兔又窜了出来,被位于如法炮制的塞入袋中。

  这一窝兔子,一共有八只,全数落入了卫允的魔掌之中,不过只有两只的个头比较大,卫允估摸着得有五斤左右,其他的都是三斤左右的小兔子。

  一窝灰色的兔子里头,竟然还混了一只白兔,不过它的个头也最小,大概只有两斤出头。

  卫允将兔子一只一只抓了出来,用藤蔓绑了起来,然后才重新回外衣造成的麻袋里头。

  又去捡了两大捆干柴,看了一根婴儿小臂一样粗的木棍当扁担,把兔子提在手里,扛着一大担干柴回了家。

  刚进后院,卫允就大声喊了起来:“二姐,二姐!”

  “干什么!”小卫氏穿着围裙从正屋边上的过道走到后院。

  卫允放下柴火,把手里的麻袋提了提:“你看我抓到了什么?”

  “什么东西还搞得神神秘秘的!还把好好一件衣服弄成这样!”小卫氏嘟囔走到卫允身旁,接过袋口,解开一看:“呀!这么多兔子?”

  卫允笑道:“都是活的,待会儿姐夫回来让他编几个笼子,把这几只兔子都关起来,放到牛棚边上养着!咱们想吃的时候就抓一只来吃。”

  小卫氏狐疑道:“能养得活吗?”

  卫允道:“试试呗,反正都是山上抓来的,又没花钱。”

  “说的也是!”小卫氏立马就乐了,随即一脸嫌弃的看着有些脏乱的卫允,道:“怎么把自己弄这么脏,还不快去洗洗。”

  “好!”

  “对了,洗完了记得把换下来的衣服拿出来,放到院里那个大木盆里,别老挂在浴间里头。”

  “知道了,我的好二姐!”

  没多久,丁健也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两大坛油,三坛酒,还有几斤肉,两块豆腐,还有一匹青色棉布!

  卫允上去帮着搬东西,看到那匹青色的棉布,就问:“姐夫,又买布干啥?家里不是还有吗?”

  丁健一边:“家里的用完了,你姐让再买一匹!”

  “用完了吗?”卫允想了想,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青色布料耐脏,颜色虽然素净,但做成了衣服不论男女,看起来都还不错,所以家里头买布一般都买的青色或者蓝色,

  “对了姐夫,我抓回来一窝兔子,放在后院呢,待会儿你编几个笼子把它们关起来养着。我来做肥皂。”

  “成,听你的!”

  家里头的没有现成的材料,丁健办完了东西之后,便带着柴刀出门砍了三颗竹子回来。

  每一颗都有卫允小臂那么粗,一颗砍成两截,总共有六根,用藤蔓捆了起来。

  卫家后院。

  原先那个简陋的木棚子如今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顶上的茅草也变成了黑色的瓦片,脚下原本该是为夯实的泥巴地,如今也成了青砖铺成的平整地面。

  丁健坐在棚子底下,手里拿着柴刀,脚边放着一捆新竹,正准备劈竹子,做篾片,编竹笼。

  卫允早就已经站在灶前,做起了肥皂。

  丁健的柴刀楞在半空,忽然扭头问卫允:“允哥儿,你说我给兔子做个小棚子成不?”

  卫允惊讶的看着丁健:“成啊,怎么不成,棚子比笼子耐用多了,若是日后再抓到兔子也可以养在里头。姐夫,开窍了啊!”

  卫允惊讶的不是搭棚子的想法,而是惊讶于丁健已然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只是照着自己说的去做了,而是学会了自己思考,怎么样做才更加方便。

  卫允觉得很开心,还有些欣慰。

  半个时辰之后,一间崭新的兔棚就出了炉,丁健见卫允的肥皂还没有熬好,便用剩下的材料,在牛棚的边上简单的搭了个五尺长,三尺宽的小屋。

  底下用二指宽的竹片铺成,底下镂空,高出地面一尺左右,因青砖只铺了部分,牛棚那边还是泥巴地,这是为了防止兔子打洞。

  四截三尺长,小臂粗的竹节做柱子,棚顶除了一根小臂粗的竹子做横梁之外,所有的龙骨都是用二指宽的竹片搭成的,用茅草先铺了一层,然后用草木灰加黏土搅拌之后的混合物涂了一层,再盖上一层茅草。笼子的四壁同样是二指宽竹片构成的,间隔同样是二指左右。

  小屋里头还铺了一层干稻草,小屋一角放着两截竹子切开了一半做成的水槽。

  不得不说,丁健的手艺是真的好,不过一个兔子住的小棚子,做的是真的好看。

  不过卫允却早已见怪不怪了,家里头的竹躺椅,厨房里头放着的竹桌竹凳,都是出自丁健的手。

  丁健的解释是当初逃难过来的时候,为了生计,花了大力气从村里的一个老篾匠那儿学的手艺。

  卫允的铁锅里头,皂化反应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丁健便也去帮忙舀出来浇膜。

  两人忙完的时候午时也快过了,小卫氏也做好了午饭,白米饭加上一荤两素,吃的简单,却很温馨。

  一家三口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饭后,小卫氏又进去给豆芽浇了一次水,等她出来之后,卫允拦住了她。

  “二姐,如意菜的生意没有必要继续做下去了!”直接开门见山。

  小卫氏蹙眉:“为什么?那可是每天一两银子的进项呢!”

  卫允道:“又不是纯利,还要扣去买豆子的钱,一天最多九百文,还费时费力,以前家里没进项的时候还好,现在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小卫氏还是不肯放弃:“瞎说什么呢!”绕过卫允就要走。

  丁健拉住了他:“听允哥儿说完再说!”

  小卫氏看着卫允,等着他的理由。

  卫允道:“现在咱们家有了肥皂这个生意,这里头的利润可比发如意菜高多了,而且肥皂以后的前景很大,需要你和姐夫投入大量的精力,而且二姐不是一直想在城里开一间熟食铺子吗?

  若是你还要坚持发如意菜的话,半个时辰你就得看一次,洒一次水,哪里还有时间去开铺子,做生意!二姐,你仔细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小卫氏将目光挪到丁健身上,见丁健连连点头,一脸的认同,心里仔细一想,还真是卫允说的那样。

  可想一想那一两银子,还是有些不甘心,“那可是一两银子!一天就有一两啊!”

  卫允柔声细语的说:“二姐,你要知道,无论是熟食铺子,还是家里的肥皂生意,能够带来的利润都不止一两,难道你不相信我,不相信你的厨艺?”

  “怎么可能!”小卫氏的声音骤然拔高,随即好似没了力气似的,丧气道:“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语气之中还有些不甘心。

  卫允又对丁健道:“姐夫,明天早上你去醉仙居送豆芽的时候就把这事儿告诉李掌柜,顺便再把咱们家培育豆芽的方法告诉他。”

  没给两人提问和反驳的机会,卫允紧接着说:“从年初到现在五个多月了,咱们从李掌柜那儿赚了也有好几百两银子了,做人不能贪心,做生意要学会见好就收,咱们不能一下子把羊毛都给薅完了,不能把别人对我们的善意当做理所当然。

  而且以后说不定咱们家和醉仙居还会有什么生意上的来往呢,这关系可得维护好了!说不定还能用得上呢!”

  卫允的一番话,直接把夫妻俩心里最后那点疑惑和不理解彻底的打散了。

  丁健点头道:“允哥儿说的是,明天我就把这事儿和李掌柜说。”又扭头对着小卫氏道:“这段时间每天都忙来忙去的也没个停歇,明日不用发如意菜了,娘子正好在家好好歇歇!”

  小卫氏看着丁健道:“还说我,夫君不是也一样,每日那么早就得驾车去府城送豆芽,还要顾着家里的天地,外头那么多的事情,夫君可比妾身累多了!”

  “好了好了!”卫允连忙打断,他可不想听两人互诉衷肠,然后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狂撒狗粮,“二姐,姐夫,你们先暂停一下,等我走了你们夫妻俩再好好联络感情啊!”

  说罢转身去库房里头拿出一杆鱼竿,提着个竹篓就往外走:“我去钓鱼了,你们慢慢在家培养感情,还有,最好赶紧给我生两个小外甥出来。”

  话音落下的时候,卫允的人已经失去了踪影。

  只留下一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羞红了满脸的老夫老妻。